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這個修士太囂張全文閱讀
這個修士太囂張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這個修士太囂張無彈窗 第一五六章 奈何橋邊

    “……”

    玄真道長無語。

    我還風云!步驚云!聶風!還珠樓主呢!

    玄真道長嘴角肌肉一抽。

    他只以為周平不愿說出師承來源。

    周平他冤枉啊,他真的是在老老實實回答,可玄真道長明顯是把周平的話當作是推諉之言。

    玄真道長不信的撇一眼周平。

    “沒事,這事不勉強,我這人最講以德服人,以理服人,關于你剛才的提問,你也不會勉強讓本真人回答的,對吧?”玄真道長朝周平眨眨眼睛。

    周平:“……”

    你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這還算不勉強?

    這分明是就差把小氣兩字明著寫在臉上了。

    其實這也怪不了玄真道長。

    實在是玄真道長自從遇到周平起,在周平身上一直都是一波三折,就沒一件事辦順心過。

    他原本想借著下黃泉路,在這些后生面前展露一些手段,哪知屢試成功的手段,接連在周平身上開翻車,又是山神頭發結同心繩自燃!又是鬼嬰的肉“滴血認親”失敗!

    就連在下黃泉路時,也不順心,直接給他來了個下沉一丈!

    上一代老觀主只跟他講過十丈是蓋世奇才、三十丈是驚才絕艷、百丈是上等資質,再往后是中等資質和普通人。

    這是上上上代老觀主,傳給上上代老觀主。

    上上代老觀主,又傳給上代老觀主。

    上代老觀主又傳到他這一代觀主。

    大家一開始學下黃泉路,都是這么走過來的。

    中間誰也沒有出過岔子。

    可偏偏到他這一代,就遇到周平這么個天地異數,就連他都不知道周平這到底是算什么才?絕世鬼才?宇宙奇才?

    想得頭疼。

    “真人,你第一次下黃泉路時,下沉多少丈才看到黃泉路?”

    “真人是屬于什么資質?十丈?三十丈?”

    周平見玄真道長并不正面回答他問題,打算旁敲側擊。

    “我們已踏入黃泉路,必須得要盡快走到盡頭,找到三生石,現在山神也跟著我們進來亡者精神世界,以免久拖生出什么變故來。就算他再垃圾,下沉萬丈、十萬丈總會找到黃泉路的。”玄真道長黑著臉,扯了個謊,直接搪塞過去周平的提問。

    然后急匆匆往前走了。

    周平也趕緊跟上。

    ……

    自從踩到河床底后,周圍的冰冷河水已全都不見,玄真道長和周平都行走在空地上。

    兩人跟在浩浩蕩蕩的行尸大軍中,仿佛兩個異類。

    腳下青石板泛著淡淡的光芒,仿佛周平小時后完的熒光棒發出的光芒。

    只是,此時的四周,看一切都有種眼前被蒙上一層黑霧的朦朧之感。

    行尸大軍只能看出幾十米再往前就被黑霧吞噬,往后面看也一樣,顯然自己想要看的更遠必須再次靜下心來,重新感悟心眼。

    說來說去還是因為周平的神魂修為不夠,心靈強度不足。以他如今的修為,下黃泉路勉強了點,仗著還有身為下黃泉的前輩人物玄真道長。

    “道長為何已經下到黃泉路還是不能看清前方的路呢?”

    玄真道長又來精神了:

    “在黃泉路上如果你能看出二十米,資質卓絕,是百年一見的蓋世奇才。”

    “如果你能看出十米,是驚才絕艷的天才。”

    “如果你能看出五米,是上等資質。”

    “如果連五米都看不到,不談也罷。”

    “大部分人死后只能看到前面之人,所以走到黃泉路盡頭,就會在山崖上失足落下,因為他看不清前面的路!”

    周平:“……”

    算了還是別說出自己能看到幾十米外的情形了,容易招黑。

    “能看到幾米?”

    玄真道長不依不饒,他不信周平一直無往不利。

    “十米?”

    “嗯,屬于天才,不錯了,貧道當年第一次進入黃泉路的時候也就能看出十幾米遠,嗯,后生可畏啊!”

    明明說著后生可畏,但是看著選玄真老道淡淡裝逼的面容,周平知道這老道終于找到了平衡感。

    善意的謊言,有時候說說也不錯,心態很重要,萬一在如此詭異的黃泉路上,玄真道長心態崩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路走來,周平和玄真道長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玄真道長的神像之光也沒有冒出,周平的腦后光輪也沒有出現。

    按照玄真道長所說,這是不驚擾了亡者精神世界,也就是陰間。

    走陰有幾大禁忌。

    其一就是活人與死人已是陰陽兩隔,活人不得驚擾死人。

    其二是安靜!安靜!安靜!

    接下來。

    一直在玄真道長手手指尖一縷燈芯綠火,就如一盞引魂燈一樣,一直引領著兩人在黃泉路上的前行方向……

    周平也不知自己在黃泉路中走了多久。

    一路跟著玄真道長前行。

    啪嗒,啪嗒,啪嗒……

    朦朧黑暗中,只有四周此起彼伏的緩緩走路腳步聲,或許才讓時間在這個時候有了些許意義。

    起碼證明了周平一直在前行著。

    這些腳步聲,猶如千軍萬馬在行軍。

    周平不用看也知道,四周朦朧黑霧后的那些腳步聲,都是來自黃泉路上那些死人的。

    他和玄真道長現在就走在死人潮水中。

    一前一后兩道身影繼續走著,走著,也不知道過去多久,眼前終于出現變化。

    石板路到了盡頭。

    眼前好像出現了一座橋。

    因為周平看到了古老木橋的模糊輪廓。

    嘎吱嘎吱,嘎吱……

    果然是木橋,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行尸走上去,傳出難聽的摩擦聲,仿佛下一刻就要坍塌散架一樣。

    甚至,不止一條黃泉路,有很多的石板路匯聚到此,都在通過木橋,死人擠死人,周圍影影綽綽的身影更多了。

    橋下有一條河,黑沉沉的奔流不息。

    河岸兩邊全都是殷紅一片的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是黃泉路途中的“火照之路”,也算是孤寂陰冷的黃泉路唯一的景色。

    “這木橋就是奈何橋,橋分三層,上層紅,中層玄黃,最下層乃黑色。愈下層愈加兇險無比,里面盡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

    “生時行善事的走上層,善惡兼半的人走中層,行惡的人就走下層。。。”

    “奈何橋上有孟婆,要過奈何橋,就要喝孟婆湯,不喝孟婆湯,就過不得奈何橋,過不得奈何橋,就不得投生轉世。”

    “凡是喝過孟婆湯的人就會忘卻今生今世所有的牽絆,了無牽掛地進入輪回道開始了下一世的輪回。”

    “一喝便忘前世今生。一生愛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隨這碗孟婆湯遺忘得干干凈凈。今生牽掛之人,今生痛恨之人,來生都形同陌路,相見不識。”

    “陽間的每個人在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湯,其實就是活著的人一生所流的淚。每個人活著的時候,都會落淚: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愛。孟婆將他們一滴一滴的淚收集起來,煎熬成湯,在他們離開人間,走上奈何橋頭的時候,讓他們喝下去,忘卻活著時的愛恨情愁,干干凈凈,重新進入六道,或為仙,或為人,或為畜。”

    “不是每個人都會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湯。因為這一生,總會有愛過的人不想忘卻。孟婆會告訴他:你為她一生所流的淚都熬成了這碗湯,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對她的愛。來的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記憶便是他今生摯愛的人,喝下湯,眼里的人影慢慢淡去,眸子如初生嬰兒般清徹。為了來生再見今生最愛,你可以不喝孟婆湯,那便須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許會看到橋上走過今生最愛的人,但是言語不能相通,你看得見她,她看不見你。千年之中,你看見她走過一遍又一遍奈何橋,喝過一碗又一碗孟婆湯,你盼她不喝孟婆湯,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千年之后若心念不滅,還能記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間,去尋前生最愛的人。”

    “過了奈何橋便是三生石,它就矗立在望鄉崖邊,人們在里面可以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但是大部分來不及看便已經墜崖了……因為大部分人在世間就是渾渾噩噩,資質中下,只能看到自己的腳尖。”

    “那我們過奈何橋怎么辦,難道也要喝孟婆湯?”

    就在周平剛問出時,這時,身側有一個腳步聲走近,有一道影影綽綽的身影,走近了周平身邊。

    這是一路上,周平碰到的第一個離他最近,幾乎差點就要撞到他的死人。

    周平聽到腳步聲走近,下意識讓開,這才沒有跟那死人撞到一塊。

    但周平也因此看清了那死人的模樣。

    兩只眼睛空洞,無神,臉上表情是麻木,如一具沒了意識的行尸走肉,漫無目的的跟隨死人潮,隨波逐流著。

    這是名還很年輕的上班族。

    穿著淺綠色格子襯衫,腳上是一百來塊錢的假名牌運動鞋,手上提著一只略顯陳舊的筆記本電腦包,年紀輕輕,二十幾歲的樣子就已經有額頭區域脫發的跡象。

    格子衫,年輕就脫發…程序員?

    也不知這名程序員是因為什么原因,這么早就英年早逝……

    可惜了大好年華……

    周平看過不少新聞,說是現在人都是亞健康身體,天天熬夜加班,天天飲食不規律的吃外賣,每年猝死人群正在越來越年輕化。

    噠噠噠……

    這次是踩著高跟鞋的聲音,一聲一聲敲擊著堅硬水泥馬路,從周平身邊走近經過。

    周平看到那是名穿著百合色夏季連衣裙,手里提著幾袋水果和蔬菜的中年家庭主婦。

    表情氣憤,嘴里面還在罵罵咧咧,看到是碰到什么事情生氣了。

    果然生氣是魔鬼,自己會變成鬼。

    接下來的路程,又有老人、小孩、男人、女人…經過。

    這些人里有穿著短袖的,有穿著羽絨服的,也有穿著衛衣的…分別對應了不同死亡季節。

    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從周平身邊走過去,因為很多條黃泉路交匯于此,鬼魂又太多,所以這些鬼魂從周平身邊經過的概率,開始在增大。

    這些人里有現代都市男女,也有穿著上個世紀所特有的藍色工裝的人,但絕大部分還是現代穿著為主。

    每天竟然有這么多人死亡!

    有渾身濕噠噠者,這人應該是死于落水或是被人投河。

    有的渾身破碎,只剩下一點肉皮粘連,身上還有玻璃碴。

    這一路上,周平也沒有閑著,他開始不停向玄真道長虛心請教各種專業知識。借助著這次的難得機會,把以往的一些困惑與碰到的問題,一一尋求答案,補充自己在這方面的短板。

    就這樣一路繼續往前行走,終于到了奈何橋邊。

    看到的這些行尸鬼魂都是普通人。

    死去的修行者倒是沒有見到。

    “剛剛你問我們上奈何橋是否要喝孟婆湯。其實我們也要喝,只不過對于生人,也就是活人沒有洗滌記憶的功效,你就當一般的湯來喝,還別說味道還可以。有一段時間沒喝了,我還挺懷念那個味道的。”

    玄真道長吧嗒吧嗒嘴。

    “……”

    就當兩人剛要走上奈何橋時,朦朧黑暗里,聽到了一聲聲斧子伐木的聲音。

    一下一下,非常有力。

    這在朦朧黑暗中只有腳步聲的黃泉路上,尤為刺耳。

    走出沒多久,周平終于看到伐木者是誰。

    更確切的說,應該是有個死人,阻擋在了兩人身前。

    不管他和玄真道長怎么走,那個死人始終都會出現在兩人身前的必經之路上,然后手里斧子一下又一下的重復著伐木。

    這死人并不是東方人面孔,而是西方白種人。

    這居然是名年老體衰的教皇,身上穿著教皇那顯眼非常的神職絲綢法袍。

    頭上戴著只屬于教皇的三重冠。

    這名西方教皇,正一下下揮舞著手里的斧頭在伐木,而在西方教皇身后,是一艘龐然巨物的恢弘大船。

    大船就如一道巨人身影,矗立天地間,人在其腳下渺小如塵埃。

    周平面色古怪的看著眼前這個擋路的西方教皇,還有西方教皇背后正在建的大船。

    那大船該不會是西方神話中,上帝命人而造的諾亞方舟吧?周平面色古怪的在心里想道。

    那西方教皇就如永不知疲憊一樣,還在不停伐木著。

    可周平很清楚。

    這里是黃泉路,也便是鬼路。

    也就是說,這名西方教皇是名死人,一個不知在什么年代前,隕落在東方土地上的西方教皇。

    這名隕落在東方的西方教皇,不管玄真道長和周平怎么走,始終都擋在身前。

    周平心驚。

    這名已隕落的西方教皇,好像…有點不一樣?

    如此被擋住去路兩三次后,終于,玄真道長停下腳步。

    “肉身是船,船載著船上的人,脫離黃泉路…他在打造肉身,妄圖重新復活,看起來他的肉身打造已經完成一半。”

    什么?

    周平聞言,大吃一驚。

    西方教皇身后的諾亞方舟,是這名西方教皇想要打造的肉身?

    西方教皇打算脫離出黃泉路,重新在現實世界復活?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這個修士太囂張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