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其他類型 > 無盡劍裝全文閱讀
無盡劍裝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無盡劍裝無彈窗 第四集 縱橫 第二百二十九章、千里追殺

    只見他不知何時,已經重回“劍帝”方渡厄身邊,此時望著遠處那飛馳而出的青衣年輕人身影,眼睛中露出一絲微笑道:“區區一介中位玄尊,豈能勞方兄兩次出手,即使殺了他,rì后傳出去也要笑掉別人大牙,不如讓后輩代勞。”

    “嗯?你是說?”

    “劍帝”方渡厄一愣,轉頭望向“刀帝”楚王閣。

    “刀帝”楚王閣微笑一招手,道:“中白,過來。”

    在他身后那名白衣年輕人立即恭敬的走了過來,深深向兩人施了一禮,隨即垂手站在一邊,如同一個石人。

    “刀帝”楚王閣一指自己的徒兒,道:“不如讓中白出手吧,他受了你三月教導,正愁沒有回報的地方,反正來人只是區區一介中位玄尊,由中白出手,萬無一失。”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頓,更是微笑道:“更何況,他還受了方兄你一記‘赤煉神形爪’,其實現在早已身負重傷,縱使暫時不死,只怕也挺不了多久了。所以中白去不去,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不過如能臨死之前把人抓回來,拷問一番,也是兩全其美。” ..

    “嗯。”

    “劍帝”方渡厄目光閃動了兩下,低著頭,良久,他忽然微微一笑,道:“也好,如此,那就麻煩賢侄了。”說罷,緩緩散去手上蓄積的勁力,伸出的手慢慢收了回來。

    見此,“刀帝”楚王閣隨即向身邊的白衣年輕人一揮手:“中白。聽清楚了吧,知道該怎么做了?”

    “是,師父,徒兒一定活著將那人帶回來。”

    在他身后,那名名叫“月中白”的白衣年輕人,微微一笑,點頭答道,隨即來到“劍帝”方渡厄身邊,深深一抱拳:“三月教導,銘感于心。此事就交給晚輩吧。必定把這個改頭換面,混進神劍谷的jiān細給抓回來,以儆效尤。”

    說罷,就yù轉身離去。然而。就在此時。他身后的“劍帝”方渡厄沉吟了一下,卻是忽然道:“且慢,賢侄。這樣的鼠輩,抓不抓回來也不緊要了,以他的身份,即使前來,只怕也不知道什么消息。”

    “所謂困獸猶斗,雖然他實力比你低上幾階,然而如此窮兇極惡之徒,生死之間,說不定會爆發出什么秘技來,我授予你便宜行事的權利,如果來人反抗,可以就地格殺,是死是活都沒什么關系了。”

    “嗯?”

    聞言,那名刀帝唯一親傳弟子“月中白”不由微微一怔,不過轉頭看到師父也微微點了點頭,當即爽朗一笑,道:“好,沒問題,既如此,那就更好辦了。”

    說完,當即向兩人一抱拳,隨即身形一閃,整個人就化為一道游龍一樣的白光,從高臺上一躍而下。

    這道白光在半空中橫空幾個轉折之后,竟然瞬間就消失不見蹤影,速度竟比那個青衣人逃離的速度更快上三分不止,讓臺下不少人驚嘆不已。

    “是瞬影分光。”

    神劍谷最高一層的宴席上,一身淡黃宮裝的武帝次徒“歐陽宗”若耶明雪,眼睛死死盯著那個追去的白衣年輕人影,開口道:“至少是紫階高級以上的身法玄技,好可怕的年輕人。”

    在她身旁,實力比她還要高上一籌的武帝首徒,“君愁一劍”景非羽,眼睛也始終沒有脫離那白衣年輕人的方向,直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這才不由回頭,點了點頭道:

    “沒錯,看他的身法,此人應該就是刀帝的唯一弟子,當年那個驚才絕艷,號稱無人能及的‘簫中劍’月中白了。十二玄帝,收徒者僅有數人,但若論實力最強,公認第一的,卻是這位‘簫中劍’月中白,無論是你是我,都遠遠不及,跟他比起來,還差了整整一個層次。”

    說到這里,他微微一陣嘆息,端起桌上一杯香茗,一飲而盡,軟軟的向后一靠,聲音中略微帶著一絲惋惜。

    “可惜那個青衣年輕人了,就算他沒有死在‘劍帝’方渡厄那一爪之下,有‘簫中劍’月中白追去,這一下也是必死無疑了,西方大陸玄帝以下第一高手,無論那人是誰,拖回來的都只能是一具尸體。”

    就這么一陣耽擱,那青衣青年人的身軀早已不見蹤影,不知逃到了多遠,而“簫中劍”月中白隨后追去,也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了。

    ……

    “逃,快逃,逃得遠遠的,我不能死,我死了,劍門的仇就永遠不得雪,劍老的恨就永遠被人遺忘,披著狼皮的惡人,還可以一直活在舞臺之上,成為所有人的贊頌之中,大陸景仰的千古劍帝。”

    沒錯,露出面具之后的青衣青年人身影,正是來自海暗礁坐船回來的葉白,他冒險易容改裝進入“劍帝”方渡厄的壽宴,原本只是想打探下消息,確定下仇人的面容和實力等階,并沒有立即動手發難的意思,實力相距太大,根本不是對手。

    而且他早已答應過劍老,不到玄帝,不得找“劍帝”方渡厄報仇,他原也根本沒有違誓的意思,然而,誰也沒有料到,一場不過普通至極的偵察,卻在宴席上出了意外。

    “劍帝指武”,這珍稀之極的十個名額,最后一個名額,竟然好巧不巧的落到了他的頭上,這是他來之前怎么也沒有料到的。

    當他被叫起詢問一個問題時,看著“劍帝”方渡厄那沐浴在所有人贊頌之中的目光,是如此志得意滿,得意洋洋,想到當初就是這個人,在一天雨夜的晚上,將自己最為親愛的師兄毒倒,搶奪劍石與劍帝yīn元,從此成為大陸一代玄帝。

    而他的師兄,卻冒著可怕的追殺危險。連生他養他的zhōng yāng大陸都不敢久呆,遠遠的逃入東方大陸那樣一個偏僻的小鎮,如此依舊沒有躲過毒發的侵襲,不過區區三年,就毒發身亡。

    最終只有被迫將一縷殘魂,寄存在劍門的至寶,傳承劍石之中,這才存活下來,他的胸中就忍不住一陣熱血上涌,一貫的冷靜和謹慎消失到得無影無蹤。當眾問出了那個問題來。

    原本。他雖然預料到了這個問題一旦問出,“劍帝”方渡厄可能懷疑他的身份,然而,當著全場那么多來自各大陸四面八方的玄尊。他應該也要有一點顧忌。

    然而。葉白根本漏算了。這樣一個連師兄都敢狠心毒殺的人,豈是凡人,他的心xìng之狠。遠超尋常,當著那么多大陸玄尊的面,竟然敢悍然出手,而且一擊就想把自己擊殺當場。

    如果不是葉白最后關頭,畢竟存了一份小心,早就運起了“yīn陽玄體”秘笈,擋了一擋,這一刻,自己早已成為了“劍帝”手下的又一亡魂,和劍老一樣,魂歸故里。

    他知道,如果“劍帝”再來一次,自己鐵定承受不住,所以一旦爬起,根本就連頭也沒回,轉身便跑,不顧身體之中撕裂一般的痛楚,運起了“火螭千幻”秘笈,化為一道疾火電光,一溜煙的就縱出了神劍谷,然后也不辯方向,隨便找了一處,直掠而走。

    這一掠,就只覺耳邊風聲呼呼,左手按住的傷口,不斷冒出撕裂一般的疼痛,滴滴鮮血,從他的指間漏出,滴答墜下,打在路旁,一路鮮紅,眼前,是一陣陣紅得發黑,似乎隨時都要倒下。

    他只能一咬舌尖,用極致的痛覺,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能,我不能倒下,一定不能,我要逃離這里,終有一天,我會成就玄帝,再回來!

    然而……他最為擔心的事情,終于成為了現實。

    在他身后,不遠處,遠遠的呆著一個幽魂一樣的白影,這白影,如煙,如霧,似乎全然沒有半分重量,永遠不疾不徐的跟在他的身后。

    “別逃了,你沒有半分機會,投降吧,我給你一個全尸。”

    身后,是白影戲謔一般的聲音,如貓戲老鼠,他早就發現了身后的追兵,來人的實力之強,讓人絕望,然而,也值得慶幸的是,追來的不是他最擔心的“劍帝”方渡厄,而是一個不認識的白衣年輕人。

    如果是“劍帝”方渡厄親身追來,他將沒有半分機會,只有等死,然而,只要不是“劍帝”方渡厄,他總有一線機會。

    所以,這一線機會,他必須把握住,哪怕心頭滿是殘酷的絕望,但是,在死亡來臨前一刻,他永遠也不會放棄。

    “你逃不了的了,認清現實吧!”身后,那個白影的聲音再一次傳來,“我給你十息的時間,十息之內,停下身子,跟我回去,我還能饒你一命,交由劍帝前輩發落,或許你還能留得下xìng命。十息之后,再不停下,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要知道,劍帝前輩可是有過吩咐,對你的命,生殺予奪,死活不論!”

    然而,這話一出,前面的人不但沒有停下,反而速度更快了,他的身影,化為一道紅sè的火光,在叢林深山之間不斷跳躍,快如一縷赤sè的輕煙,恍惚迷離,這樣的傷勢,卻仍能保持這樣的速度,這該是何等堅毅的毅力。

    年輕人也不由驚嘆,然而,對方一直逃個不停,也終于將其激怒了:“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了,哎!”

    輕輕一聲嘆息,他的速度,猛然加快,竟然在原有的基礎上,再次加快了一倍,很快就與前面的人拉近了距離。

    “五靈輕煙掌!”

    輕輕一句,白衣年輕人左手一揮,一只薄如輕煙,飄忽若電的詭異赤掌,就出現在了前面奔逃的葉白身后,朝著他背心緩緩印去。

    P,第二更,稍后還有第三更。(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無盡劍裝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