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其他類型 > 無盡劍裝全文閱讀
無盡劍裝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無盡劍裝無彈窗 第四集 縱橫 第一百八十七章、血猩獵殺

    孤月墳,形如彎月,埋于地面,故而得名,四周空氣濕冷,十分yīn森,到處可見無數腐朽的白骨,有人有獸,堆積如山。

    無數漆黑sè的小蟲子,在其上爬來爬去,十分惡心,膽量稍小的人,只怕看一眼便要嘔吐不止,暈迷過去。

    不過,在葉白眼中,此等險地,卻和平原并無不同,他打量了片刻,終于確定此處并沒有被別人搜索過,當即就圍繞著這片墳地四處打量了一會。

    最后,他停留在那彎月的中心,那里,有一片微微的凸起之處,形如一個人的墳包。

    片刻之后,一柄赤藍sè的長劍,從墳包之中,裂土而出,沖上天空,化為一條赤sè長龍,不住翱翔,須尾宛然,甚至隱約可聽龍吟之聲。

    四周yīn暗的天空,都似乎被這一道赤sè龍形所斬開,整個yīn月墳的yīn森氛圍,一掃而空。

    葉白沖天而起,追逐著這柄赤sè長劍,不住加速。

    稍傾,這柄赤sè長劍,終于被他追住,握入手中,猶自顫吟不已,不過,在葉白加大玄力的壓制下,終于漸漸臣服下來,變成一柄普通長劍。

    劍尾之上,有著兩個藍sè大字:“赤尾”。

    ……第十五天。

    葉白駕著劍光,來到第八處險地,亂魔群山。

    劍光一閃,便即竄入山谷之中,四面鬼影幛幛,群魔亂舞,卻無一只敢靠近葉白分毫。

    遠處的山峰之后,隱隱傳來爭吵之聲。

    “這是我的,是我的……”

    “哼!就憑你,也敢擁有這枚玄丹令牌,不知死活,趕緊把它交出來,饒你不死!”

    “那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殺!”

    沖天的喊殺聲,從那片山峰之后傳來,葉白眼睛一動,劍光頓轉,朝著那處山峰之后疾shè而出,片刻之后,便即來到現場。

    只見半山腰處,四五名年輕男子,正在廝殺,一個個面爭猙獰,其中一人,手中握著一枚閃閃發光,通體銀sè,上面繡著一枚黃sè方形丹藥的古怪令牌,正在癲狂的哈哈大笑。

    只是下一刻,他的笑聲就嘎然而止,一柄劍,自他的后頸穿入,前胸透出,氣息頓止。

    他手中的令牌被另一人搶到手中,那人也不戀戰,轉身就跑。

    然而,他身形剛動,兩把大刀,同時砍在了他的身上,鮮血飛濺,他整個人被分成了兩截,上半截還抓著那枚銀sè令牌,不住往前沖,眼睛中,滿是得到重寶的興奮之意。

    只可惜,自這一刻以后,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人世間的喜怒哀樂了。

    令牌被另一人搶到手中,這兩對拿刀的年輕男子,面目有七八分相同,似乎是兄弟。

    但是下一刻,兩人拔刀相向,捉對廝殺,直打得天昏地暗,rì月無光,片刻,弟弟一個不察,被哥哥一刀撩中小腹,翻身倒地。

    臨死之前,他的眼睛之中,滿是怨毒之sè,哪有半分哥弟情誼。

    那名哥哥哈哈大笑,以為令牌就在到手,山峰之后,一支綠sè利箭穿來,刺透他的胸部,將他帶得高高飛起,釘在對面的石壁之上。

    一個矮如冬瓜的黑衣人,出現在原地,盯著那個哥哥,嘿嘿冷笑。

    “你——”

    那個哥哥指著憑空冒出的黑衣人,眼睛之中滿是不甘,只可惜,片刻之后,他便頭一歪,失去了所有意識。

    為了一枚令牌,兄弟相殘,最后,卻憑白便宜了別人。

    那名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了一眼,見到沒有旁人在場,隨即,終于忍不住,走到那被他用一支長箭釘在石璧之上,已經死透的年輕男子身前,伸手去取那枚銀sè丹藥令牌。

    他的手是顫抖著的,可見他此時心中之激動,眼睛中,滿是喜悅的神sè。

    然而,下一刻,他的喜sè便變成了無比的驚恐,發出了“啊……”的一聲凄慘如殺豬一樣的凄厲慘嚎之聲。

    那個被他釘在石璧上的年輕人,原本血都流盡,基本早已死透,可是此刻,卻不知何時竟然再次睜開了眼睛,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力氣,手中握著的大刀從下往上撩過,將那名黑衣矮冬瓜一般的怪人,對胸穿過。

    鮮血腸流,慘不忍睹。

    而后,這名年輕人才忍不住,咧嘴一笑,只是笑聲牽動傷勢,反而帶動更多的痛苦。

    片刻之后,他終于再次閉上了眼睛,鮮血流滿了他腳下的地面,染紅石璧,在石壁下面的泥地上,形成一個小小的血水泥潭。

    而這一次,他的眼睛是真的閉上,永遠再也不可能醒過來了。

    山峰之后,葉白御劍而出,來到現場,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搖搖頭,一聲低嘆。

    奇天秘境,險地只有那么幾十處,這幾個人,能巧而又巧的,同時聚集在這里,本來是一種極其難得的緣份。

    最重要的是,他們還發現了此次秘境試練,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一樣東西——懸浮在此中的一枚玄丹令牌。

    這種機緣,別人求都求不得,羨慕都還來不及。

    只可惜……為了令牌,他們自相殘殺,最后,誰都沒有贏過誰,兄殺弟,弟戰兄,你打我,我打你。

    最后勝利,以為重寶在握,背后卻飄來一支冷箭。

    而黑衣人,本來應該是勝者,可惜,因為他太過于相信自己,小心得過了頭,卻一時忘了,檢查下早已死去的人是不是真的已死。

    最終,被重寶在前沖昏了頭腦,沒有防備的靠近,反被一刀刺殺。

    而那個原本已經死在他箭下的人,這下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玉石俱焚,全場俱滅……搭上了這么多人的xìng命,最后,這枚令牌,卻沒有落在任何一個人的手中,反而便宜了葉白。

    這不得不說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不過,葉白卻沒有太多的時間感嘆,微微搖頭,看了地下幾人的尸體一眼,他伸出手,將那被釘在石壁之上,血都干透的年輕人手中的那枚銀sè令牌,抓了出來。

    年輕人即使死了,令牌也纂得緊緊的,最后費了葉白好大一股力氣,干脆用內頸將他的手指骨節全部震碎,才拿了出來。

    拿到手中,對著陽光,葉白細細打量,只見這枚令牌古樸大氣,即使是在暗夜之中,也光芒不斷,背后是一個紫sè丹爐的形狀,正面,則是那枚黃sè的方形丹藥。

    那枚方形丹藥,四四方方,大如拇指,上面雕有道道龍紋,一看就不是凡物。

    見到令牌之上如此形象,而且能引得這么多人不顧xìng命,親情的廝殺,葉白也不難猜測,這枚令牌,自然就是場中,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那八枚可以兌換玄王至尊丹的至高獎勵——玄丹令牌,其中之一了。

    葉白也沒有想到,前面十四天,他足足跑了七個險地,其他東西或許還得到了不少,但玄丹令牌,卻一枚都沒有見到,第一次成功得見,卻是在這里。

    而且,還是從一堆死人手中取到的,造化弄人,還真是難以說清。

    不過,令牌既然到手,葉白也不矯情,直接將其收入了三蟒雪戒之中,貼身藏好。

    不到出谷,絕不會再拿出來。

    他來此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這枚令牌而來,現在心愿得償,自然松了一口氣,畢竟,越往后,險地越少,令牌被取走的可能xìng越高,他能取得其中一枚令牌的概率,也就越來越低。

    現在,僥幸得到一枚,他已經十分滿足了。

    令牌一入雪戒,光芒被阻,自然頓失,葉白可是知道,這些令牌,可不亞于一枚枚核彈,拿著一枚核彈在手中,到處跑,那和找死沒有什么分別。

    再強大的人,也擋不住人多,一旦別人發現葉白手中的令牌,必定拼死相博,也要把它搶到手。

    在這三個月間,只要不出奇天秘境,令牌就可以互相搶奪,這才是最慘烈的戰斗,比之發現其他任何靈草,寶器,秘笈的爭奪,更為激烈,更為可怕,更為血腥。

    所以,有的時候說,拿到令牌并不代表安全,反而,是死亡的開始。

    無數危險,將會自那一刻開始,接踵而來。

    所以,別人拿到令牌,只有擔心,絕對快樂不起來,而葉白,卻有三蟒雪戒,令牌的光芒,肯定是奇天閣的人特意設置的,用以讓里面的人為了搶奪令牌,相互廝殺,最后選出最強者。

    但是……到了葉白這里,卻有一個意外,令牌再珍貴,也不過凡鐵所鑄,而葉白的三蟒雪戒,可是靈寶,若靈寶都擋不住一枚凡鐵的光芒,那這世間,靈寶也不會如此珍貴了。

    至少,葉白就知道,這進來的三百多人中,能有靈寶的,除了自己,只怕連一雙手指都數得過來。

    即使是玄王級強者,四品,五品宗門中的那些頂尖人物,想得到一枚靈寶,也是形同萬難,更何況,這里面,只是一些玄宗,準王,半步王境……真正的王境強者,一個都沒有。

    雖然此刻進入奇天秘境的這些人,一個個都身份尊貴,地位不小,天才橫溢,將來前途不可限量,但距離那個境界,畢竟還差了許多。

    他們能得到一枚靈寶的概率,小得可憐,所以,即使得到一枚令牌,也只有亡命逃亡。

    而令牌的光芒,對于葉白,卻是毫無影響,只要他不說,就沒有人知道。

    所以,奇天閣的這個設定,對于葉白,形同虛設,對于別人,卻不吝一場災難。

    除非及時放手,可是這等珍貴的東西在手,能舍得心放手的,又有幾人?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無盡劍裝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