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其他類型 > 無盡劍裝全文閱讀
無盡劍裝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無盡劍裝無彈窗 第一集 世家 第二百一十五章、戰勝澹臺紫月,奪得第一

    澹臺紫月的手,慢慢的握到了身后的那柄火玉獸角制成的九天紫皇劍劍柄之上,就在她的手握上九天紫皇劍劍柄的那一刻,九天紫皇劍似乎猛然間活了起來,那劍柄的火玉獸角之上,原本暗淡無光的無數血碧紋路,猛然亮了一下,然后竟然給人一種似乎它們在在蜿蜓流動的感覺。

    “錚!”的一聲,臺下臺上,所有觀戰的人,都只感覺到靈魂猛然一震,仿佛被什么東西猛割了一刀,隨著一聲高昂清悅的龍吟聲響起,一道紫sè光華猛然沖天而起,仿佛矯龍一般在空中一個盤旋,隨即光芒一斂,現出一柄古樸無華的紫sè古劍起來,握在澹臺紫月的手上。

    這柄劍長約四尺四,兩指半寬,通體不知道是用一種什么紫sè奇鐵制成,劍身上面,靠近劍柄的地方,有一個火紅sè的圓形印記,里面仿佛是囚禁著一個長著四只怪角的圖騰,鷹身蛇面,給人一種極為神秘的感覺。

    三階中級玄兵,九天紫皇劍,終于再次出鞘,第一次是對葉苦,而這一次,是對葉白。

    澹臺紫月舉手起中的劍,九天紫皇劍在空中,漸漸的綻放出奪目的光華,所有人都知道,暴風雨要來了,或許,這就是澹臺紫月的最后一擊,沒有人認為葉白能躲得過這一擊,就算是他那奇怪特異的防御玄技再堅固也不能。

    九天紫皇劍加黃階頂級攻擊玄技,劍之殘象,威力已經不弱于一些綠階功法了。

    “唰!”

    澹臺紫月目光凝注在對面的四塊青sè巨木上,忽然,輕輕一劍揮出。

    這一劍是那樣的輕,輕得仿佛連風都不忍驚動,九天紫皇劍已經擊出了,可是在澹臺紫月的手上,還有一道殘影。

    “劍之殘象,每一劍揮出,至少都要留下一道殘影,澹臺家族第一劍訣!”

    “好快,好快的劍!”

    這一劍是那樣的輕,那樣的慢,但是,落在別人的眼里,速度卻又是那樣的快,那樣的迅速,仿佛一道紫sè的閃電劈過。

    目標,巨木囚籠劍陣!

    沒有什么意外發生,仿佛推枯拉朽一般,那四塊青sè巨木,觸到九天紫皇劍的第一瞬,就分崩離析了開來,“叮……”的數十聲清響,“啪啪啪啪……”至少有四五十截的斷劍從天空中掉下,落到擂臺之上。

    全部斷作了兩截,被澹臺紫月一劍削斷,這些普通凡鐵,怎么可能擋住三階中級玄兵,九天紫皇劍的一擊?

    布劍之劍全斷,巨木囚籠劍陣自然也不攻自潰,臺下眾人愕然。

    澹臺紫月也不由微微一呆,顯然沒有想到這個變局,“怎么這么輕易?”所有人心中都升起這一個疑問。

    在他們看來,那四塊青sè巨木,竟然防御力很強的才對,絕對不在澹臺家族的黃階頂級防御玄技“血布衫”,還有葉苦的黃階頂級防御玄技“固步自封”之下。

    但是,就是這么一擊即潰,根本連抵擋一下都沒有!

    紫sè的劍氣,在沖破四塊青sè巨木之后,繼續前沖,向著閉目不動的葉白沖去!

    “都這個時候了,葉白在做什么?”

    擂臺下,葉家弟子聚集處,看到四塊青sè巨木被一擊而潰,而那道九天紫皇劍的劍氣,再無阻擋,依然以雷霆無均之勢,沖向葉白的時候,所有人都呆了一下,臉sè發青的問道。

    而無數的觀眾,心中顯然也有這個疑問。

    觀戰臺上,葉天問,心幻長老的心再次糾了起來……拍桌而起,這一次,可是九天紫皇劍,就是葉天問,心幻長老都不敢硬抗,葉白還閉著眼睛,他在干什么?

    而澹臺紫月在揮出那一劍之后,因為被巨木囚籠擋住,看不到后面的情況,她也沒有想到這巨木囚籠劍陣如此不堪一擊,當九天紫皇劍斬破四塊巨木,繼續前沖,距離葉白已經不過半丈距離,再想收手,已經不及!

    就在這個時候,葉白忽然睜開了眼睛。

    在他的雙目之中,仿佛一道jīng光閃電,一閃而過,登時刺痛了在場所有觀眾的眼睛。

    然后,下一刻,他的腳步神奇的一轉,仿佛踏在水面,九天紫皇劍的一劍,就此避過……但是,這還不夠,下一刻,他的身形猛然一動,一瞬間,由極靜至極動,仿佛無窮的電光折疊在一起,猛然間,就到了澹臺紫月的面前。

    手一抬,一道青白sè,中間帶著一絲赤金血線的劍芒猛然從他的指間飛出,以一種人類目力根本無法企及的速度,直奔澹臺紫月的咽喉,這一瞬,澹臺紫月正在發愣,加之攻到葉白身前,近在咫尺,根本避無可避!

    那道青白劍芒“唰”的一聲,就到了澹臺紫月的咽喉之下!

    這下,輪到觀戰臺上的澹臺傅大驚失sè了,“啪”的一聲,猛然拍桌站了起來,臉上干干凈凈,退得沒有一絲血sè,就連小心碰倒了旁邊的青瓷細杯也沒有注意,就連閔柔然眼睛中也露出一抹驚sè,“呼”的一聲站起了身子。

    就更不要提臺下的眾多人了。

    全都一個個沒有反應過來,劍芒就到了澹臺紫月的咽喉之下,這速度,簡直比澹臺紫月的九天紫皇劍,揮出的劍之殘象還要快上一倍,不,是兩倍,三倍,四倍……五倍,十倍……到底有多快,沒有人能說清。

    幾乎是心念一到,劍就到了澹臺紫月的咽喉之下,中間根本沒有經過任何的過程。

    這是什么玄技?

    所有人都臉sè蒼白,如果是他們對上,幾乎必死無疑。而現在,澹臺家族年輕一代第一強者,又能擋得過去么?

    澹臺紫月自九天紫皇劍擊破巨木囚籠劍陣,就覺得有些不對,這東西的威力再不濟,能擋住自己兩道用身意幻形訣布置出來的“虛擬劍靈”,怎么也不至于如此枯巧,一碰就潰……再見到劍陣后的葉白,居然在自己九天紫皇劍斬出的時候,還閉著眼睛……好像根本沒有防備的樣子,她就知道一定有問題。

    葉白不可能這么做,這中間有什么問題?但是那一刻,根本不容她考慮太多,九天紫皇劍已經要斬到了葉白的身上,被九天紫皇劍斬上一劍,除非有綠階的防御玄技,否則再多的防護,也是一劍斃命,偏偏她已經收不回來。

    但就在這時,葉白睜開眼睛,眼睛中那一閃而過的jīng光驚醒了她,這一切都是個局,她腳下一動,已經要閃避,但是……太慢了!

    平時引以為傲的紫移電訣,根本沒來得及展開,一道奇特的青白劍芒就出現在葉白的指間,一出現,整個擂臺上就一下子冷了下來,凜冽的劍氣,沖得罡風亂飛……唰的一聲,就到了自己面前,到了自己咽喉之下,刺骨的寒冷,她只感覺到肌膚一下子顫栗了起來,生平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臨近,是那么的冰冷。

    紫移電訣,根本沒有這道劍芒快,這是什么劍芒?

    知道來不及,她干脆不避,身體一振,身上適時的出現一團血sè光暈,仿佛是一件衣衫的模樣,式樣奇特,將她保護在其中。

    澹臺家族第一防御玄技,黃階頂級血布衫。

    觀戰臺上,澹臺傅輕噓了一口氣,好還,這道劍芒速度雖快,但他并不相信,四大世家還有誰能擊出一道能擊破澹臺紫月防御玄技血布衫的攻擊來,速度快有什么用……所有觀眾也輕噓了一口氣……然后,還不等他們轉念,下一刻,他們就睜大了眼睛,仿佛見鬼。

    青白劍芒,沒有任何阻礙,“哧”的一聲,穿透澹臺紫月匆促之間在身體之前布下的黃階頂級防御玄技血布衫,從澹臺紫月的脖子下一掠而過,一道細細的血線滲出,青白劍芒再飛出數十丈外,才開外消散,化為一團青煙,“砰”的一聲,消失無蹤。

    時間就定格在這一刻。

    太極廣場上,人人像是被捏住了脖子似的,只能無意識的發出“咯咯……”鴨子一般的叫聲,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珠,仿佛要突出來,整個擂臺下面,看到那道血線飛出,一時間靜寂若死,所有人都石化的僵在了那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觀戰臺上,澹臺家家主澹臺傅仿佛一瞬間被抽空了全部的力氣,整個人“嘭”的一聲,無力的栽倒在了太師椅上,整個人似乎再也沒有靈魂。

    葉家家主葉天問,心幻長老臉上的血sè一瞬間褪得干干凈凈,再沒有一絲血sè,蒼白無比,而其他的葉家長老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個個神sè驚恐,臉sè灰敗!

    葉白殺了澹臺紫月,葉家葉白,在擂臺上殺死了澹臺紫月!

    直到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整座擂臺下面,才猛然爆發起了劇烈的尖叫聲,刺破虛空,無數人的尖叫,驚恐的聲音,仿佛災難一樣曼延起來,隨后,踢踏聲,奔跑聲,無數人才想到這件事可能導致的后果,開始逃竄,生怕受了池魚之災。

    很顯然,所有人都明白,澹臺紫月死在了葉白手上,這件事有多大?澹臺家族未來的希望,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千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居然死在了葉家葉白的手上,他們已經不再想去這件事居然可能發生,葉白居然戰勝了澹臺紫月……而是,澹臺家族在看到這件事后,可能采取的行動。

    火云城要大亂了!

    而閔柔然,開始也驚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后,他就發現不對,仔細看去,澹臺紫月靜靜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但是……并沒有倒下!

    她咽喉下的那道血線,似乎只是劃破了一絲皮膚,那道劍芒,并不是直沖著她的咽喉去的,而是略偏了一下,從她的咽喉一側唰的飛過,因為速度太快,產生的氣壓風割才讓澹臺紫月的脖子下出了一道細細的血痕,鮮血一下飆出……而眾人全因為一時完全不能接觸這個現實,產生了不好的聯想,所以才以為,是葉白殺死了澹臺紫月。

    葉白在最后那一下,留了手,故意偏了一下。

    閔柔然看向葉白,這時再也不是一絲的輕松隨意,而是多了一份鄭重。

    好犀利的攻擊玄技……這到底是什么玄技,絕對不是黃階玄技可以發揮出來的,而且……只怕也不是普通的綠階玄技……就是自己,如果驟不及防之下,也不敢說一定能擋下。

    而且很顯然,葉白修煉的,還只是初級層次,并沒有練到大成,如果等以后威力大了,這道青白劍芒到底能產生多大的威力,他不敢想像。

    葉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一瞬間增重了起來,甚至超越了澹臺紫月。

    擂臺上,澹臺紫月呆了很久……很久……那一刻,她真的覺得自己距離死亡那么近,那種冰涼刺骨的感覺,是那樣的令人絕望……就在那一瞬間,她也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但是,最終,那道劍芒在接近她的脖子的一瞬間,卻巧妙的轉了一個彎,挪開了半寸。

    就是這半寸,就是一個從生到死,從地獄到天堂的距離。

    但是直到此時,她還不相信自己會敗了……敗在一個自己從來沒有重視過的對手手上……葉家葉白,這個名字,她以前并不是沒有聽說過,可是她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就連葉苦,那個號稱僅次于她的人物,累累被人并列,她也從來就沒有覺得,葉苦是自己的一個對手過。

    她自傲,但是她有自傲的本事,從小到大,一出生,幾乎所有的光芒就都是她的,無論是修煉功法還是玄技,她都一rì千里,進境神速,超出了同齡人太多。

    那個時候起,她就被冠以天才的名號,從難得一見的天才,到十年天才,到百年天才……直到最后,成了千年天才。

    甚至……還有人稱呼她為萬年天才。

    她不覺得天才這兩個字有多么了不起……因為家族中還有其他很多的天才……可是,沒有一個她看得上眼……再到后來,她被選入內宗,重點培養,迅速崛起,就連家主都親自教導,還有一些隱秘的長老,輪流教她,別人苦苦追求的功法,丹藥,玄兵,全都不是問題……別人難得一求的灰階功法,她看都沒有看過一眼……從最開始,就是修煉黃階低級……然后,黃階中級,黃階高級……到最后,家族內的幾本黃階頂級玄技全部給了搬了過來,任她挑選……然后,不久之前,就連家族內最為珍貴的,只有家主一個人能夠修煉的綠階中級功法,《先天血功》,也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從來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有什么珍貴,哪怕是先天血功,她只要修煉修煉再修煉……果然,以她的天姿,先天血功很快修至小成,這個速度,甚至讓澹臺家主澹臺傅都為之驚訝,不斷的稱呼她為難得一見的天才,天姿過人,同輩中沒有敵手。

    至于丹藥,各種中高階的丹藥,像糖豆子一樣的給她吃……甚至,連澹臺秘境中,那柄高高懸在九懸天鏡之上的紫sè古劍,因為她的一時好奇,也給她取了下來,從此,這把澹臺家族秘不外傳,從來沒有人知道的三階中級玄兵,象征澹臺紫族興亡成盛衰的九天紫皇劍,就成為了她的專屬玄兵,歸她所有,只是她從來都沒有拔出來過,因為不需要。

    直到這次的四宗會武……家族要她無論如何,要拿第一,她想也沒有想的就答應下來,因為她覺得不可能有人勝過自己。

    果然,一路幾乎沒有遇到什么阻擋,對手都太弱,太弱,太弱……一個個太弱,甚至第一個人,連臺都不敢上,就退縮了。

    直到遇上葉苦……但是,依舊太弱,最終,她雖然拔出了九天紫皇劍,只不過是為了滿足對方的要求,她并不需要這把劍,果然,最后,她依舊勝利,距離第一,已經只有一步之遙。

    可是她從來沒有認為這是距離……在她的心目中,在戰斗之前,就已經是她的了,而對手,也是一個葉家的弟子,但她也沒有正眼看過他一眼。

    因為她覺得沒有必要。

    她只是走一個過場,不過結果有點出乎她的意料……第一招,雖然她只用了六分力,但是對方竟然接了下來,不過這也沒有什么,依舊太弱,她還有太多的招式沒有用,她根本就沒有用全力。

    直到第二招,自己使用出黃階頂級幻技,身意幻形訣……對方用出一門她從來沒有見過的防御玄技,竟然化成四塊青sè巨木,擋在自己面前,兩枚虛擬劍靈,無功而返……她才生出一點好奇,可直到此時,她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敗。

    她動用九天紫皇劍,只是想看看那四塊青sè巨木,到底有多堅硬而已……然后,結果出乎了她的意料!

    四塊青sè巨木一觸即潰,而對方閃過那一劍,接著,一道青白劍芒飛過,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劍芒就從自己咽喉之下掠過。

    只差一寸,一寸之距,對面那個年輕男孩,故意的偏了一下方向,但是她自己,自己輸了!

    輸得很慘,如果這不是擂臺,如果這是生死仇敵之間交戰……現在的自己,已經死了,成了一具尸體。

    但是,這怎么可能?

    直到此時,她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覺得一切都是幻象,所以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站了很久,一動不動,仿佛已經死掉……直到臺下的踐踏聲,驚叫聲響起,她才反應過來,伸手一摸脖子之下,入手濕潤,粘粘的,是血跡,一道細細的血痕,這不是那道劍芒割出來的,而是因為它的速度太快,形成的風割割出來的……她根本不能想像,那一刻,那道青白劍芒到底有多快?

    這天下,有能躲得過這一招的人么?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連黃階頂級防御玄技血布衫,都一穿而過,這一道劍芒,有多厲害。

    就是自己的防御再強一倍,也抵擋不住。

    她是一個極為高傲的人,既然輸了就不會負帳,雖然她依舊不相信,但是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失敗,將手伸到面前,看著那鮮艷的紅sè,她呆怔良久,然后走到葉白面前,淡淡的道:“我輸了,你是第一名!”

    說完這句話,她就轉身走下擂臺,連頭也沒有回。

    直到此時,才終于有人反應過來:“快看,澹臺紫月沒有死,她還沒有死!”

    登時,這一句話,在sāo亂的人群中,引起了仿佛連鎖風暴一樣的轟動。“什么?”所有人都轉頭望向臺上,就看到澹臺紫月走到葉白的面前,親口說出:“我輸了”,然后走下擂臺的身影。

    “這,這怎么可能?”

    當場便有不少人結結巴巴的叫喊道,他們剛剛明明看見,那道青白劍芒,一瞬間貫穿澹臺紫月的防御玄技血布衫,從她的咽喉之下掠過,血珠飛濺。

    “她……她怎么可能沒死?”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是出現了幻覺,死勁的揉,再看,還是一樣。

    澹臺紫月依舊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根本沒有死去。

    被臺下的聲音驚醒,觀戰臺上,澹臺傅的頭狠狠的轉了一下,身后,澹臺家族的幾個長老不敢相信的看向臺下,隨即,一個個抽風般的叫了起來:“紫月沒死,紫月沒事,家主,紫月沒死!”

    “什么?”

    澹臺傅一驚而起,當即站起,抬頭看去,果然,澹臺紫月還活生生的站在那里,走向臺下。

    “紫月沒死!”

    一瞬間,兩行老淚,劃過他的面頰,在這一瞬間,仿佛靈魂歸體,重新有了知覺,他顫抖著手,扶住身邊的椅把,在這一刻,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那種痛苦,他永遠不想嘗試第二次。

    “家主,長老,澹臺紫月她沒死,沒有死啊!”

    葉家的幾名長老也激動不已,顫抖著聲音說道。

    “什么?”

    葉家家主葉天問和心幻長老急忙同時抬頭往下往下,果然看到澹臺紫月活生生的走下擂臺……一瞬間,被抽空的力氣回到他們身上,巨大的驚喜讓得兩個即使久經陣仗的人,也不由得一陣心有余悸。

    葉天問:“這個臭小子,真是不讓人省心。”

    心幻長老:“嗯,是的,不折騰一般,嚇死人半條命,不是葉白!”

    身后,眾葉家長老,同樣是一臉冷汗,如果今天澹臺紫月死在了這里……他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而現在,一切都過去了。

    而且,葉白戰勝了澹臺紫月,成為了此次四宗會武的第一名,這原本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卻真實的發生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想及此,葉家的人臉上猛然出現了巨大的驚喜之sè,被無窮的狂喜淹沒。

    “他成了第一,那豈不是那件東西,將落在我們葉家的手中!”

    葉天問與心幻長老面面相覷,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不敢相信的道,都被這突然冒出的一個念頭驚得不能置信。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無盡劍裝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