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二十二冊 最后的終結 第五章 兩界新人之戰

    蘇菲亞眼中寒光一閃,沒有說話,帶著五大天使長飛回了神界部隊當中。她沒有要求立刻比賽是我早就預料到的,現在五大天使長有三個身受重傷,包括她自己也被我剛才的傾世一擊打傷了,必須要趕快調息一下。而且,她手下的那些天使部隊現在陣容不整齊,她又是剛剛來到這里,必須要了解發生了什么?我受傷的程度蘇菲亞應該最清楚不過,那根本不是斷時間可以恢復的了的。

    我和路西法落到地面,六大元素神和梵rì天龍立刻圍了上來。蘇迪曼關切的說道:“狂神大人,您現在怎么樣?”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暫時還死不了。我之所以爭取這點事情,是想向你們交代幾件事。你們一定要記清楚了,第一,不論待會兒我和神界的代表打成什么結果,你們都絕對不要插手。第二,如果我死了,你們絕對不能為我報仇,這是你們以前答應過我的事,別反駁我,時間不多,讓我把話說完。第三,一旦神冥二界發起第三次大戰,那冥界肯定會占據上風,我要求你們從側面拉冥界的后腿,一定不能讓他們把有翼神族趕盡殺絕,不能讓哈迪司統一二界。”說完這些話,我心中輕松了許多,也許,這就是我最后的遺言了吧。和紫嫣一戰,如果我不能喚醒她的記憶,以我現在的功力必然會死在她手上。能死在自己心愛的人手上,我也可以說是死而無怨了。就算我不死,恐怕神王蘇菲亞和冥王哈迪司也都不會放過我吧,當我變身成十二翼血紅天使時的顛峰之力,比他們還要強上幾分,他們怎么會留一個如此強大的敵手在身邊呢。

    蘇迪曼道:“狂神大人,要不您帶我們走吧。我們不再管他們之間的事了,他們要打,就讓他們打好了。”

    我搖了搖頭,道:“蘇迪曼前輩,別的我不想多說了。如果你們還記掛著提奧曼迪司大哥的恩義,就答應我這最后的請求吧。我作為他的傳承者只能迎難而上,絕不能退縮,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蘇迪曼沉重的點了點頭,梵rì天龍剛想說些什么,卻被路西法攔住了,路西法沖我道:“雷翔,你趕快療傷吧,否則待會兒怎么對付神界的代表呢?”他目光中的關切讓我心中一暖。

    我沖梵rì天龍道:“梵rì,記住我剛才的話,你和幾位前輩都去向大家傳遞我最后的命令吧。我想和路西法大哥單獨說幾句話。”

    梵rì天龍點了點頭,和蘇迪曼等人一起退了下去,我拉著路西法盤膝坐在地上,深吸口氣,緩慢而艱難的運轉著受到重創的融合能量,背后的十二只銀翼早已經變得黯淡無光了。我沖路西法道:“大哥,你應該知道,就算我療傷的時間能再長幾倍,也不可能恢復到一級神詆以上的功力,在我告訴蘇菲亞要和神族進行兩界新人大賽的時候,就從來沒想過自己能贏。”

    路西法的聲音有些哽咽,“雷翔,算了吧,大哥護著你走吧,有神獸和無翼神系在,咱們一定能離開這里。等找個地方你把功力恢復了咱們再卷土重來也來得及啊!何必非要參加兩界新人大賽呢。”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不,大哥,我必須要參加這個大賽,這也許是我喚醒紫嫣最后的機會了。別再勸我了。啊!對了,你還記得媚爾·德古拉這個人嗎?”

    路西法一楞,道:“你說的,是吸血女妖族的女王吧。我和她認識,當初我和她母親一起去完成一個冥王大人交付的任務時曾經和她相處過一段時間,后來為了救她,我殺了她母親。不過,那丫頭到是很明白事理,并沒有怪我。后來,還粘我粘的很緊,不過她太小了,我又那么忙,就一直沒有和她來往。有些rì子沒有見到她了,怎么,你也認識她。”

    我點了點頭,道:“大哥,你真傻啊!媚爾姐姐是個很不錯的姑娘,你為什么不接受她呢。她絕不是因為你的身份而接近你的,找到一個全心全意愛自己的人是很難的,大哥,你應該珍惜啊!在來這里之前,我曾經見過她,那時候,我變身成了六翼墮落天使,她把我當成你了。后來我對她說出了咱們之間的關系,她就把和你以前的經歷告訴了我。本來,她是不讓我告訴你的,但是,我現在如果不說,以后可能就沒機會了,我不想看到她痛苦下去,也不想看到你失去這么一個可以得到幸福的機會。”

    路西法皺了皺眉頭,道:“兄弟,你不要說這種喪氣話,以你能量的特殊,未必就會輸的。”

    我微微一笑,道:“大哥,時間不多了,你聽我說完吧。”當下,我將媚爾·德古拉那天對我說的話向路西法重復了一遍,在我說到中途之時,神界那邊已經有了動靜,神王蘇菲亞在告死天使米迦勒和湛星天使思菲雅的簇擁下來到了已經凹陷的比賽場地,我知道,最后的一戰要開始了。將媚爾·德古拉對我說的話迅速的說完,“大哥,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媚爾姐姐確實是個好姑娘啊!她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可不能辜負了人家,我要去了,你多保重。”說完,我來不及理會已經呆滯的墮落天使路西法,飄身而起,飛到冥王哈迪司身旁。

    哈迪司看了我一眼,道:“雷翔,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現在決定歸順我冥界,并帶領神獸、無翼神系和我一起將神界消滅,我當初說過的話依然算數。你要知道,你現在根本不可能喚醒你的妻子,也同樣打不過她,何苦去送死呢?”

    我深深的看了哈迪司一眼,道:“冥王大人,我的事你就不用cāo心了,既然當初答應你代表冥界出戰,我就一定會做到。咱們走吧。”

    哈迪司無奈的嘆息一聲,飄身而起,我跟著他一起飛到比賽場地zhōng yāng的神冥二界分界線處。

    神王蘇菲亞冷冷的看著我們,道:“哈迪司,我神界排出湛星天使思菲雅參加此次二界新人大賽,我想,她的年齡你不用檢查了吧。”

    哈迪司點頭道:“雷翔將代表我們冥界出戰。”

    蘇菲亞看了我一眼,恨聲道:“沒想到提奧曼迪司竟然會把自己的神位傳承給你,讓你代表冥界來和我作對,好,今天我就看你怎么死。雅兒,給我殺了他,一定不要留手。”

    湛星天使思菲雅眼神有些復雜的看了我一眼,點頭道:“是,神王大人。”

    哈迪司向我遞出一個詢問的目光,還想再盡最后的努力說服我,我堅定的搖了搖頭。哈迪司怒哼一聲,轉身飛回了冥界陣營。神王蘇菲亞拍動背后十二翼帶著一臉猙獰的告死天使加百列也退了出去。一時間,巨大的比賽場地內,就剩下我和湛星天使思菲雅。

    我癡癡的看著那熟悉的嬌顏,良久說不出話來。紫嫣依然是那么美,身上的神圣氣息也更加濃郁了,仿佛一朵高不可攀的白蓮似的漂浮在我身前,這就是我的妻子啊,曾經和我山盟海誓的愛人啊!

    “你老盯著我看干什么?我可要出手了。”思菲雅冰冷的聲音將我從癡迷中喚醒。神冥二界雙方已經分別釋放出結界。神界那邊是由神王蘇菲亞和告死天使加百列帶領著幻rì耀天使軍團沒有受傷的成員布下的。而冥界這邊,則是由冥王哈迪司帶領僅存的八名冥巫族長老布置,兩種結界以神冥二界分界線為終點,分別罩在各自的半圓比賽場地中。我和紫嫣雖然只有十丈的距離,但卻分別處于神界和冥界之中,在天使之rì和惡魔之rì的照耀下,千年一次的二界新人大賽,就要在我們夫妻之間展開了。

    我看著思菲雅那寒光閃動的美麗眼眸苦笑道:“紫嫣,你真的一點都不記得咱們之間的事了么?我是你的丈夫啊!”

    紫嫣眉頭微皺,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從來沒有過丈夫,我是神王之女,神界的湛星天使思菲雅,如果你想拖延時間來療傷,那你就錯了。我知道,以你能同時抗衡米迦勒叔叔和拉菲爾叔叔的能力,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現在受傷了,雖然趁人之危是不對的,但為了我神族的未來我卻不得不出手,如果你現在認輸,我可以任由你離去。”

    我看著她清澈的目光,心越來越涼,她確實是不認得我了,我淡淡的說道:“你真的想那么快就動手嗎?現在的你也許能勝我,但也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思菲雅公主,你能聽我講一個故事么?如果我講完這個故事,你依然要殺我的話,我絕不反抗,如何。”

    思菲雅一楞,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失聲道:“你說什么?不反抗?”

    我點頭道:“對,只要你肯聽完我的故事,我以狂神的名義發誓,絕——不——反——抗——。”最后四個字我說的斬釘截鐵,沒有任何猶豫。我說的話完全都是發自肺腑,如果不能喚醒紫嫣,我確實愿意以死相謝。我相信,紫嫣是愛我的,她一定會被我喚醒,這是我最后的機會了。她的記憶已經被封印了很長一段時間,如果再不解除,恐怕以后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思菲雅聽了我的話,眼中流露出迷蒙之sè,我心中一喜,平靜的說道:“也許你還不知道,我本來不是神界中人,我來自人界。人界你還記得嗎?你也是來自那里的。”

    思菲雅搖了搖頭,眼中的迷蒙之sè更盛。

    “我叫雷翔,本是人界中獸人族比蒙王之子,我的母親是人族,而nǎinǎi是魔族,所以,我分別具有人類三大種族的血統。”我逐漸加快語速,從自己離開獸人族說起,“……那時,我在公爵府因為紫雪的關系,第一次見到了她的姐姐紫嫣,也就是你。”

    思菲雅全身一震,道:“什么?我。”

    我點了點頭,道:“不錯,就是你,你就是紫嫣。那時候,你對我還沒有什么好感,……”我繼續說下去,把我們如何一起參加學生兵團,同魔獸兩族如何發生戰爭,她又是如何被墨月擄走以及我們在魔族中定情的過程言簡意骸的說了一遍,一直說到她在幾名墮落天使在官道圍攻我們,她仍然不肯豈我而去為止,“……在最后關頭,我變身成了血紅天使,也就是剛才抗擊你母親與兩位天使長時所用的那種變身的最初形態,將那幾個墮落天使一一斬殺了。那次,真的是好險啊!”

    思菲雅露出思索的神態,一直皺著眉頭再想著什么,我心中一喜,如果照這樣下去,當我將我們全部的經過說完的時候,很有可能會喚醒她的記憶。我剛要繼續說下去,神王蘇菲亞的聲音卻傳了進來,“雅兒,你別聽他亂說,他是在迷惑你,好恢復自己的功力,快出手殺了他。”

    思菲雅機靈一下,迷茫的眼神迅速恢復了清明,帶著一絲怒意看向我,恨聲道:“你好卑鄙,妄圖用人界的故事來迷惑我。”她全身一晃猛然向我撲來,一道金sè的光芒驟然從上而下斬向我的身體。

    我心中大恨,蘇菲亞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破壞我不多的機會。不過蘇菲亞說的沒錯,趁著這會兒工夫,我的功力確實也恢復了一些。我展開背后十二只銀翼,雙手掌心相對,猛然向上擋去,大喝道:“狂戰天下。”一道銀蒙蒙的光芒從我手上發出,光芒比起以前要黯淡的多了,和思菲雅劈下的金芒接觸,我頓時被劈的飛了出去,思菲雅只是晃動了一下身體,她反手伸向自己背后,噌的一聲輕響,她手中多了一把長劍,那并不是能量幻化而成的,而是貨真價實的實體長劍。

    路西法焦急的聲音傳入我耳中,“雷翔,小心,那是滅魔神劍。”

    我一楞,滅魔神劍?怎么聽著那么耳熟,心中一動,我突然回想起以前的事,我記得古風、古云兩兄弟曾經說過,我的墨冥劍有個別名,叫誅神。當我在紫嫣面前提起誅神的時候,紫嫣曾經下意識的說過,‘誅神劍有什么了不起,不是還有滅魔劍和它相克嗎?’這就是滅魔劍嗎?我凝神看向紫嫣手中的長劍,這把滅魔劍的樣式和我的墨冥很相象,只不過顏sè是白的,通體仿佛像白玉一樣瑩潤。同墨冥一樣,這滅魔神劍也是重劍,寬和長都和墨冥差不多。當紫嫣握上它的時候,本身的神力似乎完全和滅魔劍融合了,原本金sè的神光變成了柔和的白sè,其神圣力之強,更在戰斗天使米迦勒之上。

    路西法的傳音再次進入我耳中,“兄弟,你要小心,這滅魔神劍的威力可是相當大的,如果神王蘇菲亞拿著它,連冥王大人也不敢輕纓其鋒。如果說狂神鎧甲是父神留在三界的唯一護具,那這滅魔神劍就是他留下的唯一兵器,當初本來是為了一起送給提奧曼迪司兄弟的,但是由于威力太大,父神就把它交給了蘇菲亞保管,并且囑咐她不許使用。這回蘇菲亞真是急了,竟然連滅魔劍都拿來了。墨冥的樣子就是我仿造滅魔神劍而鑄的,并取名為誅神,我不知道墨冥是否能對付的了滅魔劍,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現在的狀態絕對不是思菲雅的對手。”

    我扭頭看向布置結界的冥王哈迪司,他的臉sèyīn沉很不好看,估計也是因為滅魔劍出現的原因吧。

    我催動體內能量飛到思菲雅面前,看著她手中光芒閃爍的滅魔神劍,淡淡的道:“思菲雅公主,你真的不肯聽完我的故事嗎?”

    湛星天使思菲雅冷冷的看著我,雙手握住手中的神劍,道:“我給你個公平的機會,取出你的兵器。”

    我心暗嘆,看來不動手是不可能了。我意念一動,手中黑芒大放,黑sè的墨冥出現在我手中。當初在噬魂之窟我連它也融入進了體內,還從來沒有使用過,沒想到現在到用上了。墨冥一入手,頓時傳來一股冰冷的暗黑魔力,其能量異常純凈,渾厚的暗黑魔力瞬間滲透進我的身體,治療著我體內的創傷,我心中一喜,沒想到墨冥還有如此功效。既然如此,我就使用最適合它的墮落天使變身吧,也不知道能否成功。想到這里,我高聲吟唱道:“黑暗凝聚靈魂,墮落方能zì yóu,覺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無盡的魔力。”

    在我咒語吟唱完的剎那,墨冥黝黑的劍身突然變成了紫sè,通體紫光閃爍,暗黑魔力瞬間遍布我的全身,雖然我不清楚傷好了多少,但我卻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暗黑魔力已經恢復到六翼墮落天使的境界,完全可以一戰了。

    可能是感覺到我的變化,思菲雅吃了一驚,轉瞬怒嗔道:“你果然在騙我,還有這么強的力量,怎么會任由我取你xìng命呢。看劍。”她沒有用任何咒語,雙手握住滅魔神劍由上而下,毫無花哨的斬向我頭頂。

    我身體一側,將暗黑魔力運轉到墨冥,不,誅神劍上,雙手由下而上挑向滅魔劍的鋒銳。誅神劍紫光大放,和滅魔劍的白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叮——,兩劍相交發出清脆而悠遠的聲音,我清晰的感覺到我和思菲雅的功力對比,在自身能量上,我要勝過她一籌,但在劍的能量上,路西法大哥打造的誅神卻要遜sè滅魔劍不只一籌,所以,我自然吃了虧。身體一震,我已經被劈的后飛而出,雖然人被劈退了,但我嘴上卻說道:“紫嫣,在我殺了那幾名兩翼墮落天使之后,自己也受了重傷,是你一直照顧我,直到我清醒過來……”聽了我的話,思菲雅一楞,茫然之sè一閃而逝,再次舉起了滅魔劍向我劈來。

    我一邊揮動著手中的誅神劍抵擋著她的攻擊,一邊不斷的說著我們之間曾經發生過的經歷,雖然我不知道她是否聽了進去,但是,我仍然不斷的訴說著,幾乎將我們在一起的每個時光都分毫不差的講給她聽。

    湛星天使思菲雅的攻擊一下重似一下,我手中的誅神劍在她勢大力沉的劈斬下不斷的悲鳴著,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它在顫抖。

    “……你還記得嗎?你曾經用我手中的這把墨冥劍將我的臂骨打斷了,不過,那次都怪我,是我做了對不起你們姐妹的事……”

    壓力越來越沉重,我的雙臂已經麻木了,滅魔神劍不斷傳來一陣陣浩然的神圣之氣,震的我體內氣息不斷的翻涌,我不知道還能接幾劍,但我卻依然不斷的訴說著。

    由于我們的不斷碰撞,沖擊波一圈一圈的沖擊著周圍的結界,一會兒我在神界那邊,一會兒又在冥界這邊,思菲雅的臉sè始終沉靜,再沒流露出迷茫的神sè,她似乎已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劍法之中,滅魔劍在她手中發揮出了巨大的威力,幾丈長的白光不斷鞭策著我散發出的紫sè光芒。不經意間,我突然發現自己手中的誅神劍竟然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痕。我想憑借速度來躲閃開思菲雅的攻擊,但是,滅魔劍帶起的光焰太長了,再思菲雅的催動下,我很難沖出那細密的劍影。

    “……紫嫣,那時候,你因為不能和我親熱而難過,我不斷的安慰你,你卻始終聽不進去”說到這里,我的聲音嘎然而止,當當兩聲輕響,所有的一切都停滯了,我呆呆的看著面前有些發楞的湛星天使思菲雅,癡癡的道:“你真的下的了手嗎?”

    思菲雅眼神一清,抬起手中的滅魔劍指著我的胸膛,道:“給你個最后的機會,現在認輸我不殺你。”

    我苦笑著看跌在塵土上的誅神劍,誅神劍是從中而斷的,前半截掉在我身前,它已經變回了原來的黝黑之sè,后半截仍然牢牢的握在我右手之中,我的右手和右臂和誅神劍后半段一樣,靜靜的躺在塵土上。

    在剛才我訴說的時候,湛星天使思菲雅突然加力向我砍來,我的誅神劍墨冥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打擊,斷成了兩截,而滅魔劍一閃而下,我只覺的肩頭一涼,跟隨我二十幾年的右臂就已經離體而去了。熱血噴薄而出,我的血液是黑sè的,但當他們灑落到土地上時,因為失去了能量而變回了紅sè。暗黑魔力已經自動封住了我的血脈,但由于失去一臂,我的力量頓時大減,更不可能是思菲雅的對手了。

    我的心已經隨著被斬落的手臂變的冷了,她既然能如此狠心的砍我一劍,可見是根本沒有想起我們以前的種種。

    我淡淡的說道:“湛星天使思菲雅,我告訴你,不論是在什么時候,都只有戰死的狂神而沒有認輸的狂神。”拍拍自己的胸膛,我凄然道:“來吧,從這里插進去,穿透我的心臟,帶走我心頭的熱血。來啊!你殺吧,既然無法喚醒你的記憶,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迷茫之sè再次出現在思菲雅絕麗的雙眸內,她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似乎在猶豫著該不該殺我。正在她天人交戰之時,神王蘇菲亞的聲音再次響起,“雅兒,殺了他,他是咱們神族的敵人,他造成了你三位叔叔的重傷,留著他,將后患無窮啊!”

    思菲雅眼神復雜的看向我,我沖她流露出凄迷的笑容,不管眼前隨時可以取我xìng命的滅魔神劍,繼續向思菲雅講述著我和紫嫣在一起的美好時光,“那時候,我怎么安慰你,你都聽不進去,我對你說,即使不親熱,我也一定會娶你為妻,也會依舊那么的愛……”

    “別說了——”思菲雅突然大喊一聲,我覺的胸前一涼,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那一瞬間凝固了。骨骼碎裂的聲音清晰傳來。

    低頭看去,只見寬厚的滅魔神劍已經深深插入我的胸膛之中。巨大的劍身將我胸口的骨頭撞碎,我那因為斷臂而減弱的護體暗黑魔力幾乎沒有起到什么作用。常達四尺的滅魔神劍已經有一尺的劍身消失在我胸口之中,我清晰的感覺到它從我的背后透出。

    在我背后冥王哈迪司布置的結界出現了劇烈的波動,我扭頭看去,只見墮落天使路西法、媚爾·德古拉、梵rì天龍以及無翼神系的六大元素神都瘋了似的要沖進來。他們臉上的表情是那么的絕望、那么的焦急。只有哈迪司皺了皺眉頭,臉上依然是那么冰冷,沒有什么過多的表情,他恐怕早就想到這個結果了吧。

    “別過來。”我沖他們大聲吼道。

    他們呆住了,停在那里不再沖擊哈迪司的結界。

    我轉過頭,雙手抓住滅魔神劍寬厚的劍身,感受著它存在的巨大能量。我的心,已經被這一劍撞碎了,我的身體已經又恢復成了銀sè的模樣,黯淡無光的白發搭在哦頭顱兩側,是融合能量和意念維持著我的身體。

    抬起頭,我看著有些呆滯的思菲雅,沖她苦笑一聲,道:“看來,我還是輸了,我依舊沒能喚醒你的記憶。紫嫣,現在你應該沒有什么顧慮了吧,我很快就要死了。聽我把話說完吧。你當初曾經對我說過你知道一個咒語,如果完成那個咒語的話,情人之間就可以受到上天庇佑,你還記得嗎?”

    我癡癡的看著她,我的生命力在一點一點離體而去,當初的情景再次浮現在我眼前。

    “阿翔,我曾經在一本古老的書上看到過一個咒語,書上說,如果能在月光下完成這個咒語的話,一對有情人將受到上天的庇佑,永遠都不會變心,直到終老,我想……”

    我堅定的看著她,道:“告訴我咒語,咱們就是有情之人,用這個咒語最合適不過。”

    紫嫣眼中閃過一絲喜sè,點頭道:“那好,你跟著我念吧。我紫嫣。”

    “我雷翔。”

    “在天地萬物的見證之下,以鮮血為引,以靈魂為媒,以山海為根,就此盟誓。”

    我重復道:“在天地萬物的見證之下,以鮮血為引,以靈魂為媒,以山海為根,就此盟誓。”

    “我愿意與眼前之人,結下億萬年不變的情緣,直到生命終結之時。”紫嫣的眼中流露著濃濃情意。

    “我愿意與眼前之人,結下億萬年不變的情緣,直到生命終結之時。”發自內心的,我眼神中充滿愛意的凝視著她。

    紫嫣咬破自己的食指舉了起來,我會意的學著她也咬破了自己的食指,紫嫣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此心不渝。契。”

    “此心不渝。契。”紫嫣將自己的食指貼在我的食指上,我們的食指之間亮起一點金光,光芒不強,光芒zhōng yāng是我和紫嫣的兩滴鮮血,鮮血在光芒之中不斷纏繞,最后竟然融合成一體,金光一閃,一分為二,兩點光芒分別沖向了我和紫嫣的眉心處……

    “此心不渝,此心不渝,此心不渝……”當初的聲音不斷在我耳中回響著,我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六感正在逐漸的消失著。

    “紫嫣,我們是曾經立過誓言的呀,你怎么能把我忘記了呢?我好痛苦,你知道嗎?自從你被加百列那混蛋抓走以后,我就好痛苦,我不止一次想到過死。但是,我心中始終留有一線希望,可是到頭來,我還是無法喚醒你的心。啊——”我雙手用出最后的力氣,猛的將滅魔劍深深的插入我的身體,直至末柄,我的身體終于貼近了紫嫣,咳出一口鮮血,我癡迷的看著她的嬌顏。不知道什么時候,紫嫣的眼神已經變得空洞了,兩行淚水不知不覺的流淌而出。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