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二十一冊 噬魂之窟 第二章 進入魔窟

    我接過一直陪伴我的墨冥,一股冰涼的氣流從手中傳入,頓時使我jīng神一振。

    黑芒一閃,我已經被路西法夾在腋下,眼前的景物飛速流轉,根本無法看清。眼前一亮,我們已經出了冥王城堡,朝著一個無法辨別的方向快速前進著。我緊緊的握著墨冥,心中不斷的呼喚著紫嫣的名字,我的妻子啊,你一定要等著我,等著我回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路西法的速度突然慢了下來,我向下看去,只見身下完全是光禿禿的一片,路西法曾經說過,噬魂之窟周圍百里之內沒有任何生命存在,應該是快到了吧。

    果然,路西法帶著我落了下去,腳踏實地,他搬住我的肩膀,道:“兄弟,我再問你最后一次,你非要去嗎?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看著他懇切而真摯的目光,我眼中一熱,兩行淚水順流而下,“大哥,你別再勸我了,我已經決定了。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路西法嘆息一聲,道:“噬魂之窟就在前方千米之外,進入它范圍百米,你就自然會被它吸引過去。兄弟,你要記住,如果按照我當時的情況來看,幻影應該會出現三次,不論出現的是誰,哪怕是我,是你的親人、朋友,是你的妻子,都不要手軟,一定要解決了他們趕快從洞窟內出來。那都是幻影,明白嗎?”

    我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大哥,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小心的。”

    路西法道:“還有,我會盡量在這里守侯著,一直等到你出來。你出來的時候可能會分不清幻影和真人,到時候你問我一個問題。”

    我一楞,道:“問你問題?”

    路西法凝重的點了點頭,道:“對,你問我一個問題,你就問我,我的右腳有幾根腳趾。”

    我呆呆的看著他,道:“為什么?”

    路西法道:“噬魂之窟的幻影都是根據你自身的思維而出現的,而你不知道的事,它也不會知道。我的腳很特殊,和常人不同。只要你見到我之后問我這個問題,就能知道自己是否還停留在幻影之內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他想的真是周到啊!“大哥,謝謝你。我記住了。”

    路西法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淚水流淌而下,動情的說道:“我已經失去了提奧曼迪司兄弟,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回來。大哥等著你回來。為了我,為了愛你的人,為了拯救你的妻子,為了替提奧曼迪司報仇,你都必須回來。”

    我上前一步,緊緊摟住他寬厚的肩頭,強忍內心的激動,顫聲道:“大哥,你保重。”說完,我松開雙手,毅然向著噬魂之窟的方向而去。身后留下了呆滯的墮落天使——大魔神路西法。

    我堅定的向前走著,沒有回頭,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要么是死在噬魂之窟內,要么是實力大增的回來去喚醒紫嫣。這兩個結果對我來說,并沒有太大的區別,即使我實力大增,也不可能和整個神族為敵,即使能,我也不會去做,因為三界的和平不允許我那么做,我只有像冥王哈迪司說的那樣,在短時間內喚醒紫嫣,而想做到這一點,只有一個辦法。

    用力搖了搖頭,將腦中的一切思緒全部打亂,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先從噬魂之窟活著出來。

    我默默的想前走著,突然,一股巨大的吸扯力從前方傳來,我下意識的運用神力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心中一凜,知道自己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深吸口氣,我驟然將全部神力收回,緊緊的握著墨冥任由那股巨大的吸力將我扯了過去。根本沒有看清楚噬魂之窟的入口是什么樣子,我的周圍就已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感覺到自己被巨大的能量包圍著,這些能量似乎并沒有惡意,任由我的神力不斷的吸收著它們,竟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我體內的金sè能量純凈了許多。我心中一松,看來,這個噬魂之窟也并不是那么可怕啊!我握緊手中的墨冥,等待著幻影的出現。

    出乎意料的,直到我腳踏實地,卻依然沒有出現任何變化,周圍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沒有明顯的出路,伸手不見五指。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和路西法大哥說的不一樣呢。我蹲下身體,向地面摸去,那似乎是坑凹不平的石質地面,我用墨冥點地探路,向前走去,走了很久,卻依然找不到盡頭。不由得心中有些發急,雖然吸扯力沒有了,但我現在已經無法辨別方向,周圍又是如此之黑,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出去。就算幻影不出現,我出不去又有什么用呢?

    我心中一動,暗罵自己糊涂,洞里沒有光線,我不會給它制造一些嗎?想到這里,我立刻凝聚起體內的神力,伸出右手,用神力逼出一個能量球,光芒一閃而逝,但我卻清楚的感覺到能量球還在,xìng質也仍然是神力。但是,光呢?該有的金光為什么一閃就沒有了。我心中涌起一個可怕的想法,光,被吞噬了。這噬魂之窟竟然連光也可以吞噬嗎?

    我又試了幾次,但結果都是相同的,到了后來,竟然連一閃的光芒都沒有了。

    我雖然心里著急,但知道急也是沒有用的,干脆找了塊相對平坦的地方,盤膝坐在地上。周圍的游離能量異常龐大,算了,有這么好的修煉地方,為什么我不利用一下呢,也許功力提高了,我就有出去的可能。

    想到這里,我不再猶豫,開始催動起體內的能量,不斷的吸收著空氣中的能量。

    噬魂之窟的能量不但龐大,而且源源不絕,在我的不斷吸收之中,體內的神力不斷的增加著,感覺上只用了幾個小時的工夫,我體內的金sè能量竟然變成了白sè。照這個速度下去,我很快就能恢復一級神詆的能力了,看來冥王說的不錯,我確實能在這里得到很大的提升。出于對能量的渴望,我繼續不斷的修煉著。

    雖然體外一片漆黑,但我體內的能量卻越來越亮,所有的經脈,包括那顆金sè的心在內,完全不見了,體內恢復到當初一片白茫茫的境界,巨大的能量充斥在我身體的每一部分,在修煉的過程中,我一直保持著頭腦的清醒,我清楚的知道,來到這里也不過就是人界rì的三天左右,但我的功力卻成倍的增長著。

    我仍然不斷的貪婪吸收著周圍的能量,我能充分的感覺到體內的神力已經膨脹的透體而出,自然而然的在我體表外凝結成一層厚厚的能量結界。

    當我修煉到第七天的時候,一股溫暖的感覺從胸口傳來,我發覺體內的白sè能量突然暗了下來,一點金光從胸中升起,我微微一呆,那股能量已經升至我胸膛的正中,那溫暖的感覺是那么熟悉,難道,難道是……

    我不斷的將體內的能量向那點金光集中,隨著金光逐漸轉盛,我心中的狂喜頓時升起,因為,那點金光已經變成了狂神鎧甲護心鏡的模樣。我清楚的知道,幻影是不可能出現在體內的,這確實是我的狂神鎧甲啊!

    狂神鎧甲是提奧曼迪司大哥留給我的,它一直保護著我,為我抵擋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攻擊,同時,它也是狂神的象征,我對它的感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噬魂之窟內的純凈能量不斷從四周涌入我的身體,再經過我體內的神力轉換直接涌入到胸中的護心鏡內,護心鏡逐漸清晰起來,當我清晰的看到那充滿裂痕的它時,心中不由得一痛,它是為了保護我才弄成這樣的啊!一想到這里,我更加毫無保留的將功力輸入進去。和我預想的一樣,隨著神力的不斷進入,護心鏡上的裂痕在慢慢的修補著,裂痕逐漸變細,再逐漸的消失著。

    終于,當護心鏡又變成原來的完美模樣之時,我全身一熱,從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涌出一股溫暖的能量向護心鏡會聚而去,眼前出現了短暫的失明,當意識完全恢復之時,我驚喜的發現,能量形態的狂神鎧甲再次出現在我胸口的部位,雖然它們都是由碎片拼成的,但我現在卻有足夠的信心把他們完全修復。

    我先放松身體,將雙手放在雙盤的膝蓋上,掌心朝上,身體挺的筆直,以五心朝天的行功方式坐好,深吸口氣,我開始像海納百川一樣,用全力吸收起噬魂之窟那些純凈的游離能量,我將這些能量轉化后,直接輸入進護心鏡之中。提奧曼迪司大哥曾經說過,護心鏡是整套鎧甲的力量之源,鎧甲的其他部分都是由護心鏡來提供能量的,我相信它一定能用我輸入的龐大能量將狂神鎧甲修復好。

    噬魂之窟的能量是源源不絕的,任憑我不斷的汲取,龐大的能量使護心鏡的光芒不斷轉盛,它周圍的胸鎧已經完全恢復了。由于不斷的吸收龐大的能量,我逐漸失去了意識,再無法感覺時間的長短,以我現在體內蘊涵的功力,即使是面對神王,我也有信心拼上一拼。

    當我的意識從入定中清醒過來時,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再吸收周圍的能量了,似乎我本身就已經是這些能量的一部分,內視體內的情況,興奮頓時充斥著我的全身,那白sè鑲嵌著暗金sè紋路的狂神鎧甲完美無缺的漂浮在我胸口處,不斷的散發著淡淡的神圣氣息。

    大喜之下,我從地上跳了起來,在黑暗之中大喝一聲,“狂神戰鎧。”

    “叮——”清晰的聲響從我體內傳來,能量形態的狂神鎧甲驟然而分,向往常一樣,朝著相應的部位前進著,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他們運行的速度極慢,但是,其中蘊涵的能量也更為強大,那濃烈的神圣氣息幾乎是我以前無法想象的,只有從神王身上才感覺到過。

    護心鏡第一個溶入我的血脈,胸口一熱,那熟悉的感覺充斥著我的胸膛,我伸手去摸,護心鏡已經重新出現了,巨大的能量波動不斷從護心鏡中發出,使我頓覺力量澎湃,隨著鎧甲一件件的出現在我體表,我清楚的知道,我已經把它恢復過來了。

    最后,頭盔緩緩的上升到我頭部,劇烈的灼熱感充斥著我的大腦,我大吼一聲,眼前一亮,意識已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我愕然看向周圍,只見身旁完全是一片白蒙蒙的,再看向自己,狂神鎧甲已經全部出現在我身上,不斷散發著淡淡的神圣氣息。這是哪里?啊!在我剛得到頭盔的時候似乎也曾經到過這個意識空間,在這里,我還曾經見到過……

    “兄弟,你終于完全發揮出狂神鎧甲的威力了。”那親切而熟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一個金sè的身影逐漸出現在我身前,身影逐漸清晰,正是提奧曼迪司一臉微笑的看著我。

    我激動的叫道:“大哥,您,您怎么在這里?”

    提奧曼迪司微笑道:“當你的力量突破極限之時,我殘存的神識被你從鎧甲的頭盔中激活了,自然能在這里見到你了。好兄弟,謝謝你,謝謝你又給了我生的希望?”

    生的希望?我心頭大震,不可歇止的狂喜充斥著我的胸膛,我哽咽的說道:“大哥,大哥你是說,你能復員嗎?”

    提奧曼迪司沖我點了點頭,道:“兄弟,當你的能量達到一定程度之時,就可以恢復我的神識,等我神識完全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你再幫我重塑金身,我就會重新復活了,就像冥王哈迪司救你時一樣。”

    我心中一動,問道:“大哥,您的神識以前一直殘存在頭盔之中,還能感覺到外界的一切么?”

    提奧曼迪司苦笑道:“狂神鎧甲頭盔是整套鎧甲的靈魂,所以才能殘留住我的一點神識,在掉入囚禁梵rì天龍的洞窟之后,這點神識自然而然的陷入了沉睡當中,因為我的力量根本無法再支持下去了。剛才你足夠強大的能量涌入頭盔之后,才將我再次喚醒。兄弟,快,快幫我修復神識吧,等我恢復了以前的狀態,咱們兄弟二人就可以一起去找告死天使加百列尋仇,一起將你的妻子救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微笑道:“好,大哥,我現在就幫你恢復神識。”說著,我運轉神力,身體猛然前沖,雙手握住墨冥帶起一到熾熱的白光,驟然斬向提奧曼迪司。

    白光一閃而過,提奧曼迪司的身影上出現了一道白sè的裂痕,他呆呆的看著我,道:“為什么?兄弟,為什么你要這樣做,難道你貪圖狂神的位置怕我搶了你的么?兄弟啊,大哥都已經將狂神之位傳承給你了,又怎么會和你搶呢,你也太狠心了,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啊!你破壞了我殘存的神識,我將真正的死去啊!”提奧曼迪司的臉上充滿著不可置信的神sè,失望的看著我。

    我右手冷冷的提著墨冥,淡然道:“知道我為什么砍你一劍么?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提奧曼迪司大哥。”

    提奧曼迪司一楞,道:“為什么?為什么我不是,我確實是你的大哥啊!”

    我搖了搖頭,道:“不,你不是,你有個破綻,你知道嗎?”

    提奧曼迪司楞道:“破綻?”

    我點了點頭,道:“是的,破綻。開始的時候,我也被你迷惑了,以為你確實是提奧曼迪司大哥,但是,后來我卻知道你不是。因為,你剛才曾經說過,讓我像冥王哈迪司救我那樣,幫你重塑金身。可是,我后來問你,你的神識在沒有被我喚醒之前能否覺察到外面的一切,你卻說你不能。既然你不能,又如何得知我是如何被冥王哈迪司所救呢,這不是無法自圓其說么?”

    提奧曼迪司仍然是一臉凄然的看著我,卻不再說話,光芒一閃,他的幻影消散了,我眼前一暗,又失去了意識。似乎只是轉瞬之間,我的意識又恢復了,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然在噬魂之窟內,身邊的地面仍然是坑凹不平的石頭,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身上,卻發現狂神鎧甲依然完全穿著,看來,剛才的一切也并不完全是幻影。我內視了一下自己的神力,發覺已經恢復到當初和神王以及兩大天使長動手的程度了。但并沒有過強的能量。

    我發覺,自己的冷汗已經流淌而下,這噬魂之窟太可怕了,真實中存在著虛幻,弄的我已經搞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了。我來到這里之后,噬魂之窟的能量任由我汲取,是我恢復了狂神鎧甲,但就在我興奮異常之時,將我帶入了意識之中,使提奧曼迪司大哥的幻影出現在我面前,我當時見到提奧曼迪司大哥的時候,早已經忘記了自己在噬魂之窟內,如果不是他言語中流露出破綻,恐怕我仍然沉迷在幻影之中無法自拔,厲害,真是太厲害了。這噬魂之窟完全利用了人的本xìng啊!剛才的幻影應該是第一次的吧,還有兩次,來吧,我再也不會被騙了。

    我緊了緊手中的墨冥,運轉神力,使狂神鎧甲發出一圈護體能量。正在這時,周圍的游離能量突然躁動起來,它們似乎在旋轉,不斷的旋轉,一股至強的能量向我吹來,我大喝一聲,手中墨冥急揮,發出幾道神力,試圖抵擋這股旋風般的能量。但是,神力如同泥牛入海一樣,消失不見了,似乎被吞噬了一樣。就在我愣神的工夫,身體已經被旋風卷起,周圍再沒有著力之處,我冷靜的隨著旋風能量而動,將狂神鎧甲的防御力催運到最強狀態,保護著自己。

    旋風的能量越來越強,雖然它并不突入我的護體能量之內,卻帶著我的身體急速旋轉起來,一陣陣暈眩的感覺不斷傳來,我努力的催動神力想讓自己的速度慢下來。但卻沒有任何效果,這噬魂之窟的能量簡直太恐怖了。隨著速度越來越快,我逐漸失去了自我,眼前依舊一片漆黑,我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它要干什么?難道幻影無法打動我,它想就這么把我分裂掉嗎?帶著這個想法,我終于在劇烈的旋轉中昏厥過去。

    …………

    眼前一亮,我發覺自己站在一片樹林之中,意識和感覺逐漸恢復過來。

    “老公,你想什么呢?這么入神。”

    我扭頭沖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墨月正一絲不掛的俏立在我身前,一股溫暖的水流正從天而降,沖洗著我們的身軀,我自己也是一絲不掛,右手高舉在頭頂,我抬頭向上看去,只見一個蘭sè的水球懸浮在空中,似乎正被我的力量托著。我無意的放下手,水球轟然落下,頓時將我和墨月沖擊的晃了一下,水珠四散分飛,濺的到處都是。

    “啊!”墨月驚呼一聲,道:“老公,你這是干什么啊!洗的好好的,你怎么把水球弄下來了。哦,你是不是累了,傷還沒有好嗎?”她的聲音中充滿了關切。

    我呆呆的看著墨月充滿誘惑的**,楞道:“你是幻影,對不對。”

    墨月撲哧一笑,道:“什么幻影啊!老公你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愣神,又變的傻傻的了。你摸摸,我是幻影嗎?”說著,她拉起我的手,放在她溫熱的小臉上。那充滿彈xìng又無比滑膩的肌膚清晰的從觸摸中傳來,我頓時心頭一熱,一把將墨月摟入懷中。

    墨月癡癡的說道:“老公,我好愛你啊!我知道剛才的樣子嚇到你了,但我現在已經恢復了。時間緊迫,愛月兒吧,別讓紫嫣姐姐她們等的太久。”說著,墨月如同軟蛇一樣的手臂纏上了我的脖頸,溫軟而甜美的芳唇貼上了我的。

    我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沖動,貪婪的吸吮著她的甜美,緊緊的摟住她充滿彈xìng的嬌軀,我們的肢體交纏在一起,我一托她的翹臀,墨月會意的用大腿纏上了我的腰肢,我一邊貪婪的吻著她每一處肌膚,一邊找到花莖的入口,在墨月的長吟之下,破關而入,柔軟而緊湊的花莖中早已潤滑了,強烈的舒爽感不斷充斥著我的身心。我摟著她的嬌軀,以自己的手臂墊在她的身后,讓她靠在樹上,瘋狂的率動起來。強烈的感覺不斷從下體傳來,真是好舒服啊!

    “月兒,月兒,好美,月兒,我愛你。”終于,在yu望的顛峰,我們同時爆發了。我的身體不斷痙攣著,噴shè著自己的jīng華,身心陷入極度的亢奮當中。

    良久,我和墨月才逐漸恢復過來,墨月臉紅紅的,低聲道:“老公,咱們快回去吧,不要讓兩位姐姐等急了。”

    我恩了一聲,道:“月兒,咱們這是要去哪里啊!”

    墨月抬起頭,噗嗤一笑,道:“老公,你真的傻了嗎?咱們要去魔族和獸人族提親啊!然后返回要塞,你就要和我與三位姐姐正式成婚了。”

    我的內心激烈的搏斗著,我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影,但是,我卻又不愿意承認,我是多么希望能再與心愛的女人在一起啊!噬魂之窟,你真的很明白我的心意啊!在這種情況之下,即使我知道自己是處于幻影之中,卻不愿意清醒過來。

    “老公,你想什么呢?”

    我深吸一口樹林中清香的空氣,艱澀的說道:“月兒,走吧,咱們去見雪兒和嫣兒。”說完,我拉起墨月,將一旁的衣服穿好。

    在墨月的帶領下,我們沒走多遠,就看到了一臉擔憂的紫嫣和紫雪。

    紫嫣,紫嫣,我驟然飄身到紫嫣之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顫聲道:“嫣兒,嫣兒,你還記得我么?”

    紫嫣呆呆的說道:“老公,你這是怎么了,我怎么會不記得你呢!月兒妹妹好了么?”紫嫣的軟言細語是那么的動聽,但是,我的心卻碎了。因為我清楚的知道,真正的紫嫣已經失去了記憶。對啊!我的紫嫣還在神族呢,我還要去救她,怎么能就此留戀在這里呢。不,不,不——,我大吼出聲,在三女呆滯的目光中,驟然抽出墨冥急劃而出。黑sè的光芒同時掃向三女,紅光暴shè,似乎整片森林都被鮮血染紅了。

    墨月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為……為……什么……,老……公……,你……為什么……要……殺……我們……?你……不愛……我們……了么?月兒……不……乖……嗎?”我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墨月伏倒在血泊之中,伸著沾滿鮮血的小手,正癡癡的看著我。她的眼神中沒有恨,只有對我濃濃的愛意,即使我殺了她,她依然是這么的愛我!

    墨冥當啷一聲掉在地上,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竟然殺了自己最心愛的人,我,我這是在干什么啊!我痛苦的抓住自己的頭發,悔恨的淚水奪眶而出,墨月已經咽氣了,但她已經變成灰sè的眼眸仍然在癡癡的看著我。

    “月兒——”我大吼出聲,一切再次變回黑暗之中,墨月不見了,森林不見了,一切一切都不見了,我發現身上的狂神鎧甲已經自動收回到身體之內,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完全浸透了。我粗重的喘息著,心神散亂,我,我竟然親手殺了最愛的女人。直到現在我才真正體會到路西法大哥所說的那種感覺,看著自己最親的人一個個死在自己手中,雖然是幻影,但卻那么真實。墨月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感覺到現在我還能感覺到,她臨死時充滿愛意的眼眸深深的刺痛著我的心,好厲害,真是好厲害的噬魂之窟啊!

    良久,我的心都無法平靜,這是第二次幻影了吧,那最后一次又將是什么呢?我能否從這里逃出去呢?現在我已經沒有剛進來時的信心了。

    我催動著體內的神力不斷沖擊著眉心的紫sè六角,陣陣清涼的感覺在眉心處散發著,頓時讓我舒服了許多,神智也恢復了大半。既然已經這樣了,我已經挺過去兩回了,我一定要堅持到最后,一定要活著從這里出去,不論第三次幻影是什么,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殺掉。我伸手在地上探摸著,終于在不遠處找到了墨冥。

    當墨冥剛一入手之時,一股巨大的能量突然迎面撞來,我知道,第三次幻影就要來臨了。我沒有做任何抵抗,任由這股能量將我擊的高飛而起,腦中一陣劇烈的刺痛,我再次昏厥了。在我昏到的瞬間,我依然緊緊的抓住手中的墨冥,我一定要靠它披荊斬棘,度過眼前的難關。

    一個聲音將我喚醒過來,“雷翔,我問你,你愿意娶紫嫣小姐為妻,并終生保護著她,不論疾病、傷痛、年齡、容貌有任何變異,都不離不棄的守護她、愛她嗎?”

    我睜開眼睛,只見天云正在微笑的看著我,而紫嫣,正在我身旁深情的凝視著我。我現在身處在圓臺之上,周圍眾人都是我最熟悉和最親切的,大家都面帶微笑的看著我,等待我說出最后的誓言,這完全和我當初結婚時一樣。

    紫嫣看我半天沒有說話,有些著急了,悄悄的拉了拉我的袖子,眼神中流露著急切的神sè。我突然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右手之中握著一樣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墨冥。在婚禮上,我怎么會拿著它呢!對,這一切都是幻影,都是虛幻的,我不能被虛幻所迷惑,我看著周圍的親人、朋友,心頭不斷的顫動,難道,我必須要殺了所有人才能沖破幻影的束縛么?噬魂之窟,你真狠啊!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