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一五七章 無翼神系

    我施禮道:“幾位師兄好,我叫雷翔。”既然他們認為我是絲蘭的弟子,我就暫時先用這個身份吧。

    梵rì天龍道:“我叫梵天,和雷翔兄弟是在路上遇到的,我能一起去嗎?”

    卡瓦帝微笑道:“當然可以了,我們蘇迪曼老師最喜歡朋友。由于神獸一般都居住在比較偏僻的地方,老師并不知道你們的準確住址,所以沒有通知,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去吧,老師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梵rì天龍哈哈一笑,道:“光之神還真是好客啊,那我就打攪了。”

    卡瓦帝點了點頭,道:“那咱們上路吧。”說完,他身上白光一閃,已經飄了起來。

    也許是有較量的心思,卡瓦帝三師兄弟前進的速度很快,一個閃身已經消失在我們視線之內。

    我看了梵rì天龍一眼,趕忙跟了上去。

    一邊向前飛著,我一邊傳音給梵rì道:“你剛才為什么答應他們?如果去了,身份被識破怎么辦?我根本都沒見過那個什么暗之神絲蘭。”

    梵rì天龍呵呵一笑,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他們既然是光之神蘇迪曼的弟子,在旬rì山也算得上是半個主人了。到了以后,一定會幫助張羅客人的,誰還會理會咱們。這品果大會在神界中也很少有,每次都會聚集很多神族,到這種環境多熟悉一下,對你也有好處,用不了幾天時間的,不會耽誤咱們去神都。月羅果已經幾千年沒吃到了,味道可是非常好啊!”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原來你還是這么貪吃啊!”

    梵rì天龍委屈的說道:“怎么能說是貪吃呢,你隨便在神界問問,有誰不喜歡吃月羅神果的。那對修練可是很有益處的。”

    我不再說話,催動體內神力追上了前面的卡瓦帝三人。

    卡瓦帝正好回頭看向我們,見我飛到他身旁,他微笑道:“雷兄,你的功力不錯啊!”

    我謙遜的笑笑,道:“怎么比得上卡兄你啊。對了,這里到旬rì山還有多遠?我還是第一次到蘇迪曼老師這里來呢。”

    卡瓦帝道:“沒多遠了,再飛一會兒就到了。雷兄,等這次大會結束之后,有機會咱們切磋一下,光暗相克,我還沒有和暗系的高手交過手呢。冥界的暗系高手很多,咱們神界卻只有絲蘭老師這一脈了。”

    我搖頭道:“還是不要了吧,我怎么是卡兄的對手呢?”

    卡瓦帝道:“雷兄別客氣,到時候再說吧。”說完,他身上白光更盛,加速向前飛去。

    為了不讓他因為我的功力而起疑,這回我并沒有追過去,落在后面和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梵rì天龍趕到我身旁,道:“這幾個小家伙一看就是沒經歷過什么挫折,他們的功夫和兩翼天使打還差不多。即使你不穿狂神鎧甲,他們也不會是你的對手。”

    我道:“我怎么會和他們交手呢,參加完這個什么品果大會,咱們就立刻離開前往神都。我之所以答應你去旬rì山,其實最主要的就是想見見無翼神系的眾人,省得以后再被人騙了。如果不是我太大意,把那個耀天使誤認成火神熔若,刑兵也不會死了。”

    一想到為了救我而死的刑兵,我心中頓時沉重起來,刑兵對我的深情厚意,我是永遠也還不清了。

    梵rì天龍嘆息道:“行了,別難受了。人都已經死了,難受有什么用。你看,前面就是旬rì山了。”

    我順著他的眼神看去,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出現在面前。

    雖然只是一座孤零零的大山,但它完全被綠sè包圍著,山上生長著無數各種各樣的植物,山下有一條大河流過,再加上空中的片片白云,怡然的景sè看得我不由得有些癡了。

    卡瓦帝三人減慢速度,等待我們追到他們身旁,卡瓦帝道:“雷兄,前面這座山就是家師所住的旬rì山了,下面那條河是旬rì河,河水很清冽的,記得小時候,我們兄弟還經常在河中嬉戲呢。已經有二十多個天使rì沒回來過了,不知道師父他老人家現在如何。”

    天使rì?那是個什么概念,我扭頭看向梵rì天龍,梵rì天龍嘿嘿一笑,傳音道:“忘記告訴你了,天使之rì流淚之后到下一次流淚的過程被神界稱為一個天使rì。冥界則沒有這種算法。”

    原來是這樣,那這么說,二十多個天使rì就相當于人界的十多年了。

    卡瓦帝長嘯一聲,和自己的兩個師弟加速向旬rì山沖去。

    我和梵rì天龍緊隨其后跟了過去,越離得近,旬rì山那美麗的景sè給我的震撼就越深,陣陣草木的清香撲鼻而來,讓我感覺仿佛又回到了人界似的。

    我們落在山腳下,卡瓦帝沖我們歉然道:“旬rì山有老師布置的結界,為了表示對他老人家的尊敬,咱們還是從下面走上去吧。”

    我點頭道:“這是應該的,幾位師兄請。”

    卡瓦帝也不客氣,和自己的兩位師弟順著山間的小路,迅速向上攀登著。

    看得出,他是歸心似箭啊。

    我們沒走多遠,就遇到了十多名身穿白衣的無翼神系,他們的樣子都很年輕,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

    一看到卡瓦帝,這些人立刻一擁而上,有人道:“卡瓦帝師兄,雨舞師兄,達爾佳師兄,你們可回來了,這么多天沒見,你們到哪里去玩了?”

    卡瓦帝微微一笑,道:“各位師弟,你們好,師父他老人家還好嗎?”

    一名帶著稚氣的白衣人道:“好,師父他老人家什么時候不好過,幾位老師也已經都來了。卡瓦帝師兄,你看我們什么時候也能下山游歷啊,天天在山上呆著,都快把我悶死了。”

    卡瓦帝哈哈一笑,道:“你呀,天天就知道調皮搗蛋,不好好修練,功夫不好,師父怎么放心讓你們出遠門呢?抓緊練功吧,總有一天師父會放你們出去游歷的。好了,我們還要去見師父,就不和你們多說了。哦,對了,給你們介紹兩位朋友。雷兄,梵天兄。”

    我們聽到他的招呼,這才走了過去,卡瓦帝道:“這些都是我的小師弟、師妹,是在這里負責接待客人的。各位師弟、師妹,這位是絲蘭老師的高徒,這位是神獸梵天兄。”

    這群光神蘇迪曼的弟子趕忙收回了嬉笑之sè,向我們見禮。

    那名剛才和卡瓦帝說話的白衣人走到我身前,他的高度才到我胸口而已,他用手比了比,笑道:“不愧是絲蘭老師的高徒,你真的很高啊!”他的話頓時引得一眾同門大笑出聲。

    卡瓦帝在他頭上打了一下,笑罵道:“你小子,就會搞怪。雷兄,你可別在意,他們鬧慣了,我替他們向你賠罪。”

    他們這種濃濃的兄弟之情,深深的感染著我,使我yīn翳的心仿佛又見到了一絲陽光,聞言微笑道:“卡兄別這么說,真羨慕你有這么多師兄弟。你們好,我叫雷翔。”隨手從芥子袋中掏出一把金幣遞給他們,道:“這些小玩意送給你們玩吧。”

    這些蘇迪曼的徒弟都是小孩天xìng,一看到金光閃閃的金幣早顧不上什么禮數,頓時一人從我手上拿了一枚。

    看他們一個個好奇的樣子,我心中不由得一陣好笑。

    卡瓦帝從我手中拿起一枚金幣,疑惑的說道:“這是什么東西,我以前怎么沒見過,初次見面,他們怎么能隨便收你的禮物呢?”

    我微笑道:“只是一種普通的金屬鑄造而成的小東西而已,沒什么實際用途,好玩而已,送給他們作見面禮吧。卡兄,你不是急著見蘇迪曼老師,咱們走吧。”人界的金幣他怎么會見過呢?

    卡瓦帝點了點頭,帶著我們和雨舞、達爾佳一起向山上走去,那些光神蘇迪曼的年輕弟子們還在不斷的把玩著金幣。

    當我們攀登到半山腰時,就看到了許多無翼神系中人,也有一些兩翼和四翼的天使,不過數量和無翼神系比就要少得多了。

    畢竟光之神蘇迪曼是無翼神系的首領,照當初路西法大哥所說,有翼神系中很大一部份天使都不屑于與無翼神系為伍,能有天使出現已經讓我很驚奇了。

    這些無翼神和天使們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

    雨舞沖卡瓦帝道:“師兄,看來這次品果盛會來的神可真不少啊!肯定比上一次的多。”

    卡瓦帝笑道:“你怎么知道比上一次的多?上次盛會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呢。”

    雨舞哈哈一笑,道:“那時候你不也沒有多大嗎?不過比我早出生一百多個天使rì,你就老氣橫秋起來了。”

    卡瓦帝笑道:“總是比你大嘛,不論什么時候我也是你師兄。不過這次來的人確實不少,我不明白的是,師父請這些有翼神系的人來干什么?”

    梵rì天龍道:“這還不是明擺著的嗎?”

    卡瓦帝一愣,道:“梵天兄,你知道。”

    梵rì天龍呵呵一笑,道:“我當然知道了。你們無翼神系和有翼神系一直有矛盾,光神蘇迪曼這次盛會如果不請有翼神系,只會加深這個矛盾,雖然這次請的只是一些不算重要的角sè,但有總勝于無嘛。這樣有翼神系就不會覺得別扭了。蘇迪曼真不愧是無翼神系的首領,果然是想得周到啊。”

    我微微一笑,道:“你說的有道理,蘇迪曼老師這么做確實很明智。”

    卡瓦帝皺了皺眉,卻沒有說話,和兩個師弟轉身向山上走去。

    我和梵rì天龍對視一眼,跟著他們繼續向上攀登。

    當我們快到山頂之時,卡瓦帝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對我道:“雷兄,前面就是我們旬rì山的平頂了,你們上去以后請隨意,我和兩位師弟要先去見師父,如果遇到絲蘭老師,我們一定會告訴她,你們來了的消息。”

    我點頭道:“卡兄,你們請便。”我正不想和蘇迪曼這么快就照面呢,能避開當然好了。

    登上山頂,我發現自己已經處于云海之上了,云海像一大片柔和的棉花團一樣,靜靜的漂浮在我們腳下。

    峰頂的面積很大,間或有一些小的峰巒起伏,卡瓦帝三人一登上峰頂就立刻向遠出迅速的飄了過去,幾個閃身就不見了人影,估計是去光神蘇迪曼的住所了。

    這里的無翼神更多了,一眼望去,有二三百人左右,連兩翼、四翼天使也有幾十人之多。

    輕風帶著一陣陣cháo濕的白sè霧氣撲面而來,云海頓時翻騰起來,變成了另一個樣子,剛才還是厚實的棉花狀,現在卻已經變成了陣陣霧氣隨著山風不斷的飄動。

    一會兒工夫,飄動的霧氣又在山峰的另一旁凝結成新的云海,這奪天造化的奇觀確實令人嘆為觀止。這光之神還真會找好地方。

    這里的環境雖美,但美中不足之處就是空氣太cháo濕了,我身上的能量衣將撲面的cháo濕水霧不斷的蒸發著,頓時,我的全身像升起一層淡淡的銀sè霧氣。

    梵rì天龍看了我一眼,笑道:“你現在更像個神了。”

    我看著四周,嘆息道:“怪不得人界中大多數人都想修練成神,連那些遠古異獸也在不斷的修練,希望能達到離塵境界。神界確實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在這里養老確實不錯。”

    梵rì天龍笑道:“可惜,這樣的生活卻并不適合我,我要是在一個地方呆時間太長了,骨頭就會生銹的,還是多尋求些刺激好一些。破壞才是我最大的愛好,不過,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干過了。”一邊說著,他一邊向四下看去。

    我貼到他身旁,沉聲道:“梵rì,你來這里可是要吃那什么神果的,如果惹了事可就吃不到了,更何況我還不想暴露,你手下留情吧。”

    “知道啦,這畢竟是你們無翼神系的老窩,我不會毀了的。”

    我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長氣,道:“對了,你不是說神界中一些大的慶典和儀式都是在天使之rì流淚的時候舉行嗎?為什么這品果大會卻不是這樣?”

    梵rì天龍道:“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月羅神果從成熟到凋謝只有十個人類rì左右的時間,如果等到天使之rì流淚,恐怕早都爛到土里了。我估計品果大會會很快舉行的。”

    原來如此,我點頭道:“走吧,咱們也到人群里呆會兒,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一進入人群我才發現我們是多么顯眼,不,應該說是梵rì天龍是多么顯眼,當眾人把驚奇的目光都投到他身上時,我才意識到,梵rì天龍竟然是這里唯一的一個神獸。我趕忙傳音給他道:“咱們倆還是分開走比較好,省得讓人認出我的身份。”

    水神蒂娜是見過我的,如果我在梵rì的身旁,有很大可能會被她看到,以她的眼力,自然能認出我的容貌。

    梵rì天龍不置可否的用一只前爪刨了刨地,沒有吭聲。

    我就當他答應了,在人群中穿行而過,來到邊上的角落里。

    在我身旁正好站著幾個無翼神系的女xìng,她們身上都散發著神圣的氣息,容貌甚美,一看到我,都善意的沖我點了點頭。

    我趕忙還禮,道:“你們好。請問,你們也是來參加品果大會的嗎?”

    左側的穿一身綠sè衣裙的女子掩口一笑,道:“你這不相當于沒問嗎?來這里的,哪個不是為了月羅神果而來,不過,能不能吃得上就不一定了。唉,蘇迪曼大人相招,我們姐妹怎么能不來呢?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神啊?我們三個都是花神,掌管神界中幾種奇花的。你看。”說著,她指了指自己頭上。

    我定睛看去,她頭上有一朵淡綠sè的小花,只有三個花瓣,看起來很奇特。

    她微微一笑,道:“這就是我掌管的碧落花,我是碧落花神瑤薹。”

    我這才注意到,連她眉心中的神徽都是花瓣狀的,樣子就如同她眉心處的碧落花。

    另外兩個女子的頭上也各有一朵小花,分別是藍sè和紫sè。

    穿藍sè衣裙的女子道:“我是藍姬花神,你就叫我藍姬好了。”

    穿紫sè衣裙的女子看上去年齡最小,她嘻嘻一笑,指著自己頭上的八瓣紫sè小花道:“我是紫蕊花神,你叫我紫蕊就好了。你還沒說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們的善意讓我感覺很舒服,微微一笑,道:“我叫雷翔,還請三位姐姐多關照。”

    紫蕊道:“那你是什么神祗呢?”

    她這可把我問住了,我總不能說自己是狂神吧。

    正在我期期艾艾的回答不出時,紫蕊恍然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修行不夠,還沒有正式得到蘇迪曼大人的策封對不對?”

    我暗松口氣,對這漂亮的小姑娘多了一股感激之情,她這可是替我解圍了啊,趕忙附和道:“是啊!小弟修練時rì尚淺,還沒有得到光神大人的策封。”

    瑤薹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不要太著急,這修練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早晚有一天你會被蘇迪曼大人封神的。咱們無翼神系封神比有翼神系容易得多,不像他們必須要達到二級神祗以上的能力才有可能被神王封神,只要你有特殊的能力,或者實力不俗,都會得到蘇迪曼大人賞識的,他可是個好好先生哦。像我們三姐妹,力量并不強,只是對神界花草比較了解,他就封了我們花神。”

    原來無翼神系封神是由光神蘇迪曼來做,不知道以前提奧曼迪司大哥掌管無翼神系的時候,這個任務是不是他的。

    藍姬道:“你們看,那個神獸好大哦。他應該就是從人界升上來的龍神吧。聽說,從人界升到咱們神界的不論是人類,還是神獸,功力都很高的,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修練的。我看這只龍王神獸,應該有二級神祗的能力。蘇迪曼大人應該沒有邀請他吧,不知道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隨口說道:“當然是為了貪吃,誰不想嘗嘗月羅神果的味道。”

    瑤薹道:“這倒是有可能,蘇迪曼大人向來好客,這只神獸比我們強多了,我們都不一定有得吃,他卻肯定能吃得到。”

    我一愣,道:“那是為什么?”

    瑤薹道:“這次月羅神果雖然是成熟最多的一回,但也只有一百余顆而已,而這里卻最少來了五百個我們無翼神系的人和幾十個有翼神系的天使。蘇迪曼大人已經宣布了,那三十多個天使每人都能得到一枚月羅神果,這只神獸就只有自己一個,又有強大的實力,也肯定能得到一顆的。”

    我微微一愣,道:“那剩余的豈不是不夠咱們大家分的了嗎?”

    瑤薹嘆惋道:“是啊!剩余的就只能靠抽簽來決定誰有口福了。小兄弟,不論姐姐們誰得到了,都一定分你一杯羹吃,這樣你就能早rì被光神大人封神了。”

    我心頭一震,她還真是無私啊!

    我對她們頓時好感大增,躬身施禮道:“那小弟先在這里謝過幾位姐姐了,如果以后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們盡管開口,我一定盡力而為。”

    藍姬道:“我們成天都生活在花海之中,用不著你幫什么忙的。”

    紫蕊笑道:“只是有的時候很寂寞,有空的時候,你常來看看我們就行了,等離開這里之前,我給你一張我們那里的地圖吧。”

    我趕忙答應著。

    看來,無翼神系的生活真是很美好啊!

    看到她們對我一個剛剛認識的陌生人如此之好,我更堅定了一定不能讓她們卷入我和有翼神族恩怨之中的決心。

    我問道:“三位姐姐,不知道品果大會什么時候真正開始啊?”

    紫蕊道:“應該快了吧,該來的已經差不多都到了。我們無翼神系中有二級神祗能力的已經都來了。其余的人,反正不論來多少都只有那固定的月羅神果分,光神大人應該不會再等了。神界地方大,有很多住得遠的朋友是趕不過來的。這次品果大會已經是盛況空前了,除了在神都的一些典禮以外,這可能是我們無翼神系聚集數量最多的一次,所有重要人物都到了。”說完,她還沖我吐了吐舌頭。

    我始終感覺這次品果大會不是那么簡單,蘇迪曼應該另有目的才對。

    這時候,剛才在山腰的眾神已經幾乎都來到了平臺上,這里的地方很大,雖然聚集了幾百人,卻沒有一點擁擠的感覺。

    藍姬突然咦了一聲,道:“小兄弟,你肩膀上的突起是什么?”

    我一愣,向自己的肩膀看去,原來是被我能量包裹住的小卡丘。

    我微微一笑,解除了肩膀上的能量,將小卡丘捧了起來,遞到花神三姐妹面前。

    小卡丘本來睡得很香甜,被我這一擾頓時醒了過來,眨了眨可愛的小眼睛,迷蒙的看著四周。

    “好可愛哦。”小卡丘一把被紫蕊捧了過去,她的動作雖然快,卻很輕柔,我只覺得香風撲面,小卡丘就已經到了她的手里。

    瑤薹和藍姬都圍到紫蕊身邊,好奇的看著藍sè的小卡丘。

    紫蕊一邊撫mo著小卡丘身上的絨毛,一邊沖瑤薹道:“大姐,我還沒見過藍sè的卡丘呢,你看,它毛茸茸的,多么可愛。”

    小卡丘舒服的趴在她手里,又閉上了眼睛,發出嗯嗯的聲音。

    “是啊,我也沒見過藍sè小卡丘,你看,它軟乎乎的,像個小肉球。”藍姬用手指在小卡丘身上按了按,小卡丘頓時不滿的嗯了幾聲。

    看到她們這么喜歡小卡丘,我微笑道:“它是我在路上碰到的,如果幾位姐姐喜歡,就讓它陪你們玩好了。”

    能不能救回紫嫣還是一個未知數,我還要面臨許多險境,小卡丘跟著我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它跟著瑤薹三姐妹的好。

    紫蕊喜道:“真的嗎?那太好了,以后我們就有伴兒了。”

    她話音剛落,小卡丘的身體在她手上一縮,竟然跳了起來,直接落在我肩膀上,沖我憤怒的嗯了幾聲,似乎在怪我不要它似的,沒想到它還這么有靈xìng。

    我苦笑道:“不是我不想要你,你跟著我怎么比得上跟著三位姐姐好呢。聽話,乖。”

    小卡丘依然堅定的搖著頭,貼在我肩膀的能量衣上,一副我就是不走的樣子。

    瑤薹有些惋惜的道:“你就別強迫它了,這只小卡丘的意識很強,和普通的綠sè卡丘不同,你就讓它跟著你吧。”

    我也不舍得勉強小卡丘,既然她們這么說了,我也就沒再說什么。

    紫蕊撅著嘴走到我身旁,用手指在小卡丘的身上戳了戳,扁著小嘴道:“跟著我不好嗎?我不漂亮嗎?”說著,她還沖小卡丘做了個鬼臉。

    小卡丘的身體一跳,從我頭上躍過,落在另一邊的肩頭上,抗議的嗯了幾聲。

    瑤薹道:“小妹,別鬧了,蘇迪曼大人出來了。”

    我順著她的眼神看去,只見從剛才卡瓦帝師兄弟消失的地方走出一群人,都是無翼神族,走在最前面的是六個人,其中之一正是當初我在jīng靈族見到的水神蒂娜,她依舊是那么漂亮,身上閃爍著淡淡的藍sè光芒,臉上帶著一絲微笑。

    從其他五人的衣著上,我可以很容易的分清他們的身份。

    最左面穿著一身白sè長袍,眉心上有個光芒閃爍的白sè神徽,他身上散發的氣勢最強,雖然比不上全力用出狂神鎧甲的我,但也相去不遠。

    此人看上去四十多歲,頭上的金發很自然的披散在身后,容貌很英俊,臉上始終掛著笑容,一看就是個隨和之人。

    他,一定就是這里的主人,光之神蘇迪曼了。

    他手中拿著一根很普通的木杖,杖頂上有一顆拳頭大小的透明寶石。

    蘇迪曼右側是一位身穿黑sè斗篷的女xìng,看上去二十多歲,她身上的黑sè長裙和漆黑至腰的長發與她白皙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額頭上有一個黑sè的神徽,眼瞼微垂,臉上一片肅然之sè,身上散發著冷冷的氣息,她應該就是我那沒見過面的“師父”暗之神絲蘭了。

    再向右是水神蒂娜,蒂娜右邊的三人兩男一女,分別穿著紅sè、黃sè和青sè的裝束,應該就是火之神熔若,風之神颶風和大地之神哈瓦雷。

    我特別留意了一下火神熔若,她和那個耀天使裝扮得完全不一樣,最主要的區別在氣質上。

    這個火神熔若的模樣雖然俏美,但一眼看去,就能輕易察覺她一定具有一副火暴的脾氣,身上有著凜冽的氣勢,身上散發的紅芒時強時弱,弄得身旁的水神蒂娜和風神颶風都和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他們身后跟著十幾個人,每人手上都捧有一個托盤,托盤上有十個小碗,上面有蓋,看不出是什么東西,但想來應該就是品果大會的主角月羅神果了吧。

    他們就是無翼神系的支柱,六大元素神了。

    他們一出現,原本熱鬧的場面頓時靜止下來,所有人,尤其是無翼神族都恭敬的看向他們,行注目禮。

    花神三姐妹也不再吭聲,和我站成一排凝神注視著眼前的六大元素神。

    第一五八章品果盛會

    光之神蘇迪曼上前幾步,朗聲道:“謝謝眾位朋友今天能夠駕臨寒舍,參加這六百年一次的月羅神果。這段時間見到了許多很久沒見過的朋友,讓我非常高興,天使之rì很快又要流淚了,我知道大家中有很多人都急著趕去神都參加公主的策封典禮,所以,我就不再耽擱。到剛才為止,一共成熟了一百三十二顆月羅神果,除了送往神都給神王大人十顆以外,這里還剩有一百二十二顆,這些,我將都送給在座的神界同仁。前段時間我已經說過了,由于無翼神族人數眾多,所以由蒞臨的天使們先品嘗,其余的,我會通過一些方法來挑選出品嘗者。斯加勒天使長,您請。”

    我還以為這個盛會會多么隆重呢,沒想到居然是如此簡單。

    一個四翼天使帶領著其余所有兩翼天使排眾而出,他沖光之神蘇迪曼點了點頭,微笑道:“既然光神大人如此好客,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蘇迪曼一揮手,從他身后走出四名弟子,分別將手中的托盤舉了起來。

    蘇迪曼沖那被他稱為斯加勒的天使長點了點頭,道:“請。”

    斯加勒從托盤中拿起一個蓋碗,然后退到一旁,他身后的每一名天使都拿了一個,然后退到他身后。

    蘇迪曼又掃視了一遍眾人,他沖著人群中高大的梵rì天龍微微一笑,道:“沒想到今天還有神獸一族光臨,您也請品嘗一顆。”

    一聽到有得吃,梵rì天龍頓時高興的走了出來,旁邊的無翼神族自動的閃出一條道路。

    我竟然沒有從任何一人的眼神中看到嫉妒的情緒,不愧是神,修養都很好啊!這里每一個人都比那狗屁天使加百列強得多了。

    梵rì天龍也不客氣,直接伸爪就向托盤中的一個蓋碗抓去,暗之神絲蘭突然冷哼一聲,一顆不起眼的黑sè小球擊向梵rì。

    蘇迪曼皺眉道:“蘭妹,你干什么?”他一揮手,發出一道白光向黑sè小球卷去。

    雖然我離他們有一段距離,但卻可以輕易的感覺到絲蘭發出的那個能量球的威力。

    就在蘇迪曼發出的能量帶眼看要在黑球臨近梵rì天龍身體之前將它攔截住的剎那,已經抓起蓋碗的梵rì天龍似乎無意的橫移到了兩股能量的zhōng yāng。

    這家伙,還真是不服輸啊。

    啵啵兩聲輕響,光之神蘇迪曼的光帶和暗之神絲蘭的能量球都轟擊在梵rì天龍的鱗片之上,出乎意料的是,并沒有帶起任何能量波動,梵rì天龍只是身體一晃,身上紅光一閃而逝,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走到一旁。

    他可不管什么禮數不禮數的,徑自揭開蓋碗,頓時一道碧光從碗中shè出,他張口一吸,一點晶瑩的綠光頓時投入到他口中。

    他吧唧了兩下嘴,自言自語道:“嗯,味道不錯,可惜就是太少了點。”

    光之神蘇迪曼和暗之神絲蘭都呆了一下,在場的每一個神都有著一定的能力,當然看出他們吃了暗虧,雖然光之神和暗之神并沒有用全力,但梵rì天龍一個人擋住他們兩個的進攻,也確實夠讓在場眾人驚訝的了。

    絲蘭睜開眼睛,黑sè的瞳孔中shè出兩道寒芒盯向梵rì天龍。

    蘇迪曼身體一閃,擋在絲蘭身前,眼中異光一閃,卻沒有說什么,扭頭沖無翼神族眾人道:“好,其余的這些我會分給大家。這樣吧,我就用一手小魔法,魔法中會有一些紅sè的紙條,大家每人拿上一張,上面有果字的,請上前品嘗,沒有的,我就只能說聲抱歉了。”

    說完,蘇迪曼舉起手中木杖,身上白光大勝,他眉心處的神徽仿佛在這一刻增大了一些似的,木杖頭上的寶石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蘇迪曼輕聲吟唱道:“光雨飛升,灑落大地。”他將手中的魔法杖在空中劃出一道怪異的曲線,無數可視的光點不斷從這閃爍著白光的軌跡中飄灑而出,光點在空中一轉,帶著柔和的光芒向眾人撲面而來。

    他還真是大度,如果是我,肯定會以為梵rì天龍是特意前來搗亂,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為了顯示公平,蘇迪曼特意讓光星在眾人面前來回游蕩,這就完全是憑借運氣了。

    每個人面前都有光星不斷閃過,我學著花神三姐妹的樣子,將一點光星抓到手中,掌心微微一熱,光元素的能量和我護身的暗黑魔力稍微有一絲抵觸就消失了。

    我攤開手掌,只見一個紅sè的小紙條,紙條上空空如也,看來,我是沒有口福了。

    不過,蘇迪曼的這個魔法控制的確是有一手,要做到一個不落的照顧到每個人,又要把所有的光星中都設上紅紙條的變化,那些紙條也都是能量幻化而成的,而且上面有著蘇迪曼特殊的氣息,想冒充根本不可能。

    這個魔法想控制的這么好確實非常困難,即使我全力以赴也很難辦到,估計是他事先準備好的才對。

    紫蕊雀躍道:“我的有果字,我的有果字,太好了。”她的樣子像個小孩子似的。

    光之神蘇迪曼微微一笑,道:“請拿到有果字的朋友上前領果。”

    紫蕊興奮的沖我道:“呆會兒我把果子拿回來,你和我們姐妹一起吃吧。”

    我搖頭道:“月羅神果那么小,還是你自己吃吧。”

    紫蕊搖了搖頭,轉身飄向六大元素神。

    蘇迪曼再次揮手,他身后的弟子們趕忙將剩余的月羅神果都捧了出來,每個上前的無翼神都會先將自己手中的紅sè紙條遞到蘇迪曼手中,然后再去那些弟子手里領取月羅神果。

    一會兒的工夫,上前的每一個人都捧了一個蓋碗回來。

    紫蕊興奮的跑回我們身邊,沖瑤薹道:“大姐,我拿到了。你看,你看。”像捧著珍寶一樣,將裝有月羅神果的蓋碗遞給碧落花神瑤薹。

    瑤薹微微一笑,道:“傻妹妹,你快吃吧。”

    紫蕊撅起小嘴,道:“不嘛,我要和姐姐們一起吃。雷翔,你來,咱們分了它好了。”

    我走到她們身前,道:“不用了,還是你吃了吧,這是你的運氣啊!”

    這時所有的月羅神果已經全部分完,蘇迪曼微笑道:“好,請大家開始品嘗吧。”

    眾人早已經迫不及待,一時間,旬rì山頂一片碧光沖天而起,大家都開始吃了起來。

    紫蕊揭開碗蓋,同樣是一道碧光沖天,那月羅神果表面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大約有拇指大小,圓圓的像一顆翡翠雕成的寶珠一樣,看上去極為可愛。

    紫蕊道:“快,快,大姐,你給大家分分。”

    我攔住正要無奈動手的瑤薹,道:“等一下。如果我判斷得不錯,這顆月羅神果是不能分開來吃的,否則,就無法發揮它的功效了,你們聽說有誰分食過的嗎?”

    希望是沒有吧,否則我的話就穿幫了。

    如我所料,三花神同時搖了搖頭,我微微一笑,腳下用力,以*的心法發出一道微弱的能量,神力從紫蕊腳下沖出,沒有任何準備的她頓時一個趔趄,驚啊出聲。

    我借此機會,右手一引一彈,碧光一閃,月羅神果頓時落入紫蕊喉中。

    等紫蕊反應過來,月羅神果早已順喉而下了。

    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嗔道:“你這是干什么?人家好心好意準備留給你的。月羅神果中蘊涵著豐富的能量,你吃了的話,一定能很快達到封神的能力,真是的,辜負人家一番好意。”

    我微笑道:“謝謝紫蕊姐姐,小弟心領了,這是你的運氣,自然要由你來吃才合適。現在說什么也晚了,反正已經吃下去了。”

    紫蕊佯怒的貼到藍姬身旁,撅著小嘴不再理我。

    我把目光轉向眾人,拿到月羅神果的眾人已經都將自己手中的珍饈吃下去了。表面上倒看不出他們有什么反應,只是一個個臉上都洋溢著喜氣。

    蘇迪曼微笑道:“既然大家已經品嘗完畢,我宣布這次品果大會到此結束,愿意留下來互相交流的我歡迎,想離開的,我會派弟子恭送各位下山。”

    那四翼耀天使斯加勒沖蘇迪曼施禮道:“光神大人,既然盛會已經結束,我就先帶兄弟們回去了。神都那邊已經開始了準備工作,我出來的時間不能太長。非常感謝您的月羅神果,確實是人間美味。”

    眾多無翼神族也紛紛告辭,隨著眾天使一起向峰下走去。

    我皺了皺眉,心中暗想,難道真的就這么容易結束了嗎?

    蘇迪曼等六大元素神站在那里一一回禮,目送著告辭的眾人一一下山。

    既然如此,我也趕快離開吧。

    想見的人都已經見到了,剛才梵rì天龍和暗之神絲蘭有所沖突,誰知道她待會兒會不會報復?

    我扭頭沖瑤薹姐妹道:“你們走嗎?我要下山了。”

    瑤薹微微一笑,道:“著什么急啊,那些都是做給天使們看的。”

    我一怔,道:“什么做給天使們看?”

    瑤薹也是一愣,詫異的說道:“難道你不知道光神大人有事要宣布嗎?他剛才是故意說盛會結束,好遣走那些天使的。每一個被蘇迪曼大人邀請的朋友都知道啊!”

    我心中一震,看來我的判斷是正確的,蘇迪曼召集無翼神族果然是有事要說,他說的事情很可能關系到我。

    既然如此,我就留下來看看無翼神族到底對我的事抱著什么樣的看法。

    想到這里,我裝作驚訝,道:“原來還有事要宣布啊,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我實力弱吧,光神大人并沒有邀請我前來,我是在路上碰到他的弟子卡瓦帝,他邀請我來的,并沒有說別的什么。既然還有事要宣布,身為無翼神族的一份子,我也留下來聽聽好了。”

    紫蕊似乎已經忘了剛才的事,聞言笑道:“好啊!好啊!等事情結束了,咱們一起下山,我們住的地方離這里不遠,你還可以順便到我們那里坐坐呢。”

    我不置可否的沖她微微一笑。

    大部份無翼神族都已經下山了,山峰上留下的不多,梵rì天龍自己找了個地方趴下來,閉著眼睛竟然就那么打起盹來,他還真是吃得飽睡得著啊!

    我一邊和花神三姐妹有意無意的閑聊著,一邊注意六大元素神那邊的動靜。

    蘇迪曼等人神sè不變,一直站立在那里,暗之神絲蘭和大地之神哈瓦雷干脆閉上了眼睛,他們并沒有像我想像中去找梵rì天龍的麻煩。

    過了大約有人界兩個時辰的時間,無翼神系的眾人果然又陸續的走上了峰頂,隨著人數漸漸增加,平臺上又熱鬧起來。

    瑤薹道:“看,大家都回來了吧,估計光神大人很快就要宣布了。在給我們的信中,光神大人說這次要宣布的事情很重要,關系到我們無翼神族的未來。照我看,品果只是個幌子,待會兒要宣布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又過了一個時辰,剛才下山的無翼神族幾乎已經全部回到了峰頂,連蘇迪曼那幾個守在山下負責迎賓的弟子也都回來了。

    蘇迪曼咳嗽一聲,聲音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平臺上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之中,蘇迪曼臉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了,他正sè道:“這次請各位同道前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大家請跟我來。”說完,他和其余幾位元素之神轉身向他來時的方向飄去。

    眾人不再有人說話,跟在他們后面魚貫而去。

    梵rì天龍似乎沒睡醒似的,搖晃著站了起來,也跟著眾人向前走去,奇怪的是,并沒有人攔阻他。

    我和花神三姐妹走在最后,紫蕊低聲沖我道:“哇,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蘇迪曼大人這么嚴肅呢,看來真的要宣布很重要的事情。”

    瑤薹瞪了她一眼,沖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紫蕊吐吐舌頭,不敢再說話。

    翻過一個小山坡,眼前的景sè豁然開朗,竟然是一片不大的綠油油的谷地,有些植物用木制的籬笆圍了起來,應該是光神蘇迪曼或者他的弟子種植的,不知道哪些是剛才大家吃的月羅神果。

    蘇迪曼等人并沒有停下來,他們一直走到谷地zhōng yāng,蘇迪曼高舉法杖,在空中畫出一個白sè的六芒星,隨手一揮,將六芒星打入地下,山谷的地面頓時微微顫動起來。

    在蘇迪曼的面前裂開一道寬約三米的裂縫,有階梯通向地下。原來他這里還有機關啊!

    大多數無翼神族的臉上都流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卻沒有人出聲詢問。

    蘇迪曼等六大元素神率先走了進去,眾人跟隨在后魚貫而入。

    當我和花神三姐妹最后走入地穴之時,身后的裂縫在震動中自動合上了,我們眼前一暗,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正在我感覺到眼睛有些不適應之時,甬道突然亮了起來,光芒似乎是從周圍光滑的石壁中發出的,其能量源泉正是和我暗黑魔力屬xìng相克的光元素。

    甬道呈四十五度角斜斜向下,走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面前豁然開朗,進入了一個巨大而空曠的洞窟之中,洞窟的面積絲毫不比峰頂上的平臺小。

    洞窟zhōng yāng有一個大約上百平米的石臺,高約一米左右,六大元素神正站在那里等待著眾人的進入。

    這洞窟很明顯是人工開鑿的,四壁光滑呈圓形,蘇迪曼的眾弟子包括卡瓦帝三兄弟在內,都圍站在zhōng yāng的石臺周圍。

    光神蘇迪曼見大家都已經走了進來,沉聲道:“在宣布之前,我要先處理一件事。”

    他把目光轉向臺下的梵rì天龍,道:“這位神獸一族的朋友,如果你現在肯離開,并以父神之名發誓不泄露今天之事,我可以放你走。當然,你要把你的同伴叫出來,和你一起離開。”

    一邊說著,蘇迪曼的目光向在場眾人掃去,他眼中銳利的光芒似乎可以洞穿心肺似的。

    暗之神絲蘭似乎有些急了,沖蘇迪曼道:“大哥,怎么能這么輕易放他們走?”

    蘇迪曼看了她一眼,道:“蘭妹,冤家宜解不宜結,何況當時是你先冒犯人家的。”

    絲蘭道:“可是他們當初有人冒充是我的弟子,我才出手試探的。這家伙果然是不懷好意。”

    梵rì天龍的聲音響起:“誰冒充是你的弟子了,是蘇迪曼老兒的徒弟非要認,我們可從來沒有人肯定的答復過他。”

    絲蘭怒道:“你……”

    我下意識的低下了頭,將神力護在身體周圍,模仿著身邊紫蕊身上的能量形式。剛才蘇迪曼目光雖然從我身上一掃而過,但我卻知道,他已經對我起疑了。

    都怪梵rì天龍太沖動,沒來由的惹來麻煩。

    如果我的身份暴露的話,后果很難預料啊。

    正在我猶豫不決之時,梵rì天龍哈哈一笑,道:“怎么,你們無翼神系的盛典我就不能參加嗎?我又不是來搞破壞的。蘇迪曼,你這個洞穴倒是弄得不錯,費了不少工夫吧。”

    火神熔若冷哼一聲,道:“好,既然你愿意參加,就留下來好了,不過,能不能活著出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她的聲音雖然清脆動聽,但誰都聽得出來,她話語中帶著充足的火yao味。

    梵rì天龍并沒有理會她的威脅,徑自趴在地上閉上了龍目。

    蘇迪曼皺了皺眉頭,道:“既然兩位朋友愿意參加我們無翼神系的盛會,我也不再阻攔。”

    他沉吟一會兒,將目光轉向眾無翼神,道:“今天麻煩各位同道來到這里,我是要宣布兩件事,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件,是關于我們尊敬的狂神提奧曼迪司大人的。”

    他這句話一說,臺下的眾神頓時像炸開了鍋一樣,再沒有了剛才的平靜。

    我身旁的三女也是美目連閃,一副激動的樣子。

    蘇迪曼肅然道:“大家安靜,請聽我說下去。”

    半晌,臺下的眾神才逐漸平靜下來。

    蘇迪曼道:“眾所周知,如果沒有狂神大人當初為我們無翼神系出頭,我們根本無法過上今天這種安逸平靜的生活,他永遠是我們最愛戴的領袖。但是……”

    蘇迪曼微一停頓,臉上流露出痛苦之sè:“經過我多方面的確認,提奧曼迪司大人在被冤枉之后,流落到人界**盡毀,他的神識也于不久之前徹底散掉了。”

    在場的每一個無翼神族都清楚的明白神識散去意味著什么,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驚呆了,他們愣愣的看著臺上的光神蘇迪曼,洞窟內像陷入了死亡般的寂靜。

    蘇迪曼的眼圈紅了起來,兩行清淚從他眼中流出,所有的無翼神族幾乎在此同時,都有了相同的現象。

    不知道是誰最先哭出聲的,頓時引起了一系列反應,洞窟之內頓時哭聲大起,陷入一片悲痛的氣氛之中。

    想起冤死的提奧曼迪司大哥,我的眼淚也不自覺的流淌而下。

    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無翼神族仍然對大哥有著如此深厚的懷念之情。

    良久,哭聲逐漸收歇,蘇迪曼深吸口氣,嘆息道:“雖然狂神大人已經去了,但是他永遠都會活在我們大家心中。值得慶幸的是,狂神大人在臨去之時,將自己的神位傳給了一個人類少年,這個人類少年天賦異稟,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已經開始和狂神大人的神位融合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當他集齊狂神大人的鎧甲后,就會升入神界之中,代替狂神大人來領導我們。這么多年以來,雖然我們已經在神界站穩了腳跟,但因為沒有一個強大的領導者,使我們始終不被有翼神族看在眼里。我希望當新的狂神大人蒞臨之時,眾位能夠像以前支持提奧曼迪司大人那樣毫無保留的支持他。”

    “對,我們支持狂神大人,我們永遠支持狂神大人。”人群中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所有在場的無翼神族頓時群情激昂的附和起來。

    我心弦不斷的顫動,如果真的有他們支持我,再加上梵rì天龍,我拯救出紫嫣的機會就會大上許多。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將這個誘人的想法從腦海中清除出去。

    不,我絕對不能這么做,這樣會影響到神、冥兩界之間的平衡。

    也許我的目的可以達到,但因為我一己之私而造成生靈涂炭,我又于心何忍啊?

    蘇迪曼示意眾神安靜下來,繼續說道:“我們無翼神族都是愛好和平的,但大天使長告死天使加百列實在做得太過份了,他不但當初陷害了提奧曼迪司大人,造成大人和菲爾云那公主雙雙隕命。相似的是,我們新的狂神大人又同樣愛上了在人界之中歷練的第二公主思菲雅,但是,就在他們結婚的當天,卻又被加百列破壞了,還險些將我們新的狂神大人害死,這等深仇大恨,這等侮辱,連我也已經無法再忍受下去。”

    聽他說到這里,我不由得心中一冷,這一切正在向我最不希望的方向發展下去。

    蘇迪曼接著道:“雖然我們不希望戰爭,我們現在也不是有翼神系的對手,但我們怎么能看著狂神大人再次痛苦終生,甚至再毀滅在告死天使加百列手中呢。所以我決定,我個人支持狂神大人找告死天使加百列報仇,并且將公主搶回來。等到狂神大人升入神界之時,我會立刻處理此事。我不勉強各位,誰愿意同我一起這樣做,請舉起你們的手。”

    蘇迪曼說最后幾句話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平靜,但我卻深深感受到他那誓死以報的決心。

    洞窟之中平靜了幾秒鐘的時間,齊刷刷的,除了我和梵rì天龍以外,所有在場的無翼神族都舉起了自己右手。

    我身旁的紫蕊臉上掛著淚珠,喃喃的說道:“我們一定要幫狂神大人,不能讓菲爾云那公主和提奧曼迪司大人的悲劇再重演了。”

    眾人的支持已經將我的心完全震撼了,淚水不斷的流出,我卻沒有去擦,沒想到在神、冥二界孤立無援的我還有這么一群默默支持我的朋友,這太讓我感動了。

    蘇迪曼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既然大家都已經下定決心,就請留在這里和我們一起等待狂神大人的蒞臨。下面我宣布第二件事,我要新策封一個神祗,也許大家都沒見過他,但是,他的實力和品xìng完全可以接受神的稱號。”說完,蘇迪曼舉起手中的木杖在空中輕輕揮舞了一下。

    白光一閃,一名身穿白sè大斗篷的人出現在石臺之上,他手中拿著一把和蘇迪曼同樣的木杖,只是頂端并沒有寶石而已,身上不斷散發著淡淡的白光,顯示著他光系魔法高深的造詣。

    這個人帶給我一種非常強烈的熟悉感,難道我認識他嗎?

    蘇迪曼道:“這位是我在人界之中的徒弟,他經過多年的修練,光系魔法已經有了一定的水平,同時,他也和我們新的狂神大人一同戰斗過,我決定策封他為光之守護神,摘掉你頭上的斗篷吧。”

    白衣人在蘇迪曼的示意下緩緩撩起頭上的斗篷,一張再熟悉不過的面龐映入我的眼中,正是圣龍騎士團的圣魔導師有光之守護神之稱的天云。

    他鄉遇故知的激動使我再也無法平靜,失聲叫道:“天云。”

    天云的身體大震,原本平靜的目光shè出熾熱的目光:“雷翔,是你嗎?”

    我現在已經顧不得再隱瞞身份了,在花神三姐妹驚訝的注視下,飄身而起,飛上了石臺。

    我緊緊的抓住天云的雙臂,激動的說道:“天云,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怎么也來到神界之中了?”

    天云的激動絲毫不下于我,眼中淚光閃爍:“雷翔,你拿到頭盔了嗎?”

    我點了點頭,道:“我已經拿到了。”

    到了這個時候,我再也沒有隱瞞下去的必要,我松開抓住天云的手,從石臺上飄身而起,大喝一聲:“狂神戰鎧。”

    我頭上淡綠sè的長發向后飄揚,露出眉心中復雜的金sè神徽。

    在我的催動之下,神徽金光大放,金sè的頭盔頓時出現,緊接著是護心鏡,狂神鎧甲的每一部份在光芒閃爍之下逐一出現在我身上,神圣的氣息頓時充滿大殿。

    我將神力運至眉心,光芒再次增強,逐漸由原來的金光轉變為耀眼的白sè光芒,金sè的狂神鎧甲逐漸膨脹,變成了我的最強形態,白sè逐漸取代了金sè,絢麗而神秘的暗金sè紋路出現在鎧甲之上。

    我體內澎湃著異常強大的能量,不自覺的長嘯出聲,嘯聲滾滾而出,不斷在洞窟內回蕩著。

    蘇迪曼老淚縱橫的看著空中的我,喃喃的說道:“幾千年了,幾千年啊!狂神大人,您終于又回來了。光神蘇迪曼參見狂神大人。”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暗之神絲蘭參見狂神大人、水神蒂娜參見狂神大人……”所有在場的無翼神族頓時跪了一地,他們都異常激動的看著我。

    我緩緩飄落在石臺之上,意念一動,一股異常澎湃的神力從我身上發出,蔓延到洞窟的每一個角落,我雙手上抬,所有人都感覺到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了起來。

    我看了看天云,又看了看六大元素神,哽咽著說道:“我真的沒想到,在這里會有這么多人仍然愛戴著提奧曼迪司大哥,愛戴著狂神,我代表提奧曼迪司大哥和我自己謝謝眾位同道。”說著,我深深的彎下腰,向眾人施了一禮。

    在我有意的催動之下,想上來攙扶我的六大元素神都被阻隔在結界之外。

    深吸口氣,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直起腰面向大家,看著他們一個個熾熱的目光,我盡量平靜的說道:“我的經歷剛才光神蘇迪曼前輩都已經告訴大家了。不錯,我現在不但背負著提奧曼迪司大哥的仇恨,也背負著自己的仇恨,我恨加百列,甚至恨神王,我要找他們去討回公道,還提奧曼迪司大哥一個清白,也奪回我摯愛的妻子,這是我必須要去做的。”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