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一五一章 狂神鎧甲

    就在紫sè六角黯然的同時,眉心處突然一熱,頭盔上的寶石突然亮了起來,我全身再次金芒大盛。

    狂神鎧甲似乎突然漲大了一號,一股沛然浩大的神圣氣息從頭盔上直接傳入我的體內,金sè的血液頓時閃亮起來。

    我雙目大睜,處于體內胸口部位的能量型狂神鎧甲突然分散了,分別奔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頭盔的動作最慢,當所有能量鎧甲都溶入體內之時,它才只是上升到胸口上方一點。

    每一塊能量鎧甲溶入進身體之內,該部份的鎧甲就變了顏sè,原本金sè的鎧甲變成了白sè,暗金sè的花紋卻變成了金sè。

    沛然的神圣氣息充斥著我的全身,當能量形態頭盔漂浮到我頭部時,我眼前頓時又變成了白蒙蒙的一片,但這回意識只是消失了電光石火般的一剎那就恢復過來。

    眼前的梵rì天龍已經遠遠的飛離了我身前,眼神中流露出恐懼的神sè。

    我看了看身上嶄新的白sè狂神鎧甲,舉手投足之間都會有淡淡的白光流轉,我大喝一聲,一拳向洞頂揮去,一股仿如實體的白sè光柱應拳而出。

    在出拳的剎那,我心中涌起一種狂霸天下的感覺,似乎世間再沒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擋我似的。

    “轟——”

    囚禁梵rì天龍的洞穴外。

    熔若正怒視著自己的徒弟,刑兵一步不讓的看著自己的師父。

    她們之間的爭吵已經持續很久了,余云縮在一旁的灌木叢中不敢出來,他可怕這眼前有著翅膀的美女給自己一下。

    他心里也異常著急,但苦于沒有能力幫助雷翔等人,只能帶著一絲希望在這里等下去,已經一天了,他早已餓得全身無力。

    “為什么?師父,您為什么要害雷翔他們,我看得出,雷翔他們都是好人啊!您就放他們出來吧。”

    熔若拍動著已經不用再隱藏的四只潔白羽翼漂浮在空中,怒道:“你懂什么,他得罪了神界的大天使長告死天使加百列大人,他必須要死。”

    刑兵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泣道:“師父,師父我求求您,您就放他們出來吧,我愿意做牛做馬侍候你一輩子。”

    熔若冷哼一聲,道:“我用不著你侍候我,完成這個任務以后,加百列大人一定會把我調回神界的,到那時,我就能在神界呼風喚雨了。你不要癡心妄想了,別說我不可能放他們出來,就算我現在想放,也已經晚了,你沒聽到先前山體震動的聲音嗎?他們恐怕早已經被梵rì天龍吃掉或者殺死了。稱霸神獸的梵rì天龍你以為是那么好相與的嗎?”

    但是,熔若卻忘記了,被囚禁了兩千年的梵rì天龍兇xìng早已經不像當初那么強了,他現在最想的,就是怎么能逃出封印。

    “師父……”正在刑兵想繼續哀求的時候,異變突然發生了,一聲沉悶的巨響從山體內發出,刑兵腳下的大地劇烈震動起來,她一個不穩頓時摔倒在地。

    熔若吃了一驚,失聲道:“好強大的力量,這梵rì天龍瘋了嗎?他怎么會硬撼神王大人布下的結界。”

    她轉向刑兵,得意的說道:“你看到了,即使在神王的封印之中仍然能產生這么劇烈的波動,雷翔他們恐怕早已經死在梵rì天龍手里了。”

    洞窟內。

    我吃驚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不敢相信剛才的能量是自己所發出的,那感覺太美妙了。

    直到此刻,我才對加百列再沒有了任何畏懼之心,梵rì天龍在我眼中也沒有了任何可怕的地方,我感覺到憑自己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擊殺眼前這被封印著的神獸之王。

    梵rì天龍心有余悸的說道:“對,這才是真正神的力量。”

    我點了點頭,撫mo著自己身上的白sè狂神鎧甲,道:“謝謝你告訴我能量沒有達到一級神祗的原因。龍神,這回咱們可以出去了。”

    梵rì天龍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恐怕不行吧。這神王的結界已經困了我這么多年,就算你有一級神祗的能力恐怕也很難突破。”

    我傲然道:“神王的能力雖然強大,但她當初封印你的時候未必就是全力以赴,神王比一級神祗強得也并不是太多,你抬頭看看我剛才轟擊的地方。”

    說著,我指了指洞窟的頂端,根本不用看,我憑借意識就已經清楚的知道剛才自己已經將洞頂打出了幾道細小的裂痕。

    梵rì天龍一愣,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眼中的神sè不斷變化著:“啊!狂神,你竟然把洞頂打出了幾條裂縫,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終于可以出去了。”

    我們都清楚的明白這幾條不起眼的細小裂縫代表著什么?封印即使再強大,但只要被突破一個點,那它就算是被結束了。

    我剛才的攻擊雖然沒有突破封印,但卻已經讓我們看到了希望,我相信,只要繼續轟擊下去,一定可以從這里沖出去。

    我從背后抽出墨冥,在下方巖漿的照shè下,墨冥閃爍著妖異的光芒:“梵rì,讓我先幫你把這條討厭的鎖鏈斬斷了吧。”

    梵rì天龍看著我,眼中的神sè很復雜,有期望也有著猶豫。

    我知道他在猶豫什么,他是怕我斬不斷這神王結下的鎖鏈,那他剛剛燃起的希望之火將再次破滅。

    我堅定的看著他巨大的龍目,鄭重的點了點頭。

    梵rì天龍一咬牙,身體后飛,將鎖鏈拉得筆直。

    我沖他道:“你用全部力量護住自己,我要開始了。”

    梵rì天龍六只龍翼大張,頭上的紅角亮了起來,全身都包裹在暗紅sè的光芒之下。

    我轉身沖甬道中道:“龍王,你快帶大家到甬道的另一頭去,然后布置好結界,我要幫龍神破掉神王的結界。”

    我不用大聲喊,就可以輕易的將聲音傳入他們每一個人的耳中。

    眾人早被我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嚇呆了,聽我這么說,紛紛向后退去。

    我轉向束縛著梵rì天龍金sè鎖鏈。

    緩緩閉上了眼睛,我的身體內已經變成了一片白sè的世界,什么經脈、骨骼,完全都看不到了。

    我將意念集中在雙手之上,將體內的全部能量都通過雙手集中向手中的墨冥,龐大的能量不斷從我手中透出,劇烈的戰意涌上心頭,我猛然睜開雙目,凝視著眼前的金sè鎖鏈,因為我注入的神力,墨冥已經變成了白sè,我身上的狂神鎧甲發出淡淡的白sè光芒,上面的金sè紋路逐漸變暗,我能感覺得出,眼前的金sè鎖鏈似乎在微微顫抖著。

    我意念一動,身體驟然上升到洞頂,我將墨冥上的白sè光芒控制在一丈左右的長度,光芒仿佛就像劍的實體一樣,我怒吼一聲:“狂神降世。”

    狂神鎧甲上的光芒驟然收斂,在我背后一個金sè的幻影緩緩出現。

    在使用狂神十三拳最后三招之前,都必須以狂神降世為起手式,這樣才能發揮出我全部的力量。

    我感覺到自己已經融入了天地之間,所有意念都在手中的墨冥之上。

    墨冥的劍身在光芒的作用下,似乎在微微的扭曲著,我冷靜的用雙手將墨冥高舉過頭頂,平淡的念道:“狂神滅絕之覺醒前的肆虐。”

    狂神鎧甲在我平淡的說完這十一個字之后,光芒大盛,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身后幻化出的狂神幻影已和我同樣的姿勢融入進我的身體,體內的力量瘋狂的飆升著,似乎我不發出這毀天滅地的一擊就會將我漲破似的。

    帶著無比強烈的信心我消失了。

    只是一瞬間的工夫,我已經出現在金sè鎖鏈的下方,沒有想像中的暴烈場景,一切都那么寂靜,我靜靜的漂浮在巖漿上方。

    在剛才的一擊中,我將爆發的能量完全凝聚在墨冥帶起的一丈光柱之內,沒有一絲外瀉,所有的能量都傾注在這絕世一劍之中。

    背后傳來叮的一聲輕響,我緩緩轉過頭,看向金sè鎖鏈,只見鎖鏈的zhōng yāng出現了一道白sè的痕跡,痕跡周圍正在不斷出現細密的裂痕。

    梵rì天龍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條困了他兩千多年的鎖鏈,看著它一點點出現的裂痕。

    當裂痕蔓延到整條鎖鏈時,原本金sè的鎖鏈突然變成了白sè,我沉聲喝道:“小心。”我顧不上梵rì天龍,意念一動,自己已經擋在了甬道出口之前。

    鎖鏈上光芒大放,叮叮之聲不斷響起,突然,鎖鏈變了,變成了點點白光,寂靜的漂浮在空氣之中,在這一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下方的巖漿也不再滾動。

    那點點白光毫無預兆的,在空間恢復正常的一刻爆發了,一股讓我心弦顫動的能量以它為中心完全爆炸開來。

    一時間,整個洞窟之內完全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變成了刺目的白sè。

    強大的沖擊波不斷轟擊著我的身體,我雙手交叉在胸前,不斷催動著狂神鎧甲中蘊涵的能量,一次又一次的抵消掉這來自兩千年前神王布下的封印之力。

    沖擊力之大,比起當初加百列對我的攻擊還要強大的多,如果不是我的狂神鎧甲完全覺醒,我根本不可能和它相抗衡。

    但是現在,我為了我心愛的人和我的朋友,卻硬生生的扛了下來。

    良久,這強大的封印之力終于消失了,我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半跪在甬道的出口處,依靠著墨冥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一滴滴白sè的血液不斷從我口中滴落,我受傷了,已經是一級神祗的我,竟然受傷了。

    狂神鎧甲逐漸恢復了金sè的光芒,原先的白sè鎧甲不見了。

    我又能看到體內流動的金sè血液了,我清楚的知道,這是因為能量減弱的原因,雖然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恢復剛才的能力,但我卻很清楚,最起碼在這里,在這個局部,我打敗了神王的封印。

    啊!對了,梵rì天龍上哪兒去了,這強大的沖擊波連我都擋得那么辛苦,他能承受下來嗎?

    我抬頭看去,下方的巖漿這時候竟然下沉了百米之多,這完全是剛才沖擊波的力量造成的,連被神王封印著的山體都無法抵擋這滅世般的能量。

    在甬道出口的正對面墻壁上,我找到了梵rì天龍的身影,墻壁上有著一個非常明顯的龍形凹陷,紅光隱隱從凹陷中透露而出。

    我關切的問道:“梵rì,你沒事吧?”

    梵rì天龍微弱的聲音響起:“沒事?我差點被撕碎了,你還真是厲害啊,竟然打破了神王的封印,好,好,太好了。”

    墻壁上紅光不斷閃爍,梵rì天龍從里面探出頭來,他身上的鱗片幾乎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鮮紅的血液不斷散發著蒸汽,眼神黯淡無光,但卻充滿了喜悅之情。

    我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趕忙飄身到他身旁,將一股神力輸入進他的身體。

    梵rì天龍搖了搖大頭,道:“放心吧,我還死不了。當你斬斷鎖鏈的時候,我消失多年的力量回來了,我變成了以前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量,多虧如此,我才能幸免于難。但是,盡管如此我還是受了重創,沒想到神王的封印被損壞時,會發出這么強的爆炸力。”

    我松了口氣,道:“沒事就好,咱們休息一段時間,等功力恢復了再想辦法出去吧。”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對這條被神王封印的神獸之王竟然有了些莫名的好感。

    梵rì天龍眼中閃過一絲異彩,道:“不,不用了。鎖住我的那條鎖鏈是整個封印的靈魂所在,你破除了它就等于破掉了八成的神王封印,以咱們現在的狀態,完全可以沖出去了。我等不及了,我現在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還能堅持得住。你看,山壁上已經出現裂縫了,否則,我也不可能被打到山里面去。”

    我調息了一下體內的神力,發現已經恢復了一些,既然只剩余兩成神王的力量,那應該沒問題。

    想到這里,我沖梵rì天龍道:“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去找我的同伴們。”說著,我轉身飄向甬道。

    當我進入甬道之后,正好遇到一臉焦急的墨月,她速度奇快的向外面飛來,若不是我發現得早,快趕忙用能量擋了她一下,恐怕她就要撞在我的防御結界上了。

    我抓住她的身體摟入懷中,道:“月兒,你干什么?”

    墨月一看到我,立刻用雙臂纏繞上我的身體,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說道:“嚇死月兒了,剛才洞穴震動得好厲害呀,而且還有許多碎石從甬道上面掉下來,我還以為這里要坍塌了呢,老公,你沒事吧?”

    我擦掉嘴角的血跡,微笑道:“放心吧,月兒,我沒事,只受了點震傷而已,不算什么。”

    一邊說著,我一邊依靠靈敏的聽覺捕捉的大家的位置,眾人都在向洞口方向移動著,這也好,省得我再去找他們了。

    我摟住墨月充滿彈xìng的嬌軀,深吸口氣,調整著體內的金sè能量,一會兒工夫,眾人已經趕到了。

    “老四,你砍斷那根破鎖鏈沒有?”一見到我,金就急不可耐的問道。

    我點頭道:“已經砍斷了,咱們這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大家走吧。”說著,我帶著大家走到甬道口。

    梵rì天龍的身體似乎縮小了一些,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小了,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為之。

    看到我出現,他六翼輕拍,身體滑翔到甬道口,他身上已經不再流血了,但我看得出,他因為失血過多,現在很疲倦。

    也許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擔憂,梵rì天龍颯然道:“放心吧,我沒問題,你讓你的同伴都跳到我背上,然后你在前面向外沖,我護住他們。”

    我點了點頭,道:“好。”扭頭沖大家道:“你們到龍神的背上去,然后用自己的能量放出結界護住身體,咱們沖出去。”

    盤宗哈哈笑道:“終于可以從這鬼地方出去了。”他第一個跳上了梵rì天龍寬闊的龍背,緊接著是金銀、藍兒、藍旋、金格燦畢胤和墨月。

    墨月關切的沖我道:“老公,你要小心,如果不行的話別勉強自己。”

    我微笑道:“放心吧,你老公現在已經有一級神祗的能力了,不會有事的。”

    說完,我意念一動,漂浮到梵rì天龍身旁,沖他點了下頭,身體上飄,催動起全身的神力,狂神鎧甲頓時光芒大放,雖然沒有變成先前的白sè,但那充滿神圣氣息的金光還是帶給我無比的信心。

    梵rì天龍身上涌出一層紅sè的光芒,將他自己和眾人完全包裹在內,龍吟一聲,聲音中充滿了期待和喜悅之情。

    我舉起手中的墨冥,怒目圓睜,大喝一聲:“狂箭升天。”

    之所以選用狂箭升天,是因為它的穿透力最強,以我現在的狀態用它最有可能順利的突破剩余的結界。

    金sè的神力從我體內流轉到手臂,又從手臂流轉到雙手之上,通過狂神鎧甲護手的增幅,驟然輸入到墨冥之內。

    墨冥不愧是當初大魔神路西法的佩劍,在剛才和現在,都沒有因為我能量的輸入而有任何破損的跡象。

    墨冥的劍尖之上逐漸出現一個金sè的光球,我全身一震,一道金sè的光芒頓時從劍尖的光球中激shè而出,直沖洞頂。

    我沒有絲毫的猶豫,運足全力身化金龍,怒吼道:“狂龍急舞。”帶著金sè的尾焰緊隨狂箭升天的能量直沖而上。

    狂箭率先轟在洞頂之上,轟的一聲,一個大洞隨著它的轟擊出現在我上方。

    由于和結界正面的碰撞產生了極大的反震之力,我頓時在氣機牽引之下再受重創,我咬牙抑制住自己的傷勢,一往無前的沖了上去。

    熔若吃驚的看著眼前囚禁梵rì天龍的大山,山壁上出現了數條巨大的裂紋,她守護多年的神王結界竟然似乎不再堅實了。

    這……這怎么可能,這座大山可是神王親自布下的結界啊。

    正在她驚異莫名之際,先是一聲巨響從大山中傳來,整座山峰都搖動起來,山體上的裂紋迅速增大、龜裂著,緊接著,在山峰處一道金芒激shè而出,無數碎石被金光帶起,灑向周圍,緊隨金光之后的,是一團巨大的紅芒。

    熔若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她已經看清了紅芒內是一條張牙舞爪,生有六翼的紅sè巨龍,這……這不是她守衛多年的梵rì天龍嗎?他們……他們竟然突破了神王布置的結界。

    刑兵愣愣的看著眼前的變化,飛升而出的金芒正向他們的方向撲來,那金芒中正是讓她擔憂多rì的雷翔啊。

    刑兵頓時大喜,高聲叫道:“雷翔,雷翔,我在這里。”

    刑兵的呼喊將熔若從呆滯中喚醒,她很清楚的知道,放走了雷翔和梵rì天龍自己會有什么下場。

    她一咬牙,拍動身后四只潔白的羽翼,身上幽藍之光大盛,閃電般撲向下降的金光。

    終于沖出來了,當我看到藍sè的晴朗天空時,胸中的積郁之氣驟然散去,我出來了,我終于出來了,雖然這是以重傷的代價換來的,但是,值了,我終于又重見光明了。

    我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向下飄落,由于剛才的震蕩,我已經噴出數口金sè的鮮血,我現在清楚的知道,神族體內的金sè血液就是能量的來源,我必須要趕快修練一下,盡快恢復失去的能量。

    因為我們沖破了神王當初布下的結界,這座困了梵rì天龍兩千年的大山已經開始坍塌了,它的zhōng yāng部份不斷的向下凹陷,發出震耳yù聾的聲音。

    當我身體下落之時,突然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似乎正是刑兵,她在大聲的呼喚著我的名字。

    我心中一沉,因為我到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因為,在沖出結界之前,我忘記了一個人——四翼耀天使熔若,以我現在的力量未必能打得過她。

    就在此時,一道紅影已經閃電般沖到我面前,我擔憂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我大喝一聲,手中墨冥帶起一道金sè的光芒全力向撲上來的熔若斬去,熔若畢竟是二級神祗,如果我敗了,梵rì天龍現在的狀態也贏不了她,只能拼了。

    熔若面沉如水,面對我的進攻她雙手在空中糾纏,結成一個怪異的手印,身上的光芒驟然變成炙熱的白sè,一個白sè的六芒星從她手中電shè而出,從正面轟上了我劈出的金芒。

    如果我現在有斬斷封印梵rì天龍那金sè鎖鏈時的實力,我完全有信心一劍結果了這個害我陷入絕地的熾天使,但是我現在只有那時不到一成的功力,對上這個二級神祗頓時吃了大虧。

    “轟——”我只覺得全身一熱,狂神鎧甲爆發出異樣的光芒,我劈出的金sè能量完全被熔若的力量消融了,白光正正的撞在我身上,炙熱的感覺傳遍全身,如果不是狂神鎧甲,恐怕這一下就能要了我的命。

    忍不住,我再次噴出一口金sè的鮮血。

    一道紅sè的激電從我身后發出,轟擊在準備追擊我的熔若身上,巨響之下,熔若應聲拋飛向下落去。

    是梵rì天龍在關鍵時刻救了我一命。我不禁暗自苦笑,即使是一級神祗也有脆弱的時候啊。

    紅光一閃,梵rì天龍出現在我身下,帶著我向下落去,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大嘴正不斷向下滴落著鮮紅的血液,剛才那一擊也是他最后的力量了吧。

    梵rì天龍迅速落到地上,一落下他就癱軟在地,不斷的喘息著,他現在已經不能再幫我了。

    梵rì天龍力量不足的一擊絕對要不了熔若的命,我知道,現在必須要靠我自己。

    為了不讓大家隨我涉險,我毅然發出一個金sè結界將他們包裹住,凝重的沖他們說道:“你們在這里等我,我去收拾熔若,千萬不要出這個結界,如果你們沖撞結界的話,會讓我傷勢加重的。”

    墨月急道:“老公,讓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怒道:“你給我老實的留在這兒,你以為這是在玩嗎?熔若是真正的神界二級神祗,以你的力量根本幫不上我,只會給我添麻煩。想幫我,你就留在這里,等我殺了熔若那混蛋再放你們出來。”說完,我毅然從結界中閃身而出。

    其實,以墨月現在的力量完全可以幫得上我,金格燦畢胤也可以,如果有他們幫忙,我贏的可能xìng就會大大增加。

    但是,他們也都受了震傷,我不能再讓他們為我涉險了,為了我,他們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不論他們誰有任何閃失,我都不會原諒自己的,這一切,還是由我自己來承擔吧。

    我緊了緊手中的墨冥踏前幾步,一個紅sè的身影向我沖來,我剛想奮力攻擊,卻發現撲來的是刑兵,她猛地撲入我懷中,哭泣道:“都是我不好,雷翔,都怪我,我上了師父的當帶你們來這里,對不起,對不起。”

    我當然知道這一切都不關她的事,這都是熔若設計的,我拍拍她的肩膀,柔聲道:“刑兵,這不怪你,都是熔若太卑鄙了,你閃開,我必須要殺了她。”

    在我說話的同時,一臉怒意的熔若飛了回來,她的速度極快,幾乎是幾個閃身就出現在我面前。

    熔若的嘴角上流淌出一縷鮮血,看來,梵rì天龍剛才拼力的一擊也給她帶來了一定的傷害。

    看到她受傷了,我不禁信心大增。

    熔若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梵rì天龍,哈哈狂笑起來:“原來你們都受了重傷,好,就讓我再送你們一程吧。”說著,她身上幽藍之光大盛,空氣中頓時灼熱起來。

    她沒有用白sè的火焰,也許是因為剛才受傷影響了她的實力發揮。

    我勉強聚集起神力,光芒一閃,將刑兵送出十丈之外,舉起墨冥,身上金sè光芒大盛。

    勝敗在此一舉,如果我輸了,那大家將沒有一個能逃得出熔若的魔掌,反之,我們就真正的脫險了。所以,我必須要贏。

    幾乎是同時,我和熔若同時向對方撲出,在我撲出的剎那,我發現,自己又上了熔若的當。

    因為,她身上的藍光已經又變成了白sè的光芒,看來,她的傷遠沒有我想像的重。

    現在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我身影連閃,大喝道:“狂影百裂。”身化無數向她撲去。

    熔若驟然在空中止住自己的身體,身上白光大放,雙手不斷在空中結出一個個手印,一道道白光擊碎了我一道道撲擊的身影。

    周圍的空氣因為我們的能量而肆虐,巨大的轟鳴之聲不斷響起。

    熔若臉帶不屑的化解著狂影百裂一波又一波的進攻,一邊防御著,一邊譏諷道:“就憑你現在這樣子還敢自稱一級神祗,等你再沒有力量攻擊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她現在完全可以催動全力和我硬碰的,但可能是出于不想再受傷的原因,所以她采取了這種保守的打法,她這樣全力防守,對我來說更難應付。

    她說得沒有錯,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隨著攻擊在不斷的流失著,當我能量不能再支持狂影百裂之時,熔若必然會帶給我雷霆一擊。

    我心中一動,熔若騙了我兩次,我是不是也應該……

    想到這里,我一邊仍然不斷的進攻著,一邊將攻擊的力量減弱了一些,讓熔若以為我力量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

    狂影百裂的身影不斷減少,我卻偷偷的將自己殘余不多的能量完全匯聚起來。

    熔若哈哈大笑,道:“狂神也不過如此而已。”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