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一百二十四章 龍的愛情

    天云一愣,隨即會意道:“好,那間正好空著。白光長老,你……”

    白光道:“我不放心龍王大人,就留在這里好了,你們不用管我。”

    天云點了點頭,沖厲風和月無崖道:“二弟,三弟,你們好好照顧這三位客人,給他們預備些食物,我先帶雷翔過去。”說完,沖我點了下頭,朝當初的石屋走去。

    山谷就那么小的地方,在墨月的攙扶下,很快就來到了石屋。

    同樣的地點,和同樣的人來到這里,但心情卻是大不相同。

    天云打開石門,我們跟了進去,石屋內一切依舊,沒有任何變化,我沖天云道:“謝謝您,至于令兄天祿的事,我很抱歉。”

    天云嘆息一聲,搖頭道:“都已經過去了,人生一世都有一死,放心吧,我不會執迷于此的,倒是今天你的表現讓我非常吃驚,連龍王金格燦畢胤你都能勉強戰個平手,看來,你的狂神神位又融合了不少啊。”

    我一屁股坐到床上,身體頓時放松了許多,微笑道:“進步有什么用,不還是打不過他嗎?差點就讓他要了我的命,今天這一戰打得真是不值得。對了,您可要告訴厲風老祖宗,我可沒力氣再和他打了。”

    天云微微一笑,道:“你以為今天他看了你的表現還會和你打嗎?雖然三弟很好戰,但他絕對不會打必輸之戰的。以你現在的功力,其實比龍王也只是一線之差而已,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越他了。你好好在這里養傷,等龍王他們的事情定下來,你再要求他履行諾言,到時候看看能不能幫你大哥完成那個心愿吧。你放心,等你們走的時候,我一定會和你同回龍神帝國首都的,我還是你的媒人啊。”

    面對這如此豁達的一代高手,我不禁有些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天云。”

    天云道:“不用謝,這不算什么,龍王這回終于可以得償夙愿了,你療傷吧,我先走了。”白光一閃,天云消失在房間之內。

    我摟過墨月,全身放松,腦中昏沉沉的:“月兒,我好累,我先睡會兒,你也去吃點東西吧。”

    終于算是圓滿解決了一件事,我緊繃的弦放松了,強烈的睡意襲擊著我的全身,就這么摟著墨月,滿足的進入了夢鄉。

    兩天之后,我憑借著驚人的恢復能力,功力完全恢復了常態,而龍王那家伙仍然“虛弱”的躺在床上,藍兒大姐每天都緊張得不得了,兩天兩夜從來沒有離開過金格燦畢胤半步,瞎子也能看得出,他們之間的感情飛速的激增著。

    白光長老也算放下心事,回龍族了,畢竟龍王不在,有許多事需要他替金格燦畢胤處理。

    我站在屋外活動著身體,一旁的盤宗道:“老四,這龍王裝得也太過火了吧,都兩天了,他的傷勢還沒什么起sè。”

    我微笑道:“你管他呢,讓他裝下去好了,我能理解他的心情,終于得到了自己心愛女人的芳心,那種被照顧的感覺肯定讓那老家伙樂不思蜀了。”

    墨月嘻嘻笑道:“老公,你好壞啊,居然想出這種主意,要是讓藍兒姐姐知道了,看她饒得了你。”

    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道:“咱們別說這個了,藍旋那家伙神出鬼沒的,要是讓他聽到就不好了。不過,我確實應該去催催龍王那家伙,他老這么耗著,當初答應我的事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完成。走,咱們過去看看他。”

    盤宗一愣,道:“他答應你什么了?”

    我神秘的一笑,道:“暫時保密,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對了,二哥、二姐上哪里去了?”

    盤宗道:“那倆家伙啊,他們跑到村子里找人玩去了,才兩天的工夫,他早把當初的仇忘了個一干二凈,和這里的人都混熟了,天天和那個叫什么厲風的泡在一起,還有藍旋,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有的時候竟然玩起了小孩子的玩意兒。”

    我微笑道:“讓他們去吧,這段時間也把他們憋得夠嗆,終于有個地方能讓他們不用再隱瞞身份的痛快痛快,當然會好好玩玩了。咱們走。”

    我和盤宗、墨月一起來到龍王金格燦畢胤休息的石屋,一進門,正好看到藍兒端著碗,正一口一口的喂金格燦畢胤吃東西呢。

    金格燦畢胤一臉滿足的樣子,藍兒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好一對甜蜜蜜的情侶啊。

    我干咳一聲,藍兒看到我們,臉一紅,將手中的碗放到一旁,道:“你們來了。”

    “嗯,我們來看看龍王的傷勢好了沒有啊!”說著,我走到金格燦畢胤床邊,用身體擋住藍兒的視線傳音給他道:“你打算裝到什么時候?”

    金格燦畢胤一臉陶醉的樣子,傳音道:“當然是越久越好了,從出生到現在,我也活了兩千多歲了,還從來沒像這兩天這么快樂過。”

    “那你答應我的事怎么辦?別裝的時間太長了,要不就太假了。”

    金格燦畢胤不耐的道:“知道了,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我一定會盡力的。沒什么事你們就走吧。”

    哎,怎么我也算得上是他們的媒人,這家伙簡直是見sè忘義的典型,還龍王呢,我不再傳音,一臉威脅的表情道:“龍王老兄,看你的氣sè,似乎好了不少啊。”

    金格燦畢胤訕訕道:“是好多了,多虧藍兒對我的照顧。”

    藍兒坐到床邊,一臉歉然的說道:“金大哥,你千萬別這么說,都是我不好,否則,你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了。”扭頭轉向我,怨道:“雷翔,都怪你,干什么那么狠,你要是真把金大哥打出個好歹來,我就跟你拼命。”

    金格燦畢胤一臉幸福的抓住藍兒的手,滿足的笑了。

    我苦笑道:“當初可是你拿我當擋箭牌的,老金一上來就拼老命打我,如果不是我在前幾天剛剛突破到天魔訣的第八層境界,恐怕早被你這金大哥給弄死了,我要是死了,可會有四個寡婦找你算帳啊!”

    金格燦畢胤道:“算了,反正這些已經過去了,藍兒已經跟我說清楚了,真不好意思,讓你也受傷了。”

    我心中暗笑,才兩天的工夫,這個龍王裝腔作勢的本事倒是長了不少。

    我正sè道:“金老兄,你準備以后怎么處理我們藍兒大姐的事啊,你要是對不起她,我們可都饒不了你。”

    金格燦畢胤信誓旦旦的說道:“你放心好了,藍兒是我一生中最愛的人,不論以后發生什么事,我金格燦畢胤發誓,一定對她不離不棄,用我的一生守護著她,直到永遠。早在一千年前,我對藍兒的愛就已經根深蒂固了。”

    藍兒深情的凝望著金格燦畢胤,兩人的目光似乎在空中要爆出火花似的。

    盤宗大呼道:“受不了了,太肉麻了,你們聊,我先出去了。”說完,扭頭跑出了石屋。

    我莞爾一笑,道:“那金老兄,你打算什么時候正式娶藍兒大姐啊?”

    金格燦畢胤和藍兒對視一眼,癡癡的說道:“藍兒,你愿意嫁給我嗎?”

    藍兒凝望著他,良久,嘆了口氣,道:“對不起,金大哥,我發過誓,今生絕對不進龍谷一步,不要逼我,好嗎?”

    我沖金格燦畢胤努了努嘴,示意他乘勝追擊。

    金格燦畢胤半坐起來,堅定的說道:“藍兒,我金格燦畢胤這一生,非你不娶,你不進龍谷沒關系,我會和天云商量商量,讓你留在這里,我自己也從龍谷搬出來,以后這里就是咱們的家。答應我吧,藍兒,我是真心的。”

    藍兒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月兒道:“藍兒姐姐,你就答應他吧,你們彼此都愛著對方,就一定要珍惜這份感情。”

    藍兒看了我們一眼,又看了看金格燦畢胤,默默的點了點頭。

    金格燦畢胤頓時歡呼出聲,重重的在藍兒臉上親了一口。

    藍兒羞道:“別發瘋了,你的傷還沒好,小心些。”

    金格燦畢胤激動的說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藍兒,你終于是我的了,藍兒,我好愛你,太好了。”

    我看著語無倫次的金格燦畢胤,笑道:“恭喜你們,啊,對了,月兒,咱們不是還要去村子里找金銀嗎?咱們走吧。”當電燈泡的感覺可不太好,還是先離開的好。

    金格燦畢胤一點挽留的意思都沒有,道:“出去時把門帶上。”

    藍兒大羞,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但并沒有吭聲。

    我笑道:“知道了,你可要快點好起來,然后隆重的將我們藍兒大姐正式娶過門啊!”

    金格燦畢胤欣然點頭:“我會的。”

    ※※※

    五天后,金格燦畢胤終于“好”了。

    “砰砰砰!”拍門聲傳來,剛吃完中午飯,我正想摟著月兒睡個香甜的午覺呢,這是誰啊,這么不知趣兒。

    我無奈的打開房門,原來是這些天一直沒怎么出現的金銀。

    “二哥、二姐,有事嗎?”

    銀嘿嘿一笑,道:“老四,是不是干什么壞事呢,看你那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我哭笑不得的說道:“我能干什么壞事啊,你們到底有沒有事啊?”

    金笑道:“行了,你就別逗老四了。老四,是藍兒大姐讓我們來叫你的,說那個什么龍王的有事要宣布,讓你和月兒妹妹都過去呢。”

    我一愣,金格燦畢胤要宣布什么?難道宣布給盤宗大哥挑了老婆嗎?應該不會,我心中一動,恍然想到,這家伙估計是急不可耐的要宣布和藍兒大姐的婚事了,他們這倒是閃電結婚啊!

    “好,你們先去吧,我們這就過去。”

    當我和墨月來到村子空地時,這里已經聚集了十幾個人,包括龍族長老白光,圣龍騎士團的重要成員,以及藍旋、金銀和盤宗。

    金格燦畢胤傲然站立在自己養傷的石屋前,他今天穿了一身白sè的袍服,可能是管天云要的吧,金sè長發披肩,臉上的病容早已消失不見,那股王者之氣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

    藍兒依舊是一身藍sè長裙,今天似乎特意打扮了,但沒有將頭發梳高擋住長角。

    她一臉幸福的摟著金格燦畢胤的手臂,宛如一個溫柔的妻子似的貼緊龍王。

    金格燦畢胤哈哈一笑,道:“人終于到齊了,今天我有件事要宣布。”他沉吟一下,道:“我決定,明天正式和藍兒舉行婚禮。我盼了這么多年,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他掙脫藍兒摟住他的手臂,站到藍兒身前,雙目深情的凝視著自己心愛的人兒。

    藍兒一愣,金格燦畢胤單膝跪地,一手捧心,誠懇道:“藍兒,你愿意嫁給我,做我的妻子嗎?我保證,今后不論發生什么事,我都會對你不離不棄,永遠照顧你一輩子,你將是我金格燦畢胤今生唯一的至愛。我今天叫大家來,就是讓他們做咱們的見證人。”

    我心中一驚,真沒想到金格燦畢胤以龍王之尊,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向藍兒跪地求婚,看來,他對藍兒的愛真是深啊。

    藍兒呆呆的看著跪在那里的龍王,眼圈紅了起來,俏臉帶著一抹紅暈,嘴唇微微顫抖著:“你,你……”

    金格燦畢胤有些著急了:“藍兒,難道你不愿意嫁給我嗎?我對你是真心的啊。”

    站在我身旁的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這一笑可不要緊,引得周圍眾人全都大笑起來,天云喃喃的說道:“金博這家伙也有這么著急的一天,唉。”

    藍兒的臉更加紅了,她彎腰抓住金格燦畢胤的肩膀,急道:“你快起來,這樣會有失你的身份的。”

    金格燦畢胤早已顧不上自己的臉面了,堅定的說道:“不,你不答應我就長跪在這里,臉面算他媽的什么,只要能得到你的芳心,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聽到金格燦畢胤露骨的表白,我們所有人的笑聲嘎然而止,臉上都流露出欽佩的神sè。

    藍兒的眼淚流了下來,點頭道:“我,我愿意,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侍候你一輩子。”

    “藍兒……”金格燦畢胤從地上躥了起來,緊緊的將藍兒擁入懷中。這位兩千多歲的龍王,雙目中也流出幸福的淚水。

    大家不自覺的為他們鼓起掌來,一時間,龍王金格燦畢胤和藍兒的幸福感染著我們每一個人。

    但是,這里卻有一個人不開心,那就是我的大哥盤宗。我發現,他在鼓掌的同時,臉上流露出了凄苦的神情。

    我沖墨月低聲道:“待會兒你先回去,我找盤宗大哥說點事。”

    墨月看了我一眼,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走到盤宗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大哥,你來,我有話跟你說。”

    盤宗一愣,但還是跟著我離開了現場,我明白,這種幸福的場面他看得越多,心中就會越難受。

    我帶著盤宗走到山谷中一個偏僻的角落處才停了下來。周圍都是半高的灌木叢,清新的空氣讓人感到異常舒服。

    我走到一塊山石旁斜倚在那里,盤宗一臉落寞的沖我道:“老四,你把我叫出來干什么,你不去恭喜藍兒大姐他們嗎?”

    我微微一笑,道:“大哥,我早就恭喜過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才叫你出來,你別這樣,兄弟看了心中也不舒服啊。”

    盤宗嘆了口氣,道:“除了我和藍旋以外,你們都有了自己的歸宿。藍旋還好,他畢竟是真正的龍,即使是地龍,他也有著強大的實力和英俊的外表,找個老婆應該不是難事。而我呢,我只是一條蛇而已,我這一生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我知道你們都為我的事努力過了,但這是沒用的,老四,大哥沒事的,我早就已經想到了這種結局,我會默默的祝福你們,既然上天決定我們九頭蛇一脈至此而絕,我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我抓住盤宗寬厚的肩膀,道:“大哥,你別這樣,你這么頹廢,即使有機會也無法抓住,你聽兄弟一句,在找伴侶這件事上你必須要自己努力才行,就算最后的結局不是美滿的,最起碼你努力過了。現在你連一個目標都沒有,你怎么能就這么放棄呢?”

    盤宗自嘲的笑笑,道:“有目標如何,沒有目標又如何?那只是浪費時間而已,說不定,我還會成為別人的笑料,與其這樣,我倒不如做我的單身貴族。老四,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嗎?”

    我愣道:“什么?”

    盤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我想見見我娘。幾十年過去了,不知道她老人家好不好。雖然,當初她拋棄了我,但我從來沒有恨過她,我只想見見她,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在她老人家跟前盡盡孝心。只是,外公他對我的敵意很強,恐怕不會讓我和娘見面的。”

    聽他這么說,我心中一陣難過,嘆息道:“大哥,你放心,你的這個愿望我一定幫你實現。”

    盤宗已經心灰意冷了,不過也難怪,就算龍王肯幫他,他找老婆的成功xìng也不會太大。

    盤宗微笑道:“謝謝你,老四。我真慶幸當初從撒司領追著你們出來了,否則,怎么會經歷這么多jīng彩的事情呢?”

    我心中一動,道:“大哥,我有辦法能見到伯母,但是,咱們要冒些險。”

    盤宗眼睛一亮,道:“你說,什么辦法,什么險阻我都不怕。”

    我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咱們就行動。你先回去吧,好好打坐一下,將狀態調整到最佳,晚上我直接去找你。”

    盤宗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我回到藍兒和金格燦畢胤的住處,眾人都在房間內為他們賀喜呢。

    我走進房間,笑道:“恭喜啊,恭喜,龍王老兄,你終于得嘗夙愿了。藍兒大姐,以后你就不會去打攪我們了,哈哈。”

    藍兒啐了我一口,道:“討厭,小心我和老公一起收拾你。”

    我裝出一臉害怕的樣子,躲到天云身后,道:“還沒正式成婚呢,這就已經改口了。還是老公親啊,天云老祖宗,他們要是聯手對付我,你可要幫我啊!”

    天云失笑道:“不幫,金兄手下有幾百條神龍,你讓我怎么幫你,我這把老骨頭還沒活夠呢。”

    大家頓時都笑了起來,石屋中的氣氛異常輕松。

    我湊到金格燦畢胤身旁,傳音給他道:“金老兄,我想請你幫個忙。”

    金格燦畢胤愣了一下,道:“走,咱們出去說。”他轉頭沖藍兒道:“我有事情要和雷翔老弟商量商量,你陪大家吧。”

    藍兒一改往rì的調皮,溫柔的點了點頭。

    我和金格燦畢胤走出房間,他問道:“是那九頭蛇的事吧,你放心,我說話一定算數,會幫你們的。不過,你總要等我明天和藍兒成完親吧。”

    我搖了搖頭,道:“不,我要求你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你說。這次你真是幫了我大忙了,也教會了我一個道理,一定不能放過能帶給自己幸福的機會。能和藍兒結合真是多謝你了。”

    我微笑道:“別客氣,你們本身就互有情愫,我只是順水推舟而已,否則,再怎么努力也無法將你們撮合到一起。我叫你出來,是想讓你把白光長老女兒隱居的準確地點告訴我,我想今天晚上帶盤宗大哥去看看他母親。”

    金格燦畢胤眉頭一皺,道:“不行,這個我不能答應你。當初白蕊受到盤宗父親的傷害至今仍然沒有恢復過來,我不能讓你們再去刺激她。”

    我嘆了口氣,道:“老金,你放心吧,盤宗大哥絕對不會刺傷他母親的。他曾經發過誓言,即使九頭蛇一族自他而絕,也不會再擄掠龍族女xìng了。他想見他母親這是人之常情啊,其實,他母親也未必就真的那么絕情吧,你就成全盤宗大哥吧,我保證,只是讓他們見一面而已,而且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任何龍族。”

    金格燦畢胤沉吟起來,半晌,他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但你們一定不能刺激白蕊,否則,我沒法向白光交代。也許,讓盤宗見見她也好。自從白蕊回來以后,就從來沒有快樂過,一直處于自閉的形態。”

    我大喜道:“那我先替大哥謝謝你了。”

    金格燦畢胤看了看兩邊,傳音給我道:“我們龍族都是穴居的,除了夫妻以外,每一名龍族都有自己的洞穴,白蕊由于身心受創,當初我將她安排到了龍谷中一個偏僻的地方,這倒方便了你們。只要你們小心些,應該不會輕易被其他人發現的。白蕊她就在……”

    我點了點頭,嘿嘿一笑,道:“龍王老兄,還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金格燦畢胤愣道:“還有?”

    我低聲道:“我想今天晚上就帶盤宗大哥過去,我最擔心的就是白光長老,他要是去看女兒肯定會發現我們的,你看,是不是能……”

    金格燦畢胤笑罵道:“你小子,連白光長老也要算計,好吧,看在你幫我那么大忙的份上,我就幫人幫到底,你今天晚上放心的去吧,白光長老那里我會纏住他,讓他今晚回不了龍谷。”

    終于搞定了,我不禁流露出會心的微笑。沒有白光長老,我們潛入龍谷將順利得多。

    ※※※

    夜晚,我換好夜行衣悄悄的從房間走了出來,月兒在我的勸阻下并沒有跟來。

    月朗星稀,明天應該又是一個好天氣吧,我小心翼翼的來到盤宗大哥住的地方,輕輕敲了敲門,盤宗低沉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誰?”

    “大哥,是我,咱們該行動了。”

    房門開啟,盤總神采奕奕出現在我面前,看來,他果然聽從了我的建議,一直在打坐修練。

    我看了看四周,閃身進了盤宗的房間。

    時間緊迫,我也不再多說什么,念動咒語,從芥子袋中取出一套夜行衣遞給盤宗:“大哥,快換上,我已經打聽到伯母的下落了。”

    盤宗驚喜的說道:“真的嗎?太好了。”看他發自內心的高興,我心里也舒服了許多。

    趁著他換衣服的工夫,我叮囑道:“待會兒出去,你就一直跟在我后面,我帶路,到了目的地后,你一定要盡快和伯母交流,咱們必須在天亮之前趕回來,我已經請求龍王拖住你外公白光長老了。好,咱們走吧。”

    我帶著盤宗悄悄溜出了石屋,用黑巾蒙上臉,靜悄悄的來到了龍谷一側的山腳下。

    回頭看去,整個圣龍騎士團村落中已經沒有了一點燈光,所有人似乎都已經睡下了,耳邊只能清晰的聽到蟬鳴蛙叫之聲,我沖盤宗點了下頭,雙腳點地,沖天而起,像一頭大鳥似的撲向石壁。

    本來我是打算變身成墮落天使帶著盤宗大哥飛上去的,或者用風系魔法,但我剛才想到,墮落天使變身會引起很大的能量波動,而魔法的使用也會讓附近的魔法元素有所異樣,以白光長老的能力,不排除被發現的危險,如果他發現我們的動機,對我們的行動會很不利,所以,最后我們還是選擇了最原始的方法,直接爬上去。

    暗黑魔力瞬間布滿全身,在黑霧的籠罩下,我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沒有重量似的,很輕松的就升上了二十丈的高空。

    我單手在石壁上一按,身體再次飄起,又上升了十余丈,功運右掌,猛地插入石壁之中,石壁的堅硬程度對我來說,和豆腐并沒有什么兩樣。

    沒有任何阻礙的,右手和前臂順利的插了進去,在暗黑魔力的腐蝕之下,沒有發出一點聲息,將我的身體掛在了石壁之上。

    我低頭向下看去,盤宗幾個起落也攀了上來,我低聲喝道:“大哥,你用力跳,我托你一把。”

    盤宗雙掌在石壁上用力一擊,身體沖天而起,轉瞬就到了我的身旁,我低喝一聲,暗黑魔力在我的控制之下,從左手發出,在空中形成一個小型暗黑旋風,盤宗大哥身體一頓,雙腳點在我發出的暗黑魔力之上,我向上一甩,他借力上沖,像箭一樣升了上去。

    看他上去了,我左手一拍山壁,將右手從山壁中抽了出來,雙腳猛蹬,身體向上方斜斜的沖了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隨著身體的旋轉,又重新撲上了石壁。

    利用同樣的辦法,幾個起落之后,我已經趕上了盤宗大哥,在我們的全力施為之下,輕松的攀上了峰頂。

    峰頂的空氣雖然更加清新,但溫度卻要比下面寒冷得多,陣陣山風吹過,使我們的衣襟獵獵作響。

    盤宗嘆息道:“老四,我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心情忐忑不安了。我真的很怕,如果母親見到我之后,她……”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大哥,你現在擔心也沒用。唉,我當年也比你好不了多少,母親對我也只有恨而沒有愛,是我用對她老人家的真心打動了她。咱們下一代并沒有錯,不是嗎?只要伯母是明理的,她總有接受你的時候,即使今天失敗了也無所謂。”

    我拉著盤宗走到龍谷那邊的山峰處,向下凝視:“大哥,你看,金格燦畢胤告訴我,你母親白蕊就在南側的洞穴中,其他龍族大多都住在西側和北側的洞穴之中,所以,應該很好找。走,咱們下去吧。”

    對我們來說,下山要比上山的時候容易得多,我們只需要提氣輕身,當下降速度過快之時,輕點石壁減速就可以了。

    凜冽的山風在我們耳邊呼嘯而過,轉瞬之間,我們已經落在了龍谷內的高大灌木叢中,我傳音給盤宗道:“大哥,金格燦畢胤告訴我,龍谷的夜晚是有守衛的,咱們小心些。”

    我貼著身后的山壁悄悄的向南側移動著,由于地面荊棘過多,使我們不得不騰躍前進。憑借我超人一等的耳力,順利的躲過了三處護衛。

    其實,那些所謂的護衛其實就是在空地上睡覺的龍,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龍谷沒有發生過什么事了,它們才不會擔心呢,龍谷的守衛看來只是個形式而已。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