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一百一十四章 詳解傭兵

    我點了點頭,我又不能直接拒絕她,畢竟曾經是同學,也只好由著她了。

    在鳳鵑的帶領下,我們一起進入了宿舍樓,由于時間已經不早了,宿舍樓內很安靜,只是偶爾會經過一兩名學員,看上去應該都是低年級的,全是生面孔。

    終于到了當初居住的宿舍,門開著,里面傳來陣陣談話的聲音。鳳鵑搶先走了進去,喊道:“看我帶誰來了。”

    我跟著她走了進去,房間內所有的人都向門口看來,當初的好兄弟一個不缺,風問,風云,火星,火行,再加上蘇魯和瑪麗,讓我驚奇的是,紫雪和紫嫣也在。他們都愕然看向胖嘟嘟的鳳鵑。

    鳳鵑一看到紫雪姐妹頓時一楞,扭頭沖我道:“啊,你的紅顏知己也在,你麻煩大了。”

    我微微一笑,繞過她走向大家,風云第一個撲了上來,照著我胸口就是一拳,黑影一閃,他的拳頭落在一個嬌小的手掌之中,“你干什么打他?”正是和我同來的墨月。

    風云看著墨月薄怒的面頰,不禁有些呆了。

    “月兒,別這樣,這是我的好兄弟風云,他在和我開玩笑呢!”

    墨月一楞,被紫嫣拉了過去,和紫雪坐在一起,風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沖我道:“還說好兄弟呢,這么長時間都不回來看看我們。”

    火星、火行也早站了起來,臉上充滿了重逢的喜悅。

    風問戲謔的沖我說道:“雷翔,這是誰啊?不給我們介紹一下嗎?”說著,他指了指墨月。

    還沒等我回答,紫嫣道:“我給你們介紹好了,這是我的好妹妹月兒。”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道:“大家都還好嗎?”

    眾人都有些發楞的看向紫嫣,竟然沒有一個理會我,風云怪叫一聲,湊過去道:“紫嫣學姐,你什么時候又多出這么一個漂亮的妹妹,快給兄弟們介紹一下。”

    墨月臉一紅,低下了頭,我一把抓住風云的肩頭,笑罵道:“你這見sè忘友的家伙,不許打月兒的主意,她可是我的。”

    聽到我的聲音,低著頭的墨月抬頭看向我,沖我甜甜的一笑。

    火星楞道:“她是你的?那紫雪呢?”

    我臉不紅,氣不喘的傲然道:“當然也是我的,還有紫嫣,她們都是我的。”

    除了紫嫣三女和已經預料到的風問以外,其他人都楞出了。風云湊到我跟前,看了嬌羞的三女一眼,突然一臉獻媚之sè,道:“師傅,你收下我這個徒弟吧,我現在可還是光棍一條啊,我要求不高,只要能找到一個和三位師娘相媲美的老婆就行了。”

    憨直的蘇魯楞道:“師傅要收下你,我就是你大師兄了?”

    他們的話頓時逗的大家哄堂大笑。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將風云推給風問。

    火行道:“雷翔,咱們出去喝酒吧,這么長時間沒見,大家都想聽聽你的經歷呢。”

    我點頭道:“好啊,今天來就是想和你們聚聚。”

    見大家都站了起來,一直被曬在一旁鳳鵑道:“我,那我就不去了。”

    風問道:“一塊去吧,很久沒有這么開心了,雷翔,你可不知道,鳳鵑的功力現在大進,比以前可要厲害的多了。”

    鳳鵑白了他一眼,道:“厲害什么,哪兒比的上你啊!”

    火星道:“走拉,走拉,找個地方咱們一邊喝酒一邊聊。”

    出了宿舍,我們向大門走去,一邊走著,風問沖我道:“雷翔,你還不知道吧,上回我們去西倫參加交流大會回來以后,副院長和院長商量好了,已經正式宣布你永遠是咱們天都學院的名譽學員,隨時可以回來。所以,咱們現在還都是同窗啊!”

    我楞了一下,但想起副院長當初收我金幣時的笑容也就釋然了,我對天都還是很有感情的,如果當初沒有來到這里,又怎么能認識這么多朋友和紫嫣、紫雪呢?

    墨月沖紫嫣道:“紫嫣姐姐,你們怎么也在這里,雷翔沒告訴我啊!”

    紫嫣道:“風問今天來找我們,說雷翔晚上要過來,我們就留下來了。”

    我有些擔憂的說道:“你們晚回去,家里會不會擔心?讓紫風叔叔知道不好吧。”

    紫雪道:“不會拉,我們已經回家一趟了,說今天準備在學院里多修煉修煉,晚上不回去住,可以放心玩了。對了,雷翔。”她看了看周圍眾人,湊到我耳邊問道:“聽姐姐說,你今天向父親求親了,他答應了么?”

    我微微一笑,傳音道:“他答應我考慮考慮,我已經想好了,到時候會找個大人物來幫我正式提親,你們放心吧。我母親今天也和紫風叔叔見過面了,他們雖然很激動,但紫風叔叔已經答應母親,以后只會隔一段時間看她一次,而且絕對不會因為母親影響到家庭,這下你們可以放心了。”

    紫雪微笑著點了點頭,跑到她姐姐身邊,把這兩個好消息告訴了紫嫣。

    這時,我們已經走到了學院門口,剛要出去,就被門口的門衛攔住了。

    門衛皺眉道:“現在都什么時候了,學院規定晚上學員不得隨便出學院,你們不知道嗎?快回寢室去。”

    大家都是一楞,風問湊上前,道:“門衛大哥,你們就通融一下,我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絕對不會給你們找麻煩的。”

    門衛固執的說道:“不行,這不是找麻煩的事,這是學院的規定,如果我擅自放你們出去了,我怎么向學院的領導交代。”

    這可讓大家為難了,打又不能打,他又不通融,這可怎么辦?

    胖乎乎的鳳鵑道:“真的不能通融嗎?你以為你們攔的住我們?”

    那門衛不卑不亢的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是學院中的高才生,如果你們想被學院除名的話,就出去好了,但我們會立刻向學院領導匯報,后果你們自行負責。”

    鳳鵑大怒,“你——”她氣的胖嘟嘟的臉上肥肉一陣亂顫。我想,如果她現在大錘在手的話,說不定就會直接砸過去。

    “算了,讓他們出去吧。”一個略帶蒼老的聲音從我們身后傳來,不用回頭看,我也從聲音中聽出了,正是副院長。

    眾人同時回頭,果然,正是一臉笑容的副院長,看到他,我想起了當初的三月禁閉,如果不是他對我的禁閉,我絕對發現不了狂神決,也就有不了今天的成就,說起來,我真的很感激他。在學院的師長中,除了莊老師以外,就是他最讓我尊敬。

    “雷翔,你小子回來了也不去看看我。”副院長有些責怪的看著我道。

    我訕訕一笑,道:“不是我不想看您,是怕您太忙,打攪您。”

    副院長道:“你呀。行了,你們去玩吧,門衛,放他們出去。不過,你們給我記住,在外面不許闖禍,今天城里不怎么太平,聽說有家旅館莫名其妙的爆炸了,路上巡邏的官兵比平常多了幾倍,你們給我注意點。如果惹事了,不許說是學院的學員,省得給我丟臉。”

    紫嫣跑到副院長身邊,道:“老師,我們不會闖禍的,大家只是在一起聊天而已,您放心吧。”

    副院長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我,搖了搖頭,道:“好了,去吧。”

    我們一起沖副院長鞠了一躬,“謝謝副院長。”

    門衛無奈的看著我們興高采烈的出了天都學院,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我們并沒有走遠,在學院附近找了一家通宵營業的飯店,大家圍坐在一起,隨便要了些吃的和酒水。看到這些多rì不見的朋友,我心中異常興奮,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剛一坐定,火星就沖我道:“雷翔,你快跟我們說說,自從你上次在要塞消失以后都去干了什么,直到現在才回來。”

    我微笑道:“我什么都沒干啊,那次為了救紫嫣,我們跑到了魔族,還好人類和魔族的模樣差不多,好不容易才逃了回來,后來,我將紫嫣送到要塞時,魔獸聯軍已經快撤退了,我在要塞外和紫嫣分手后,就找了個地方潛修,因為我覺的自己的實力太差了。再后來,我感覺到自己修煉有成之后,就回到了首都,因為離開時間太長,我以為學院已經把我開除掉了,就沒有回來,而那時,風問、紫嫣他們也正好去參加了那個交流會。于是,我也去了西倫,以后的事風問應該告訴你們了。”對不起了兄弟們,我的身份你們還是不知道的好。

    火星楞道:“就這樣嗎?”

    我點了點頭,道:“就是這樣啊,那你以為還會怎么樣。兄弟們,我現在有些事情還不方便告訴你們,如果以后有機會你們會知道的。”我不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他們并不是怕他們因為知道我是獸人而鄙視我。他們都不是這樣的人。之所以不告訴他們,主要是不想給他們帶來麻煩。

    風問端起酒杯,道:“行了,別審他了,好不容易回來了,咱們大家先干一杯。”

    “好,來。”我也端起酒杯,將一大杯烈酒一飲而盡,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從喉嚨一直透進肺腑,我大呼道:“痛快,痛快,你們也喝啊!”

    紫嫣和紫雪不擅喝酒,都只是輕抿了一下,就被辛辣的烈酒嗆的直咳嗽。墨月比她們要強一些,暗黑魔力最講究的就是隨時保持頭腦的清醒,她憑借著暗黑魔力的威力喝了半杯左右,一時間,三女的面龐都紅潤了起來,嬌艷yù滴,看的我不禁一呆。

    風云喝完自己的酒,起哄道:“不行,都要喝掉,都要喝掉,不許剩。”

    看他的樣子,我不禁想起了當初前往要塞時他偷偷帶著酒,而我正是憑借酒的疏筋活血作用治療好了傷勢,心中一暖,頓時豪氣大發,道:“我替她們喝。”說著,我一手拿起紫嫣的酒杯,另一手拿起紫雪的,在大家驚訝的注視下,兩大杯烈酒又灌了下去。三杯烈酒下腹,我感覺眼前有點模糊,全身火辣辣的,尤其是胸腹之間,燙的我一時說不出話來。我的酒量本就不是很好,喝的這么猛,自然有些接受不了了。

    我趁著自己還清醒,趕忙催動起體內的暗黑魔力。眉心的竅穴一震,腦中頓時一清,冰涼的暗黑魔力直灌而下,我頓時感覺如同醍醐灌頂一樣清醒過來,胸腹間也不那么燒的難受了。我拿起墨月盛下的半杯也喝了下去,喊道:“服務生多拿點酒來。”

    風云看到我這個喝法,吃驚的說道:“老雷,你什么時候這么能喝酒了,我怎么以前沒發現。”

    還是風問眼睛比較尖,他道:“兄弟,你上當了,他哪里是能喝酒啊,都是用功力化解的,你沒看他剛才都打晃了,這么一會兒就清醒過來,明顯是作弊。”

    蘇魯看著我替墨月三女把酒喝了,他也傻乎乎的把瑪麗的酒也喝掉了,他個頭雖大,但酒量好象還不如我,身體搖搖晃晃的,眼中一片朦朧。如果不是瑪麗攙扶著他,恐怕已經扶倒在桌子上了。

    我搖了搖頭,道:“風問,先說正事吧。你今天說的那個傭兵大會到底什么時候召開,需要什么參加條件嗎?”

    風問拿起服務生為他又倒上的酒喝了一小口,道:“我已經問清楚了,傭兵大會于后天清晨在首都西城外三十里的地裂峽谷舉行,那里地勢險峻,周圍群山環抱,峽谷中有一塊很闊大的盆地,只有一條能并行三人的窄路可以過去。”

    一直沒有說話的火行道:“傭兵大會?雷翔,你當傭兵了?”

    我搖頭道:“沒有。我想參加這次大會是因為蘇魯,……”當下,我將如何遇到蘇魯,又如何收他為徒,以及蘇魯母親的死說了一遍。

    “……,殺人者償命,我這次要去的目的就是幫助蘇魯報仇。風問,你接著說。”

    風問點頭道:“傭兵大會參加的條件很苛刻,傭兵團必須是C級以上才有參加的權利,在帝國中,傭兵之多,數量絕不少于十萬,如果都去,非亂成一鍋粥不可,C級以上的傭兵團也有二、三百個,每個傭兵團有十個名額。”

    我楞道:“C級傭兵團?什么是C級?”

    風問無奈的看了我一眼,道:“傭兵摶分為A、B、C、D、E、F六個級別,根據完成的任務逐漸晉升,剛加入傭兵工會的都是F級傭兵團,必須要一步一步的提升才行,每升一級都要完成本級別十個任務和上一級三個任務才可以,比如,一個F級傭兵團想上升到E級就必須要完成十個F級別的傭兵任務和三個E級別的傭兵任務。傭兵也是這樣,也分這六個級別,根據完成任務的數量和難度逐漸晉升。這次參加前一百傭兵排位的,必須都是B級傭兵以上。”

    我皺了皺眉,道:“那怎么樣才能迅速提升傭兵團或者傭兵的等級呢?”

    風問搖了搖頭,道:“沒有簡便的辦法,必須一步一步來。如果你是F級傭兵,就算你完成了一個A級任務,最多也只能讓你的傭兵等級上升到E級,不能累計的。這樣的規定是預防一些本身實力不夠,卻想憑借他人的力量提升自己等級的傭兵。因為,每完成一個任務,參加的傭兵都會獲得一定的傭兵記錄。”

    這到讓我為難了,后天就要開傭兵大會了,就算我們明天就去傭兵工會注冊,也沒有時間去完成任務了。這可怎么辦?我問道:“那就沒有捷徑嗎?照你這么說,我們根本就進不去,難道又要翻山不成?”

    風問微微一笑,道:“辦法我早給你們想好了,你們可以先注冊成一個傭兵團,然后直接硬闖進去。”

    “硬闖?”這樣也行?“那不是和所有傭兵作對了么?我們還怎么找人?”

    風問搖了搖頭,道:“是這樣的,歷屆傭兵大會都有規定,為了提拔新人和新的傭兵團,凡是不夠資格參加傭兵大會的傭兵團都可以通過闖關進入傭兵大會,不過,關卡的難度極大,已經有很久沒出現過這種情況了。即使是B級傭兵團也幾乎是不可能過關的。”

    能闖關,太好了。什么關能難的住我們,不用說我,但是藍兒那恐怖的能力恐怕也不是傭兵所能抵擋的。想到這里,我頓時放下心來,微笑道:“關卡一般是什么?由傭兵把守么?”

    風問道:“是的,峽谷應該是由現在排名第一的血戰傭兵團負責守衛,只要你們能闖進他們布置的防線,就算過關了。據我所知,血rì傭兵團之所以能連續三界一直做穩第一傭兵團這個位置,完全是靠他們自己的實力。他們的團長和副團長都是S級傭兵,尤其是那團長,聽說有頭龍當坐騎呢,有人說,他的實力絕對不會遜sè于三大龍騎將,S級傭兵的稱號是傭兵界的最高榮譽,這三個S級傭兵在傭兵界中也被稱做三大傭兵王。不過,你可以放心,這兩個厲害的家伙肯定不會參加峽谷防御的。”

    參加我也不怕,龍騎將我也不是沒對付過。我釋然道:“那就好辦了,明天我們就去注冊一個傭兵團,后天直接闖關。”

    風問突然正sè道:“闖關雖然對你們來說是進入峽谷的唯一辦法,但也會給你們帶來麻煩。你想想,你們如果闖過了血戰傭兵團的防線,那就是對他們傭兵團的蔑視,他們能和你們善罷甘休嗎?”

    墨月輕笑道:“我們以前遇到的麻煩夠多了,這算不了什么?風問大哥,我們不會有事的。”

    火星道:“雷翔,你要組成傭兵團,我們也參加怎么樣,我也想去看看那個傭兵大會呢。”

    我臉sè一沉,道:“不行,你們千萬不要去,我們進去是殺人的。我們無所謂,都是無根之人,大不了就離開首都。而你們不同,你們都是天都的學員,如果你們殺了人,不但會給你們帶來麻煩,也會讓天都不得安穩,副院長還不和我拼老命嗎?所以你們都不能參加。”

    火行道:“可是,我聽說血戰傭兵團是很恐怖的,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實力,大不了我們化裝好了。”

    我心中一陣感動,道:“我知道你們關心我,但你們放心吧,一個血戰傭兵團還不放在我眼內,而且我還有幾個朋友會一同前往,他們的實力都很強。你們就在學院等我們的消息好了。”說到這里,我身上散發出一股狂傲的氣勢,金sè的狂神斗氣出現在我身上,光芒閃爍之下,大家都吃驚的看著我楞住了。

    我收回斗氣,道:“對了,風問,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風問回過神來,道:“你說。”

    我嘿嘿一笑,道:“我要問的是,為什么你會知道這么多關于傭兵的事,你白天對我說過,這個傭兵大會對于外人來說是很秘密的,可你為什么卻知道的這么詳細。”

    還沒等風問回答,風云搶著道:“實話告訴你們好了,風問的老爸和我的老爸正是現在傭兵團中派名第三的流風傭兵團的正副團長,這下你明白了吧。”

    我心中一驚,真沒想到,他們倆竟然有這樣的背景。火星不滿的說道:“好哇,你們瞞的我們好苦,原來你們都是傭兵團的人。”

    風云嘻嘻一笑,道:“我們可不是故意瞞你們的,你們沒有問過啊!哎——,能進天都學院的,哪兒家里沒有點背景,就像你們吧,別人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你們是星火流的傳人,對不對。”

    星火流?這個我好象聽說過,似乎是龍神帝國中一個比較神秘的流派,以火系魔法劍而聞名,也是一個著名的傭兵團,所有團員使用的魔法都是火系,傭兵團的名字就叫星火。

    火行瞪了自己兄弟一眼,道:“這回露餡了吧,還是流風厲害啊,風云,看來你早就知道我們的身份了。可我們卻一直被蒙在鼓里。”

    風問道:“我們流風本來就以消息靈通著稱嘛。雷翔,不用你帶我們去,我們也有辦法進去,咱們到時候,傭兵大會見吧。”

    我苦笑的看著他們,道:“你們真夠兄弟,來歷隱瞞的好深啊!”

    風云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道:“我們的來歷怎么算的上深,最深的恐怕是你吧。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打聽出你的真正來歷。”

    我嘆了口氣,道:“以后有機會會告訴你們的,現在還不是你們知道的時候。”

    鳳鵑一邊吃著手上肥嫩的雞腿,道:“風云,既然你們消息這么靈通,那你們知道不知道我的來歷。”

    風云苦笑道:“怎么會不知道呢,堂堂傭兵界排名第二的雄霸傭兵團大小姐,我們能不知道么?你可是雄霸傭兵團唯一的繼承人。光憑你那把大錘子,我們就能看出你的身份,你父親鳳舞是除了血戰傭兵團那兩位團長以外,唯一的一個S級傭兵。”

    鳳鵑將雞腿吃剩下的骨頭扔到桌子上,道:“本來我是不想去這個什么破傭兵大會的,既然你們大家都去,那我也去湊湊熱鬧好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無奈的說道:“到時候,你們可千萬別插手我們的事,不要給你們所在的傭兵團添麻煩。”

    火星嘿嘿笑道:“知道拉,其實,如果咱們組成一個傭兵團多好,我們老在父背的余蔭之下,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打出自己的名頭。”

    我苦笑道:“你算了吧,我這個傭兵團只是臨時的,一參加完傭兵大會,就立刻解散掉。”

    紫雪有些幽怨的說道:“那你肯定不會帶我和姐姐去了?”

    我堅定的點了點頭,道:“當然。我怎么能讓你們去冒險呢?參加傭兵大會的人肯定少不了,我怕顧不上你們。”

    紫雪不滿的說道:“那月兒妹妹呢,她能去么?”

    我點了點頭,道:“月兒是要去的,她和你們不一樣,你們在家里,我會很放心。而她在關鍵時刻能幫上我一些。”我傳音給紫雪道:“你應該知道,她也是墮落天使吧,乖雪兒,等事情一完,我就來找你們。”

    紫雪看了姐姐一眼,低下了頭。

    紫嫣道:“你就放心去吧,不過,你可要照顧好月兒妹妹哦!”

    我點頭哈腰的道:“會的,會的,我絕不會讓月兒受到一點傷害。”

    鳳鵑楞道:“雷翔,你們去傭兵大會報仇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月兒妹妹那么弱不禁風的,她去不好吧。”火氏兄弟和風氏兄弟也同時點頭,顯然都不贊成墨月參加。

    我和墨月相視一笑,我道:“月兒,你向大家展示一下你的實力吧,否則,他們會以為我在虐待老婆呢。”

    墨月嘻嘻一笑,手指一動,一縷黑芒驟然從眾人面前一掃而過。黑芒定住,眾人才看清那是一直懸在墨月腰間的那柄窄劍,劍刃上,留有五顆不同顏sè的紐扣,正是風問他們的。

    “得罪了。”墨月窄劍一抖,五顆紐扣分別飄向它們的吃驚的有些發呆的主人。

    風云怪叫道:“不會吧,好塊的劍啊,老哥,我看這月兒妹妹的劍法怎么比你還快似的。我還以為她那把劍是用來裝飾的呢。”

    風問頹然道:“雷翔,你真有辦法,我們服了。來吧,喝酒,喝酒。”

    這一晚大家玩的都非常痛快,等返回天都的時候,一個個都已經東倒西歪的。我喝的最多,雖然憑借暗黑魔力驅散了大部分醉意,但仍然有些暈暈忽忽的。

    將他們送回天都學院大門口,我告訴紫嫣姐妹,等到傭兵大會結束再去找她們,她們雖然有些不滿,但還是無奈的答應了。

    回到小院兒,夜已經很深了,我兩天一夜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了,墨月將我扶回房間,我摟著她躺到床上,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道:“月兒,別走了,就在這里陪我睡吧,好不好?”

    墨月俏臉羞紅的道:“老公,我也想啊,可是,讓他們看見了多難為情,我還是回去吧。”

    我沒有勉強她,看著她離開我的房間。如果她在留一會兒,恐怕不論是她還是我,都會無法控制自己吧。帶著微醺的醉意,我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

    “咣。”我迷迷糊糊的聽到自己的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藍sè的身影閃了進來,“起床拉——”

    “別吵,讓我再睡一會兒吧。”我還沒有睡夠呢,一翻身,將被子蒙在頭上。

    我感覺手中一輕,眼前一亮,我溫暖的被窩被那人破壞了,我可憐的被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睜開朦朧睡眼,道:“干什么?我困著呢,別鬧。還我被子。”

    藍兒一臉戲謔的站在我床前,我揉了揉眼睛,道:“藍兒大姐,是你啊,求求你,讓我再睡一會兒吧。”

    藍兒道:“不行,快起,你不是說要帶我們去參加什么傭兵大會嗎?什么時候去啊。”

    我一把將被她扔到地上的被子吸了過來,蓋在身上,全身又縮了進去,道:“傭兵大會明天才開始呢,你就讓我再睡一會兒吧。”

    藍兒不懷好意的看著我,我感覺到心頭一顫,趕忙用被子將自己裹緊,閉上了眼睛。一只冰涼的小手突然出現在我臉上,冰涼滑膩的感覺讓我感覺到全身一陣戰栗,僅僅是如此有限的接觸,卻勾起了我無盡的yu望,我感覺到下腹一熱,一股暖流向上涌來。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