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一百零四章 回到獸人

    藍兒畢竟活了一千多年,從我們微妙的神sè中立刻就反應過來,笑道:“哦,看樣子,這家伙不老實是不是?月兒妹妹,你告訴我是誰,我幫你解決了情敵,怎么樣?哈哈。”

    我抬起頭,怒視著藍兒。

    墨月搖了搖頭,道:“我們的事不用你管。”說完,還歉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告訴我她在為剛才道歉似的。

    我心中愧疚之心更盛,緊緊摟住墨月,在她烏黑的長發上吻了吻。

    盤宗看出了我們之間的尷尬氣氛,沖藍兒道:“你接著說,你們龍族之間到底怎么才能結合?”

    藍兒道:“正是因為我們龍族一生之中只能有一個愛人,所以選擇起愛人來都非常謹慎,即使是本族之間,不經歷上百年的相處都不會認同對方,以你的條件要想得到一條美女龍的芳心真的是很難。不過,到時候,我一定會幫你的,仗義吧?”

    聽她說到這里,我忍不住插言道:“其實,年齡的問題你完全不用擔心,盤宗大哥有過奇遇,他和你們龍王一樣,也有著可以修練到離塵境界的體質,可以生存的年齡要大大超過以前的九頭蛇,很有可能會成為第一條升入神界的九頭蛇,你們龍族美女要是跟了他,絕對不會吃虧的。我大哥這么優秀的人才要是都找不到老婆,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藍兒吃驚的看著我道:“什么?你說他也有能修練到離塵境界的體質,這怎么可能?怪不得看他不到兩百歲的樣子,卻有著接近補天的境界。不可能啊,我聽說過的九頭蛇最厲害的也就和他現在差不多了,雷翔,你快告訴我,是什么樣的奇遇改變了他的體質,我也要。”

    我心中苦笑,你也要?提奧曼迪司大哥已經死了,而我繼承狂神之位還遙遙無期,哪兒還有這么好的機會啊,只得敷衍她道:“那個奇遇是可遇不可求的,何況,你不是已經接近爍今境界了嗎?”

    藍兒放松手中的韁繩,任由寒星跟隨在黑龍身邊,搖頭道:“也許再過一段時間我就能達到爍金境界了,但你知道我在補天境界已經停留了多久嗎?足足有三百多年了。雖然我們龍族有著漫長的壽命,但修練起來也比其他種族困難得多。兩百歲左右的成年龍就可以達到漸入的境界,有些資質好的甚至可以達到了然。但是如果想達到絕地的境界卻需要達到七百歲左右,像我這樣在九百多歲的時候就達到補天境界的,在龍族中已經算得上資質一流的了。但是,我突破了爍今之后,即使有可以修練到離塵境界的體質,恐怕也需要幾千年的修練才可以啊。歷史上沒有一名龍王能夠在三千歲之前升入神界的,如果有你給那jīng靈的寶石,也許我能快一點升入爍今境界,沒準還能沖沖離塵呢。”

    盤宗同情的看著藍兒,道:“修練不要著急,慢慢來吧。”

    我想了想道:“水之心對jīng靈族來是太重要了,不過他們如果用一次就能達到目的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要要看,憑借我們之間的關系,沒準他們會出讓一兩顆也說不定。”

    藍兒喜道:“這可是你說的哦,可不要反悔。”

    我怎么有一種上當的感覺,苦笑道:“知道了,老——大姐。天都黑了,看來,今天晚上咱們只有露宿了。”一邊說著,我一邊扯動韁繩,讓黑龍把速度放慢了下來。

    墨月道:“這荒山野嶺的,連個避風的地方都沒有,怎么露宿啊?”

    我看了看四周,確實如墨月所說,我們跑了這么半天,連一個獸人都沒有見到,這里大部份都是不適合耕種的丘陵地帶,估計還要一天左右才能到繁華一點的地方。

    盤宗指著不遠處一個山包道:“到那里去吧,湊合休息一晚得了。”

    我點了點頭,看向懷中的墨月。

    墨月道:“就聽大哥的吧,不過,你要給人家當枕頭哦,嘻嘻。”

    我微笑道:“沒問題。”

    藍兒笑道:“我也要。”

    我暈:“算了吧,大姐,你要是晚上一不小心突然變身,還不把我壓死,盤宗大哥比較適合你哦。”

    藍兒哼了一聲道:“不當枕頭就算了,你以為本小姐看得上你嗎?”說完,她又不懷好意的看向盤宗。

    盤宗連連擺手道:“算了算了,你們龍族不是只有一個伴侶嗎?如果你離我太近,我怕管不住自己啊,以后還怎么找老婆?”

    藍兒笑道:“你算啦,你要是敢占本姑娘便宜的話,我就……”她用手橫著比劃了一下,做出一個兇狠的表情,逗得我們都笑了起來。

    山坡下荊棘密布,但這些對我們來說并不算什么,三下五除二就被我們清理出一片空地,隨便吃了點從原始森林中帶出的水果后,我從芥子袋中拿出被褥,分給眾人。

    由于只有四套,正好成全了我和月兒,我們倆擠在并不算寬敞的褥子上,蓋著被子最先躺了下來。

    因為四匹駿馬的關系,我們今天一整天大部份時間都是在林中步行的,雖然說不上累,但還是有些倦意。

    墨月枕在我肩膀上閉上了眼睛。

    我看著月朗星稀的夜空,耳邊聽著jīng力旺盛的藍兒不斷的說著什么,似乎對這種露宿荒野的感覺很滿意似的。

    嗖的一聲,她扔過一塊石頭,我皺了皺眉頭,左手輕揮,金芒一閃,石頭化成了粉末。

    我壓低了聲音道:“月兒睡了,別吵醒她。”

    藍兒不滿的說道:“就知道疼你老婆,陪我聊聊天吧。”

    我剛想把她的目標轉移到金銀和盤宗那邊,卻發現他們都神速的鉆進了被窩,用被子將全身遮蓋住,甚至立刻就發出了呼嚕聲,顯然也是怕了藍兒。

    跑也跑不了了,我只得無奈的道:“聊天可以,但你要小點聲。”

    藍兒傳音給我道:“這樣可以了吧。”

    我點了點頭,同樣傳音道:“我可不能和你聊太長時間,明天還要趕路呢。”

    “知道了。雷翔,你給我講講你和月兒妹妹是怎么認識的,好不好?”

    我和墨月的事我怎么說得出口,只能敷衍道:“我們本來是對立的,后來卻逐漸有了感情,然后就是現在這樣了。”

    藍兒不滿的道:“這么簡單,那你跟我說說你是怎么練功的吧,這么年輕就這么厲害,肯定有秘訣。”

    想起今天藍兒說龍族關于伴侶的事,我說道:“練功可是秘密,不能說的。藍兒大姐,你活了這么大年紀,難道就沒有一條喜歡的龍做伴侶嗎?”

    藍兒沉默了一下,道:“這個以后你會知道的,現在也是秘密哦。”

    “那你要跟我們跟到什么時候?”我現在真的想盡快擺脫她這個麻煩。

    “不知道哦,也許跟著你們一輩子吧,我發現你們幾個都好有趣哦。”

    我暈,完了,完了:“不用了吧,你只要陪我們到龍族,幫盤宗大哥找個美女龍做老婆就行了,我們老耽誤你的時間多不好。”

    “那怎么行,你還答應我要幫我弄塊那個什么水之心呢。”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你不困嗎?”

    “不困啊,我一個月不睡也無所謂,睡覺多沒意思,以前總是一個人呆著,都快寂寞死了。”

    “大姐,你饒了我吧,你不困,我可困了。”我打了個哈欠,眼皮已經支撐不住了。

    “不許睡,哎,你睜開眼睛啊,討厭,不許睡覺,快陪我聊天。”

    任憑她怎么叫,我也不再理會了,我實在是經不住她的這種疲勞轟炸,如果讓她一直跟著我們,我真懷疑自己會不會瘋掉,現在只能寄希望于她以后說話說多了,會收斂一些吧。

    我的神志逐漸迷糊,下意識的在月兒臉上親了親,自從那天在旅店中沒有侵犯墨月后,雖然現在我對她仍然非常迷戀,但我更喜歡就這樣靜靜抱著她的感覺,似乎任何侵犯她的舉動都是罪過似的。

    摟緊懷中的可人兒,我也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清晨一大早,我們就被藍兒吵了起來,我發覺自己仍然處于朦朧狀態,顯然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的原因。

    沒辦法,這樣也要趕路啊,騎上黑龍,我讓墨月控制著韁繩,自己卻摟著她,趴在她的粉背上開始補覺。

    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我們特意繞過了云那領,因為金銀不想被那些狼人族的長老們糾纏上。

    我們陪盤宗去了一趟撒司領,那里的風波已經平息了,大部份地區已經恢復了耕作,盤宗向蛇人族族長交代了些什么,具體的他沒說,我們也都沒有問。

    半個月后,我們終于回到了獸人都城。

    藍兒道:“啊,你們獸人都城弄得不錯啊,比以前強多了,記得上回我來的時候,好像是兩百多年前吧,這里的城墻還沒有現在一半高呢。”

    銀白了她一眼,道:“既然你和我們平輩論交,拜托你就不要總是倚老賣老好不好?”

    藍兒嘻嘻一笑,道:“銀妹妹,你要老是對我這態度的話,我可要生氣了哦。”說完,她示威似的向金遞出個媚眼,弄得金趕快低下了頭。藍兒的魅力真不一般啊。

    銀大怒道:“你……”

    我微笑道:“算了,二姐,你是說不過她的,再說不論怎樣二哥也離不開你,又何必計較呢?到家了,咱們走吧。”

    母親應該已經結束百rì守靈了,我現在是歸心似箭啊,不知道她怎么樣了,希望她能從悲傷中醒過來吧。

    當初我真沒有想到,父親死后母親會有這種反應。

    看來真是一rì夫妻百rì恩啊,即使是強行結合的,也畢竟有那么一點感情。

    一走進城門,像我們回來路上經過的所有城鎮一樣,當城門的獸人士兵看到我們騎在馬上之時,都露出了詫異的神sè。

    “你們是什么人?”幾名衛兵不約而同的攔了上來,jǐng惕的看著我們。

    我微微一笑,摘下頭上的斗笠道:“我是雷翔。”

    士兵們在聽到我自報家門之后,全都后退幾步,驚異的看著我。

    當他們辨認出我的容貌時,整齊的跪倒在地,高聲道:“參加雷翔大人。”看來,我的名字在獸人中還是有一些威懾力的。

    “你們起來吧,繼續做好你們的本職工作。”

    士兵們恭敬的給我們讓開了道路,我摟著墨月一馬當先進了城,為了不因為騎馬而造成太大的sāo亂,我帶著大家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府邸門前。

    “王爺,您回來了。”

    我先從馬上跳了下來,伸手一摟,將墨月攬在身旁,道:“我母親在哪里?”

    護衛回答道:“主母應該在自己的房間吧。”

    聽了他的話我心中一驚,已經過了百rì之期啊,為什么母親還悶在房間里?我趕忙帶著黑龍往里走。

    藍兒好奇的四處看著,沖我道:“雷翔,原來你在獸人中有這么大的權勢啊。”

    我沒工夫理她,現在就想趕快見到母親,扭頭對盤宗道:“大哥,你們先在正堂休息一下,我去母親那里看看。”說完,我叮囑了黑龍幾句,把它拴在院子里的樹上。

    盤宗點了點頭,和金銀一起扯著不斷在問東問西的藍兒進了正堂,我和墨月繞過正堂直奔母親居住的后院。雖然離開了這么長時間,但這里一點都沒有變。

    母親的房門開著,我快步上前,聽到房間內有聲音傳來。

    “母親,我看您今天氣sè好多了。”

    “唉!我已經想開了,不論是人類還是獸人,總都是要死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而已。他逞了一輩子強,也不算白活了。不知道翔兒現在在魔族那邊怎么樣了,他也去了不短時間了吧?”

    “是啊,有將近四個月了呢,不知道是否順利。”

    說話的兩人正是母親和白劍。

    聽到母親已經沒事了,我心中大喜,大步走進房間,在母親和白劍一臉驚喜的表情下,我跪倒在地,道:“母親,我們回來了。”

    墨月也陪我跪了下去,低聲叫了聲伯母。

    母親將我和墨月扶了起來,道:“你小子還知道回來啊,一走就是這么多天。月兒的父親答應你們的婚事了嗎?”

    我撓了撓頭,道:“那時月兒離家時間太長了,所以我才會著急送她回去,魔皇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母親,您沒事了吧?”

    母親嘆了口氣,道:“我能有什么事,他也已經死了。以前我總是認為自己非常恨他,恨不得能親手殺了他,可是,當他死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再沒有什么事需要我關心了似的。唉,我現在已經沒事了。對了,你找到盤宗他們了嗎?”

    我點了點頭道:“大哥、二哥他們都跟我回來了,在正堂休息呢。”

    白劍沖母親道:“母親,難得他們都回來了,我去準備些吃的,慶祝一下。”

    我點頭道:“劍兒姐姐,那就麻煩你了。”

    白劍搖了搖頭,道:“在自己家還那么客氣干什么?”說完,扭頭走了出去。

    母親看著她的背影,道:“你不在的時候,全靠劍兒來陪我了,她是個好姑娘啊,不但溫柔善良,而且很有上進心,這孩子一直在這里照顧我這個老太婆,可惜了。走,咱們到正堂去吧,看看盤宗和金銀他們的模樣變了沒有。”

    還沒進正堂,就聽里面吵得不可開交,藍兒那高八度的聲音道:“什么不行?我就要,你敢不給試試看,哼,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盤宗的聲音顯得有些沒底氣:“藍兒大姐,你就饒了我吧,這可是我的身家xìng命啊,沒有了它,我就不能順利的繼續修練了,你就別難為我了。你拿他們的,他們有好幾塊呢。”

    母親皺了皺眉頭,道:“他們這是吵什么呢?那個女聲好像不是銀啊,銀沒有她聲音大。”

    我苦笑道:“這是我們在路上揀到的一個麻煩,現在想甩也甩不掉了。”

    母親驚訝的說道:“那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物連你都甩不掉。”

    在我和墨月的攙扶下,母親走進了正堂。

    藍兒正揮舞著拳頭要打盤宗,而金銀則躲在一旁偷樂。

    盤宗一看我們進來了,立刻閃了過來:“老四,你快攔住這瘋婆子,她要搶你給我的那顆鉆石。”

    我莞爾一笑,定是剛才盤宗在藍兒面前獻媚來著,被藍兒看上了他那顆鉆石他又舍不得出讓。

    藍兒看到我們也收斂了一點,好奇的看著母親,道:“這位妹妹,你是誰啊。”

    包括我和墨月在內,所有人都差點讓她這句話氣得吐血而亡,我趕忙沖面sè不善的母親道:“母親,她是藍兒,她不是人。”

    藍兒怒道:“你才不是人。妹妹,你好,我叫藍兒,很高興認識你。”

    我氣道:“你本身是龍,當然不是人了。母親,您別看她長得年輕,她可是已經活了一千多歲的老妖婆了。”

    藍兒怒道:“你說誰是老妖婆?”

    母親的臉sè頓時變得無比驚訝,沖藍兒道:“你真的是龍族嗎?”

    藍兒笑道:“是啊,我本身是龍,要不要我變身給你看?”

    我嚇了一跳,趕忙沖藍兒道:“你想毀了這里嗎?藍兒大姐,如果你要和我們平輩論交,就不要管我母親叫什么妹妹,和月兒一樣叫伯母吧,要不,我聽著實在太別扭了。”

    還沒等藍兒回答,母親先說話了,她連連搖手道:“算了,別讓她叫我什么伯母,我可受不起,她的年齡是我的二十倍都不止了,我叫紫云,你以后叫我名字吧,我就叫你藍兒。”

    藍兒嘻嘻一笑,瞪了我一眼,道:“還是紫云這個辦法好。”

    大家分賓主落坐后,我沖藍兒道:“剛才你干什么搶大哥的東西?”

    藍兒撅著嘴道:“他那塊寶石很漂亮啊,我就是喜歡,要過來不行嗎?”

    我無奈的搖搖頭,道:“那塊寶石是盤宗大哥用來修練的,怎么能給你,那鉆石我還有一塊,不過在另一個朋友手里,她也沒什么用,等見到她的時候,讓她讓給你,行了吧,你就別再難為盤宗大哥了。”

    藍兒痛快的道:“我相信你,那就暫時先饒了他吧,不過,如果到時候你沒能給我的話,我可還是要……”說著,沖盤宗做出一個威脅的手勢。

    我沖母親道:“母親,我臨去魔族之前已經向獸皇請示過了,他答應等我回來以后就可以帶您回龍神帝國。明天一早我就去向他匯報此行的情況,然后咱們就走,您有什么需要帶的先收拾好吧。”

    母親愣了一下,身體有些顫抖:“真的嗎?真的可以回去了?我已經離開二十多年了,終于可以回去了。”

    我點了點頭,道:“母親,這是真的,用不了多長時間,您就能回到自己的祖國了。”

    母親眼圈紅了起來,道:“太好了,太好了,我等這一天等得實在太久了。”

    金嘿嘿笑道:“老四,這回咱們可以到龍神好好玩一下了,上回實在太倉促了,哈哈。”

    盤宗道:“就你們愛惹事,這回去了,一定注意點。”

    金看了看藍兒,道:“這回恐怕惹事的不會是我們了吧。”

    藍兒瞪了他一眼,道:“你看我干什么?”

    金趕忙賠笑道:“沒什么,沒什么。伯母,您是不是能給我們弄點地道的人類美味啊?已經有好長時間沒品嘗到您的手藝了。”

    母親的心情平復下來,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劍兒已經去弄了,她現在的手藝不在我之下,我會的已經全都教給她了。”

    銀笑道:“這回可有口福了。”

    飯桌上,我們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狼吞虎咽的藍兒,由于白劍并不知道有她的存在,所以飯菜的量是按照我們大家平時的飯量做的,可沒想到卻有一個這樣的大胃王出現。

    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桌子上的飯菜已經被她掃掉一半之多,我們每個人都還沒有吃到幾口,怪不得她一個人可以吃掉元戎行省紫鳳果的大部份產量。

    銀忍不住道:“我說藍兒大姐,你是不是也給我們留點?”

    藍兒看了她一眼,用力將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用干凈的衣袖擦了擦嘴邊的油膩,道:“誰不讓你們吃了。不錯,真不錯,味道好棒,終于有比得上紫鳳果的食物出現了,看來,我跟你們出來還是很正確的。”說完,她繼續埋頭苦干起來。

    金銀和盤宗對視一眼,同時怪叫一聲,開始全力搶食。

    白劍苦笑道:“看來,我還要再去弄一桌了。”

    墨月道:“劍兒姐姐,我來幫你吧。我也想學學做飯。”

    聽到她這么說,我心中一暖,知道月兒是為了我才這樣做的,以她公主之尊,竟然愿意為了我學習廚藝,讓我如何能不感動呢?

    第二天一早,我帶著墨月、金銀、盤宗直奔獸人皇宮。

    藍兒在我苦心勸說之下,才打消了一起來的念頭,和白劍一起在廚房中不知道弄什么去了。

    昨天的晚飯讓她吃得非常滿意,也許是和月兒一樣,想偷師學幾招吧,希望她不要把我府邸里的廚房燒掉才好。

    來到獸人皇宮門前,護衛們見到我自動放行,這個時間,獸皇應該在上朝吧,我懶得去應付那些各族的官僚們,直接來到獸皇的書房門口等候。

    “老公,獸皇什么時候能回來啊?”墨月問。

    我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清楚,應該快了吧,說實話,我很少正式上朝參與朝政。”

    盤宗坐到一旁的臺階上,道:“等著吧,獸皇畢竟是獸人的頭頭嘛,事情總會多一些。喂,護衛小子,你知不知道獸皇一般什么時候回來?”

    旁邊一名獅人護衛道:“回稟蛇神大人,按照平時情況來說,陛下應該快回來了,您再等一會兒吧。”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護衛洪亮的聲音:“陛下駕到。”

    獸皇在護衛們的簇擁下走了進來,我趕忙拉著墨月下跪道:“參見父皇。”

    盤宗和金銀還是老樣子,站著施了一禮。

    獸皇將我和墨月扶了起來,哈哈大笑,道:“剛才我一下朝就聽說你們回來了,太好了,走,咱們里面說去。”

    獸皇的書房很大,多我們四個人一點都不覺得擁擠。

    “雷翔啊,怎么樣,此行還順利吧?魔族那邊已經過來了信使,把你們在魔族的事都說了,好小子,沒給咱們獸人丟臉。”

    我愣了一下,獸皇的消息真靈通啊,看他的樣子,似乎已經知道我大敗墮落天使的事了,這種事魔皇可不會通知他,多半是獸皇派在魔族的探子回報的:“多虧父皇您的信,我才能這么順利的得到魔皇陛下的許婚。”

    獸皇見到我后看上去心情非常之好,笑道:“行了,你小子少給我灌迷湯,一切順利比什么都強。聽說你還幫魔皇測試了一下墮落天使軍團的忠誠度,有這回事嗎?”

    我就知道他會問這些,答道:“是啊,魔皇陛下為了檢驗他們的忠誠度讓我幫了個忙而已,墮落天使軍團確實非常強。”

    獸皇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轉移話題道:“你三哥猛克最近正好在首都,一聽說你回來,我就叫人去通知他了,好讓你們四兄弟團聚,估計他一會兒就要到了。”

    聽他這么說,我心中大驚,我現在可不想看到猛克三哥,如果讓他認出了月兒,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可我又不能和獸皇說明,現在更不能離去,只得向盤宗和金銀投去求助的目光。

    盤宗和金銀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顯然也想到了同樣的問題,墨月低下了頭,臉sè變得異常蒼白。

    獸皇愣道:“你們這是怎么了,難道不想見到猛克嗎?”

    正在這時,外面的護衛喊道:“猛克大人到。”

    我全身一震,暗暗嘆了口氣,該來的總是要來,現在也只能面對了,希望猛克三哥能夠想得通,原諒月兒吧。

    我明白,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但不管怎樣,我也一定要護得月兒周全,又不能傷害到猛克,這件事讓我感到異常棘手。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身上帶著強盛的氣勢,正是多rì不見的猛克。

    他身上穿著一身輕裝褐sè鎧甲,腰上圍了一圈長約七寸的小刀,同盔甲一樣,也是褐sè的,手中托著一個頭盔,身材比起上次見到他時又雄壯了許多,從他身上的沉凝氣勢和銳利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功力有著長足的進步。

    他身上散發出陣陣森冷的殺氣,這是需要經歷血與火的考驗才會有的。

    看到他的出現,墨月下意識的向我身后躲了躲,利用我雄壯的身材擋住她。

    猛克一進門,就看到了我們,他也不向獸皇行禮,大叫道:“大哥,二哥,二姐,四弟,你們可回來了,想死我了。”說著,就向我們撲了過來。

    我迎了上去,和猛克互相抱住:“三哥,你最近還好嗎?”

    猛克眼睛紅了起來,道:“好什么?天天在外面跑,除了殺人就是殺人,哪兒像你們那么逍遙。”

    論起來,他以前畢竟是我的護衛,自然和我的感情要比和盤宗、金銀深厚得多。

    獸皇咳嗽了一聲,猛克這才反應過來,趕忙跪倒在地:“臣猛克參見陛下,請陛下恕臣無禮之罪。”

    獸皇微微一笑,道:“起來吧,你小子總是這樣,我教過你多少回了,感xìng不能超過理xìng,可你總是記不住,這回就算了,以后要注意,知道了嗎?”

    “是,陛下。”

    獸皇道:“現在也沒什么可隱瞞的了,是將你的身世告訴給你這些好兄弟的時候了。”

    猛克的身世?我不禁愣了一下,正在這時,猛克突然看著我的身后退了幾步,臉sè變得異常蒼白,指著我身后道:“你,是你……”

    我頓時從重逢的喜悅中驚醒過來,是啊,月兒的事還沒有解決呢,猛克已經看到了她,看來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

    獸皇道:“猛克,你這是怎么了?”

    猛克手指顫抖著指著我的身后,沖我道:“四弟,就是她,當初就是她命令手下殺我們兄弟的,沒錯,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認得她,她怎么會在這里?”

    我嘆了口氣,道:“對不起,三哥,她現在是我的妻子。”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