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八十五章 可憐少女

    墨月俏臉一紅,道:“討厭,人都這樣了,還不忘記起壞心思。”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她做到我身旁,靠在大樹上,讓我貼著她的身體。我索xìng身體向下滑了滑,把頭枕在她充滿彈xìng的大腿上。“老公,你趕快療傷吧,我幫你護法,一切等你好了再說。”

    我閉上眼睛點了點頭,開始凝聚起暗黑魔力,雖然墨月幫我療傷會塊一點,但在這個地方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還是讓她護法好一些。

    我用了整整一天時間,才將自己體內的經脈理順,在兩種能量的不斷運轉下,功力已經恢復了三成左右。

    深深的吸了口氣,我身體從地上飄了起來。略微活動了一下,感覺舒服了許多。

    “怎么樣,老公,好點了么?”

    我點了點頭道:“好多了,再休息兩天就差不多能完全恢復了,等我一恢復,咱們立刻前往獸人國。我有些想家了。”

    墨月眼眶一紅,道:“我也是。”

    我將她輕擁入懷,柔聲道:“都是我不好,讓你離鄉背井的來找我,等我把獸人國的事交代好了,立刻就陪你回魔族,好么?”

    墨月柔順的點了點頭,道:“不知道父皇怎么樣了,他一定特別擔心我。”

    …………

    三天后,我和墨月同時變身成四翼墮落天使,升入高空。

    “月兒,小心一點,前面就是斯特魯要塞了,可能有巡邏的龍騎士。”雖然斯特魯要塞中唯一能夠威脅到我們的就只有里瓦龍騎將,但我仍然非常謹慎,選擇了晚上通過,我和墨月身上同時散發出濃烈的黑霧,小心翼翼的飛臨斯特魯要塞上空,下面是萬家燈火,斯特魯要塞的防御似乎不是很嚴密,我凝視了半天,都沒有發現一個巡邏的龍騎士,我沖墨月點了點頭,加速前行,一會兒的功夫就飛了過去。

    “老公,趁著夜sè,咱們緊趕一程吧。”

    “好。”我和墨月猛然加速,下方的景物飛速消逝著,轉瞬進入了獸人地界。

    雖然是夜晚,但憑借著過人的視力,我仍然能發現獸人國的變化,大片大片整齊的農田一塊一塊的陳列在下方,已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獸人國的興農政策應該有一定收獲了。

    整整一晚,我們已經飛行了一半的路程,清晨時分,夕陽像一個火紅sè的光球從遠方冉冉升起,將遠處的天邊映的一片血紅。我和墨月降落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分別帶上斗笠,一晚的飛行,讓我們都有些疲倦。

    “老公,你看,前面有個村子,咱們進去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吧。”

    我想了想,道:“這里是豹人的坎撒領,豹人生xìng兇猛而多疑,待會兒要小心一點,盡量別暴露身份,我還不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回來了。”

    “好的,老公。”

    雖然是清晨,但豹人村落已經熱鬧起來,許多農夫裝束的豹人都扛著耕作用的器具向田間走去,看他們臉上洋溢的喜sè,我知道,耕作一定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好處。

    剛想找個地方休息,我突然聽到前面有些嘈雜的聲音。

    “你怎么這么笨,讓你除個草都除不好,當初我就不應該收留你。你給我小心點,要是讓我再看到你把麥子當草給拔下來,我就打死你。”

    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道:“是,是,干爹,我一定會小心的。”聽上去,應該是個女xìng獸人。

    我皺了皺眉頭,拉著墨月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不知道為什么,那個怯生生的聲音仿佛牽動著我的心似的。轉過幾間民房,來到耕地邊緣,我看到一個壯年豹人正在指揮著一個瘦小的獸人在干農活,那瘦小的獸人似乎不是豹人族的,因為她的身體要小上許多,從后面看,她的毛發是灰sè的,兩只立起來比豹人要長些的耳朵有些并攏,看她顫抖的身體,似乎很是害怕似的。

    墨月疑惑的問道:“怎么了,老公。”

    我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似乎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將我帶到了這里。咱們過去看看。”

    現在的墨月極為柔順,順從的跟著我走上前去,把個壯年豹人見到我們,眼中露出jǐng惕的神sè,道:“你們是什么人,到這里干什么?”

    我淡然道:“我們只是路過而已,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豹人老兄,最近咱們這邊的收成怎么樣。”

    那豹人道:“還可以吧,我們這里已經收獲了一次,雖然產量不是很高,但也夠大家吃的了,前些天,獸神教的圣使幫我指點了一下耕種的方法,這一茬莊稼我肯定能收獲的更多。”

    我雖然在和豹人說話,但隔著面紗,我卻將眼光落在那個忙碌著的瘦小身影上,離的近了,我從她背影上看出,她絕對不是豹人,似乎到像是狼人,可是,狼人的云那領可比這里要繁榮的多,為什么她會流落到這里呢?

    我微微一笑,道:“那我先預祝你能有個好收成了,豹人大哥,你能不能幫我們找個住處休息一下。”

    豹人疑惑的看了看我們,眼珠一轉,道:“好吧,那你們先在這里等一下。”說著,扭頭向村子里走去。

    見他走了,我上前一步,對那個在不斷干活的女xìng獸人道:“你好,你好象不是豹人吧。”

    女xìng獸人回頭瞥了我一眼,沒有回答,低下頭繼續干著自己的活,在她回頭的一瞬間,我看清了她的容貌,果然是個狼人,但她的容貌卻和狼人不盡相同,她并沒有狼人那突出的長嘴,臉龐很清秀,和人類相仿,但從她蠟黃的臉sè上看,肯定是營養不良。她瘦弱的手粘滿泥土,我的心莫名的揪痛了一下。

    “你是狼人吧。”

    那狼人少女轉過身來,眼中流露出驚恐的神sè,顫聲道:“不,不,我不是狼人。”

    我皺了皺眉頭,道:“我們有那么可怕嗎?剛才那位豹人大哥說糧食已經夠吃的了,怎么你還這么瘦。”

    狼人少女的眼神有些哀怨,搖了搖頭,彎下身子繼續干活,一滴晶瑩的水珠滴落在土地上,我和墨月對視一眼,這里一定有隱情存在。

    墨月上前一步,拉住那狼人少女的身子,道:“這位妹妹,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說的么?”

    狼人少女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哀求道:“你們別問了,干爹就要回來了,如果讓他看見我又哭了,一定會打我的。”

    墨月冷哼一聲,道:“他既然是你干爹,為什么會為這點小事打你,你要是不說清楚了,我們還要問下去。”

    狼人少女的身體抽搐了一下,奮力的掙脫了墨月的手,向田間跑去,墨月喊道:“喂,你跑什么呀。”一個箭步前躥,一把抓住了狼人少女的肩頭,狼人少女又是一掙,肩膀的衣服呲拉一聲,扯破了,露出了里面的衣服。雖然現在天氣并不算很冷,但她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單衣,當她皮膚露出來的時候,我和墨月都驚呆了,不光是因為她的皮膚上并沒有獸人的長毛,更是為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痕而震驚,在她露出的不多皮膚上,縱橫交錯著十幾道傷疤,有老傷,也有新傷,寒風吹過,狼人少女的身體瑟瑟發抖,蹲的地上哭了起來,嘴里念叨著:“為什么?為什么你們也欺負我,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我心中一陣不忍,上前一步,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蓋在她身上,我發現她脖子邊上似乎掛著一塊玉石,好象在哪里見過似的,剛才墨月的一抓,已經將系玉石的繩子扯斷了,玉石歪斜的搭在狼人少女的鎖骨上。我一探手,將玉石拿了過來。

    狼人少女發現了我的動作,突然像瘋了一樣向我撲來,“還給我,還給我,把我的寶貝還給我。”她的聲音異常凄厲,我身體后閃躲開了他的一撲,狼人少女頓時撲倒在田地上,哭喊著道:“還給我,還給我吧。”

    狼人少女的這塊玉石是最普通的璞石,看上去只有原來的一半,一側有著參差不齊的缺口,我口念咒語,一塊同樣玉石從我的芥子中飛了出來,我雙手各持一塊,緩緩相合,兩塊玉石竟然毫無縫隙的合而為一。我全身大震,盯著狼人少女。狼人少女目光呆滯的看著我手中的兩塊玉石,一聲不吭。時間仿佛在剎那間停止了似的,周圍的一切再不重要,天地間仿佛只有這兩塊最為廉價的璞石。

    我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一把將狼人少女攙扶起來,道:“你是不是認識沃夫。”

    狼人少女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顫巍巍的從我手中拿過兩塊合在一起的石頭,淚水如決堤一樣從眼睛中狂涌而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喃喃的說道:“哥哥,哥哥,你怎么會有我哥哥的寶貝。”

    我剛要說話,突然聽到身后傳來嘈雜的腳步聲,回頭看去,赫然是剛才那個壯年豹人,和他同來的是一隊豹人士兵,還有幾個異族獸人,看他們一副氣勢兇兇的樣子,顯然是不懷好意。我叮囑墨月道:“看好她,我過去看看。”交代完后,我邁出田地,迎了上去。

    那壯年豹人道:“就是他,就是他,大人,您看他帶著面紗,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沒準就是從龍神帝國來的jiān細或者是盜匪。”

    那隊豹人士兵有20人,迅速的將我圍了起來,為首一個穿著隊長服裝的豹人沉聲喝道:“朋友,摘掉你的斗笠,如果你想在我們豹人的坎撒領鬧事,就找錯地方了。”豹人士兵整齊的抽出腰間長刀,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我不尤得暗暗點頭,獸人國的秩安比以前要好的多了,看來,他們是專門為了防備盜匪而駐扎在這個村子里的。

    我客氣的說道:“我只是經過這里的路人,只想休息一下,并沒有惡意,你們何必如此謹慎呢。”

    豹人隊長怒喝道:“少說廢話,快摘掉斗笠,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這時,壯年豹人已經發現了自己干女兒的不對,叫囂著向墨月沖去,嘴里喊道:“你把我干女兒怎么了,他X的,你個小賤人,是不是和他們說什么了。看我不打死你。”

    狼人少女顫抖著躲到墨月背后,泣道:“不,不,干爹,我什么都沒說過,我真的什么都沒說過。”

    墨月冷哼一聲,道:“你這樣的豹人人渣也配做她的干爹,滾。”墨月身體半轉,腿向折了一樣從身后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踢出,一記如意轉折單飛腿頓時踹在壯年豹人的胸口上,豹人慘呼一聲,壯碩的身體頓時被踢的飛了起來,這還是墨月腳下留情,否則,就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那豹人隊長臉sè一變,上前一步,單手去接壯年豹人。可由于對沖力的估計不足,接是接到了,卻和壯年豹人一起化為一對滾地葫蘆弄了個灰頭土臉。眾豹人士兵見自己的隊長被打倒了,頓時大怒,分出幾個人向墨月沖去,剩余的揮舞著手中長刀向我攻來。

    我不想和他們做無謂的糾纏,也不想傷人,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解決。我大喝一聲:“都給我住手。”這句包含狂神斗氣的大喝頓時將所有人震住了,有幾個離我近的還捂著耳朵后退了幾步。只有和豹人士兵同來的那幾個異族獸人沒什么反映,看來,是有點功夫。

    那豹人隊長已經爬了起來,沖我怒喊道:“怎么,你想造反嗎?”

    我冷哼一聲,念動咒語,一個白sè的玉石印章從芥子袋中飄出,落在我手上。我冷聲道:“我看是你想早飯,認識這個嗎?”

    豹人隊長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神sè,哼道:“這是什么東西,不認識,大家給我上,抓他們回去。”

    正在這時,和他們同來的一名獅人喝道:“且慢。”他排眾而出,走到我面前,仔細的看著我手中刻成獅子樣式的玉石印章,他臉上露出驚駭的神sè,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顫聲道:“屬下參見副教主。”

    “恩,還真有人認得這塊東西。你是獸神教中人了。”我手中拿的是當初獸皇給我的象征獸人全軍總指揮的印章。

    獅人恭謹的說道:“是的,副教主大人,小的叫付山,是猛克副教主大人派到坎撒領幫助這里發展的使者首領,小的原屬狂獅軍團,也參加了對魔族敦德行省的襲擊。曾經在遠處見過您一眼,您能不能……”

    我知道他對我的身份還有所懷疑,摘下斗笠,道:“我就是雷翔,難道還有人會冒充我不成。”我身上散發出的霸氣頓時讓眼前的獅人低下了頭,“當然不會,誰也冒充不了您的氣質。”

    現在的豹人隊長疑惑的低聲問獅人道:“使者大人,他不是人類嗎?”

    獅人使者站了起來,怒罵道:“混蛋,你們這些不長眼睛的家伙,這位就是咱們獸神教的副教主,獸人全軍總指揮官,睿親王雷翔大人,還不趕快拜見。說起來,咱們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下屬。”

    豹人隊長一頂到我的真實身份,頓時膝蓋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在場所有的人,除了墨月和那狼人少女外都跪了下來。墨月這時也已經帶著狼人少女走到我身邊,笑道:“老公,沒想到你還挺有名氣的嘛。還是什么親王什么的。”

    我微笑道:“那也是打你們魔族出的名,獸皇陛下是我干爹,我當然是親王了。你們都起來吧。”

    幾名獸神教的使者先站了起來,都恭敬的走到我旁邊,等著我的訓示,那些豹人士兵還跪在那里,那被墨月踹出的壯年豹人也捂著胸口跪在那里一動不動。豹人隊長顫聲道:“小的,小的真不知道是總指揮大人駕到,求您饒我一命吧,小的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兩歲幼子……”

    聽到他的話,墨月不由得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我咳嗽了一聲,道:“你們也都起來吧,我并沒有怪你們的意思,你們做的很好,盡忠職守,以后還要這樣,只要遇到可疑之人,一定要嚴格盤查。不過,一切你們都要秉公處理,不得有任何私心,否則的話,讓我知道,別怪我……,付山,你既然是教中派到這里的使者,就要監督好他們,明白么。”我身上發出冷厲的氣息,將剛要站起來的豹人士兵們又嚇的跪了回去。

    獅人付山道:“是,副教主大人。”

    我恩了一聲,道:“所有人都起來,除了他。”我伸手指向壯年豹人。那壯年豹人頓時哭喊著爬了過來,“大人,大人,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啊,我這也算是盡忠職守吧,你就饒了我吧。”一邊哭喊著,他向我大腿抱來。

    我皺了皺眉,冷哼一聲,一腳將他踢了個筋斗,道:“我并不是因為你帶人來抓我而怪你,而是因為她。”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我轉向狼人少女,狼人少女好象對墨月很依賴似的,向墨月身上縮了縮。

    我扭頭問付山道:“你知道這豹人的事嗎?還有這個小姑娘。”

    付山恭敬的答道:“小的知道,這里的農民每一家的資料我們都有,這個豹人叫謝如,以前是這小村中的一個地痞,自己有幾間房子,整天游手好閑,村子里的人都對他印象很壞,沒有人愿意和他來往。后來陛下發布整頓的命令以后,這里的村長分了他一塊地,讓他自己耕種,前些天收割的時候,就屬他這里的收成最差,我前幾天還讓人來教導他一些耕種的方法呢。這個小姑娘我就不太清楚了,她應該是狼人和人類的混血兒,我只知道她是謝如收養來的,成天在地里幫謝如干活。”

    我點了點頭,道:“謝如,你抬起頭來回話。”

    “是,是,大人。”豹人謝如抬起頭來,眼中滿是懼sè。我淡然道:“這個狼人小姑娘是你什么時候收養來的,叫什么名字。”

    謝如道:“稟告大人,這丫頭是我三年前收養的,當時,她在路上要飯,我看她怪可憐的,就將她帶到我的住處,收養了她,平時就讓她幫我干點普通的活,還認她做干女兒,聽她自己說,本名叫沃瑪,現在隨我姓,就叫謝瑪了。我可是供她吃供她穿啊大人。”

    我冷哼一聲,道:“那她身上的傷是怎么回事。難道不是你打的?”

    謝如聲淚俱下的說道:“冤枉啊,大人,她身上的傷是她自己不小心摔的,可不是我打的啊。乖女兒,你說是不是啊。”

    沃瑪看了看謝如,嚇的身體一震顫抖,囁嚅道:“是,是我自己摔的,不是干爹打的。”

    我冷冷的看了謝如一眼,扭頭向沃瑪走去,走到她身前,我柔聲道:“沃瑪,我不是壞人,我是你哥哥沃夫的朋友,你轉過身子去。”經過剛才謝如的話,我已經可以肯定眼前這個狼人少女就沃夫的親妹妹,沃夫啊,你在天有靈,終于讓我幫你找到了妹妹,兄弟,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照顧她的,再也不讓她受一點苦。

    可能是聽到了自己哥哥的名字,又有先前的璞石做證,沃瑪流著眼淚順從的將身體轉了過去。我小心翼翼的將原本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拿了下來交給墨月,沖在場的所有人道:“你們大家看看,這就是所謂自己摔的。”說著,我一把將沃瑪后背的衣服扯了下來,沃瑪驚呼一聲,趴在墨月身上,身體不斷的抽搐著。

    看到沃瑪的后背,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包括我在內。沃瑪的后背上縱橫交錯著上百條傷痕,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她瘦弱的身體看上去是那么脆弱。我趕快將外套給沃瑪套好,對墨月道:“月兒,你抱著她,到那邊去等我。”墨月答應一聲,將沃瑪緊緊的摟在懷里,身體小心的飄出,向一旁閃去。

    我支開沃瑪,是不想讓她看到血腥的場面,想起沃夫對妹妹的思念,我心如刀割,眼中shè出兩道森冷的光狠狠的盯著謝如。

    謝如已經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也許,他也被自己的‘杰作’嚇了一跳吧。付山忍不住道:“謝如,你這個混蛋,怎么能這么殘害一個小姑娘呢,如果你要是讓狼人族的人知道了,你將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謝如喃喃的說道:“不會的,沃瑪是被狼人給趕出來的。狼人早就不承認她是自己的族人了。”

    我怒喝道:“那你就可以這樣殘害她嗎?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她總是我們獸人中的一員,她這么一個弱小的女孩子,你真忍心下的了手。”我心中的怒火高漲,如果我今天不為沃瑪報仇,我就對不起她哥哥沃夫對我的囑托。

    謝如臉上冷汗之流,解釋道:“我,我喝多了酒,一時控制不住自己,才會,才會這樣的。”

    我冷哼一聲,道:“這么說,你是把沃瑪當作你發作的對象了,好,既然你把她當作你發泄的對象,那今天我就把你當作我的發泄的對象,即使是盜匪,也沒有像你這樣狠心的,付山,你去把村子里所有的人都給我叫過來,我要讓大家看看,殘害他人的下場。豹人隊長,把謝如這混蛋給我捆起來,綁到一旁的木樁上。”

    豹人隊長遲疑了一下,我冷喝道:“還要我自己動手嗎?”我伸手一拍旁邊的一把鋤頭,鋤頭頓時深陷地底,從地面上消失了。豹人隊長嚇的趕快按照我的命令將已經癱軟的謝如捆了起來。綁在一旁。

    付山的效率還是很快的,一會兒的工夫,大約有二、三百人集中過來,幾乎全是豹人,很多人手中還拿著農具,大部分人還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好奇的看著我和被捆著的謝如。大多數人眼中流露著鄙夷的神sè。

    我朗聲道:“各位豹人族的鄉親,大家好,也許你們很奇怪,為什么我一個人類會在這里,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并不是人類,我的父親,是比蒙王雷奧,我叫雷翔。”環視了一下四周,我接著道:“大家也許聽過我的名字,我現在添掌獸人國全軍,這次,我外出辦事,在回獸皇都的路上,我到了你們這里。本想休息一下再繼續起程,但是,我在這里卻發現了一件人神共憤的事。”說到這里,我聲sè俱厲,指著被捆住的謝如道:“這個人你們都認識,他是你們村子里的人。他有一個干女兒,叫沃瑪,不,他已經給沃瑪改名叫謝瑪了。你們知道她嗎?”我不能冒然殺了謝如,因為,這里畢竟是豹人族的領地,雖然豹人已經歸附獸皇,但是,畢竟牽涉到自己的族人,一旦處理不好,會造成很壞的反響。

    有的村民在搖頭,有的則在點頭,我向村民走去,沖著一個剛才點頭的老年豹人問道:“大爺,您認識謝瑪,對不對。”

    老人點了點頭,道:“是的,好象是幾年前謝如收養回來的,平時和我們都很少接觸,不過,謝如他家經常會傳來慘叫聲,好象就是她的,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滿意的點點頭,道:“不錯,謝如家是經常傳來慘叫聲。這慘叫聲何來?讓來幫助你們的獸神教使者告訴你們。”說著,我沖付山使了個眼sè。能代表獸神教到豹人領地來當使者頭兒,付山自然有他的本事,他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輕咳一聲,聲情并貌的將剛才發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一邊說,他自己還流出了同情的眼淚,連我都被他的話感動了,更何況這些很少接觸外界的豹人。大部分村民都流露出憤慨的神sè,恨恨的看著被綁在一旁的謝如,一些年輕豹人還怒罵出生。

    “……,這些,就是剛才發生的事,我說的句句屬實,剛才,咱們的豹人巡查小隊也看到了全過程,如果大家有疑問,也可以問問他們。雷翔總指揮大人,我請求您,一定要嚴懲這個變態的謝如,這樣才能殺一儆百,謝如是豹人族中的敗類,豹人兄弟們,我們不能因為他一個,而壞了咱們大家的名聲啊!”

    我面沉如水,大聲喝道:“大家說,應該怎么處置這個豹人中的敗類。”

    本來謝如平常的人員就不好,再加上我們的鼓動,村民們自然群情激奮的響應起來。

    “殺了他,殺了他。不能讓他敗壞我們豹人的名聲。”

    “殺了這個畜生,為小謝瑪報仇。”

    我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信手一揮,光芒一閃,一條樹枝應聲而落,我伸手一招,樹枝飛了過來落在我手上。我身上發出森冷的殺氣,周圍所有的村民頓時靜了下來。我平淡的說道:“既然大家都認為他該死,那我就在這里處決了他。同樣的事情如果再發生,只會有這樣的結果。”說著,我一步一步的向謝如走去。

    謝如眼中滿是恐懼之sè,顫聲道:“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知道錯了,我以后不敢了。”

    我一邊走著,一邊哂道:“以后,你還有以后嗎?想懺悔的話,就留在下輩子吧。”我一抖手上樹枝,上面的樹葉頓時飄散掉,用樹枝指著謝如,道:“我今天也讓你嘗嘗被虐待的滋味。”樹枝緩緩的點向他的肩頭,在狂神斗氣的灌注下,樹枝的堅硬程度絲毫不下于刀劍,由于它前面都是鈍口,在我緩慢的插入下,樹枝所過,謝如的肩頭頓時一陣血肉模糊。“啊——”他發出如同殺豬般的凄厲慘叫。全身急速痙攣著。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