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六十三章 五彩霞光

    所謂人要臉,樹要皮,那男子如此說他,胖子頓時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桌子上的食物被震的亂顫,我用手輕觸桌角,頓時將桌子上的杯盤穩了下來。胖子怒吼道:“我XXX,小白臉,不過是個賣屁股的,在這里充什么英雄,要滾,你他媽的自己滾,少跟老子耍威風。”說著,還從懷里掏出一把短刃比畫著給自己壯膽,看他的樣子,我就知道這人根本沒什么功夫。

    見對方不但沒有出去,還辱罵自己,男子的臉上頓時掛了一層霜,冷聲道:“這可是你自己找的。”說著,他身體詭異的一閃,驟然出現在胖子身前,一掌直拍胖子頂門,掌心中閃耀著紅sè的光芒。剛才胖子怒罵他的時候,我心中竟然有種痛快的感覺,下意識的一扯胖子,將他拽出兩尺,男子的掌貼著胖子肥大的肚皮掃過,喀嚓一聲,我面前的木桌化為了一地碎屑。這家伙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真是笑里藏刀啊。他的斗氣很強,應該也有光明騎士的水平了。整個酒吧里突然安靜下來,落針可聞,所有人都看向這邊。

    胖子驚魂不定的后退幾步,顫聲道:“你,你……”

    男子根本沒有理他,眼中凌厲的目光掃向我,雖然剛才桌子碎了,弄的周圍一片狼籍,但我身前一尺范圍內卻沒有絲毫碎屑,我道:“只不過幾句粗口而已,兄臺何必要他的命呢。”我自己明白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有人像剛才似的罵我,恐怕我也早下了殺手。

    男子竟然沒有生氣,臉上冰霜化為和煦的微笑,道:“兄臺好身手啊。”

    我扭頭對顫巍巍的胖子道:“還不快走。等死么?”胖子這才反映過來,怪叫一聲,扭頭就跑,他剛才站著的地方流下了一小灘水跡,竟然被嚇的尿了褲子,沒本事嘴還那么臭,真奇怪他怎么活到現在的。

    男子喊道:“服務生,把這里清理一下,再抬張桌子來,我要和這位兄弟喝幾杯,一切損失都算我的。”

    由于男子的驚人表現,使得其他人都向后退了退,說話聲音也小了許多,包括那些帶著刀劍的傭兵,誰也不想惹這么一個高手,畢竟,生命是寶貴的。

    服務生很快給我們換了一張新桌子,重新上來了jīng致的糕點和酒水。克蘭有些沉默,坐在那里,靜靜的喝著杯中的果汁。

    男子低聲對我道:“小弟叫百里笑。”指了指克蘭,他道:“這是小弟的朋友,克蘭小姐,請問兄臺高姓大名啊。”

    百里笑?他果然如克蘭所說姓百里,這個姓可是很少見的,突然,我腦中想起一個人來,問道:“在下叫雪煙,兄臺姓百里,那百里哭和你怎么稱呼。”

    百里笑臉上流露出欽佩的神sè,道:“正是家兄。”我心中一驚,他竟然是三大龍騎將最年輕的一位,很少出現的百里哭之弟,要知道,百里哭在龍神可是非常有名的,年僅十六歲就成為了龍騎士中的一員,在42歲的時候當上了龍騎將,現在大概還不到50吧,人們常說,再過十年百里哭的功夫就會超過另外兩位龍騎將,成為龍神第一人。他竟然有個這么小的弟弟,真是讓人意外。

    “久仰令兄大名,沒想到他還有你個這么小的兄弟。”

    百里笑壓低聲音道:“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我們這代六個孩子中,就以家兄最有出息,這次到這邊來,我主要是帶著克蘭妹妹散散心,我們從小住鄰居。看她最近很不開心的樣子我也不好受,反正我也閑著沒事,就陪她走走。”克蘭不開心?難道是因為我嗎?

    “哦,原來是這樣,百里兄并不是本地人啊”

    …………

    百里笑非常健談,我們一直聊了很久。

    “百里兄,我還有事,先走了。”

    百里笑已經喝的有點多了,搖晃著站起來道:“我送你。兄弟在什么地方住啊?改天咱們再一起喝酒。”

    “我還沒找到住處,不過,我很快就會離開這里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克蘭突然站了起來,她的眼神宛如利劍一樣要把我刺穿,冷聲沖我說道:“雷翔,你不用遮遮掩掩的,就算你變成灰,我也認得。”我心中大震,沒想到帶著斗笠她都能認出我。我壓低聲音道:“克蘭小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什么雷翔,在下叫雪煙。”

    克蘭拉開有些發愣的百里笑,一把向我頭上的斗笠抓來,她并不會武技,動作在我眼里非常緩慢,可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她眼中的閃爍著的淚光,我竟然沒有避開這一抓,斗笠應聲而落,克蘭顫聲道:“果然是你。”

    面對這個曾經愛著我的女孩兒,我真不知道說什么好,苦笑著搖搖頭,重新將斗笠帶上,低聲道:“相見不如不見,克蘭,對不起,你保重吧。”說完,扭頭朝酒吧大門走去。

    “且慢。”百里笑的聲音傳來,我回頭道:“對不起,百里兄,我不是有意騙你,實在是……”

    百里笑臉上隱現怒容,道:“你就是哪個讓克蘭傷心的人嗎?”

    我一楞,不知該從何回答他的話。克蘭冷冷的說道:“百里大哥,我們的事不用你管。”

    嘆了口氣,我繼續向外走去。百里笑在身后喊道:“你站住。”我沒有理會他,直接出了酒吧大門。百里笑本想追我出來,卻被克蘭死死的拉住,由于怕傷了克蘭,他也無法再堅持。

    由于克蘭的原因,再加上剛才同百里笑之間的交談,我心中一點想動手的念頭都沒有。

    剛走出酒吧,邊上的胡同里突然鉆出一個肥大的身體,小聲叫道:“先生,先生。”我凝神一看,原來是剛才在酒吧里那個胖子,他怎么還沒走,在這里干什么?

    對于他,我也并沒有什么好感,皺眉道:“叫我干什么?”

    胖子尷尬的一笑,道;“剛才多虧先生拽了我一把,否則,恐怕我就要被那小子拍成一地碎肉了。”

    剛才我只是下意識的行為,說實話,我根本就沒有救他的心。我搖了搖手,道:“他們還沒有走,你還不離開,真的想等死嗎?”

    胖子驚恐的看了一眼酒吧大門,顫聲道:“小的叫萬事通,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您盡管找我。我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要跑。

    “等一下。”他那萬事通的名字引起了我的興趣。

    胖子愕然回頭道:“您還有什么事嗎?”

    我點了點頭道:“我有些事情想問你,咱們找個地方談談。”

    胖子猶豫了一下,道:“好吧。”說完,帶著我離開了酒吧。我跟著他穿街過巷,來到一座民宅,他停了下來,有些尷尬的說道:“這里是我家,有點簡陋,您……”

    我恩了一聲,道:“沒關系,我問你點事就走了。”簡陋不簡陋和我有什么關系。

    一進他這所謂的家,我差點立刻就跑出來,雖然我也很懶,但還不至于像他似的,弄的這么狠,屋子里竟然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到處都是廢品和亂扔的臟衣服,那味道就不用提了。

    我皺眉道:“咱們在院子里說吧。”

    胖子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這里是太亂了,一個人住,習慣了。”

    我不再跟他做無謂的糾纏,問道:“最近,白煙山出現的五彩霞光你知不知道。”

    聽我問他這個,胖子頓時來了jīng神,傲然道:“當然知道,只要是這附近發生的事,沒有我萬事通不知道的。”

    我點頭道:“那就好,你跟我說說關于五彩霞光的事。”

    胖子道:“最近打聽這事的人可多了。這要從三個月以前說起,具體是哪天我記不清楚了,那天晚上,白煙山方向的天空突然亮了起來,出現了一片五彩霞云,比彩虹要絢麗的多,特別漂亮,城里好多人都看見了,我聽一個珠寶店的老板說,那是祥瑞的象征,那五彩霞光其實就是要出土寶物的氤氳之氣騰空造成的,五彩霞光明顯是從白煙山里冒出來的,這下可好,沒幾天,就有很多人進山尋寶,可是都無功而返,說來不怕您笑話,我也去過一趟,不過,連個鬼影子也沒找到。”

    我想了想,道:“那這么說,真的有寶物這回事了。”

    胖子抓了抓自己后腦的肥肉,道:“是不是真的有寶物我就不太清楚,不過,從全國各地來了許多人,都想到白煙山去探險,去碰碰運氣,能升起氤氳彩云的寶物,必非凡品,動它心思的人,可不在少數啊。而且,我告訴您,朝廷發布了通告,宣布白煙山為禁地,任何閑雜人等不許入內,還派來了jīng銳的輕騎兵團在山腳下巡邏。既然朝廷都這么重視,證明確有寶物出現。不過,白煙山已經封閉了快兩個月了,朝廷的部隊還沒有撤離,看來,他們還沒有找到真正的寶物。”

    我點頭道:“五彩霞光就出現了那一次嗎?”

    胖子搖頭道:“不,先后出現了四次,最后一次,是七天前出現的,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漂亮,就是從白煙山冒出來的,當那五彩霞光出現的時候,白煙山山腰那常年不散的云在五彩霞光的映照下,就成了氤氳之云,那情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太美了。”

    我問道:“你知道龍神都來了些什么人探寶嗎?”

    胖子想了想,道:“具體是誰不太清楚,不過,我曾經在白煙山附近看到過巨龍的蹤跡,估計龍騎士來了不少,不過,到沒聽說過三大龍騎將有來的跡象,只不過是尋個寶,應該還勞動不到他們三位老人家吧。”

    “你就知道這些嗎?還有沒有其他消息。”

    胖子道:“其他消息?我想想,……,哦,對了,還有個傳說,有人說,這次白煙山要出現的東西是天神留在大陸上的神器。”

    我詫異的說道:“神器?”

    胖子點頭道:“是的,雖然我不知道什么人傳出來的,但有很多人都相信這個事實,現在傳的可邪乎了,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傭兵,都相信是天神留在大陸的神器,如果誰得到了它,就可以具有天神的實力。”

    我不屑的一笑,道:“就算真的有神器,也不是我們凡人能輕易使用的,得到又如何。何況,有龍騎士在,他們根本一點希望都沒有。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以后說話小心著點,看對方是什么對象,不是每次都會有人救你的,記住,禍從口出。”

    胖子唯唯諾諾的答應著。

    扭頭出了萬事通的家,我隨便找了家旅店住了下來,距離晚上還有些時間,我要先調整好狀態,然后再夜探白煙山。既然龍神如此重視,看來確實有些好東西,反正他們來的也只是龍騎士,我變身四翼后,收拾他們還是沒問題的。

    等我醒來的時候,夜已經很深了,我悄悄的出了旅店,城門已經關閉,沒辦法,我只得找到一個地方變身成四翼墮落天使飛出了小城。一會兒工夫,到了白煙山腳下。白煙山依舊是那么美,雖然是深夜,但仍然能依稀看到空中那常年不散的云彩。這里靜靜的,好象沒有人煙的樣子。我小心翼翼的落在一棵大樹上,憑借我靈敏的感覺,知道周圍并沒有任何人,既然這里只有龍騎士,即使被他們發現也沒什么,我并不知道寶物在哪里,還是先到上回修煉的地方去看看吧。萬事通說有輕騎兵巡邏,怎么沒有動靜?難道晚上都去睡覺了不成。

    我看準方向,悄悄的飛了過去,飛起的時候,我將暗黑魔力遍布全身,散發出濃濃的黑霧,仿佛就向一片云彩一樣,輕輕的飄向白煙山。居高臨下我才發現,在山腳的密林中,竟然有大批的部隊隱藏在內,不過,都是步兵,萬事通這死胖子,告訴我什么jīng銳輕騎兵,連一匹馬都沒有,如果我貿然闖去,一定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由于我有出sè的偽裝,并不怕被他們認出來,浮在空中靜靜的觀察了一會兒,我發現,幾乎每間隔百米就會有一個小隊隱藏,在密林上方一點,還聚集著大批部隊,看來是準備隨時策應的。在龍神這種防守下,如果想悄悄的步行進去,幾乎不可能。還好這些士兵只在山腳下布防,我小心的掠過他們上空,悄悄的落在山腰,我想了想一年前修煉的位置,辨別了一下方向,嗖的一聲,躥上樹頂,輕點樹梢,迅速移動著。我時刻保持著jǐng惕,敏銳的感官可以探察到500米之內的動靜,搜索了一陣,終于找到了那個小山坡,我的偽裝仍然沒有被破壞,還在那里,我走近看了一下洞穴也沒有任何動靜。白煙山方圓這么大,那五彩霞光讓我怎么找啊,剛才在高空的時候,我并沒有發覺任何異樣,別說五彩霞光了,連一名龍騎士都沒有,看來,他們晚上都應該去休息了吧。

    我拍動著四翼,悄無聲息的飛了起來,由于整個白煙山幾乎都被高大的樹木所覆蓋,我決定低空飛行,徹底搜尋一下。穿透濃濃的霧氣,我來到白煙山上半段,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濃霧打濕了,明顯感覺溫度降低了許多。

    既然萬事通說是白煙山發出的五彩霞光,那應該就在這座山峰的某個地方才對,我拍打著翅膀,加快速度,一圈一圈的圍繞著白煙山轉起來,憑借著過人的視覺,又是低空飛行,山體上的一切幾乎都盡收眼底。

    一直尋覓到峰頂,也沒有我想找的異常出現,坐在山峰上,一陣又一陣的寒風吹過,使我不得不將暗黑魔力催動護身。到底在什么地方呢,白煙山我基本上都找過了,可怎么沒有絲毫線索呢。

    白煙山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峰,放眼望去,周圍都是連綿起伏的山巒,真的要找遍整個山區嗎?那要等到什么時候。既然白煙山上什么都沒有,為什么龍神還派那么多人在下面守著,難道是為了掩人耳目嗎?想到這里,我才明白自己上當了,如果周圍有任何一座山峰發出五彩霞光的話,從遠處看就像整個山區發出的一樣,而白煙山是這里的最高峰,自然會有許多人認為是它發出的。再加上龍神下面把守的大量士兵,自然不會有人注意到其他地方了。

    正在這時,左側遠處的群山中突然騰起數股不同顏sè的彩煙,漸漸的上飄,煙霧越來越濃,天邊頓時亮了起來,我jīng神大振,這就應該是所謂的五彩霞光了吧。如果不是在白煙山山頂,還真不容易發現這股氤氳之云是從那里發出的。

    剛要向那個方向探索,突然,我體內的能量一陣躁動,向上次蘇魯狂化時一樣,體內的護心鏡又一次從我的狂神斗氣中脫離出來,在我體內瘋狂的顫抖著,我的心弦被它帶的一陣陣悸動,我頓時大驚,趕忙催動起暗黑魔力對它進行壓制,和上次不同的是,我現在處在變身當中,暗黑魔力要比上次強的多。但我恐懼的發現,護心鏡脫離的意念和上回比也是不可同rì而語,瘋狂的在我體內游動,不斷沖擊著我胸口部位,似乎要透胸而出似的。而引起它躁動的,好象正是那股漸漸濃郁的五彩霞云。難道,護心鏡和那五彩霞云有什么關系不成。

    雖然我極力阻擋著它,但它的沖擊力一次比一次加強,帶動的我體內經脈疼痛yù裂,我感覺,自己已經漸漸的堅持不住了。罷了,該是我的就是我的,而這不是我的東西,強求也沒有用,我逐漸收回暗黑魔力護住我的心脈。頓時,我胸口出現一縷金sè的光芒,護心鏡以純能量形態逐漸透體而出。金sè光芒越來越亮,一會兒功夫,它的能量已經完全逸出,仿佛有一顆金sè的心從我身體跑出來一樣,它逐漸變形,恢復了護心鏡的形態,但發出的金sè光芒卻沒有絲毫減弱。

    護心鏡開始微微的震顫起來,發出嗡嗡的聲音,它好象很興奮似的,猛的,護心鏡沖天而起,向著五彩霞光的方向投去,速度極為驚人。我心中一驚,趕忙拍打著翅膀追去,不管怎樣,我也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得不到護心鏡,我也要知道它和五彩霞光到底是什么關系。在我內心深處仍然有些私心,畢竟,當初是護心鏡把我從生死邊緣拉了回來,我對它已經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情,真的不想就這么失去它。

    護心鏡帶著一縷金光,向流星似的投向五彩霞光發出的地方。這下到好,我不用自己探索了,護心鏡成了我最好的路引,它的速度非常驚人,即使我全力以赴仍然被它逐漸拉開距離。我追著它離五彩霞光越來越近了,猛的,幾聲清亮的龍吟從下面的森林中傳出。四條巨龍分別從四個不同的方向迎往護心鏡前進的路線。它們包括兩條紅龍,一條藍龍和一條綠龍,每條巨龍身上,都端坐著一名身穿重甲手持長槍的龍騎士。顯然是護心鏡的金光將它們引來的,由于我落后護心鏡有幾百米的距離,而且又是黑霧裹身,他們好象并沒有發現我。我也不想和他們有什么沖突,猛的剎住身形,看他們是否能攔住護心鏡。

    四條巨龍同時噴出直徑接近一米的龍息,頓時將護心鏡前進的路線封死。

    護心鏡滿不在乎的依然按照原來路線沖去,四道龍息竟然不能阻擋它分毫。綠龍騎士反應最快,雖然它騎的風系巨龍個頭要小一些,但移動速度卻非常驚人,猛的橫移,攔在護心鏡前方。四米長的龍搶猛然揮出帶著一股青sè的斗氣向護心鏡挑去。這名騎士的槍法果然高明,居然能在護心鏡如此高速的前進中挑個正著。

    “叮”清脆的響聲在空中曼延著,護心鏡由急速猛的變為靜止,一動一靜之間顯得有些詭異,它停在那名龍騎士的龍槍上,四名龍騎士顯然很高興,立刻圍了上去。我暗叫不好,難道這寶貝就這么被他們收去了嗎?正在我猶豫要不要出手的剎那,護心鏡的光芒突然變弱了,原本能照亮周圍三尺的金芒,猛縮為一尺,收縮后的金芒上仿佛有白sè的閃電在它周圍不規則的扭動著,一名紅龍騎士突然大喊道:“不好,快退。”但他發現的晚了些,護心鏡的金芒變成了耀眼的白光,猛然以自己為中心爆發了。

    強烈的亮光使得遠處的五彩霞光都顯得有些黯淡了,我趕忙收起兩只翅膀擋在身前,這才將光芒遮擋住,一股爆炸xìng的強大能量將我向后送出數百米,以我的強橫都如此,而那幾名龍騎士的距離那么近,恐怕兇多吉少了吧。

    當能量波動消失后,我重新張開翅膀看去,那四名龍騎士被分別彈向四個方向,它們的巨龍為了保護自己的主人,身上都冒出了大量的鮮血,帶著自己的主人向下墜去,天空中到處飛舞著巨龍的鱗片和龍騎士甲胄的碎片,還好我剛才沒有堅持留住護心鏡,這恐怕才是它的真正威力,簡直太可怕了。我搖了搖頭,向護心鏡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點金芒已經逐漸消失在夜幕中,我心中大急,趕忙催動著翅膀迅速追去。

    追了一會兒,金芒已經完全消失了,護心鏡到底去干什么呢,還好有五彩霞光指引著方向,我將速度減慢,調勻體內的氣息,朝著五彩霞光的方向飛去。

    當我逐漸接近五彩霞光的時候,騰空而起的霞光突然扭曲了幾下,光芒大勝,仿佛非常興奮似的,我心中一凜,明白護心鏡已經到達了它的目的地,融入進了五彩霞光之中,強烈的好奇心催動著我的身體迅速前進,翻過一個山頭,我終于找到了五彩霞光的源頭,它好象是從一個山坳中飄出來似的,我收攏翅膀,向下投去。

    山坳中的樹木都異常高大,看上去,仿佛都有近千年的樹齡似的,既然我可以發現這里,比我早來幾個月的龍騎士們自然也可以發現,為了不和他們糾纏,我封閉了身體所有毛孔,收斂氣息,小心翼翼的飄到一棵最高的大樹上向下看去。在眾多大樹圍繞的中心,是一片空地,空地上站著三個身穿甲胄的人類,他們身后分別臥著一條巨龍。他們都凝神看著身前30米外的一個山洞,山洞的洞口就是五彩霞光的源頭,濃濃的彩霧正在不斷逸出。

    這幾條巨龍和我以前看到的有所不同,它們的體積要大的多,分別是一條白龍,一條黃龍和一條青龍。它們的體積要超過普通巨龍一倍以上,尤其是那條青龍,它不但體形最大,而且他的頭上還多出一只有些彎曲的龍角,身上的鱗片透著一層瑩光,看上去分外漂亮。我心中暗暗吃驚,這不會是傳說中的龍族長老吧。

    青sè的巨龍突然抬起頭道:“厲風,好象有同伴被攻擊了,我已經失去了對他們的感應。”能夠口吐人言的龍?肯定不一般,這種異常的情形更加堅定了我剛才的想法。

    在它身前身著青sè甲胄的人類哼了一聲,道:“謝謝你,青林長老,肯定和剛才投入洞中的那束金光有關,這里到底存在著什么?以我們幾個的力量仍然無法進去。”聽到他的聲音,我暗暗吃驚,好深厚的斗氣,雖然距離他們所在的地方足有幾百米,但他雖然蒼老但渾厚的聲音仍然震的我耳骨生疼。這絕不是龍騎士所能具有的能力,即使是當初遇到三大龍騎將之一的藍迪司,我也沒有過如此喘不過氣的感覺。我心中一動,頓時明白了底下這幾個人類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們應該正是龍神帝國的中流砥柱圣龍騎士團中的成員,也就是說,下面這三個人都具有龍騎將的實力,這幾個人絕對不是我所能對付的,隨便出來一個,也能將我滅掉。也只有他們才能具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龍神帝國居然請他們來這里,看來對這洞穴中的東西非常重視。

    他旁邊穿著黃sè甲胄的人類道:“厲叔,看來這里確有神器,既然我們進不去,不妨把這里炸塌,以確保不會讓敵人得到。您看如何。”聽他的聲音,要比那青甲戰士還蒼老的多,但卻稱對方為叔叔。

    那個被巨龍稱為厲風的青甲人類道:“以我們的力量還不足以將這里弄塌,我曾經試探過,這里的巖石雖然質地不算很堅硬,但由于有這股五彩能量保護,變的無比堅硬,如果想炸塌這里,除非我們所有團員集合,讓天云大哥指揮發動星龍雨才有希望。”

    穿著白sè甲胄的戰士道:“厲叔,有必要嗎?如果父親帶領我們發動星龍雨的話,那整座白煙山脈恐怕都會被摧毀的,我怕會引起恐慌啊。”我聽的心弦大震,什么?居然可以毀滅整個白煙山脈,那是種什么樣的力量啊。

    厲風語氣中多了些贊許,道:“不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遲遲做不了決定,大哥也不會同意的。咱們再試試吧,也許合三人之力會有些效果呢?”看來,這個叫厲風的應該是此行的首腦,雖然我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強的力量,單是那頭青sè的龍族長老就未必是我能對付的。龍神用這么強的力量來探索這里的物品,哪兒輪的到我們獸人族或者魔族插手。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