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四十三章 出征魔域

    我在一家豪華旅店內找到了盤宗等人,本來他們不想跟我進宮的,但我和猛克都極力相勸,對金銀更是用皇宮內的美食誘惑,終于說動了他們,一起到了母親住的地方。

    本來我還想和皇宮的守衛解釋一下,可他們根本就沒有攔阻我,讓我們這二十個人通過了關卡。

    我拉住母親的手,給他們介紹道:“兄長們,這是我母親。”母親微笑的對大家道:“你們好,到了這里別客氣,就當是自己的家。”

    盤宗撓了撓頭,看著我的這位人類母親,道:“老四,我們該怎么稱呼才對?”我哈哈一笑,道:“按照人類的規矩,你們應該叫我媽伯母才對。”

    盤宗哦了一聲,叫道:“伯母您好。”母親慈祥的一笑,道:“你好,你就是我兒子的大哥吧。”

    盤宗點了點頭,一把撩起頭上的斗篷,露出九個蛇頭:“是啊,雷翔有沒有跟您說,我是九頭蛇,沒嚇到您吧。”

    母親搖頭道:“怎么會,來,大家進屋坐吧。我給你們準備了吃的。”一聽到有吃的,金銀率先沖了過來,金喊道:“伯母您好,我是金。”

    “伯母您好,我是銀,您真漂亮啊。”

    我趕忙道:“媽,這是我的二哥二姐。”

    “啊!你們的毛發也很漂亮。”母親由衷的贊嘆。

    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伯母,您那些……”我哈哈一笑,道:“就應該在那間屋子里呢,快去吧。媽,我這二哥二姐沒什么別的愛好,就是愛吃愛喝,還喜歡些新奇的事物。”

    銀怒道:“老四,你說什么呢,我們可是堂堂……”我接道:“對對對,他們還是號稱的狼神呢,狼人都聽他們的。大哥是蛇人的jīng神領袖,蛇人都對他崇敬得不得了。二哥二姐你們還不快去,大哥和三哥可已經進去了,我媽做的可是人族美食,連我都沒吃過呢,你們不去,我可去了。”說著,我一個箭步躥進了屋子。

    哇,整張桌子上全是各種各樣的小點心,我顧不得說話,立刻加入了盤宗和猛克的掃蕩隊伍。金銀也沖了進來,毫不客氣的就往嘴里塞。

    母親站在門口,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們這群像餓死鬼似的人,扭頭對跟著盤宗來的那群蛇人道:“你們也去吃點吧。”

    蛇人護衛頭目咽了口唾沫,恭敬的道:“啊!您不用客氣了,我們不餓。”敢和這群大老搶著吃,不是找死嗎,就算再好的美味他們也不敢上去啊。

    只一會兒工夫,桌子上的食物就被一掃而光,由于我吃過人類的食物,再次嘗到,除感覺到母親對我們的關愛以外,并沒覺得其他什么。他們幾個就不一樣了。

    盤宗和金銀親熱的跑到母親身邊,一人挽住母親一只胳膊,露出快要流口水的表情,盤宗道:“伯母,伯母,那些吃的還有沒有了,簡直太好吃了。”

    銀道:“是啊,是啊,太美味了,我從來沒吃過這么好的東西。”

    我跑了過來,道:“你們這回知道人類的食物有多好吃了吧。二哥,你知道我上次在撒司的時候為什么不吃他們的東西了吧!你們的年齡都比我媽大,別裝得那么純情了。”

    金點頭道:“我們這是在討伯母歡心啊,不論我們歲數多大,輩份總是在那兒,撒司的那些破食物和伯母的手藝相比,簡直就是垃圾啊,伯母,還有嗎?我還想吃。”

    母親搖了搖頭,道:“時間太緊張,我只做了這些,沒想到你們胃口都這么好。我這就再給你們做去,材料都是現成的。”

    我趕忙拉住母親,道:“媽,別去了,你們幾個可不能為了吃東西累壞了我媽。”

    盤宗道:“伯母,我們給您打下手吧,這樣您就不會累了,怎么樣?”

    “大哥,你別鬧了,我還有事要和你們說呢。走,進屋里坐。”

    盤宗嘟囔著:“什么能比吃更重要啊。”嘴上雖然這么說,人卻已經攙著母親走了進去。他們簡直像比我還孝順的好孩子,金銀和盤宗分別坐在母親兩邊,我皺眉道:“我說,你們來這里不是為了和我搶媽的吧。”

    銀笑道:“當然要搶了,我們要是有這么個好母親多好啊。”

    母親慈祥的摸了摸銀的大頭,道:“到時候我教禰怎么做就是了,以后你們就可以自己給自己做飯吃,不是更好嗎?”

    銀喜道:“好啊,好啊。”真拿他們沒辦法,我正sè道:“我真的有要緊事和你們說,獸皇要見你們。”

    銀隨意的道:“不見,他見我們干什么?”

    我哭笑不得的道:“二姐,他畢竟是獸人之王啊,我需要你們幫我說服他出兵魔族的,禰不見他怎么行?”

    銀道:“有什么不行的?我們可不會沖他卑躬屈膝的當奴才。”盤宗贊同的點了點頭,道:“老四,你做我們的代表就是了,我們是不會向他這種低級獸人行禮的,又不想給你找麻煩,還是不去為好。”

    他們說的確實有道理,我想了想,道:“獸皇是個睿智的君主,他應該不會那么在乎這些俗禮,你們明天和我去見他吧,我保證不用你們行禮,還不行嗎?你們只要明確的告訴他,你們兩個領都會支持他發展獸人族和支持他進行這次對魔族的襲擊就行了。”金道:“老四,你說話可要算數。”

    我點頭道:“當然了,如果做不到,就懲罰我一輩子吃不到母親做的飯。”金銀和盤宗滿意的點了點頭,在他們心里,現在沒有比能吃到母親做的飯更重要的了。我轉頭看了看已經漸漸暗下來的天sè,道:“你們在這里休息吧,我還要出去一趟。”母親問道:“阿翔,你要去哪里。”

    我嘆了口氣,道:“獸皇讓我回去看看,我必須說服雷奧支持我對魔族的行動,媽,禰不會怪我吧。”

    母親皺了皺眉頭,道:“你去吧。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會的,您也說了,有獸皇的面子在那里,雷奧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金喊道:“去見比蒙王嗎?我也去,我也去。”

    “你們去干什么?又去找麻煩啊,我可不會幫你們的。我是去辦正事,可不是去玩。”金道:“誰說我要去找麻煩,只是去看看而已。”

    這家伙真讓我頭疼,他們以前找過父親麻煩,如果要是去了,還能不打起來嗎?

    正在我犯難的時候,母親說話了:“銀,伯母教禰做飯怎么樣,剛才你們吃的只是普通的點心,晚上伯母給你們做點好的吃。”

    銀大喜道:“好啊,好啊,那咱們什么時候開始?”

    母親笑道:“當然是現在了,做飯是需要很多道工序的,要是差了什么,味道會損失很多的。”在母親慈祥的言語下,銀拖著有些不甘心的金一起去了廚房。

    我暗暗松了口氣,叮囑猛克看好他們,悄悄的出了皇宮。

    我穿街繞巷來到了比蒙王府,王府仍然像以前那般巍然聳立,我深吸口氣,沒走正門,輕輕一躍,跳過圍墻進入了府邸。這個時間父親應該在吧,我看了看四周,王府里很清凈,只有少數仆人匆匆走過,根本沒人會注意到我。

    這里畢竟是我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我輕車熟路的來到了父親寢室外,現在是傍晚,父親高大的房間內燈光亮著,他應該在吧。

    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上前兩步,在房門上敲了兩下。

    “誰?”父親沉凝厚重的聲音響起。

    “父親,是我。”我的聲音稍微有些激動。巨大的身影在燈光的映照下投在門上,門開了,父親那熟悉的高大身軀出現在我面前。

    只不過幾個月不見,我發覺父親的鬢角有些斑白,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復雜,有欣慰,有喜悅,也有憤怒。

    他伸出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進來吧。”

    看得出,這次戰爭的失敗對父親的打擊很大。父親的手還是那么沉穩有力,讓我覺得仿佛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反抗他似的。

    進到屋里,父親隨手一揮,一股勁風吹過,房門關上了。他松開抓住我的大手,獨自走到自己桌子后面坐了下來。他抬頭仔細的盯著我看,好像從沒見過我似的:“坐吧。”我嗯了一聲,拉了把椅子坐在父親的斜對面,側臉朝著父親。

    “你不是替陛下去執行任務了嗎,怎么回來了?”

    在父親面前,我始終有些拘謹,恭敬的道:“父親,我這次回來是因為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向陛下稟報。”

    父親端起桌子上的大水杯喝了一口:“怎么,連些盜匪你都對付不了嗎?”

    對于父親知道我的行動我絲毫沒有驚訝,獸皇和父親的關系是密不可分的,沒有父親的支持,獸皇也坐不上今天這個位子,他是不會有什么對父親隱瞞的。

    我搖了搖頭,道:“幾個盜匪不算什么,我已經成功的收服了云那領和撒司領全境,也殺了幾批盜匪,只是,我在剛剛收復撒司后,遇到了魔族墮落天使的襲擊。”

    父親眼中shè出兩道jīng光,龐大的壓力使我有些喘不過氣來,我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陣顫抖。父親沉聲問道:“在咱們的境內怎么會有墮落天使?他們來干什么?”

    我恨恨的道:“他們來就是為了破壞我們重整獸人族的計劃,五個墮落天使殺掉了我十九名手下兄弟,有一個在我趕回來前跑回了魔族,剩余的都被我全殲了,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所以這回我回來是想請陛下發兵攻打魔族的。”

    父親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你說什么?你殺了四個墮落天使?”

    我搖頭道:“我殺了一個,剩余的被我的結拜兄長殺了一個,一個自暴,還有一個被同伴的自暴炸死了。”

    “你哪兒來的結拜兄長?是什么人?”

    “哦,我和三個獸人結拜成了兄弟,有蛇人族的,也有狼人族的,還有一個是我幸存的護衛。”父親哼了一聲,道:“胡鬧,以我們比蒙高貴的血統,怎么能和這些低賤的種族結拜。”我驚訝的道:“那陛下不也是獅人族嗎?”

    父親干咳了一聲,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你說你能殺掉一個墮落天使,那你的功夫應該又進步了不少啊。”說著,他走到我面前,我也趕快站了起來。

    “跟我來。”父親轉身推門,走了出去。我緊隨其后,父親和我進來時候一樣,也沒有走正門,帶著我躍出了王府。

    天已經逐漸暗了下來,夜幕逐漸降臨,父親叫我出來干什么呢,從他剛才說的意思看,應該是要試探我功夫吧。

    父親將我一直帶到上回我們交手的地方,他停了下來:“讓我試試你的功夫進步了多少?”說完,轉身一拳向我轟來。

    我心中暗暗叫苦,和父親對敵我不能使用墮落天使變身,即使我變成血紅天使都肯定不是他對手,何況現在不能變身呢?為了能多堅持一會兒,我努力的讓自己想起nǎinǎi的死,想憑借這些,讓我的情緒激動起來好狂化戰斗。

    我一邊調整著自己的思緒,一邊運起狂神斗氣和暗黑魔力,身體發出一圈淡淡的黃sè光芒,我知道父親喜歡什么樣的戰斗,踏前一步,大喝一聲,狂神斗氣灌入拳中,以狂戰天下的心法揮了出去。

    高度集中的狂神斗氣凝成實體般出現在我拳鋒外,一時間,黃芒大盛。

    父親眼中閃過一絲光芒,揮出的拳頭上亮起了白光。

    “轟!”兩拳相擊,一股強烈的氣流沖天而起,周圍的草木被強勁的斗氣吹得獵獵作響。

    我登登登連續退出數步才拿穩樁,右手一陣麻痹。好強的力量。

    父親顯然還沒有盡力,哼了一聲,道:“告訴你,這才是我兩成功力的一擊,以你這個水平,是不可能殺掉墮落天使的,放馬過來,難道你不想為你nǎinǎi報仇嗎?”

    我無暇理會父親如何知道我心中的仇恨,他的話已經深深點燃了我內心的怒火,但令我奇怪的是,我已經如此憤怒了,卻為何還不能狂化。

    我眼中露出血絲,狂喝一聲,高高躍起,大喝道:“狂龍急舞。”身化黃龍全力向著父親沖去。

    父親也不閃躲,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化了個半弧,一個白sè的光球出現在他面前,我像飛蛾撲火一般沖了上去,一頭扎進了光球。

    巨大的力量爆發了,地面上被炸出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坑,我又被震了回來,但我發現,父親使的力度剛好,既不傷害我,又可以將我擊退。我沒有絲毫猶豫,繼續發動了狂神拳的第四招。

    “狂影百裂。”隨著一聲怒吼,我感覺全身的細胞仿佛都燃燒起來,速度發揮到極限,無數黃sè的身影鋪天蓋地般朝著父親沖去。

    父親臉上第一次出現凝重的表情,他左腿向左跨出半步,身體微微下蹲,雙手掌心向上交叉在胸前,緩緩分開雙手,掌心由向上逐漸轉向身體,再轉向下,最后,當雙掌分到身體兩側的時候,掌心已經是朝著我的方向。

    我拼盡全力催動著狂影百裂的攻擊,但父親身前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墻一樣,使我每一個撞上去的身影都化作了光點,強勁的攻擊炸得父親身前泛起一圈圈光暈。

    父親始終保持著雙掌向前的那個姿勢,我經常見他發出的白sè天雷卸甲斗氣并沒有出現,天地間仿佛充滿了他那種無形的力量。

    我就像是蜻蜓撼石柱一樣不知疲倦的攻擊著,卻絲毫不能影響到父親。

    父親突然吐氣出聲,雙掌前推:“開。”我剩余的身影完全破碎了,無形的力量重重的擊打在我身體上,我被高高的拋了起來,遠遠的飛了出去,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身體的慣xìng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長溝。

    在月光的照shè下,我全身仿佛裂開般疼痛,狂神斗氣仿佛都被父親震散了似的,說不出的難受,暗黑魔力飛速運轉著,不斷的恢復著我的體力。

    天上的月光突然被擋住了,父親高大的身軀出現在我面前。

    我掙扎著爬了起來看著他。

    “為什么不狂化?”父親皺著眉頭問:“如果你剛才狂化后再使用那幾招我也不會接得那么輕松。”

    我搖晃著站了起來,苦笑道:“我也想狂化,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上回和那群墮落天使交手后,身體里老有一種奇異的能量,每當我到了狂化的邊緣,那股奇異的能量就會出現,使我無法爆發。”

    父親抬起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股淳厚的斗氣侵入體內。我心中大驚,趕忙用意志控制著暗黑魔力躲避著父親的斗氣,將它們完全壓縮到眉心的竅穴。

    還好,從父親的認知角度來說,像我們這些武者的能量都在丹田,他發出的能量直奔那里,在他的能量幫助下,將我四散的狂神斗氣重新凝聚起來。半晌,父親緩緩收功,臉上有一絲不解的神sè:“你的斗氣充滿了霸氣,里面也有天雷卸甲的能量在,你是不是學了別的功夫。”

    我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學了另一種斗氣,是我從龍神的天都學院學來的,叫狂神斗氣,說是只能由具有狂化體質的人學習,所以我就修練了,感覺上威力還是不錯的。”

    父親點了點頭,道:“這些倒沒什么,可你的斗氣里有一絲死氣,這可能才是你無法狂化的原因,你是不是遇上亡靈巫師了。”

    我驚訝的看著父親,道:“亡靈巫師,那是什么?”

    父親嘆了口氣,道:“亡靈巫師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存在,他們可以說是魔法師的一個分支。”

    我疑惑的問道:“是黑暗魔法師嗎?”

    父親搖了搖頭,道:“不是,黑暗魔法師主要修練的是黑暗魔法,而亡靈巫師則修練的是亡靈魔法或者叫亡靈巫術,兩者雖然同屬黑暗一類,但本質上是不同的。比起來,亡靈巫師要可怕得多。”

    父親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顯然亡靈巫師曾經給過他不可磨滅的印象。“大陸上有亡靈巫師存在?我怎么沒聽說過,我也沒見過他們啊。”

    “亡靈巫師現在已經非常罕見了,在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和你爺爺一起遇到過一個高級亡靈法師,他還沒到巫師的級別,那時候,你爺爺的功夫已經貫絕獸人族,可是,最后你爺爺雖然殺掉了那個亡靈法師,但也受到了他的詛咒,這才是你爺爺英年早逝的真正原因。你是除了我以外,第一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告訴其他人。”

    “啊!亡靈巫師那么厲害嗎?那時候的爺爺和您現在相比,誰更厲害一些?”父親看了看我,沉聲道:“恐怕還是你爺爺厲害一些,他的天雷卸甲已經突破最高境界,達到了那些上古神獸所謂的補天層次。”

    我驚訝的道:“補天?這個我聽我的結義兄長盤宗大哥說過,他就快到絕地層次了,這種形容方法不是只有遠古流傳下來的種族才會用嗎?”

    父親驚訝的道:“你那個大哥不是蛇人嗎?竟然能達到絕地的層次,這么厲害的蛇人我可沒聽說過。”

    反正他早晚會知道,我也沒什么可瞞的,當下,我把這次去剿匪的過程簡略的說了一遍。父親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原來那個滑溜的刺客竟然是狼族的雙頭狼,等我再見到他,哼!”

    我心想,這可怎么辦,如果金銀和父親打起來,我到底幫哪一邊呢。我趕快岔開話題道:“那您為什么會用補天這種方法形容自己的境界呢。”

    父親傲然道:“其實,咱們比蒙也是遠古流傳下來的種族,也是到現在遠古流傳下來數量最多的一族,有機會你可以問問你那兩個哥哥,知不知道洪荒巨人這個種族。咱們洪荒巨人在遠古時僅僅次于龍族,有著可以修練到爍今的先天條件。”

    “龍才有幾條,那這么說,咱們比蒙族在遠古時是最強的種族了。”

    父親嘆了口氣,道:“你錯了,雖然咱們本身的先天條件很好,但是,比蒙族卻有一個致命的缺憾,正是因為這個缺陷,使咱們無法和龍族媲美。你應該知道,咱們比蒙一族的壽命是不會超過一百五十歲的,即使功夫練到再高也不行,除非有機緣能突破離塵境界,否則,都會在一白五十歲之前死去。其實,據我所知道,咱們比蒙一族,還很少有能活過一百歲的。而那些其他族類,他們都有著幾百甚至上千的壽命,龍族就更不用說了。唉,你知道我為什么不喜歡你嗎?就是因為你并不是純種的比蒙,其實,我也不是,你nǎinǎi是魔族,這個你知道,正是由于這些,使我可能永遠無法踏入爍今的門檻,所以,我恨你nǎinǎi,這才是我為什么不理她的原因。但是,我從來沒想過要殺她,那只是個……”我心中涌起強烈的怒氣和騰騰殺意,如果他能對nǎinǎi好一點,他的手下敢傷害nǎinǎi嗎?但我現在還不能發作,我還沒有和父親抗衡的實力,我強壓心中的怒氣,問道:“那您的功夫現在達到什么境界了?”

    “算是剛進補天的門檻吧。雷翔,你要知道,這每高一個級別,變化是非常大的,但即使我現在的水平,也絕對不敢去招惹那些亡靈巫師,我剛才檢查你體內的情況和當初你爺爺受傷后的情況有些相似,只是你要輕一些。你真的沒遇到亡靈巫師嗎?”

    我想了想:“啊!剛才我和您說的那個自暴的墮落天使,他用的是禁忌術,那也是一股強大的死亡力量,只是被我們幾個合力削弱了很多,才命中我的。”

    父親皺眉道:“禁忌術,真有這種法術存在嗎?不過,以前遇到的那個亡靈巫師在最后被父親殺死前,曾經用過一個咒語,但卻沒有成功,自己自暴了,也許,他當初也想用這個法術吧。雷翔,暫時看來,你體內那股死氣只是讓你無法進行狂化,還沒有什么其他影響,但你要盡快想辦法改變這個狀況,否則,任由他潛伏在你身體里,早晚會發動,到那時候,恐怕……”父親竟然會關心我,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但這并不足以減弱我對他的恨意。

    不過,他所說的亡靈巫師卻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點頭道:“亡靈巫師有什么特征嗎?如果以后我遇到他們我應該怎么辦?”

    “亡靈巫師分為幾個不同階層,最普通的是亡靈法師,但也有人類中位魔導士以上的功力,他們都是由人類普通魔法師轉成亡靈法師的,再高一階層叫高級亡靈法師,如果從人類魔法師來說,應該有魔導師的水平吧,當然,要可怕得多。最后一種,也是最高級的,就是亡靈巫師了,這好像只是個傳說,從來沒聽說哪里出現過。亡靈巫師是真正的亡靈指揮者,他們擁有的力量絕對超過人類那所謂的圣魔導師,到了那個層次,就可以突破咱們這個世界,到達傳說中的神冥之界。恐怕,即使我能修練到離塵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你記住了,亡靈法師的裝束一般都是黑sè的大斗篷加一根長長的木杖,木杖是他們最明顯的標志,其他地方有些像黑暗法師。高級亡靈法師是紅sè的大斗篷加一根長木杖,亡靈巫師據傳說是沒有任何形體,只是一片罩著灰sè斗篷的煙霧而已。以你現在的能力,遇到任何亡靈巫師唯一的方法就是立刻逃跑。”

    “亡靈法師真的有那么厲害嗎?”

    父親鄭重點頭道:“是的,他們非常厲害,他們最擅長詛咒術和召喚亡靈,也就是說,如果你和他打的話,只要你這邊的人死一個,那他那邊的人就會多一個,明白嗎?而且越高級的亡靈法師可以保留越多亡靈原有的力量。”

    雖然父親說得很嚴重,但我卻有些不以為然,以后有機會,一定要找個亡靈法師較量一下。我問道:“那大陸上哪里才有亡靈法師?”

    父親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他們已經滅族了吧。亡靈法師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他一般也不會來招惹你的,所以在大陸上他們才這么默默無聞。他們一般都在深山中苦修,以圖能達到更高的境界,這些修練亡靈魔法的人都是一些崇拜力量的瘋子。也許,魔族那邊會有吧。好了,今天說得太多了,咱們回府吧。”

    回到比蒙王府邸,父親問我:“你說這次回來想讓陛下派兵攻打魔族,是怎么回事?”

    我憤然道:“魔族那群混蛋都已經欺負到咱們領地來了,再不給他們點顏sè看看,他們會更加猖狂的,所以,我們必須要還擊。”

    父親冷哼一聲,道:“你還是太不冷靜了,難道你不知道魔族有多強的實力嗎?咱們剛剛經歷過一場戰爭,消耗非常大,同時,魔族還掌握著咱們的后勤命脈,我想,陛下一定不會答應你出兵的。”

    我瞥了父親一眼,道:“不,陛下答應了我的建議。”

    父親猛地站了起來,怒哼道:“什么?陛下瘋了嗎?”

    我微微一笑,在今天來找父親這個過程中,我第一次占據了上風:“不,陛下他并沒有瘋,以他的睿智,沒有好處的事他會做嗎?不錯,確實要冒上一點風險,但高風險的結果是高回報,陛下答應我想想,這幾天就給我答復。不過,他還是很尊重您的意見,我這不是來告訴您嗎?”

    父親瞪了我一眼,他也明白獸皇不會那么沖動的,又坐了下來,道:“你詳細說說,你準備怎么干?”

    我沉吟了一下,將今天對獸皇說的戰略重復了一遍。聽完我的敘述,父親陷入沉思當中。

    良久,他抬頭道:“如果魔皇不善罷甘休呢,我們怎么辦,難道真的舉國之力和魔族打到底嗎?你應該明白,我們終究和魔族有一定的實力差距。”

    “這些我都知道,可我剛才說了,魔族內部現在并不像它表面上那么穩定,魔皇不能不考慮到這些。”

    父親點了點頭。

    我站了起來,道:“您多考慮考慮,我先回去了。”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