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二十一章 皇族兄弟

    我滿意的點點頭,將披風重新搭到身上:“你在城里是什么職位啊?”

    休斯特·非真抹了抹頭上的汗水:“小的叔父是本城的城主,小的在城里掛著個總軍需官的職位。”

    總軍需官,這可是個油水很多的職位啊。我把手搭在紫嫣肩上,對他說道:“這個職位不錯嘛,這些年你也刮了不少吧?”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掛職而已。”

    我厲聲說道:“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連我你都想打,你還有什么不敢的,剛才你罵了我朋友,給點jīng神損失費吧,金幣我拿著不方便,給我弄二十顆極品寶石來,你應該知道我們皇族對鑒別可是有一套的,如果試圖蒙混過去,小心你的腦袋。”

    休斯特·非真哭喪著臉說道:“爺,您就饒了小的吧,小的哪有那么多錢啊。要不,要不小的送您幾個極品美女怎么樣!”

    我怒哼一聲,道:“讓我用你剩下的嗎?少廢話,你沒有?行,少一顆我就砍你一條手臂,少兩顆我就砍你兩條,少四顆,我就砍你四肢,少五顆嘛……”我面sè邪惡的看了看他雙腿之間:“想完整的話就照我的話去做,都給我滾,如果明天中午之前我沒收到東西,我就自己到你府邸里去取,哼。”

    休斯特·非真見沒有一點斡旋余地,哭喪著臉坐到地上,和他的一眾手下一起向外滾著。

    我突然說道:“且慢。”

    休斯特·非真心驚膽戰的跪在剛剛滾出不足三米的地方,小心的問道:“您,您還有什么事?”

    我瞪了他一眼:“本爺來此是奉了陛下的特殊任務,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明白嗎?即使你叔叔也不行,還有,再隨便sāo擾城里的百姓,我就替陛下斬了你們叔侄,城主的寶座可是很多人都惦記著的。”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明白了就滾吧。”看著他們蹣跚的滾向大門,紫嫣放聲大笑,我拍拍她的后背,說道:“行了,別笑了,呆會兒嗆著禰。”

    紫嫣喘著粗氣,好不容易才把氣息平復下來:“阿翔,你不如改行當強盜算了,肯定收入不錯,沒想到你敲詐勒索的功夫這么好。你看他們的樣子,跟烏龜似的,笑死我了。”說著,又笑了起來。真拿她沒辦法。

    休斯特·非真眾人這時候已經滾出了旅店。我轉身對旅店老板說道:“老板,我的衣服破了,讓裁縫再給我弄一件,結帳的時候一起算給你。”

    老板連連擺手道:“不用,不用,能侍候墮落天使大人是小人的榮幸。”我這才發現,包括所有伙計和在場的顧客,他們都用崇敬的眼神看著我,坐著吃飯的也都站了起來。墮落天使、皇族,這些稱號還真是好用。

    我也不勉強他:“這些以后再說,剛才我們的飯還沒吃完,你叫人再送一些到我們房間里,還有,如果那頭蠢豬送東西過來的話,你們接下來直接給我送過去就行了,我可不想再見到他那惡心的樣子。”想起他那男不男、女不女的聲音,我不由得一陣反胃,還好今天沒吃什么油膩的東西。我扯著笑到肚子疼的紫嫣回到了房間。

    “行了,別笑了,笑得太多可是會有皺紋的,別我還沒去接禰,禰就已經未老先衰了。”這句話還是很有殺傷力的,紫嫣頓時止住了笑聲。雖然痛快的解決了那頭肥豬,但我明白,暴露身份的可能也大了起來。

    我對紫嫣說道:“小姐,禰給我想個主意啊,要是萬一那頭肥豬追查起我的身份,禰讓我怎么說,難道說我是魔皇的私生子不成。”

    紫嫣眼睛一亮,說道:“這倒是個好主意,就這么說好了。”

    我失聲道:“什么?這還是好主意。”

    紫嫣笑道:“傻阿翔,你聽我說嘛,魔族皇族對種族的觀念非常強,否則也不會導致整個魔族如此的等級分明了,你真的可以說自己是魔皇的私生子,就說是他和外面的女人生下的。不是皇族的女xìng是不能嫁給魔皇進入皇宮的,他們美其名曰保持正統。這樣的話,只要不是魔皇親來,誰也不可能知道你的身份,誰有膽子去問魔皇在外面有幾個私生子。能進行墮落天使變身是對你身份最好的證明。你也知道,只有皇族才可以修練的,像你這樣半個皇族血統的,也只有魔皇有權力將練習墮落天使的功法傳授給你。”

    聽了紫嫣的話,我明白過來:“禰這招真厲害,不過,就是又給我找了個父親。”

    紫嫣白了我一眼,說道:“魔皇當你父親還委屈你嗎,就這樣決定了。”我們沒想到的是,這個倉促的決定卻讓我們避過了一場大難。

    夜已經深了,城市里只有幾點蒙蒙的亮光,我和紫嫣站在旅店樓頂的露臺上看著天上的點點繁星。

    “阿翔,你說天上的星星有多少,它們好漂亮啊,閃亮,閃亮的,像一顆顆鉆石似的那么璀璨。”

    我從身后摟住她,微笑著說道:“連我們的才女都不知道有多少顆星星,我這個才疏學淺的小民怎么會知道呢。”

    紫嫣往我懷里擠了擠,說道:“討厭,我不許你這么說自己,我的……是最棒的。”

    我調笑她道:“禰的什么啊?”紫嫣沒有回答,我也沒有追問,我們就在這徐徐夜風中靜靜的佇立著,享受著皎潔月光的照shè,默默的數著天上的星星。

    “太晚了,咱們回去休息吧。”說完,我才覺出自己的話語中有些曖mei。

    紫嫣卻好像沒有覺出來似的,淡淡的說道:“我不想回去,多呆一會兒,好嗎?這樣和你一起看星星,真的好舒服。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在你的懷里,我感覺好溫暖,好安全。”

    “溫暖是一定的,安全卻說不上,和那些高手比起來,我還差得很遠,雖然可以墮落天使變身,但也只是初步而已,如果那天的那個丫頭不是修練時間太短,我們可能已經到地獄去做情侶了。”

    “不要說這些,好嗎?這么幽雅的環境里說這些會破壞氣氛的。”

    “哦?我們最崇尚力量的紫嫣小姐什么時候變得不喜歡談論這些了,這可不像禰啊!”

    紫嫣轉過頭,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說道:“那你是喜歡我現在的樣子,還是以前的樣子呢?”

    我趕忙陪笑道:“當然是都喜歡了,禰可是學院第一美女,不喜歡禰喜歡誰呢?真的很晚了,明天咱們收到那些東西就啟程吧。”

    紫嫣輕笑一聲,道:“想到那個胖家伙被你整成那個樣子,我就想笑,二十顆極品寶石啊,你這回可讓他大大破費一筆了。”

    我不置可否的說道:“二十顆寶石而已,至于讓他那么為難嗎,我還是給他留了余地的。”

    紫嫣握住我圍在她腰身上的大手,道:“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你當這是在你們獸人國或者龍神嗎?魔族是個盛產寶石的地方,這里隨便出產的一顆寶石到了龍神那邊都算得上極品。而這里所謂的極品,你說會是什么。今天你那么嚇唬了他,我真的很期待他明天會拿些什么來應對。”

    我微笑道:“這就不是需要我來擔心的事了。這里的空氣好舒服,我喜歡這涼爽的感覺。”

    “我也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到哪里我都會感覺很舒服。”為了不再被打飛,我強忍著想吻她的沖動,緊緊的摟住她。

    “輕一點,人家的骨頭快斷了。”她的話嚇了我一跳,趕快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紫嫣微笑道:“傻瓜,雖然有點疼,但你剛才抱著我的時候,我感覺很充實,我好像完全擁有了你似的。”

    “回去吧,乖,夜深了,明天還要趕路呢。”這回紫嫣并沒有說什么,乖乖的讓我抱著回了房間。

    屋子里的大床當然歸她睡了,可憐的我只能委屈在外面的沙發上,還好這里的沙發還算不錯,又大又軟,湊合吧。

    清晨,我到天臺上修練了一遍天魔訣,活動了一下筋骨,回來的時候,旅店的服務人員已經將早餐送來了,我們的紫嫣小姐正在毫不客氣的吃著。

    “很好吃嗎?看禰吃得這么香。”

    紫嫣一邊往嘴里塞著東西,一邊說道:“當然香了,味道好得不得了,你也快來吃點吧。”我剛坐下準備和紫嫣一同進餐,門外突然傳來敲門的聲音。

    “禰先吃,我去看看。”向紫嫣交代了一句,我走向大門。打開大門,首先看到的就是休斯特·非真那堆滿虛偽笑容的肥臉,他手上捧著一個jīng致的盒子。

    我皺著眉頭說道:“我記得交代過旅店的人,我不想再見到你。”休斯特·非真陪笑著說道:“爺,是這樣的,正好有兩位和您同族的爺在我叔叔那里做客,聽說您在這里就讓我帶路一起過來看看了。”

    我心中暗驚,已經沒有心思再去怪他泄露我的行藏,不動聲sè的問道:“哦,是誰啊,他們在哪里?”

    休斯特·非真閃開身體,在他后面是兩個身材不高,體形jīng瘦的中年男子,這兩人的容貌非常相像,應該是雙胞胎,但卻非常好認,因為左邊的始終面帶笑容,右邊的則一臉嚴肅。他們看到我以后,眼中同時暴shè出懾人的jīng光。左邊那人說道:“怎么,不請我們進去嗎?”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這兩個人一看就不好對付,我沉聲道:“請進。”

    我轉身先走回屋子,沖著還在吃東西的紫嫣使了個顏sè。三人跟在我身后魚貫進入,雙胞胎中的一人在進來后隨手關上了門,發出了砰的一聲。

    我皺著眉看著他們:“兩位是?”

    先前和我說話的那人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是墮落天使,怎么會不認識我們呢,我們的身份和你一樣,我們的父親就是陛下的護衛統領,除陛下以外唯一一個達到四翼墮落天使的皇族,而我們兄弟也是墮落天使軍團中人,論起輩份來,陛下還是我們的叔叔。我叫古云·路西法,這是我弟弟,古風·路西法。本來我還以為是哪位兄弟在此,沒想到啊!居然連我們軍團的人都有人敢冒充,說吧,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冒充墮落天使?”

    我冷笑一聲,說道:“你憑什么就說我是冒充的呢?”

    古云·路西法冷哼一聲,說道:“就憑我們兄弟從來沒見過你,這還不夠嗎?我們墮落天使軍團除了陛下和父親以外,一共就只有三十八人,我甚至可以一個一個的把他們的名字背出來,而你這個所謂的雷·路西法可是我們從未聽說過的,難道這還不夠嗎?”

    “這當然不夠,只憑你們的眼睛就說我是冒充的,那我同樣可以說沒見過你們,你們也是冒充的。”

    古云兄弟的臉sè都沉了下去,兩人身上的衣襟無風自動,強大的氣勢將我牢牢的鎖住。紫嫣躲到一旁,她知道,這時候如果她出手的話,不但幫不上忙,反而會制造更多的麻煩。我一邊凝聚著暗黑魔力對抗著他們帶給我的壓力,一邊暗想,如果他們都是墮落天使的話,以目前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氣勢看,即使對付一個,我都未必能拼得過,何況有兩個。雙胞胎一般都是心意相通的,肯定擅長合擊,如果硬拼,我絕對討不了好。

    想到這里,我收回冰冷的面容,微微一笑,道:“兩位先不要著急動手,你們看著,黑暗凝聚靈魂,墮落方能zì yóu,覺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無盡的魔力。”為了有更大的說服力,我又一次變身了。

    古云兄弟驚訝的看著我完全變成了墮落天使,變身后的我,頓時把他們的氣勢壓了下去。

    我一招手,墨冥飛到我手上,做出一個隨時攻擊的神態。變身前后的差別是非常大的,我身上發出的強烈暗黑魔力將屋子里比較小的事物卷得四散飛揚。在強大的壓力下,古云兄弟同時選擇了變身。

    一間房里同時出現了三個墮落天使。看他們的樣子應該已經可以變身很長時間了,在變身時的運用明顯要強于我,速度也更快。但大家都是同源的力量,變身后反而覺不出什么壓力了。

    而紫嫣和那只肥豬可就沒那么好受了,在我們三個的強大暗黑魔力下,兩人都被迫的貼在墻上。

    我一揮手將他們推出了門外,關閉的門上愣是被肥豬的身體撞出一個大大的圓洞,而紫嫣當然不會受到什么傷害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古風·路西法說話了:“沒想到你真的可以變身成墮落天使,這么說你應該不是假冒的了,難道你是新近完成變身的皇族,可我并沒有聽說過皇族中有你雷·路西法這個人啊!”

    我邪惡的一笑,道:“既然兩位兄長也可以變身,那大家都不是外人了,這樣好了,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說著,毫不在乎的把墨冥遞了過去,我這個送出自己兵器的舉動頓時讓他們放松了戒心。

    古云疑惑的接過墨冥,仔細的看了起來。古云突然驚呼道:“這,這是誅神劍——墨冥,怎么會在你手里,這把劍不是早就失蹤了嗎?我也只是在典籍中看到過。”說完,愛不釋手的撫mo著墨冥,眼中流露出貪婪的神sè。

    誅神劍?什么意思,不是七大名劍之一嗎?我是由于莊老師說過這把劍是魔族的才拿給他們看的。我微微一笑,道:“不錯,正是此劍,這是陛下親手賞賜給我的佩劍,不過,我還無法發揮出它的威力而已。”

    我這么說就是擔心他們問我此劍的功效,也避免他們追問下去的麻煩。古云驚異的看著我,道:“陛下將這把劍傳給你,不可能吧,這把劍如果在陛下手里,他也會傳給嫡系繼承人的。你現在當然用不了,想完全發揮出它的威力,必須要練成天魔訣第九層,變身為六翼墮落天使才可以。可笑的是,人類還把它劃作什么七大名劍,卻不知道它乃是當初魔神的配劍。”

    看得出,墨冥給這兩兄弟的震撼非常強,古云說話已經有些失態了。“看完了嗎?可以把它還給我嗎?”

    古云謹慎的將手中劍向后縮了縮,道:“還給你可以,但你要告訴我,為什么陛下會把這柄劍賞賜給你。”

    他們兩兄弟的表情非常有趣,大有你不說我就不還你劍的樣子,但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敵意。

    我假裝長嘆一聲,道:“你們真的要我說嗎?”

    “當然。”

    “好,既然如此,我要你們發誓,絕對不可以把我今天說的話傳出去,否則,陛下知道了,怪罪起來,恐怕你們老爹也保不住你們。”

    古氏兄弟對視一眼,同時說道:“我古云(古風)·路西法在魔神大人面前發誓,如果泄露今天雷·路西法對我們所說的一切,愿遭萬魔入體,吸魂奪魄而死。”

    這恐怕是魔族最厲害的咒誓了吧。為了讓他們相信我后面說的話,我必須要做足表面功夫,這樣才能更加取信于他們。我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咱們先解除變身吧,又不用打,這樣怪累的,小弟才只把天魔訣修練到四層而已。”

    其實是我支撐得很費力,不得不這么說,說完,我就率先變了回來,可憐我的新衣服又破了一件。

    兩人見我先變回了原樣也自然的變了回來,他們對我的信任在不斷的增加當中。我伸手示意他們坐下,自己也坐到沙發上,向外面喊道:“你們進來。”

    肥豬休斯特·非真和紫嫣聽到我的聲音,先后走了進來。休斯特·非真口鼻出血,衣服上很多地方都破了,頭發散亂,樣子非常狼狽,他看到我們三個好好的坐在一起,就知道要壞。

    果然,他一進來,我就冷哼道:“當我說的話是放屁,是吧,好啊!”

    休斯特·非真戰戰兢兢的跪倒在地,捧出手上的盒子,哀求道:“大人,大人您要的東西小的都已經準備好了,這可已經讓我傾家蕩產了啊,您就饒我這條賤命吧。”

    古云說道:“賢弟,這個人的叔叔和我們還有兩分交情,看在我的面上,饒了他吧。”這兩兄弟對我越來越客氣,雖然他們還對我有所懷疑,但我的變身和墨冥都向他們證明了,我并不是他們的敵人。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既然兄長為他求情,今天我就暫且饒過他,不過,你這只肥豬給我記住,再犯到我手里,我就把你做成烤整豬。放下東西,滾。”

    看著休斯特·非真像個皮球似的滾了出去,我示意紫嫣關上門,其實沒什么效果,門上有個大洞嘛,伸手拿起盒子,對著古云兄弟說道:“兩位兄長挑選些吧,這是我讓那只豬賠給我的衣服錢。”

    古風說道:“不用了,請你趕快說你和陛下的關系吧,我們還有要事等著做。”

    從表面上看來,古風要比古云嚴肅很多,好像一切都唯兄長的馬首是瞻,但論心機,恐怕還是他要深沉一些。在他們想來,賠個衣服能有多少錢,他們都是在魔族可以呼風喚雨的人物,哪會在乎這些。

    我隨手把盒子扔給紫嫣,介紹道:“這是我的未婚妻,我的事情她都知道,就不用避嫌了。”

    我神sè一整,正sè道:“兩位兄長一定要記住自己剛才發過的誓言,不怕你們笑話,我其實是陛下在外面的一個私生子。”這句話頓時引得兩人面面相覷,都流露出不可思議的樣子,想來魔皇平常一定是個嚴謹的人吧。

    “說實話,陛下是我最恨的人。”又是一顆重磅炸彈掉在他們身前,聽了這句話,兩人的神sè立刻從驚訝變成了憤怒。

    我繼續說道:“但是,他也是我最崇拜的人。”古云兄弟的神sè這才緩和下來,他們的神情隨著我的每句話變動,看上去非常有意思。紫嫣向我投來一個鼓勵的目光,顯然是讓我接著編下去。

    我眼中流露出一片迷茫的神sè:“我恨他,是因為他一時xìng起對我母親做出的行為毀掉了她的一生,雖然母親對此無怨無悔,但我卻不能原諒他。母親不是皇族,為什么就不能在他身邊。正是因為他覺得對不起母親,才把墨冥送給了我,還美其名曰——補償。”

    古云兄弟顯然已經被我的話感染了,古云鄭重的雙手將墨冥遞還給我,安慰道:“這都是祖上定下來的規矩,你也不能怪陛下,換了別的皇族,恐怕會做得更糟。”

    我接過墨冥冷哼一聲,順著他的話說道:“什么他媽的狗屁規矩,就是這些破規矩毀了我溫暖的家。”說到這里,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雖然她并沒有愛過我,照顧過我,關心過我,可母親的一生確實很苦,被父親強擄回獸人族,和自己最心愛的人分開,我真不應該恨她:“他作為一國之主,一個種族之王,卻不能破除這些不合理的規矩,還給我母親一個名份,你們說,我能不恨他嗎?”

    對于這個問題,這兩兄弟怎么敢回答,古云干咳一聲,掩飾著自己的尷尬,岔開話題道:“那你崇拜陛下什么呢?”

    我嘆了口氣,說道:“陛下將魔族治理得井井有條,功力更是絕貫古今,作為他的兒子,我理所當然的會崇拜他,為有這么一個父親而驕傲,可是,我的身份是見不得光的,這也是為什么我讓你們發誓不能泄露出去的原因。在我六歲那年,父親攜帶著天魔訣的手抄本來看我們,并指點了我一些功法,從那以后,我就發誓要成為一個強者,一個絕世的強者,我一定不能給父親丟臉。終于,在幾個月以前,我成功的突破了第三層變身成為墮落天使,父親不知道怎么得到了這個消息,親自來為我祝賀,并派下了一個秘密任務給我,這也是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的原因。至于這個任務,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們,陛下說,這是目前的最高機密,我能說的,就是,我的目的地在龍神帝國。”

    說完后,我偷眼看了他們一下,發覺兩人都陷入沉思之中,從他們進來以后,就一直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對于我的話,想不信都不行。剛才這個故事,我基本上是按照本身的情況編造出來的,極具說服力。

    古云說道:“既然兄弟是陛下的親生骨肉,我們也沒什么好懷疑的了,我們這次是去增援前線的,聽說公主前些天出了點事,受了很重的傷,陛下是讓我們去看看,你要不要去,畢竟她是你妹妹啊。”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去了,此行的任務很重要,我不想為其他事情耽擱,妹妹?恐怕她不會認我這個哥哥吧。人家是出身正統,而我只是個私生子,怎么去比。”

    我心中暗笑,恐怕這個所謂的妹妹正是被她這個假哥哥所重傷的。嚴肅的古風居然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別這么說,只要有本事,兄弟你一定會有出路的。既然你有任務在身,我們也不勉強你,不過咱們是同路,就一起走好了。”

    這個要求非常合理,我無法拒絕,欣然道:“這是當然了,小弟生長在山野,能向兩位兄長多請教一些,是我的福份。”

    “別跟我們客氣,有什么疑問盡管問我們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兄弟先告辭,正午時分我們在東城門等你。”說著,古云兄弟站了起來。

    我一直將他們送到旅店大門口,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才流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紫嫣拍了拍我的后背,說道:“好險啊。”

    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要不是禰事先給我定好了身份,說不定今天就要血濺當場了,別說兩個,一個我都沒把握。”說到這里,我想起了自己當初殺白天時的血紅天使變身,如果能順利的變出來,或許會有一拼之力吧,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不過也好,他們倒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墨冥居然是什么誅神劍。”

    紫嫣微笑道:“誅神劍有什么了不起,不是還有滅魔劍和它相克嗎?”

    “滅魔劍?那是什么?”問完這句話,我卻發現紫嫣捂著嘴呆立在原地,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紫嫣,禰怎么了?”

    聽到我的呼喚,她才從呆愣中清醒過來,喃喃的說道:“剛才,剛才我說了什么?”

    我皺了皺眉頭,道:“禰這是怎么了?犯什么傻啊,禰剛才不是說誅神劍有什么了不起,不是還有滅魔劍和它相克嗎?我在問禰滅魔劍是什么東西呢。”

    紫嫣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剛才聽你說了那句話以后,我心底里突然涌出一個聲音,然后就脫口而出了。滅魔劍,滅魔劍,那是什么啊?”

    看她呆呆的樣子,我也不忍心再問下去,摟著她的肩膀道:“先回去吧。”回到房間里,紫嫣已經清醒過來,對我說道:“你打算怎么辦,真的要和他們一起走嗎?不行的話,咱們偷溜好了,否則,真被抓到什么破綻,咱們就完了。”

    我搖了搖頭,道:“不行,還是要和他們一起走的。第一,可以多了解一些魔族的情況;第二,如果咱們跑了,他們會怎么想,一定知道咱們是冒充的貴族。這樣的話,憑借他們的力量,一定可以調集大隊人馬來追殺咱們,形勢會對咱們更加不利。現在也許外面就有監視咱們的人,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和他們一起走,謹慎一點也就是了。”

    紫嫣微笑道:“阿翔,我覺得你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考慮問題也周全了。你說得對,我聽你的,那我先去收拾東西。”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無奈的想著,我真的成熟了嗎?我才只有十七歲而已,不是未老先衰吧。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