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狂神全文閱讀
狂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狂神無彈窗 第一冊 第十四章 質的飛躍

    莊老師看到我的動作一呆,說道:“你這是干什么?”

    我說道:“老師,這個東西太珍貴了,請您收回吧,我真的不能要。”

    出奇的是,莊老師這回并沒有生氣,而是得意的看著我,我摘了半天,怎么弄都沒反映,莊老師這才說話,“沒用的,它需要特殊咒語才能摘除的,沒有我的咒語,這輩子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戴著吧,傻小子。”

    聽了她的話,我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悸動,莊老師帶給我的不只是老師對學生的關懷,更多的,是慈母般的溫暖。

    莊老師驚訝的看著楞在那里的我,說道:“怎么了,不滿意嗎?干什么這么看著我。”

    眼淚圍著我的眼圈轉了起來,我動情的說道:“莊老師,謝謝您,您讓我感到了人間的溫暖,我……”

    莊老師走過來,把手放在我的肩頭上,說道:“孩子,怎么了,看你的樣子,一定有個不快樂的童年。”

    我擦了擦眼睛,說道:“我小的時候,除了nǎinǎi,從沒有一個人真正關心過我,我的母親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而nǎinǎi也在幾年前死了,當時,我感到很絕望,整個世界在我眼里都是黑暗的,直到遇見您和紫雪,才又讓*看到了一絲光明,老師,能讓我叫您一聲媽媽嗎?”

    莊老師臉上一紅,說道:“雷翔,沒想到你的遭遇是如此的不幸,我的年紀不能做你的母親(莊老師比我大十一、二歲左右),但我可以做你的姐姐,好嗎?”

    姐姐就姐姐吧,叫一個沒結婚的女xìng母親確實有點……,我點了點頭,叫道:“姐姐,謝謝你。”

    莊老師說道:“以后沒外人的時候,你就這么叫我吧,弟弟,你這次放假有什么打算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修煉一段時間。”

    莊老師點了點頭,說道:“這樣也好,你還真有上進心啊,對了,離這里大約三百里左右的地方有座白煙山,那里海拔非常高,也比較險峻,一般沒有什么人煙,你就去那里吧。”

    我眼睛一亮,說道:“有這么好的地方,離首都還近,太好了。您告訴我怎么走?”

    莊老師拿出一張白紙,給我畫了一個簡易的地圖,對我說道:“按著地圖走,你就能找到那里了,路上要小心,雖然你的功夫不錯,但一山還比一山高,不要隨便惹事。對了,你到山上吃的怎么解決。”

    我想了想,說道:“應該有野獸什么的吧,到時候我隨便打點野獸,揀些果子吃就行了。”

    莊老師神秘的一笑,說道:“那到不用,姐姐給你樣好東西。”

    我連忙說道:“不用,不用,姐姐你給我的已經夠多的了,我不能再要你的東西了。”

    莊老師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小瓷瓶,說道:“也不是什么珍貴東西,是這個。”

    我疑惑的問道:“是什么?”

    莊老師說道:“這個叫避谷丹,吃一顆可以一天不餓,足夠補充你身體所需了,雖然不是很珍貴,但卻很實用。這一瓶子里有200顆,你留著吧,姐姐有制作的方法,想用的時候再自己做就行了。”

    我驚喜的說道:“原來還有這么好的東西,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莊老師看我收好了避谷丹,說道:“上回紫雪的事情你解決了嗎?”說到這個,她想起了當時親我的情景,不由得臉上一紅。

    我嘆了口氣,說道:“這些都等我回來再解決吧,沒有絕對的實力,說什么都是沒用的,上回的誤會我已經告訴她父親了,她應該會明白的。”

    莊老師笑道:“這種感情方面的事情,姐姐也不太懂,全要靠你自己了,你說的對,實力才是說話的本錢,姐姐支持你。”雖然我很奇怪以她的品貌怎么會沒有人追求,但為了怕她感到難堪,我并沒有問。

    我點了點頭,抓住莊老師的手,說道:“姐姐,那我走了,您保重。對了,麻煩您幫我告訴紫雪,讓她幫我喂喂黑龍,只有她才可以靠近黑龍。”

    莊老師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新學期開始前一定趕回來,我等著看一個全新的你。練功不要躁進,以免發生危險。”

    “我會的。姐姐,再見。”我將墨冥用莊老師事先給我準備好的皮套裝起來背在背上,出了她的辦公室。

    我先回宿舍收拾了些換洗的衣服,風云和火氏兄弟早就走了,估計都回家了吧,走到學院門口,看著天都學院的大字,我的心中產生了一絲惆悵,我要走了,學院。紫雪,我走了。

    當我的背影逐漸消失之后,兩道紫影出現在學院門口。

    “姐姐,你說他會離開了嗎?”

    “難說。”

    “都是我不好,誤會了他,他一定是生我氣了,姐姐,我該怎么辦啊。我真的好愛他,我……”

    “先別說這些了,到里面找找,也許他還沒走呢。”

    兩道紫影閃進了學院大門,時間不長,她們又出來了。

    “姐姐,他走了。”

    “妹妹,別難過了,他又不是不回來了,爸爸不是說了,他沒怪你嗎?只希望澄清誤會而已。”

    “都是我不好,為什么我那么不信任他呢。”

    “行了,不就是個男人,至于你為他這樣嗎?他的馬不還在這里,你幫他好好照顧也就是了。回家吧,假期也不是很長,兩個月而已。”

    “姐姐,你沒有經歷過相思,又怎么會知道我的痛苦呢。”

    ……

    她們的聲音隨著遠去的身影逐漸消失了,如果我還在的話,肯定會認出她們,那是紫嫣和紫雪兩姐妹。

    ……

    出了首都,我朝著莊老師指點的方向前進著,我專門找些無人的小徑運起飛翔術趕路。這樣速度就快的多了,我曾經在沒人的地方試了試墨冥的鋒銳,當暗黑魔力催動它的時候,它顯示出的威力讓我大吃一驚,我隨手揮動了一下,它立刻發出一道黑sè的光芒,足足斬斷了三棵合抱的大樹。估計隨著我天魔功的進步它的威力會進一步的顯現出來。

    由于是步行,畢竟比不上騎黑龍,一天下來,我走了大約將近200里路左右,來到了一座不大的小城,天sè已經黑了,我決定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在走。我在小城中走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雖然比不上首都,但也算的上熱鬧了。我找了一家很普通的酒店住了下來。夜幕已經降臨了。枯燥的趕了一天路,我想出去放松放松,于是就不自覺的走出了酒店。

    已經很晚了,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前面有一家酒吧。趕了一天路了,進去和杯飲料放松一下吧。

    身隨意動,我走進了酒吧,這里的設計的非常古樸,一進去我就看見大廳zhōng yāng的兩棵大樹,估計是假的吧,頂棚是樹葉密布而成,看上去環境非常幽雅。

    一位服務員走了過來,說道:“先生,您想要點什么?”

    我說道:“給我來一大杯飲料,再來些點心什么的。”

    服務員點了點頭,退了下去,我找到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酒吧中大約有三成左右的客人,雖然人數并不是很少,但酒吧里卻保持著安靜,即使有人說話也都是壓低了聲音,這就使得這里的環境更顯清幽。

    這種寧謐的感覺讓我非常舒服,一會兒,我要的食物和飲料都上來了,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緩慢的進食,陣陣清香不斷傳入我的鼻端。

    就在這時,寧靜被打破了,酒吧門口處走進三個人類,中間一個長的獐頭鼠目,臉sè蒼白發青,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他身后跟著的兩人看上去到是很彪悍,應該是中間那人的保鏢或者家奴。

    他們一進門,中間那位就喊道:“服務員呢,快,給大爺上好酒,今天我要好好在這里喝上一頓。”

    他的大聲括噪頓時引起絕大部分人的反感,我更是忍不住說道:“安靜點,想喝酒自己找個地方,別在這里瞎嚷嚷。”

    我身旁的一個服務員一個勁的沖我使眼sè,意思是讓我別再說下去了。可我的脾氣哪兒能說收就收呢。

    那獐頭鼠目的家伙聽到我的話頓時大怒,喊道:“是誰在放屁,你們去給我收拾了他。”看到這一幕,我仿佛有回到了獸人國度那弱肉強食的世界。一絲冷笑出現在我嘴邊。對付這種敗類我最拿手了。

    兩名大漢向我走了過來,其中一個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我抓來,嘴里還說著:“剛才是你多嘴嗎?得罪了我們少爺,你死定了。”

    我一把叼住他的手腕,冷聲道:“就是我,怎么,想找麻煩嗎?什么少爺不少爺的,在我眼里,還不就是一條只會亂吠的狗。”單手一送,將他摔了出去。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喝道:“給我殺了他,一切后果有本少爺負責。”

    酒吧老板跑了出來,對著他哀求道:“原來是白少爺您來了,求求您,別在小店鬧事了,今天的帳都記在我頭上還不行嗎?”

    那白少爺三角眼一橫,說道:“滾,老子今天生氣了,說要他的命就不能讓他活著從這里出去,誰攔我我就殺誰。”說著,一巴掌將酒吧老板打了個跟頭。

    看他囂張的樣子,我的怒火騰的一下就上來了。

    我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喝道:“有什么事兒,沖我來,別難為別人。”

    白少爺說道:“好,你小子不是要逞英雄嗎?今天我就成全了你,給我上。”隨著他的命令,兩名大漢怒吼一聲,同時向我撲了上來,看他們的身手,確實是練過些功夫,但還不看在我眼里。這個什么白少爺的,在這里肯定是為禍一方,今天,我就為民除害吧。我的眼中涌出濃濃的殺機。

    我根本沒有閃躲對方的進攻,任由對方的拳腳打在我的身上,但他們打中我的同時也聽到了自己骨頭的碎裂聲,兩人狂噴鮮血飛了回去,如果要和對方纏戰,恐怕我還需要廢些工夫,像這樣一拳換一拳的打法,憑借我的超強防御力,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剛才,他們向我進攻我根本沒躲,立刻使對手一楞,勝負就在這一瞬之間,我的雙拳也同時擊中了他們的胸口。

    白少爺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當他發現我正一步步的向他走去時,才發現了自己的危險,一聲怪叫,轉身就往外跑。

    可能是平常做的壞事太多了,他在逃跑的時候腿一軟,摔到在地上,我上前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冷冷的說道:“你不是很狂嗎?不是要殺我嗎?來呀。”

    白少爺恨恨的說道:“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父親不會饒過你的,他會把你萬刃分尸,讓你不得好死。”

    本來殺他這種小人,我還真有些不屑,聽他這么說,我因為剛剛殺人時逐漸平息的怒火又被他點了起來,我淡淡的說道:“既然這樣,我正想看看你父親怎么個不饒過我。”我的全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氣。

    白少爺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生命的危險,眼底流露出恐懼的神sè,剛想開口求饒,我的腳已經踏了下去,他的胸骨完全被我踩的粉碎,頓時七竅流血而亡。我卻沒有意識到,在龍神帝國的第一次殺人,也險些為我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

    我恨聲說道:“死有余辜。”

    酒吧老板突然跪倒在地,哭喊道:“完了,完了,白少爺死了。”

    聽他這么說,我怒喝道:“他是你祖宗嗎?你這么舍不得他死。”

    酒吧老板說道:“這位遠道而來的外鄉人,你不知道,白少爺是本地城主白天的獨生子,自小就嬌慣,在我們這里早就橫行慣了,您殺了他,白城主不會放過我們的。”

    我不耐煩的從懷中掏出一袋金幣,扔給他,說道:“既然你這么怕事,拿著這些錢,趕快跑吧。”

    酒吧老板欣喜的接過錢,轉身就往后面跑去,我看了看已經四散奔逃的食客剛想回座位繼續吃喝,一為食客拉住我,說道:“兄弟,你趕快走吧,你不可能斗的過白城主的。今天你為我們除此一害,我們都非常感激,不能讓你把命送在這里啊。”

    我疑惑的問道:“那個什么白城主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食客點了點頭,說道:“白城主可是退了役的龍騎士,朝廷雖然收回了他的巨龍,但也將這里賞賜給他,在這里,他就像土皇帝一樣,沒有人敢招惹的。”

    我驚訝的說道:“退役的龍騎士?”沒想到龍騎士在龍神帝國居然有這么大的特權,即使是退役的也可以做城主。

    食客說道:“是啊,你快走吧,聽說他具有接近光明騎士的實力,雖然沒有了龍,恐怕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他還有3000甲衛,趁現在消息還沒傳過去,你走還來的及。”

    確實,即使沒有龍,我也不可能是龍騎士的對手,這點,我還是很清楚的。等死可不是我的習慣,我點了點頭,對食客說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那你也趕快走吧。”

    我迅速的回旅店收拾了東西,連夜出了小城。

    由于那位白少爺的惡名昭著,所以,根本沒有人去通知城主他的死訊,直到第二天,消息才傳到白天的耳朵里。

    白天帶領著人馬來到酒店,當他看到慘死的獨子,不禁老淚縱橫,但他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是什么原因導致兒子的死亡,強烈的仇恨占據了他的腦海,他大聲吼叫著:“不論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找到,用你的血來祭奠我兒子的亡靈。”

    走在半路的我打了一個冷戰,不禁苦笑道:“看來,是有人在罵我了。”真后悔沒有聽姐姐的話,管了這個閑事,弄的自己跟喪家之犬似的,我搖了搖頭,加緊了前進的步伐。

    經過一晚的急走,清晨十分,我已經到達了姐姐(莊老師)所說的白煙山,這里確實是煙霧繚繞,濕氣非常重。我順著蜿蜒曲折的山路向上攀行,路上偶爾會遇到些小獸。為了安全,我將墨冥握在手上,它傳來的冰涼感頓時讓我心神一振。

    由于是清晨,山里面更加是霧氣彌漫,我爬到半山腰以后,能見度不足3米,cháo濕的霧氣呼呼的從我身邊飛過,使我有一種穿入云層的感覺。又摸索著上行300米左右,我終于穿透了彌漫的云層,太陽也在遠遠的地方升了起來,初升的旭rì照的腳下云層如同一片巨大的棉花堆,層層疊疊美不勝收。

    我向上看去,山峰高聳直入天際,原來我才到了不足三分之一的地方,沒有必要爬的太高,只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就行了,這里的景sè那么美就是這里吧。

    我在山坡上找到一塊較為平坦的地方,為了能更好的生活在這里,我用狂神決斗氣在山壁上打出了一個巨大的洞穴,深約兩丈,高有兩米左右。為了安全,我把入口處打的比較小,只有高1米寬一米的一個不規則洞口,然后在遠處砍了兩棵樹,用墨冥將它們分割成木板,鋪在洞底。一個簡易的暫時巢穴就完成了。

    做完這些足足用去了我一整天的時間,由于我將洞穴底部挖鑿成一個斜坡狀,所以不用怕雨水的侵襲。我躺在地面的木板上,吃了一棵避谷丹。我就要在這里修煉兩個月了,時間緊迫,現在就開始吧,我要盡最大可能提升自己。

    想到這里,我立刻起身,到洞外找了許多藤蔓,厚厚的擋在洞口,又在洞口處用暗黑魔力設置了一層結界,這樣,足可以阻擋野獸的侵襲了。一切都準備好了,我開始了這次閉關苦練。

    二十天的時間過去了,可能是由于上次狂化改變了我的部分體質,狂神決斗氣經過我不斷的修煉,進步神速,已經接近第三層了,雖然暫時無法突破,但也有了希望。可讓我煩惱的是,天魔決在這二十天里居然毫無寸進,來的時候是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始終保持在第三層的頂端而無法做出突破,使我的暗黑魔力發生質的變化,兩翼墮落天使變身也就無從變起了。我曾經試著強行突破,卻險些走火入魔,弄的我再也不敢嘗試了。眼看就一個月過去了,我的心卻越來越煩躁。

    清晨,我站在山邊看著一望無際的云海,到底怎樣才能突破這個瓶頸呢,算了,不去管它,今天不練了,反正天魔決和狂神決都到了瓶頸,想突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紫雪不知道怎么樣了,公爵不知是否將上回的事跟她解釋清楚了呢!我的人生是那么的孤寂,以后要做些什么呢?是回到獸人國度做回我的比蒙,還是留在龍神帝國做我的人類。我的心很亂,我無法對自己的將來做出決定。公爵曾經說讓我給自己定立一個遠大的目標,我的目標是什么呢?雖然我年紀還小,但卻已經對打打殺殺的生活厭倦了,最渴望的是不要打仗,和紫雪找一處清凈的地方終老。人類和魔族、獸人不再仇視。可是,這可能嗎?以我一個人的力量能做什么。隨便一個龍騎士都可以置我于死地。

    獸人國我還是一定要回去的,那里畢竟是我的家鄉,和龍神帝國相比,獸人在各方面都差的太遠了,如果任由這么發展下去,早晚都是滅國的結果,而魔族呢,雖然我沒有接觸過魔族,但我畢竟有三分之一的魔族血統,最疼愛我的nǎinǎi也是魔族的皇族。三大種族都和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我幫哪一個也不是最好的選擇。

    我的目標是什么?最基礎的,就是先要改變獸人國現在的狀態,要屏除獸人的那些惡習,對付智慧低下的獸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武力,想到這里,我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冷芒。

    如果我能幫助獸人國和魔族強大起來,成為和龍神帝國有同樣實力的國家,讓三方得到一個平衡,這樣也許就不會有那么多戰爭了,我不想成為什么英雄,我只想做一個隨自己喜好做事的絕世強者。我決定了,當我學業有成的時候會立刻回獸人國,雖然我不喜歡那里的任何事物,但我卻一定要幫助獸人強大起來。等獸人成長起來的時候,我也許會去魔族吧。總不能讓魔獸兩國聯合把龍神滅了。當三國同樣強大的時候,我的使命就結束了。

    對,我的目標就是做個絕世強者,并要改變各族現在的關系,讓所有族類都能和平的發展。這個目標夠遠大的了吧,恐怕我用一生的時間也無法完成它,畢竟,一個人的力量總是渺茫的。想到這里,我眼睛一亮,對呀,一個人的力量小,那我何不多找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做呢,如果成功的話,會給整個大陸的各族人民帶來多大的福音啊。(正是今天的這個決定,使得“我們的力量”成為了rì后可以影響三族決定的第四大勢力,也使我開始向攀登歷史舞臺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想通了這些,我覺得一切都豁然開朗起來,心情大好,遠方的朝陽已經沖破了云端,正在冉冉升起,我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全身的功力都隨著我的嘯聲調動起來,狂神決和天魔決分為內外兩部分在我體內飛速的循環著,一黃一黑兩道氣流圍繞著我的身體瘋狂的旋轉著,周圍的云朵被強烈的氣流逼開,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我知道,這也許就是一個契機,我停住了長嘯盤膝坐在原地,任由體內的兩股不同的能量自行運轉。體內的經脈澎湃著無比強大的能量,使我感到全身好像一個巨大的氣球一樣。狂神決和天魔決的根本分別在我胸口和眉心兩個位置,天魔決是從眉心出發,主要圍繞著我腦部運動,而狂神決則是不放過身體任何一處經脈,瘋狂的運轉著。

    當兩股能量第99次在眉心處交匯時,我感覺到全身好像爆炸開一樣,所有的經脈都不一樣了,原本已經被能量充滿的經脈顯的那么空曠,我知道,經脈再一次被擴充了,全身輕飄飄的說不出的舒服,黃黑兩道能量依舊在不斷的運行著,我內心狂喜,因為不但天魔決的第三層突破了,連狂神決的第三層也同樣突破了。

    我緩緩將兩種能量收回到它們自己的地方,天魔決和狂神決都沒有停止運行,只是速度降慢而已,也就是說,以后即使我不刻意修煉,它們也會不斷的增長。

    我睜開雙目,發現已經進入了夜晚,如果有人的話,一定會看到在黑夜里閃過兩道冷電,那——就是我的目光。

    我按照天魔決書上所說的咒語吟唱起來:“黑暗凝聚靈魂,墮落方能zì yóu,覺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無盡的魔力。”剛剛平靜下來的暗黑魔力隨著我的咒語瘋狂的運轉起來,我感覺到一道冰冷的寒氣直刺我的大腦,不由得痛苦的呻吟出聲,我原本淡綠sè的頭發逐漸變成了黑sè,肌膚變的晶瑩白皙,全身的肌肉膨脹起來,后背突然傳來一陣巨痛,整個身體好像撕裂了一樣,一對長兩米多翅膀在我身后驟然展開,暗黑魔力迅速的布滿全身,我的周圍隱隱透著一層淡淡的黑氣,最讓我感到奇怪的是,狂神斗氣也完全融合到暗黑魔力之中,我現在能感覺到的就是夾雜著狂神斗氣的暗黑魔力。我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原本背在背后的墨冥突然發出歡快的呻吟,嗖的一聲躥天而起,我心中一驚,剛剛想到要去追它,卻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墨冥身邊,連我自己都有些不適應自己的速度。

    我一把抓住墨冥,將暗黑魔力不斷的灌輸給它,墨冥發出強烈的黑光。我意念一動身體重新回到了地面,一絲邪意流露在我的面龐上,我覺的大腦無比清醒,看什么東西都不包含任何感情。現在的我,應該是最適合戰斗的形態。

    我清嘯一聲,將暗黑魔力運到劍上,身體上躍,翅膀向身體的斜后方張開,飛到10米的高空,雙手握住墨冥運力向下揮出一道黑sè匹鏈。黑sè匹鏈輕柔的飄向地面,轟的一聲,樹木和山石四散飛濺,山體上出現了一道寬半丈深一丈,長十余丈的深坑。

    我仰天長笑,終于成功了,這么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我也具有墮落天使的能力了,再不用怕里瓦了。我又試了試狂神拳,我是用劍發出的,雖然狂神斗氣融合到暗黑魔力里,但依舊不影響它的本質,而且威力之大,幾乎可以和我狂化后所用出的能力相媲美。因為我的狂神斗氣也練到了第三層,所以,也同時學會了狂神第三拳——狂龍急舞。

    這次靜修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找了塊巨大的石頭將洞口堵住,準備下山。

    本來,我還想爬上山頂去看看,但對紫雪殷切的思念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但我卻不知道,自己因此失去了一個進一步提升的大好機會,這是后話暫且不表。

    下了白煙山,我按照原路向回走,能力提升的喜悅使我忘記了在小城的一幕。當我走到小城的時候,才反映過來,算了,既然已經來了,就趕快通過吧,哪兒那么巧就會遇到敵人呢,即使遇上,我也未必會怕他。剛剛修煉成墮落天使之身的我難免有些自大。

    我順利的通過了小城,看來,那個什么白天的不知道上那里追捕我去了,估計沒在城里。剛想到這里,耳邊突然傳來震天的喊殺聲。不好,被包圍了。

    大量龍神帝國的士兵從四周涌來,在我的正前方一人身穿白sè鎧甲手提長槍向我沖了過來,他不可一世的氣勢帶給我很大的壓力,我知道,這一戰是不可避免的了,而我面前的對手,就應該是小城的城主——白天。

    白天的馬在我面前10米處停住,我看清了他的長相,此人確實不愧是曾經的龍騎士,身高不下于我,雖然須發皆白,但腰干挺的筆直,整個人就像一桿蓄勢待發的標槍。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狂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