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黃金瞳全文閱讀
黃金瞳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黃金瞳無彈窗 正文 第785-786章 敗家子(上、下)【兩章合一,求月票】

    哦?說來……,對于這個徐先生,莊睿是充滿了好奇心的,那留有“許”字的古玩唐三彩,是莊睿唯一挑不出毛病的古董贗品,如果不是里面的那個字,莊睿也不敢貿然將其打破,而只能用碳十四檢測的方法斷其真偽了。

    “莊總,您絕對想不到”這姓徐的家伙,就是個敗家子的…”

    李大力笑了笑”接著說道:“莊總您找的這個人,叫徐國清,今年四十歲整,祖籍是河北邯鄲碰縣人,六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剛出生的徐國清,就跟隨父母來到石家莊高邑縣定居的…

    到了八十年代的時候,咱們國家開始鼓勵私人創業”徐國清的父親有一手燒制陶瓷的手藝,于是就開了個陶瓷廠,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就成了石家莊遠近有名的千萬元戶的的徐國清的父親在一九九零年因病去世了,這廠子也就交給了徐國清。

    只是這人正經臉不干,一不出去跑業務,二不管廠里的生產,剛接手工廠,就建了個研究所,整天在里面擺弄古瓷。

    按說這研究古瓷也沒什么,不過徐國清這人不同,他居然把從國外花重金買回來的好幾個唐三彩物件,全給敲碎掉了,這事很多人知道,都成笑話了。

    在八十年代私企比較少,徐國清的工廠也沒什么人沒他競爭”所以生意很不錯,不過這人不懂得維系關系,到了九十年代后,各種私提工廠層出不窮,他的陶瓷廠,很快就淘汰掉了…的這”才十幾年的功夫,徐國清就把家業給敗壞的差言多了,那工廠也是名存實亡”莊總,您說這人是不是個敗家子?”

    “呵呵,這人有點意思…”

    莊睿笑著搖了搖頭,從徐國清燒制的這些唐三彩中,莊睿可以看出他那高超的技藝,也能理解他敲碎真品三彩瓷器所為何事,不過李大力形容的也沒錯,這人還真是個地地道道的敗家子。

    要知道,在八十年代的時候,如果能坐擁上千萬的身家,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家比現在億萬富翁的含金量都要高出許多。

    現在的臺灣首富,那位號稱百億身家的郭老板,在八十年代末的時候,也不過就是身家百萬,手下的員工還不到一百人呢。

    如果徐國清稍微有點商業頭腦家不說現在成為什么百億富翁了,但是最起碼也能在陶瓷行業占得一席之地,李大力給他那“敗家子”三個字的評偷,一點兒都沒錯。

    不過這個人也讓莊睿更加媽奇了,放著上千萬的生意不去打理,專門去做麾品唐三彩,莊睿也搞不清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了家要說他制假賣假,那也不會虧的連廠子都要倒閉啊?

    “對了,莊總”本來我是約這哥們去běi jīng沒您見面的,不過他正準備賣廠子,一時來不開家所以才勞您跑這一趟的的的”

    李大力突然想起了這事,連忙給莊睿解徑了一下,徐國清在李總心里,可是連莊睿的一個小指頭都比不上的”按理說自己沒把他喊到běi jīng見莊睿家這事已經是自個兒沒辦好了。

    莊睿笑著擺擺道:“沒所謂,反正都不遠家去那里看看也好……,六莊睿也想見識一下,這位徐大師究竟是在什么樣的環境里”能仿制出連諸多專家都看不出破綻的唐三彩器皿來的?

    要知道,仿制古陶瓷,不但燒制工藝還完全按照古陶瓷的工藝來,還必須有古代的燒制配方,就是在用料以及燒制時的溫度火候上,也要絲毫不差,有時候多一度或者少一度,都會讓一窯瓷器前功盡棄。

    像近代出土的古代名窯遺址內,經常會出土大批的破碎陶瓷器,那些東西并不是說是完好的瓷器在經歷這么多年后破碎的,而是燒制出來之后,就被窯工們打破掉的便古代給皇家燒制陶瓷用具,那是極其考究的,稍有瑕疵,就必須要打碎丟棄,有時候十多窯都未必能出一件jīng品,所以遺址上那滿地的碎片,都是由此而來的。

    唐朝距今已經多年了,唐三彩的燒制秘方早已泯滅在歷史長河中了。莊睿心里納悶的是,徐國清究竟是如何還原的這種工藝?

    石家莊市地處華北平原腹地多是京津冀都市圈第三極核心城市,全國重要的醫藥、坊織工業中心城市,重要的現代服務業沒生物產業基地之一,華北重要商埠。

    經過了三個多小時的高速之后,莊睿等人來到了石家莊的地界,不過距離高邑縣還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李大力本來想在石家莊招待一下莊睿的,不過被莊睿拒絕了,直接驅車超往了高邑。

    中午快12點的時候,兩輛車前后駛出了京深高速,在高速路口,有一輛豐等在那里,李大力沒彰飛打了個招呼,示意他停下車。

    “老于,你這次山青辦得不地道啊…… ”

    李大力下了車后,對著那輛車里下來的一個中年人的肩膀,狠狠的捶了一下。

    那個人苦著臉受了李大力一季,皺著眉頭說道:“嗨,李老板,我這也是受朋友所托,實在是沒辦法,得”今兒您來了,我做東,咱們先去吃飯”有事兒下牛談的的”

    “嗯”今兒有貴客”老于,那件事就算了,不過這客人要招待不好的話,咱們這十多年的交情就沒了啊……,…”

    李大力本人就是撈偏門的,他經營的黑市拍賣也是見不了臺面的,對于這事兒也是習以為常了,并沒有責怪老于讓他幫忙出手質品的意思。

    “哎呦,李總,李哥,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來到我的地頭,喝不好那都不能來的,我給您說,回頭可是安排了好幾今年輕妹子陪著喝酒的啊,想那啥都行的的的”老于見到李大力沒生氣家臉上頓時笑了起來,不過那表情看起來很yín蕩。

    老于和李大力認識了十多年,知道他喜歡這調調,昨天聯系了好幾家夜總會家找了幾個不錯的小姐來,準備今兒把李總給伺候舒服了。

    “什么”

    李大力一聽這話,嚇得差點沒蹦起 來,連忙壓低了聲音,說道:“趕緊打電話撤掉,別搞這此事。

    李大力去了趟běi jīng城,尤其是在京郊會所呆了幾天之后家對這些小地方的胭脂俗粉也看不大上眼了。

    按照李總的想法,就憑莊睿在那會所的表現,還不是想玩哪個明星,就玩哪個明星啊?

    “不要了?我錢可是都給了啊……,。。。”

    老于聽到李大力的這話,頓時愣了一下家這老伙計平時最喜歡這個,大城市嚴打的時候,還經常跑自己這來找樂子,今兒怎么那么反常啊?

    再說了,老于今天叫了八個小姐,每人,四塊錢都付過了的,不那啥也忒可惜了點。

    “車里坐的那位。玩的可都是大明星,看不上這些的,別弄巧成拙了,嗯,今兒晚上我不來,安排晚上吧……,……”

    李總也不是什么好鳥家聽到老于的話后”立馬攻變了主意,把陪小姐的重要工作安排到了晚上。

    “行了,開車帶路吧,讓那些小姐撤了家記住,回頭別勸酒啊,那位和咱們不是一個招次上的人……,這”李大力又重點交代了老于幾句。

    要知道家在北方來了朋友吃飯,不喝酒是不成的家而且一喝準喝多,不把您灌醉那都不要好客,李大力這是怕老于回頭說話沒輕重,惹的莊睿生氣。

    “我明白了,季總,您放心吧……,這……”

    老于見到李大力連著幾句話”都在交代車里人的重要xìng,不由也嚴肅了些,眼睛往莊睿那輛奧迪車里瞄了一眼,見到莊睿沒有下車打招呼的意思,轉頭上了自己的車。

    李大力回到莊睿的車上后,說道:“莊總,那徐國清的廠子離縣城不遠,咱們還是先去吃飯吧,這都到飯點……”

    “成”李總您安排吧,下午能見到徐國清就行了……”

    莊睿點頭答應了下來,早上就喝了點稀粥,這會也有點兒戧了,幾輛車開進高邑縣城后家看起來還算是有點檔次的飯店門口停了下來。

    “老于,這是běi jīng來的莊總,莊總,這位是我的老朋友于正軍,這次的貨也就是從他手里流出來的尷,……”

    下了車后,李大力給面人相互介紹了下,于正軍也是極其有眼sè的人,和莊睿客套了幾句之后,就把人領到了飯店里面的一個包廂里了。

    “莊總,這都是咱們河北的特sè菜,石家莊的扒雞、馬家老雞鋪鹵雞、渤海對蝦、秦皇島海蟹、汽鍋野味八仙,來,莊總,嘗嘗味道怎么樣?”

    于正軍早就點好了菜,本來這桌上還應該有幾個小姐助興的,不過現在都撤了下去,老于記著李大力的話,也沒敢勸酒。

    桌上的菜式都不錯,尤其是那道汽鍋野味八仙,掀開汽鍋蓋子的時候,頓時滿室異香,一屋子人都聞的滿嘴生津。

    “這菜不錯,于老板有心了…… ”

    莊睿可不知道老于沒李大力之間的齷齪事,夾了筷子野味八仙,頓時吃的贊不絕口。

    “呵呵,莊老板多吃點,這家店就叫做八仙館,是老字號了”這道菜的主要原料有狍子肉、山雞脯、山危、地羊、沙豐雞、冬筍、。蘑、青枚,將這些原料放入汽鍋內蒸制出來的,這菜可是老板親自下廚整出來的尷這……”

    聽到莊睿的話后,老于連忙出言給莊睿介紹起桌子上的菜來,,了沒喝酒外,一頓飯倒是吃的賓主皆歡。

    第七百八十六章敗家子(下

    一頓飯吃完,莊睿對徐國清的了解更加多了一些,敢情這位于老板,以前就是徐國清家的鄰居,兩人還可以算是發小呢。

    徐家八十年代的發跡,帶動了當地不少人跟著發財,雖然徐國清接手工廠后干的一塌糊涂,但是有許多人都發起來了,也有做陶瓷廠的,而于老板,則是在八十年代跑起了運輸,現在有著規模不小的車隊。

    至于倒騰古玩家是于老板的副業,這事兒還是要從徐國清的身上說起。

    雖然徐國清生意做的不怎么樣,但是和于正軍的關系一直都不錯,徐國清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家做出的那些陶瓷物件,都是隨手就送人了,這送的人里面就有于正軍。

    于正軍最初是自己一輛車跑起來的運輸,來南闖北去過不少地方,也結識了不少的朋友,有次一個南方的客戶來他家里,見到了擺在客廳里的唐三彩,頓時看迷了眼,這玩意兒值不值錢于正軍心里清楚,當下就隨手把東西送給了那個客戶。

    也就是從這個南方來的客戶嘴里,于老板知道了什么叫做古玩,后來出車去外地的時候”也就留上了心,九十年代古玩還沒這么熱,著實掏到不少好東西。

    不過于正軍這人的主意比較正,雖然在古玩上面賺到了錢,但是運輸一直也在跑著,并且組建了運輸公司,生意規模一步步的在擴大,在這小縣城里,也算是個身家千萬的成功人士了。

    這么多年下來,于正軍也鍛煉出一點眼力介,后來又沒李大力認識,從全國各地倒騰了不少真假物件給了李大力,算是半個古玩圈子里的人了。

    在給莊睿講完這些事情以后,于正軍正sè對莊睿說道:“莊老板,我這徐兄弟雖然人有點木訥,但是心眼絕對不壞,這次的事情是我想幫他周轉點錢,主意是我定下來的,您可千萬別難為清國啊尷……”

    莊睿聞言笑了起來,連連擺手道:“于老板您誤會了,我來這”只是想認識一下徐先生,沒別的意思家對了,您說徐先生現在資金周轉不過來?”

    莊睿提到這臉,于老板的臉上頓時顯出愁容來,唉聲嘆氣的說道:“唉,他哪還談得上是周轉啊,整個就一山窮水盡了,媳婦都跑回娘家去了,小孩讀大學的錢”是我給掏的……”

    “怎么會這樣?徐先生言是還有點家底嗎?”

    莊睿愣了一下,敢情這位大師已經混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啊?

    于正軍嘆了口氣,說道:“老徐不會經營,前些年被人騙來了三百多萬的款子,有三四年的時間 子。都沒產值了,那時候還要養著一幫子人……

    加上他經常花錢買些燒瓷的原料什么的,連他老子蓋的房子都賣了,現在工人也跑了,他自個兒搬到廠子里去住了,我就搞不明白了,這東西雖然做的真,但是在國內賣不上什么偷,他干嘛非迷做這玩意啊?”

    “莊總,您別我老于為人不地道,我和清國是發小,穿開襠褲的時候就認識了,不過這事我也幫不到他,這可是個無底洞啊,我也填不起這窟窿的的”

    聽到于正軍的解釋后,莊睿才知道,敢情徐國清做出來的東西從來不賣的,誰喜歡就送給誰,這些年也不知道流出去了多少?

    但是這物件做出來的成本極高,每一個幾乎都要五六萬的成本費,還不算那些做廢了的,這樣坐吃山空,再有錢他也受不了啊。

    徐國清的老婆以前挺支持他這個愛好,不過眼瞅著這褲兜一天天變癟,勸解了徐國清幾次不聽,干脆就跑回了娘家。

    現在徐國清廠子連電都快用不起了,他也有點回過味來了,就拾掇出這些年燒制的幾十件jīng品陶瓷器,委托于正軍出手。

    于正軍前段時間認識了今rì本的客戶,看中徐國清的廠房了,不過徐國清說什么都不愿意賣,搞的最后還是不歡而散,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徐國清才拿出他自己珍藏的幾十件作品,交給于正軍去賣的。

    不過徐國清的本意,是把這些東西當成是現代工藝品來賣的,他也沒想到于正軍轉手就倒騰給了李大力,要不是落到莊睿的手上”這批物件還真有可能在黑市里被拍賣出去。

    “莊總,這就是老徐的廠子,現在言少人都盯上了這塊地啊…… ”

    吃過飯后,一行人在于正軍的帶領下”驅車向徐國清的陶瓷廠駛去,他的廠子距離縣城不遠,開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后,就能看到廠子的圍墻了,占地面積卻是不小便看來徐國清的這個廠子真的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圍墻外面的石灰和水泥都已經脫落了露出里面八十年代的紅磚,圍墻根處長滿了雜草,一副落敗的景象。

    當年徐國清老爸選中這個地方建廠,是因為周圍都是莊稼地地皮也便宜,不過現在旁邊到處都是住宅區沒街道,這個工廠放在這”倒是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了。

    “老徐,老徐,快點開門的…”

    將車子停到廠門口后,于正軍對著那扇銹跡斑斑的大門砸了起來門里面頓時傳來了幾聲構叫,不過聽到于正軍的聲音后,馬上變成了低沉的嗚咽聲。

    “這家伙連構都快養不起了,唉的…”

    于正軍拎著手里剛才打包的剩菜,示意了一下莊睿這才明白于老板剛才吃完飯讓服務員打包的意思。

    “這人,又言知道在干嘛了,莊老板,別在意”我馬上給他打電話的的”

    在門口等了五六分之后,門里面前沒動靜,于正軍連忙拿起手機撥打了出去,電話通了之后,這哥們直接就吼了起來,讓徐國清快點來開門。

    “老于,給大黃帶了吃的,隔著門扔進來不就行了嗎?干嘛還非叫我過來啊?”

    徐國清的xìng子夠慢的電話通了之后,還是又等了七八分鐘,才聽見從門里面傳來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隨著那鐵門令人牙齒發酸的聲音響起”一個滿頭長發胡子邋遢,帶著厚厚鏡片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幾人面前。

    這個中年人的頭發很有特sè多咋看之下,分為白紅藍三種顏sè莊睿仔細打量了一下,才看出來原來是沾染的sè料看來這人應該正忙乎著什么。

    不過這個形象沒莊睿心目中的大師,那是相差甚遠了,整個就一頹廢老男孩,這幅形象不用打扮,都沒美國七八十年代的嬉皮士有的一拼。

    那個中年人抬眼打量了一下莊睿等人,轉頭看向于正軍,說道:“老于,我不是給你說了嗎,廠子不賣只租,我的實驗室不能動”還有,要租也不租給rì本人,…。小rì本現在的制瓷工藝,還是當年從咱們這里搶去的呢……,的”

    莊睿等人聞言都被這徐國清給逗樂了”敢情這還是一愛國憤青呢。

    “老徐,你,了燒制瓷器的時候正常”平時能不能也正常一點啊?”

    于正軍對自己這老朋友也是有點無奈,將手里打包的食物倒進門口的盆里之后,說道:“老徐,我和你提過的,這位是莊總,特意從běi jīng超來的,你老小子怎么著也讓我們進去坐啊……,的”

    “莊總?那位莊總”我不認識啊?”

    徐國清顯然忘了老于給他提過的事情,不過這人雖然癡于陶瓷器,但是最基本的人情還是懂的,當下將幾個人讓了進去。

    這廠子的院子還是挺大的,但是除了石灰地鋪的道路之外,路面邊都長滿了雜草,正對著大門的一個車間,更是掛上了鎖,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開工了。

    “我這兒也就實驗室能坐人了,到實驗室去做吧…… ”

    徐國清帶著眾人繞過了那個車間,莊睿馬上看到了一個大煙白,雖然不是很高,但是非常的粗,煙白下面就是徐國清所說的實驗室了。

    “哎呀,我想起來,老于,這莊總是不是就是你給我說過的,能看出我那三彩陶俑是假的那個人,是不是啊?”

    剛推開實驗室的大門,徐國清像是小鬼附身了一般,猛的轉過身來,把后面幾人都給嚇了一跳。

    “是啊,莊總就是看了你那些三彩陶俑,這才來見你的,我說你讓我們先進去,倒杯水來成不成?”

    于正軍和徐國清很熟悉,知道這人有點神神叨叨狗,當下一把推開了他,將莊睿等人讓了進去。

    bk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黃金瞳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