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黃金瞳全文閱讀
黃金瞳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黃金瞳無彈窗 正文 第302-303章 黑如漆、薄如紙(上、下)

    「偶嘟塑乙攤主深諳做生意的門道,知道自己不能松口,開出 了  的最低價來,    只是他沒有看到,莊睿在轉回身的時候,嘴角已然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老板,你說的這一千塊錢,不會是美金吧?”

    莊睿故意做出一副憨厚的樣子問道,引來四周一陣笑聲,圍觀的人都以為莊睿是在調侃這攤 主的,因為這黑乎乎東西看起來不像是值錢的玩意,而且從三千叫到一千,直接縮水了三分之二,說明 這老板也根本就不看好這物件。

    “哥們,你有美金嗎?IOD塊人民幣,要就拿錢,不要別搗亂啊一 一r一 一 一”

    地搬老板的臉sè 變得有些不好看 了,雖然大家都知道這里賣的東西是假的,但那也不能說在臉上啊,莊睿剛才問的那話,是有點擠兌人了。

    “我沒說不要啊,我就是問清楚了再買,省的你一會說是美金一 一r一 一 一”

    莊睿從牛仔褲的口袋里掏出錢夾來,數了 IOD塊錢遞了 過去「他平時所帶的包里,一般都會放個四五萬的現金,不過這天氣太熱,他懶的拿包,就在錢夾里放了2XD塊錢,那攤主要三千的話,他一時半會的逼真掏不出錢來,而且這地攤可是不能刷卡的。

    那攤主接過讖后,干瘦的臉笑得將肉皮都擠在了一起,就像個菊花似地,手腳很麻利的拿出一個紙盒子來,當然,沒有那清康熙罐子的包裝好,把這陶罐放到盒子里,中間還塞了點塑料泡沫之類的填充物,然后找根繩子打了個結,這才交給了莊睿。

    “嘿,老板,您要不要再來點別的?我這里的物件可都是真東西 一 一r一 一 一“謝了,下次我那房子翻新過了,再來你這買點東西充門面0巴。

    莊睿的話再次引來一片鄙視的眼神,尤其是看到苗菲菲這么一婉約可人的女人跟在他身邊,更是讓不少 自詡長得比莊睿帥,腰包比莊睿鼓的人眼睛里像是進了沙子一般難受。

    等一直走出這個拐角,又向前走出三四十米,直到看不見那個攤位之后,莊睿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引得身邊的人側目不已,紛紛把身體和莊睿拉遠了幾米,這年頭可是什么人都有,別是jīng神病院跑出來的,一犯病再撓自己幾把。

    “莊睿,別傻笑啊,你買的那個到底是什么東西,樂成這樣?”

    苗菲菲站在莊睿跟前,也連帶著裱人當稀有-動物欣賞了一番,連忙拉了莊睿一把,往人群里擠去。

    “哎,慢點,別把我這東西給擠壞了。”

    莊睿雙手抱住盒子,這物件可金貴著呢,沒想到來次潘家園居然有此收獲,也算是此行不虛了。

    兩人走到一家店鋪門口,沒再被人群擁擠的時候,莊睿才開口說道:“這東西叫黑陶,年代應該是新石器晚期的山東龍口文化時期,黑陶的制作工藝比原始彩陶更純熟、jīng致、細膩和獨特,早在瓷器產生的約年前,中國黑陶已達到與瓷器相媲美的工藝程度,這玩意的價值,比咱們在中海見到的那個雞缸杯,還要貴出許多。”

    黑陶在歷史上一直聲名不顯,直到lq36年的時候,梁啟超的兒子梁思永先生,帶領考古隊在在山東rì照兩城文化遺址發現了①○多年前的珍稀陶器 一一高柄鏤空蛋殼陶杯,無釉而烏黑發亮,胎薄而質地堅硬,其壁最厚不過1 毫米,最薄處僅毫米,重僅乃克,其制作工藝之jīng,堪稱世界一絕。

    由此黑陶就成為了龍山文化的典型代表物,又稱為“標準黑陶”,體現了一種單純質樸的極致之美,具有極高的藝術xìng,在中國工藝美術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被世界考古界譽為“四千年 前地球文明最jīng致的制作”0莊睿淘到的這個黑陶罐子,其jīng美程度自然不能與那個蛋殼陶杯相比,不過也是極其罕見的,黑陶存世量不算少,但是薄胎的jīng品「就很少見了,說不定莊睿手上的這個罐子,就是個孤品呢,那樣的話,其價格更是難以估量。

    “莊睿,那這個罐子能賣多少讖啊?”

    苗菲菲對這玩意的來歷不大感興趣,她只是想知道,莊睿花了 IOD塊錢買的東西,到底能值多少錢7莊睿朝四邊開了一眼,故意做出 了神秘兮兮的模樣,說道:“要是在行里出手或者和人交換,應該能賣到珊多萬,不過要是拿到拍賣行里,最低要三百萬以上,具體能賣多少,那就很說了……”

    三百萬?天啊,你可是IOD塊錢買的呀,莊睿,我現在才發現,你真的好黑啊。”

    苗菲菲被這價格給震驚住了,她雖然家世不錯,手上也從未沒有缺過鈽,但那都不是自己賺的,她從來沒有想過,這讖居然能賺的這么容易,這讓苗jǐng官的思維產生了一些混亂,莊睿的形象在她心里,也無限度的撥高了起來。

    其實莊睿這價格,剛才已經是往少了說了,最近幾年玩jīng品陶器的人也多了起來,尤其是黑陶,白陶和彩陶的價格,近年來是突飛猛漲,比之明清的一些官窯瓷器也是不遑多讓,只是這類 藏品jīng品數量比較稀少,拍賣的次數自然就很少,所以大眾對它們的認知比較少。

    不過玩陶器的圈子 里,自然還是有這么一類關注的人群,莊睿這件黑陶作品如果拿出去拍賣的話,只要事先稍微做下宣傳,底拍價估計就要高出四百萬的。

    “我說這位小哥,你這箱子里,裝的真的龍山黑陶?”

    莊睿和苗菲菲冷不防被身邊響起的一個聲音嚇了一跳,循聲望去,卻是一六十多歲的干瘦老頭,穿著一件連體的長衫,腳下是一雙布鞋,看起未有點像解放前那當鋪里的大掌柜的。

    “是不是和你有 什么關系?”

    苗jǐng官一雙鳳眼瞪了起來,返老頭的外表長得有些猥瑣,而苗大小姐向來對不美的事物與人,都不怎么感冒的。

    “沒關系,一 點兒關系都沒有,不過這位小哥能不能讓老頭子我漲駱見識啊?”

    34 I。3老頭把臉扭向莊睿,他看得出來這東西是莊睿的,自然也是他做主。

    “對不起,我也就是隨便一說的,不一定是真的,還是免了吧。”這地方有些雜,莊睿并不想把這物件示于人前,他剛才就想好了,等四合院修繕完畢之后,這東西肯定第一個入駐進去。

    見到莊睿要是,那老頭連忙能著面前的這家店鋪,說道:“哎,小哥,你別急啊,我也不是壞人,喏,這店就是我開的,咱們進去坐坐,是不是龍山黑陶,大家也能相互學習下嘛……”

    莊睿抬頭看了一下,這店鋪門面倒是不小,上面的招牌上寫著“瓷來坊”三個大字,來來往往從身邊進出的人也很多,這會也逛的有 點累 了,正好可以坐下休息會,于是點了點頭,說道:“行,那小子就請您指教下……”

    咎菲菲本來有點不樂意,只是看到莊睿進去了,也無奈的跟在后面走了進去。

    這家古玩店是專營陶瓷器的,大大小小的木架上,擺放著形形sèsè的陶瓷物件,莊睿大概的看了一下,應該不低于上千件陶瓷器,不過在店里還有個柜臺,后面也是一排木架,想必在那上面的,才是有傳承的老東西。

    走在前面的這老頭姓那,算得上是個清朝八旗的二代遺少,從小家里有不少老玩意兒,只是讓他那只會吃喝piáo賭抽大煙的老子,全部都給敗壞光了。

    不過小那挺爭氣,靠著祖上留下來的幾個小物件,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倒賣起了古玩,那會běi jīng城的古玩不值錢,梨花木的方桌才五塊錢一張,小那做了幾十年的古董買賣,人變成了老那,也赤手空拳的置辦出一份不菲的家業來。

    那掌柜的剛才是無意中聽到莊睿和苗菲菲的對話,原本沒怎么在意,只是當他看到莊睿臉上那副自信的模樣,鬼使神差的就想著要見識一下,這才發生了先前那一幕。

    在那掌柜的帶領下,三人進到里面的一個包間里,叫了伙計倒上茶水之后,那掌柜的眼神就放到 了紙盒子上面。

    莊睿也沒I嗦,在相互報了姓名之后,就伸手把紙盒子給拆開了,抓住那黑陶罐子的口沿,將之拎了 出來,擺放到桌子上面。

    “這東西,可是有點難說啊,這胎質挺薄的,倒是有點像龍口黑陶,不過這包漿釉sè,有點拿不準……”

    那掌柜拿著把放大鏡,圍著這寬沿大肚罐子轉了半天,又用手敲了敲,臉上有點失望,他并沒有見過真正的龍山黑陶,只是這東西有點像是后仿的,和傳說中黑陶那“黑如漆、薄如紙”的特質,并不是十分的相符。

    龍山黑陶那“黑如漆”的特質,指的并不是單 純的與!sè,而是黑中發亮,但是這件黑陶顏sè暗淡,就連包漿也不是那么瓷實。

    莊睿看到那掌柜的表情之后,呵呵笑了幾聲,說道:“那老板,您這應該有桐油和白紗布吧?麻煩您拿點兒過來,我來清洗下這件黑陶。

    “桐油?那不是保養家具用的嗎?”

    那掌柜聞言有些疑惑,他沉浸在瓷器行中數十年,還沒有聽說過桐油可以清洗陶瓷器,不過莊睿既然這么說了,肯定有他的道理,那掌柜連忙告罪一聲,出去準備桐油和紗布了。

    第三百零三章黑如漆、薄如紙 (下)桐油是我國特產油料樹種一一油桐種子所榨取的油脂。油桐屬大戟科油桐屬,原產于我國,栽培歷史悠久,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即有記載,元代經意大利人馬可波羅介紹,桐油就逐漸遠傳海外。

    桐油的外觀是澄清狀的透明液體,具有迅速干燥、耐高溫、耐腐蝕等特點,可代替清漆和油漆等涂料,直接用于機器保養,室內木地板,木制天花板,桑拿板,木制陽臺扶手等,室外木地板,花架,木屋,涼亭,圍欄,木橋,船只,坐椅等。

    不過一 般人很少知道,兌水稀釋后的桐油,還可以作為陶瓷器保養所用,這也是德叔教給莊睿的獨門配方,莊睿只所以答應那掌柜,不外乎也是想借用他一點桐油,讓他自己去買這玩意兒,還要費上一番手腳。

    “小莊,讓你久等了,我這店里沒存放逕東西,還是跑到別人那里借來的。”

    一般的家具店里,都會存放一些桐油備用,但是瓷器店就沒有了,莊睿等了大約十幾分鐘之后,那掌柜才端著個小碗,手里拿了厚厚一疊白sè紗布走了進來。

    “那掌柜,麻煩您再拿兩個大碗來。”

    桐油雖然是透明狀的,不過里面也有一些雜質,必須要先過濾之后才能使用,莊睿也是第一次使用德叔所教的這個配方,心中不免有一絲緊張。

    莊睿接過那掌柜遞過來的大碗,用白sè的紗布蒙住了碗口,將另外一個小碗里的桐油,緩緩的倒了進去,用肉眼就可以看到,紗布上留有一些雜質,然后莊睿又換了一個紗布,將大碗里的桐油又過濾了 一次,如此三遍之后,才算是將雜質清理干凈。

    過濾好桐油,莊睿拿了一個干凈的大碗,接了三分之二的水,然后將濾睜的桐油,倒進去少許,大概有一勺根左右,桐油進入水中并不溶解,莊睿拿了根筷子不住的攪動,三四分鐘之后,像蛋清一般的桶油,就消融在水里了。

    將桐油和水兌好之后,莊睿拿了一塊干凈的白紗布泡在里面,由于桐油揮發比較快,很容易干燥,所以這紗布只有在用的時候,才能取出。

    做好這些工作以后,莊睿又把黑陶嫦子清洗了一下,然后用干布擦凈,放到這房間通往后院的門口陽光能照shè到地方,陶器的密度沒有瓷器大,沾水之后,會滲入到里面,單是把外面擦干凈是不行的「不過這八月的天氣,陽光很大,放置一會估計就能將里 面的水曬干的。

    “莊小哥,老頭子我今天可真是漲了見識了,原來桐油還能這么使用啊?”

    等莊睿做完這一系列的舉動之后,那掌柜才長舒了一口氣,剛才莊睿的一舉一動,哪怕「燮微的動作,他都牢牢的記了下來,要知道,一般來說得逕些技藝的人,對此都是秘而不宣的,莊睿肯在他面前使用這種方法,對他而言,那就是天大的機緣了。

    “一個小技巧而已,讓那老板見笑了……”

    莊睿倒是沒怎么在意,德叔教給他這技術的時候,并沒有說不能在人莽使用。

    “對了,那老板,您這有文房用具賣嗎?”

    莊昝剛才走進店鋪的時候,看到柜臺后面好像擺著幾方硯臺,莊睿知道古老爺子書法寫的不錯,平時沒事就喜歡自己研磨揮毫,晚上去看老爺子買方硯臺倒是不錯,文人送雅物,買別的東西估計又會挨老爺子罵。

    “呵呵,我這是專營陶瓷器的,文房四寶還真是沒有,小哥是看到我店里的那幾個硯臺了吧? 那玩意是前段時間有人找上門賣的,我看著不錯就收下了,莊小哥要是有興趣,我拿來你瞅瞅?”

    那掌柜的一邊說話一邊站起身子,那幾方硯臺他收了之后一直沒能出手,雖然收的時候價格很便宜,但是壓在手上心里也不舒服。

    “莊小哥,你看看,要是中意的話,就拿去玩好了。”

    那掌柜也找人看過,這幾方硯臺都很尋常,年代也不怎么久「估計是民國的時候制造的,不過他話雖然說的大方,莊睿卻不能真的就不給鈽拿走,那樣就太不講究了。

    莊睿對硯臺所知甚少,只知道中國有~,大名硯,分別是產于中國甘肅省臨潭縣境內洮河的洮河石硯,產于現今江西婺源龍尾山西麓武溪的歙硯,以過濾的細泥的材料制作的澄泥硯,以及被推為群硯之首的端硯,但是如何區分,他卻是個外行。

    不得,莊睿只能動用靈氣去查探一番,不過結果讓他很失望,這幾方硯臺里面沒有絲毫靈氣的存在,并且制材粗糙,應該只是最普通的石硯。

    莊睿搖了搖頭,說,道:“那老板,這幾方硯臺我看不準,呵呵,還是 算 了 一 一 一 一 一 一那掌柜的聞言也不失望,這幾個硯臺他本來就不看好,能糊弄出去自然最好,不過聽莊睿這話,顯然是看出來了,當下說道:“小哥一會要是有空閑的話,我帶你去對面的書雅齋看看,在那里估計能淘弄到不錯的硯臺。”

    “成,那回頭婺:要麻煩那老板。”

    莊睿點了點頭,站起身未,把門口處的陶罐拿到了屋子里,用全在上面摩擦了一下,卻是已經沒有濕潤的感覺了,想必滲入到罐體內的水分,也都蒸發掉了。

    這陶罐雖然經過清洗,但那 :。! \' “ \'是顯得{。:\'。\'\'”看起來一副不起眼的樣子,不過莊睿知道,這是EI,/ \'\'“;:\'。 氫的特丫 “:十 \' “:。 \' 成的,像瓷器年代久了之后,瓷胎 會徽徼泛黃,“ i,i;:;上↓-經 過時j\' √\' 二化侵蝕,卻是會在表層形成一種物質,使其表面蒙塵,擼淡無光。

    莊睿伸手把泡在盛放桐油碗里的紗布取出,然后用沾 :。”-!「。。 ;。。\'卜的紗布,仔細均勻的在黑陶罐子上擦拭了一遍,等到罐體都沾:「。::。j。。!。 「。。b水之后,莊睿連忙又取過一塊干凈的紗布,快速的在罐子上用力/\'i;}上起來,而他所擦過的地方,那種“黑如漆,亮如鏡”的顏sè,呈現在 了那掌柜和苗菲菲的眼前。

    在七八分鐘之后,整件陶罐已然是煥然一新,這件明珠蒙塵了數年前的龍山黑陶,終于在莊睿手上顯露出了本來的面貌,那種黑中透亮、亮中帶光、光中帶肉的漆黑sè彩,讓滿頭大汗的莊睿,也是看的迷醉不已。

    不管是什么sè彩,只要它純到了極致,都能顯露出其獨特的魃力來,這件龍山文化時期的黑陶就是如此,雖然上面沒有一絲紋飾「但是那種質樸到了極點的輕巧、jīng雅、清純卻讓其散發出一種神秘的魃力。

    放在桌子上的黑陶在露出本來面目之后,顯得是那樣的端莊優美,其材質細膩潤澤,光澤中沉著典雅,具有一種如珍珠般的臬雅沉靜之美。

    莊睿把這件陶罐拿了起來,伸手輕輕的叩擊了一下,一陣悅耳的鳴玉之聲從中傳出,這漆黑的嫦體上,如同墨玉一般,又隱含青銅之光,將莊睿的面目反映的一清二楚,猶如鏡子一樣。

    “莊小哥,真是好眼光,老頭子我自愧不如啊……”

    親眼得見這件黑陶出世,那掌柜早已看的是眼冒jīng光,不能自已了,他就是玩陶瓷器的,自然知道這物件的價值,恐怕把他店里所有的真品瓷器加起來,都沒這一個黑陶值錢。

    “哪里,那老板太客氣了,我正好聽長輩描述過黑陶的特xìng「這才僥幸撿了個漏,運氣,運氣而已。”

    莊睿謙虛的笑了笑,自己買得黑陶這事情,恐怕過不了幾天就會傳遍潘家園了,不知道那巧嘴的地攤老板,知道是自己賣出去的寶貝,會氣成什么樣子。

    “莊小哥,你這黑陶,想不想出手?我老頭子可以接下來,價格絕對讓你滿意。”

    那掌柜在觀察了許久之后,終于耐不住了,這樣的jīng品黑陶,別說是在民間了,就是國內各大博物館內,也不見得有,是以那掌柜起了將之收入囊中的念頭。

    還沒等莊睿回話,那掌柜的就聽到和莊睿一起進來的女孩的聲音:

    “莊睿,不能賣啊,這么漂亮的玩意兒,等你四合院裝修好了,擺在客廳里面多好啊。”

    莊睿像那掌柜笑了笑,卻是沒有開口說什么,苗菲菲說的話「和自己的想法一樣,這個物件,他是不會拿去賣錢的。

    不過至于苗菲菲所說擺在客廳里,莊睿倒是要好好思量一下,畢竟這玩意過于貴重,恐怕到時候要學 學偉哥他老爸,專門訂做個展臺搞幾個shè燈在里面,雖然有些招搖,但是哥們這也是為了 弘揚民族傳統文化啊。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黃金瞳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凯时kb88.com官网下载 - kb88凯时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