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官神全文閱讀
官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官神無彈窗 第234章 邱緒峰的用心和梅曉琳的直爽第235章 宋朝度有了進步的想法

    六刻之后強江海就敲én進來,邱緒峰示意他坐下。\\  。 、 co m直接撫且,“根據可靠的消息。李書記在安縣的時間不會太久,少則半年,頂多一年,他一走,估計我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接任書記,到時我會大力推薦你任縣長

    強江海蓄形于sè:“多謝邱縣長的栽培,我感jī不盡。”他想了一想,還是又說。“盛大對縣長的位子也是志在必得,而且聽說他的后臺也tǐng強硬,我怕到時候被他搶了先

    “盛大和夏想走的tǐng近,他想上位,沒那么容易”。邱緒峰一想到夏想和梅曉琳的一幕,心里格外不舒服,“夏想是李丁山的人,他和盛大走近,要是盛大當了縣長,政fǔ班子就很難控制了。放心好了,江海,我會大力支持你的

    “當然,你想要當上縣長,還必須一份拿得出手的政績才行,開礦一事,對你來說是就是一個巨大的機遇。”邱緒峰手中把玩著一只派克鋼筆,鋼筆是梅曉琳送他的定情物。他想起梅曉琳對他不冷不熱的態度,心里就越來越堵,語氣也就流lù出一絲不滿,“要放開手腳去干,不要畏手畏腳,安縣的礦產含量雖然不是特別豐富,但也算豐等。一些需要巨額資金才能開采的項目,可以先緩一緩,我們就打著高新技術的幌子,先開采技術含量低,見效快的項目,比如水泥

    強江海有些猶豫地說道:“梅書記的指示jīng神是,請京城的專家來論證項目,是以科技含量高、附加價值大并且不污染環境的環保項目為第一優先考慮。水泥廠項目,對環境破壞嚴重,梅書記已經明確說明不予考慮”

    邱緒峰笑著搖搖頭:“梅書記考慮問題比較長遠,好處是有,但缺點也不少,就是見效太慢了。真要上馬科技含量高的項目,資金投入量大不說,而且三五年內不見效益,風險也大了許多,,三五年?到時我們早就不在安縣了,豈不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了?時間太長了,我們要的是政績,要的是最好在一年之內就立刻見效的短平快項目,只有水泥廠項目可以在半年之內見到效益,而且投資技術含量低。”

    強江海還是有些擔心:“梅書記請來的專家,可是來考察石英砂礦和磁鐵礦的,對水泥廠不感興趣,我怎么才能說服梅書記?還有對京城的專家要怎么解釋?”

    “梅書記由我來做通工作,京城的專家你就只管陪好就可以了,他們說什么,你就聽什么,等他們的報告出來之后,我們再改頭換面報到市里,就以高科技項目申請專項資金,資金一到手,就開工建造水泥廠,來一個“暗渡陳倉!”邱緒峰大手一揮,一副舍我取誰的氣概。

    強江海知道邱緒峰后臺強硬,聽了他的計劃,頓時心中充滿干勁。

    “我一定不辜負邱縣長的厚望,努力干出一番成績出來強江海再一次表了決心。

    邱緒峰對強江海的態度還算滿意,他點了點頭:“好好干,我們結成統一戰線,以后安縣就是我們的天下。李丁山呆不久。盛大和夏想聯手也不足為慮”言外之意是,以后他是書記,強江海是縣長,安縣誰還敢有反對的聲音。

    強江海忽然意識到疏漏了一個關鍵問題,就問:“盛縣長如果成不了障礙,梅書蔣會不會盯上縣長的位置?”他對梅曉琳和邱緒峰之間的關系絲毫不知。

    別說強江海,整個安縣知道邱緒峰和梅曉琳有關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有些高層的事情,沒有足夠的眼界的人,是不夠層次知道的。當然,也和邱緒峰與梅曉琳二人表現得非常正常有關,二人說話辦事從來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口ěn,也很少sī下里接觸,大家除知道他二人都來自京城之外,其他關系一無所知。

    “梅書記可能也在安縣不會太久,她的志向不在安縣,而且她是一個nv同志,還是適合做一些務虛的工作。”邱緒峰的暗示是,梅曉琳可能也會調走,就算不調走,也可能還是在黨委班子。不會進入政fǔ部

    。

    強江海有些狐疑地看了邱緒峰幾眼,不解邱縣長為什么對梅書記這么了解,說話還這么肯定,難道他們二人有什么關系?邱緒峰看了出來強江海的疑問。也不解釋,笑著擺擺手:“不要胡思luàn想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才是第一要務,只哼哼了政績,關鍵時候才好說話。”

    強江海明白了:“我一定會jiā出一份讓邱縣長滿意的答卷

    強江海走后,邱緒峰拿起電話,想撥給梅曉琳,想了一想又放下了電話。他和梅曉琳有約在先,二人雖然訂婚,但是卻是為了家族的利益,只是維護兩個家族之間的合作關系,暫時不考慮結婚事宜,也不公開,更不要象正常人樣談情說愛。

    邱緒峰雖然對梅曉琳也沒有什么感情,但一想起夏想親昵地幫梅曉,琳擦頭安,明明是正常的舉動,他心里卻始終不是滋味,想引權右。猛地拍桌子,自言自語地說道!”夏想你等著,等寸,山”走,我讓你在安縣寸步難行!”

    夏想還不知道邱緒峰對他的印象又惡劣了一層,他網回到辦公室,屁股還沒有坐穩,電話就響了,接聽之后才知道原來是梅曉琳找他,想請他旁聽和上訪的農民的見面會。

    夏想微一思忖,就答應了。

    見面會是在縣委辦公室,夏想進來的時候,里面坐了三位農民,除了梅曉琳之外,還有一位縣委辦副主任。

    梅曉琳亦意夏想坐在她的旁邊,夏想笑著搖了搖頭,坐在三位農民的中間,然后就坐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三位農民為的人長的面目猙獰,一臉絡腮胡,臉龐又黑,猛一看還真有點猛張飛的模樣,他一開口就是粗聲粗氣:“我叫郝海振,是旦堡鄉的農民,剛才扔梅書記的jī蛋,是我干的,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承認是有點沖動。一個jī蛋就這么làng費了。怪心疼的。”他看了坐在旁邊笑瞇瞇的夏想,問。“你這個小年輕是誰?”

    “我來旁聽,眼里,官官相護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先不擺明身份,只表明立場。

    郝海振也沒多問,看了在場的人一眼,又說:“那好,我就實話實說了。三年前,當時還是鄉長的厲書記聯系了一家公司,說是優惠提供優質蘋果樹苗,全是高產的紅富士果樹,價格也不貴,而且提供樹苗的公司也答應,蘋果成熟之后,全部按市場價格收購。說是本著自愿的原則,但一般家里有幾畝好的的農戶,都必須種果樹最后全鄉少說也有上千畝好地種了果樹。”

    “沒想到,種上果樹沒多久,就有懂行的農校的學生說,樹苗根本不是紅富士,而是沒人要的海棠果。老百姓辛苦了兩年才攢下的錢,買來的全是結海棠的樹,大家都不干了,去找厲鄉長。厲鄉長開始找各種理由不理我們,后來實在是找的人多了,才聯系了賣樹苗的公司,免費給大家嫁接成了紅富士。雖然不是原裝的,嫁接的也成,能結出紅富士就好

    “叉兩年還好,果樹還沒有長大,還可以在地里種莊稼。到去年,果樹開始掛果,厲書記就和樹苗公司一起來果園里視察,樹苗公司的技術人員說是為了明年有一個好收成,為了讓果子長得更大更甜,最好今年地里不要種任何莊稼,,我們是農民,一聽蘋果可以比麥子更賣錢,去年冬天都沒有種小麥,就等今年蘋果有一個好收成。結果現在蘋果都快熟了,樹苗公司的人都不lù面了,我們找了過去,他們說今年蘋果市場不景氣,決定不收我們的蘋果!我們找到厲書記,厲書記說,一切以市場規律辦事”

    說到最后,猛張飛一樣的郝海振嗚嗚地哭了起來:“梅書記你評評理,我們老農民還講個良心。拍著xiōng脯說出的話,就是砸鍋賣鐵也得兌現了,堂堂大公司說話不算話。還有厲書記,是國家干部,也翻臉不認帳!現在我們耽誤了一年的收成。當年huā了不少錢買樹苗,現在又沒人收蘋果,真是要了人命了

    郝海振一哭,同來的兩個農民也哇哇哭了起來,都是五尺漢子,三四十歲年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象個孩子一樣,夏想就感慨萬千,伸手拿出紙巾,一人遞了一張,說道:“鄉親們受委屈了,好好哭,哭出來就會好受一些。你們反映的事實非常讓人吃驚,我相信縣委縣政fǔ會慎重對待你們的問題。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處理結果。”

    梅曉琳秀眉緊緊皺起。眉頭也擠起了皺紋,她毫不在意會影響形象會對美容不利,眼中閃出一絲憤怒:“如果你們反映的情況屬實,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們,縣委縣政fǔ對于坑農害農的行為,一定嚴加懲處,決不手軟!”

    郝海振“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梅書記,我們huā費幾年的心血,又耽誤了一年的收成,誰也不甘心呀!救救我們,要不我們明年都沒飯吃了

    旁邊的縣委辦副主任忙上前扶起郝海振,讓他重新坐回座位。梅曉琳心情復雜,想起上一次她暗訪一天卻一無所獲,看來,還是自己的基層工作不足。又想起夏想沉穩有余給她出主意如何解決農民上訪問題,心中就有了主意:“老郝,你和鄉親們先回去,縣里會開個會研究一下,會盡快到旦堡鄉了解實際情況,請鄉親們放寬心,我以黨xìng擔保,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jiā待。”

    好不容易勸走了郝海振等人。梅曉琳坐在公議室里,久久沒有動彈。夏想知道她受到的觸動不基層工作,有太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不是她這種從京城來的沒有接觸過民生艱難的人所能想象的。

    又過了一會兒,梅曉琳終于驚醒過來,對縣委辦副主任說道:“你先回去,就今天的事情寫一份報告給我,要詳細,要有力度

    然后等他出én。又看向了夏想:“夏縣長,我有事想請你幫忙,你幫不幫?”不等夏想回答,她又犯了常犯的á病。又多說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有沒有解決問題的本事?別讓我找錯了人才好。”

    夏想就不客氣地說道:“梅書記要是不相信我,就不要開口了。要是公事,就公事公辦。要是sī事,您一定要想好了再開尊口

    梅曉琳的辦公室布置得非常簡潔。非常中xìng化,看不出有任何nvxìng辦公室的特征,連一盆huā草都沒有。梅曉琳沒有坐在她的辦公桌后面。而是和夏想面對面地坐在沙上。語氣非常誠懇地說道:“夏縣長。我其實沒有惡意,也沒有懷疑你的能力,而且對你不關窗戶的壞印象也改觀了不少,不過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上次也暗訪過一次,沒有任何收獲。我請你幫忙,不是以副書記的身份,而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你當我是朋友,就幫我一次。不當我是朋友,就當我沒說。”

    說實話,梅曉琳最后一句話還是有點刺耳難聽,有點bī人必須答應的意思,也許她自己意識不到,她每次說話,總會在最后說一句沒用的話來薦調一下,結果卻往往恰得其反。聽上去讓人非常不舒服。

    夏想沉思片刻,還是決定幫梅曉琳一次。

    他是副縣長,梅曉琳是副書記,級刷上講是相同的,但權力上卻差了太多。梅曉琳先是常委。其次是縣委中僅次于李丁山的二號人物。主管人事和黨群,可以說是真正的實權人物。而他是分管文教、衛生的副縣長,既沒有重大事情的決策權,也沒有拍板權,有時候甚至還沒有一個縣局的局長權力大,可以直接號施令,也就是說,他是一個夾層人物,局限xìng很大。

    但夏想決定幫梅曉琳,并非是看重的接曉琳位高權重,也不是有意向她靠攏,而是為了幾千農民和上千畝良田。

    安縣本來良田就少,上千畝良田拿去種植果樹,結果到了蘋果成熟的時候。卻又沒人履行承諾,收購蘋果。這是典型的坑農害農的面子工程。根據夏想的經驗,厲há生在其中肯定扮演了不光彩的角sè,還有那家名為安利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樹苗公司。也有貓膩。

    夏想的想法是,坑害農民的事情,絕不能放過。他不是英雄,也不是法官,但有些不平的事情既然讓他遇上了,他就會盡他所能做一些什么來彌補農民的損失。

    有厲há生這樣的官員,是當地百姓的不幸。而且他也清楚,厲há生是邱緒峰的人。還有一點也很關鍵,厲há生所在的鄉旦堡鄉,是整個安縣礦石含量最豐富的鄉。梅曉琳正全力以赴請京城專家來考察礦產。到時真要立項,上馬采礦項目,有厲há生在,當地百姓能愕到實惠才怪。

    夏想主意既定,就說:“我和梅書記也算有緣份,坐車都能坐在一起。還因此結識,也算難得,所以梅書記既然開了口,大家又是朋友。我就不好意思拒絕了,不過我還有點想法,又必須說明

    梅曉琳主管黨群,可惜她說話一點也不含蓄:“有話就說,在我面前不用吞吞吐吐,我也是把你當朋友才讓你幫忙。要是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副縣長,我才不會放在眼里。”

    夏想心中苦笑,這話還真的不太好聽。不過他還是能忍得住,還能笑的出來:“我只是主管文教、衛生和旅游的副縣長,果樹事件算是農業。不歸我管,我去的話,名不正言不順。再有,厲書記畢竟是縣委常委。是縣委領導,我幫梅書記是幫朋友。但因此得罪了一個縣委領導。萬一厲書記給我小鞋穿,我找誰說理去?”

    梅曉琳不以為然地笑了:“你也太膽小怕事了吧?厲há生要是沒有事情,他找你麻煩做什么?他要是有事情,他自己的麻煩還處理不了。還有時間找你的事?你和我一起到旦堡鄉的話,,這樣,就以視察當地教學情況有由,我以副書記的名義出面,也算合情合理。”

    夏想心道,梅曉琳的想法可真夠簡單的,難道她以前沒有從過政?他剛才故意這么說,就是要她一個承諾,結果她倒好,輕描淡寫地給推到一邊。厲há生是邱緒峰的人,你梅曉琳又是邱緒峰的未婚妻,我和你一起下去查他的人,邱緒峰不記恨我的話。他就是圣人了。厲há生要是知道我在背地里檢查,也非得想方設法整治我不行。

    而且梅曉琳還提出以視察工作的名義下去,那豈不是被人安排得團團轉。還想查什么真相?直接就是吃吃喝喝一頓就回來了。就算讓你接觸到農民,也是安排好的托兒,哪里會有真話?夏想悲哀地現,梅曉琳就是工個政治白!

    “梅書記以前沒有在基層工作過吧?”夏想試探著一問。。如yù知后事如何,請登6 燦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沒有。我以前直在司法部法制宣傳司作。后來直接沁劉安縣當了縣委副書記”怎么了,你的意思是說我沒有基層工作的經驗吧?有沒有經驗并不要緊,重要的是我有信心有決心做一名合格的書記!”梅曉琳一臉堅決地說道。

    有信心有決心是好事,但世間有許多事情,不是只憑有信心有決心就能做成的,還要有手腕有智慧才行。夏想算是徹底明白了,和邱緒峰相比,梅曉,琳下來完全就是鍍金來了,她既沒有政治經驗,又沒有斗爭手腕,以前又在司法部én工作。估計還天真地認為,法律可以解決一切糾紛,卻不知道,在基層,權大于法的現象非常普遍。

    甚至可以說,幾乎不存在權力不干涉司法的絕對公正。

    夏想也不想給梅曉琳擺事實講道理說服她,他伸出一根手指:“既然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幫助梅書記。我就有一個條件,就是我們要去旦堡鄉。也要以sī人身份前去,不驚動任何人,不以任何正式身份,這樣才有可能查到真實的情況。”

    “你是說微服sī訪?”梅曉琳睜大了眼睛,“你的辦法也太老舊了。我上次就用過了,不還是一無所獲。你到底行不行呀?”

    夏想就笑,梅曉琳說話也太直了。一點也不懂得委婉的藝術,不過他還是很有耐心地解釋:“梅書記相信我的話,就聽我的,我保證您能聽到真話”有沒有興趣?”

    “好吧,我姑且就相信你一次。”梅曉琳還是有點疑huò地看了看夏想,愣了片刻,忽然開心地笑了,“知道我為什么要相信你嗎?”

    梅曉琳雖然穿得刻板一些!也不太注重打扮方面的細節,但也不的不承認她一笑起來非常好看,有一種標致的規范之美,,怎么說呢?就好象一個端莊淑雅的淑nv微笑一樣。lù出的牙齒不過瞰,臉上的表情也表現得恰到好處,既不過份熱情,又不失禮節,一見就可以肯定她以前受到淑nv教程的培。

    夏想就問:“我還真不知道。梅書記請講。”

    “主要是你這個人雖然不懂得太照顧別人的感受,不過為人還算真誠。也有可愛的一面,當時在車上和我爭論,說的多少也有點道理,再加你具我還年輕幾歲,在你面前,我就很有優越感。”梅曉琳倒有意思。實話實說。一點也沒有隱瞞,“而且你的樣子不算很帥,也不難看。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讓人感覺很踏實很可靠。我來安縣時間不長。你比我更短,所以綜合比較一下。我信任你,比信任在安縣任職幾年的人多了一些。”

    夏想想笑卻笑不出來,梅曉琳可是不管好壞話,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就依她的xìng格,能在官場上走多遠還是未知數,她的家人讓她下來鍍金,可不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梅曉琳最適合的工作就是坐在寬敞的辦公室里,做一些流于表面的文字工作或務虛事務,她不適合在基層和形形sèsè的人物打jiā道。

    “多謝梅書記的信任,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非常誠懇,對朋友向來說一不二。既然我們是以朋友的身份jiā談,我也希望以后梅書記對我有一說一,在重大事情上沒有隱瞞,這樣我們才能通力合作”夏想不失時機地暗示梅曉琳,希望她能多透lù一些她的個人情況。

    梅曉琳也不知道聽懂沒有,不過總算說了一句讓夏想感到欣慰的話:“夏縣長盡管放心,你既然幫了我。萬一出現什么問題,我會替你出面的。”

    算是一個承諾?夏想不敢肯定梅曉琳所說的問題,是不是指厲há生以常委的身份要找自己的麻煩,她會替自己出頭?不管了,夏想下定了決心,厲há生的問題必須要查,不管有沒有梅曉琳替他頂住壓力,既然讓他碰到了,也要暗中把自己查個清楚。盡管也會因此得罪厲há生和邱緒峰,他也不怕。他最善長的就是把局勢攪hún,然后渾水ō魚。

    更何況,有些人自身就有嚴重的蹲題,他想要的只是還百姓一個公道罷了。

    夏想起身告辭的時候,和梅曉琳約定明天一早就去旦堡鄉,到時他開車接她,梅曉琳一一答應,等他出én的時候,接曉琳又犯了老á病。突然就又來了一句:“你太年輕了,也不知道靠不靠得住?”

    夏想雖然已經習慣了梅曉琳說話的腔調,不過心里還是有點不痛

    夏想走了,梅曉琳自言自語地笑了:“比我還小三歲,裝什么大人。有意思!”

    夏想沒有回辦公室,直接來到了李丁山的辦公室。一進én,就被方格拉到一邊,方格一臉緊張,又微聳不滿地說道:“夏哥,你已經有nv朋友了,就不要再和梅書記拉拉扯扯了,好不好?她是我的偶像。”

    夏想樂了:“方格,你比我還小兩歲吧?那梅書記可是比你大了五歲。俗話說nv大五當老母,我看你還是死了心吧。”口保不所謂地撇撇嘴!“我說夏哥,你和我年齡差不多,知氣賦你的思想觀念非常陳舊?現在是講究情投意合不問年齡的時代,我喜歡她,哪怕她比我大十歲也沒關系。愛情,是越年齡的界限而存在

    。

    夏想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剛才的話,回家之后跟方部長再說一遍,如果他也同意的話,我就找機會介紹你和梅書記認

    。

    方格頹然地坐回椅子上:“就因為我媽比我爸大了半歲,我爸早早就告訴我,一定不能找比我年紀大的nv朋友,唉,什么世道,”

    夏想不再理會方格的自怨自艾,來到里間李丁山的辦公室。李丁山正在打電話,他示意夏想先坐下。

    夏想聽了出來,李丁山是在和宋朝度在通電話:“馬省長要升常委?原來的呂副省長要退?嗯,馬省長好象還是比較務實,和高書記走得不算太過,”你想運作一下空出來的副省長的位子,好,我明白了,我會找個適當的權會,找史老提一提,看看他的意見,”

    放下電話,李丁山笑了一笑:“省委常委、呂副省長犯了點事情,被人告到了京城,他主動要求退下來來保住副省級待遇,上頭同意了。馬副省長接了呂副省長的位子,這樣就空出一個副省長的空缺,朝度閑的時間久了點,他想動一動了,按說我也應該幫幫他,只不過史老比較固執,不好說動”

    本來夏想想向李丁山說說安縣的風吹草動,沒想到還未開口,就突然出出宋朝度的事情。

    馬副省長?馬萬正,被馮旭光的父親當成失散的兄弟的馬省長?夏想腦中突然跳出一個念頭,既然馬萬正能順利當上常委,可見京城也有后臺。省委常委可不是一般人物,都是需要政治局討論通過的。必須有重要人物點頭才行。

    “朝度一直是副省級待遇,他就算當上副省長,級刷上沒有進步,但至少職務上向前邁進一步。就眼下的情況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史老出面的話,問題不夫,但問題是。史老未必會給我面子,”李丁山苦笑搖頭,“我和史潔的關系還沒有什么進展,對于是不是和她復婚,我還一直沒有想好。如果我和史潔復了婚,一切都還說。沒有復婚之前,史老再大度,對我也是頗有微詞,我想,我是不是能再進一步升到區里當區長,前提就是我能不能和史潔復婚。

    我猜想不錯的話,只要我和史潔復婚,別說我升到副廳,就是朝度的事情,史老高興之余,也愿意出手幫忙。”

    夏想聽了無話可說,從愛護nv兒的角度考慮,從希望nv兒有一個依靠的出點考慮,史老的做法無可厚非,是一個父親對nv兒的恭恭愛心。但從李丁山的角度出。他現在既然已經入了仕途,自然不再和以前當記者站站長一樣,可以將史老對他的影響降到最低。現在完全不同了,一入仕途,沒有人不想再進一步,沒有人不想做出政績不想步步高升,可以說。官場中人的升官**和吸毒一樣,強烈而充滿快感。

    夏想從李丁山一到安縣。就迫切地想做出政績,想要為升到副廳級的區長而打下牢固的基礎就可以看出,目前的李丁山已經和初到壩縣的李丁山有了巨大的差別,初到壩縣時,李丁山也許只存了姑且試試的心理,想要擺脫經商失敗的yīn影。想要證明自己還有能力,還有在仕途成功的可能。而且他當時畢竟初入仕途,手法有些稚嫩,心腸有點軟,手腕不夠強硬,等等,對政績的要求也不太迫切,只想一心為民。

    經過了幾年的磨練,李丁山已經迅成熟起來,在壩縣做出了巨大的成績,有了足夠的政治資本,升官就成了一種承認自己能力的必然。如果不升官,反而會嚴重地打擊積極xìng。盡管說現在的李丁山本xìng未變,骨子里也有為民請命造福一方的公心,但在公心之外,對升官的期待卻比在壩縣里強烈了許多。夏想也能理解他的心理,自己從沒有級別已經升到了副縣,而他到現在還是正縣級,表面上不說,心里肯定會有一定的落差。

    所以現在在面對著復婚和升遷的重大抉擇面前,李丁山不再書生意氣十足,不再非常強硬地說不和史潔復婚,他猶豫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他產生了動搖,答應史老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史老是聰明人,知道官場就是一個巨大的名利場,一旦進入,就沒有人能抵擋它的yòuhuò。李丁山現在就是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宋朝度也是聰明人,他也清楚李丁山進入官場之后,肯定是有進無出,跳得進擊跳不出來,最終會和史老越走越近,聯系越來越密切,然后再和史潔復婚。宋朝度也知道史老對他不感興趣,但他相信史老最終還是會念在他大力促成李丁山從政的份下,在關鍵時刻出手拉他一把。

    一個人的一生之中,有許多機會是至關重要的,有許多坎就是決定一生命運的關卡,只要史幾一廣幫他一次,一次就足夠他徹底擺脫沉淪的命運! 順

    和宋朝度與史老相比,李丁山的政治智慧還稍微欠缺了一些。夏想不無遺憾地想,等李丁山坐大之后,再回想起一生之中面臨著艱難選擇的時刻,不知會做何感想?

    不過人生沒有假設,也不能回頭,如果沒有現在的選擇,又怎么會有以后的轉折?作為重生者,夏想比任何人都了解人生的無奈。有時候一步走錯,全盤皆輸,絕對沒有悔棋的可能。

    馬萬正既然當上了省委常委,夏想就又想起馮旭光來,心想得找個機會讓馮旭光和馬萬正見個面,萬一馬萬正真是馮旭光失散多年的親叔叔,不管他認不認。總算也有了一層關系。以他和馮旭光的jiā情。乘機接近馬萬正的可能xìng很大。如此一來,他就在省里,就有了自己可以直接認識的省委常委了。

    當然這事還的從長計議,夏想收回想法,上前給李丁山倒了一杯水,說道:“其實為了孩子也好,為了安慰史老也好,復婚也不一件特別艱難的事情。李書記畢竟和史阿姨有過共同生活的基礎。對方的脾氣也互相了解,復婚以后就算再有沖突,估計都會有所收斂,畢竟有了前一次的深刻教,沒有人愿意再犯同樣的錯誤。再有李書記現在是縣委書記,以后要調到市里當區長,工作會很忙,史阿姨到時也會理解你,再有你每天都又忙又累,她也會體諒你關心你多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就會少了許多。”

    有一句話夏想沒有說出口,就是他相信隨著李丁山的官做越做大,地位越來越高:史潔在李丁山面前的氣焰就會越來越低í。人xìng就是如此,夫妻二人必定會有一人強勢一人弱勢,不可能二人完全平等。這就和一家公司一樣,如果是二人公司,每人占股份百分之五十,誰也不聽誰的,誰也沒有絕對的控股權,這樣的公司難逃失敗的命運。

    李丁山慢慢的喝了一口水,久久無語,目光中閃過一絲無奈,臉上也流lù出自嘲的笑容。他放下水杯,嘆了口氣說道:“我只有妥協的一條路可走?”

    “這可不是妥協。這叫全面考慮。有時候一件事情看上去很簡單,其實所帶來的影響還是非常復雜的,所以就要平衡各方面的后果,最后得出一個符合利益最大的結論出來。”夏想非常聰明地及時轉移了話題,他相信李丁山心中已經有了決定,才才不過是順著他的話向下說,給他一個充足的理由罷了,他隨即順勢說到了安縣的局勢,“梅書記找我幫她做一件事情,我得和您商量一下。”

    李丁山一愣:“怎么說?”

    “梅書記想讓我幫她暗中查一查厲há生”夏想就將村民圍堵縣委大院én口的事情一說。

    李丁山若有所思地說道:“根據可靠的消息證實,梅曉琳和邱緒峰二人的家族,近來因為政治上的合作,有越走越近的趨勢,據史老分析,兩個家族可能有政治聯姻的可能。你現在幫梅曉琳,就有可能是在幫邱緒峰。”

    夏想清楚李丁山的擔憂,就問:“李書記覺得梅曉琳為人如何?”

    李丁山想了一想:“感覺上不是一個復雜的人,想法有時簡單,有一點理想主義的傾向。”

    “是的,李書記看人很準。梅書記的家族不管和邱縣長的家族走得妾近,以她個人的xìng格來看,和邱縣長的xìng格有許多沖突之處。

    他們二人xìng格相差太多,就算為了家族的利益不得不妥協,但理想主義的人,往往也有沖動的一面。我認為,梅書記在大是大穿上面,會堅持自己的見解。”夏想說出了心中真實的想法。

    李丁山沉思片刻。點頭同意了夏想的推測:“厲há生是邱緒峰的人,盡管有點冒險。但不管走出于維護村民的利益出,還是為了打掉邱緒峰的左膀右臂。都值得一試。小夏,你要小心一些,別中了對方的圈套。”

    夏想回到辦公室,分別給曹殊慧和連若菡各打了一個電話,對曹殊慧說的是思念之情。對連若菡說的是感謝她的路虎。曹殊冀叮囑夏想天熱要多喝水,要注意防暑,等等。連若菡卻沒好氣地讓他善待路虎,她說如對這輛路虎深有感情,決定一直開到報廢。不料下一句話又說,她打算再買一輛同一款路虎,找人上和這輛路虎相鄰的牌照。

    夏想嚇了一跳。連若菡總喜歡拿大手筆嚇人,一模一樣的車再加上相鄰的牌照數字。不是情侶車又是什么?他忙制止了連若菡天馬行空的想法,讓她隨便買一輛普通的商務車就可以了,連若菡沒有接他的話,卻說:“森林公園的蓮院建好了,裝修也完工了。你喜歡什么品牌的家具,我買給你。”

    tuǐ:最后三天,求月票,不要讓我們的名次下降才好,兄弟們!沒有月票的話,推薦票也要。感謝。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官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