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說網 全本玄幻 全本武俠 全本都市 全本歷史 全本偵探 全本網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說 全部小說
小說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官神全文閱讀
官神TXT全集下載 加入書簽

官神無彈窗 第142章飛揚跋扈的燕省第一秘

    歹想后退步,愣了愣神!“你會變戲法卜個衛生間然…比渙一套衣服出來,太神奇了。//、 В5 、 o  //”

    連若菡美則美矣,只是臉上的清冷令人望而卻步,所以盡管有不少人被她的美麗所震驚,但卻沒有人敢上前搭訕,她的美麗與冷yàn并存,沒有人敢壯著膽子試上一試。

    “我不過走路過一家商場,正好看到展示的衣服比較漂亮,就順手買了下來”連若菡見夏想的目光落在她的腳上,就抬高腳問道,“鞋也是新買的,漂亮不?”

    夏想和她面對面站著。她彎著小tuǐ抬起腳,大tuǐ就不可避免地將裙子帶了起來。連若菡的裙子衣料屬于彈xìng很好有一定支撐xìng的料子,她小tuǐ帶動大tuǐ,裙子就支撐起來 夏想只覺眼前一huā,先是看到連若菡滑膩的大tuǐ,然后又很不爭氣地目光向里面掃去,正好看到淡黃sè的內摔

    咳咳夏想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一聲,見連若菡還恍然不覺地抬著tuǐ,饒有興趣地讓他欣賞她的新鞋 nv人就是nv人,天**美,她再清冷再高傲,終究也會流lù出小nv人的一面,夏想感慨片刻,見二人的姿勢實在是不雅觀,旁邊的人紛紛側目,他也不好意思再對她的sī密之處欣賞下去,就頭腦一熱。突然冒出一句:“是不是從頭到腳都換了一遍?連內衣也換了?”

    連若菡才醒悟過來。臉上一紅,急忙放下腳,見夏想的目光還落在她的腰間,頓時大怒:“無恥!還沒看夠?”

    夏想撓撓頭,委屈的說道:“你誤會了,我是在想,你身上沒有兜,又沒有背包。你的錢包在哪里?”

    連若菡臉sè不善:“耍你管?我愿搶愿偷,與你有關系嗎?”

    “當然沒有。”夏想拉長了聲調,見連若菡真生氣了。心想正好把她氣走才好,“既然我們沒有關系,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再見”

    揮揮手,轉身就走。夏想以從未有過的瀟灑姿態向一個貌若天仙的美nv揮手說再見,而且又是一副義無反顧的樣子,惹得不少路人駐足停留。紛紛議論。

    “這人誰呀,這么牛叉。扔下這么漂亮的一個美nv就走,有斤小xìng。”

    “我靠。身在福中不知福,傻瓜蛋?”

    連若菡本來氣得恨不的暴打夏想一頓,不想他很光棍地轉身就走,才意識到他是故意惹她火。就為了擺脫她,不由嘴巴微微上翹。會心地笑了。她望著夏想遠去的背影,心中得意地想,想這么輕易地就甩開我,哪有這么容易?

    夏想繞了幾斤,彎,現后面沒有了連若菡的身影,才放下心來,看了看天sè還早,就又給李丁山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坐車去燕省晚報,去取他的膠卷和照片。

    本來想讓李丁山在燕省晚報的熟人收下膠卷后,洗出照片再給他寄到壩縣,正好有事回來。他就親自去取上一趟,順便看看杜雙林的兒子杜同國,也算增進一下感情。

    燕省晚報位于huā園街的東頭,緊領燕省日報,不過辦公環境比燕省日報就差了許多,還好編輯記者大多都是新招聘的大學生,比起燕省日報老氣橫秋猶如小官僚的一樣的編輯記者,充滿了朝氣和民生氣息。

    夏想找到李丁山委托的收件人 編輯部主任顧曾。顧曾巫歲左右,戴一副金絲眼鏡,顴骨高,眼窩深,一看就知道是南方人,他是李丁山多年的好友之一。

    顧曾對夏想的態度客套中帶著疏遠的距離感,夏想也不以為意,收好膠卷和照片后,就告辭離去。他現在沒有必要和顧曾去拉近關系,需要的時候,李丁山肯定會慢慢為他引薦一些媒體關系,現在他要是玄意去結jiā媒體朋友,不但會nòng巧成拙,還會讓李丁山不滿。

    顧曾在三樓,他下到一樓去找杜同國,正好杜同國網從外面采訪回來,聽說是夏想找他,非常熱情地請他到會客間。

    燕省晚報新成立不久。辦公條件很一般,會客間也就是在走廊里隔出一間狹長的房間,擺了幾個沙和茶幾,就成了臨時接待客人的場所。

    杜同國和杜雙林長的還真有幾分相像,夏想一眼就認出了他是杜雙林的兒子。杜同國顯然已經知道了夏想在他進入燕省晚報的過程中,所起的幫助作用,而且他也從和他一起進入報社的幾個記者的待遇比較上,知道了他得到了照顧,一心想要從事新聞工作的他,對夏想就充滿了感jī。

    既然無法直接感謝李丁山,他就把一堆感謝的話都說給夏想聽。

    杜同國和夏想年紀相仿。自然有共同話題,聊得十分投機。杜同國就提出要請夏想吃飯。夏想已經和高海約好見面,自然就婉拒了他。離開報社,他想了想,就又給李紅江打了一個電話。

    李紅江自從上次在佳家市工地現場,想當然地認為曹局長和馮旭光有什么關系,就主動開工,以十分的熱情投入到了佳家市的建設之中。佳家市順利完工并且jiā付使用之后,他也就到另一個項目去當負責人。

    原本以為他上次會給曹局長留下印象,沒想到后來幾次開會,他特意尋個機會和曹局長說了幾句話,曹局長淡淡地應付著,顯然并不知道他是誰,讓他大失所望。心里琢磨是不是上一次做得不夠好,沒有讓曹局長記住。

    可惜的是,后來他一直沒有找到在曹局長面前lù面表現的機會,眼見升官無望,就只好在工地苦巴巴地熬日子,數著手指頭想,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走出頭之日。他當上一分公司經理也有兩三年了,既不挪挪地方,也升不上去,情況不太妙呀。

    電話響的時候,李紅江正戴著安全帽,在斥幾名違章à作的工人,天氣熱,心情不好,自然火氣就大,從嘴里冒出來的話就是一連串的臟字。罵完之后,他還懊惱地說道:“我好歹也是大學畢業,天天跟你們一起hún,現在也是張口爹閉口娘了。都別愣著了,都他娘的快去干活,要走出了事故,都滾你娘的蛋!”

    幾個工人顯然不將李紅江的火當成一回事,立雷一哄而散,還有兩個膽大的留下來,嬉皮笑臉地沖他要煙hōu,惹得他抬腳要踢,不料那兩個人跑得比兔子還快,一溜兒煙跑得沒影了,讓他哭笑不得,狠狠地朝地上啐廠一,才覺得多少解了點氣。 手機一直響,響得他有些煩躁,就看也沒看地按下接聽鍵:“誰呀,大熱的天,打個沒完,不怕把我的爆了?”

    “李經理,火á這么大,是不是網罵了工人一通?”

    李紅江嚇了一跳,這人是誰,怎么一下子就說中了,他東張西望一番,沒現有人在偷窺,就又問,“算你猜對了,你到底是誰,有事快說。”

    “上一次在佳家市工地一別,一轉眼就有兩個月了吧?李經理有沒有升官財?”

    李紅江愣了片玄,突然醒悟過來,驚喜地叫了起來:“夏想?哎呀,我當是誰,原來是你老弟,怎么想起我來了?別提了,現在我還在工地上盯著,還是比包工頭強不了多少的芝麻綠豆官!”話說得熱情,其實他心中對夏想未必沒有怨氣。心說當時賣了你這么大的一個面子,你一轉身就忘得一干二凈。也太不夠朋友了。

    夏想不用猜也能知道李紅江肯定不太滿意,也清楚他想要升官的迫切心理,就拋出了一個足夠大的yòu餌:“其實在建筑行業也是大有可為的,你要是信我的話,李經理。我不會忘了你的情義。晚上有沒有時間,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是誰?市政fǔ秘書長!”

    放下電話,李紅江滿臉通紅,好象喝醉了酒一樣,走路都有點頭重腳輕的感覺。他原地轉了兩圈。確定是在清醒狀態之下,并沒有做夢,才róuróu臉,嘿嘿地笑了幾聲。自言自語地說道:“想不到我李紅江也終于時來運轉了,政fǔ秘書長?雖然比曹局長的官小一點,但權力也不小,達了!”

    現在距離晚上和高海見面的時間,還有兩三個小時,夏想站在人來人往的燕市的大街上,猶豫著要不要給肖佳打一斤,電話,他正站在一個繁華的個字路口,自西向東方向是紅燈,卻有一輛嶄新的沒上牌照的奧迪車牛氣沖天地闖了紅燈!

    正在路中間值勤的jiā警見狀心中有氣,這么明目張膽地闖紅燈,顯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又不是軍車,囂張什么?他上前攔住奧迫,敬了個禮,然后禮貌地請對方出示駕駛證。

    夏想離得不遠,場中的情形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奧迫車打開車窗,從里面探出一張怒容滿面的臉,他雙眼紅赤,眼神飄忽,顯然是喝醉了酒。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jiā警,威脅說道:“滾一邊去,睜大眼睛看清楚,誰的車都敢攔,不想干了是不是?”

    jiā警還真沒認出他是誰,也難怪,他又不是常上新聞的省市主要領導,誰能認出他?jiā警還是很有禮貌地說道:“同志,請出示你的駕照,請下車接受檢查,你酒后駕車,按照規定 ”

    “規定是我定的,你知道個屁!”車里的人大怒,突然一張口就吐出一口痰,正中jiā警的臉上,他還不解恨,盯著jiā警的警號,“我記住你了,連我的車也敢攔。你等著,要是三天之內你還丟不了工作,我的武字到著寫!”

    腳油én,開車揚長而有

    高成松的第一秘書武沛勇?

    夏想認出了車中的人。正是倚仗高成松的權勢,在燕省橫行霸道、呼風喚雨的武沛勇!他的囂張和蠻橫在燕省的政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副省長都對他敢怒不敢言,就是因為高成松明知武沛勇為非作歹,也是不遺余力地袒護他,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一年之后,武沛勇就被高成松扶到了省jiā通廳廳長的個子,上任jiā通廳廳長之后,武沛勇以權謀sī,大肆斂財,舉報信雪huā一樣飛向省紀委,卻都被高成松強行壓下。

    兩年后,在高成松倒臺前夕,武沛勇終于被中紀委拿下,最終判處死刑,很快就被處決。燕省上層的人都這樣形容武沛勇的一生:他用三年時間,走過別人三十年的路。他用五年時間,走完別人一生的路。意思是,武沛勇從擔任高成松秘書以來,三年時間就爬上了廳級干部的高個。當了兩年的廳長就被處死,死時年僅召歲,一生,被他在五年內揮霍一空。

    以前只是聽聞武沛勇的囂張,今日親眼一見,夏想算是大開了眼界,身為省委書記的秘書,竟然當街吐了jiā警一口,飛揚跋扈到了如此程度,只能用不可一世來形容。

    夏想暗暗冷笑,果然是上行下效,有什么樣的書記,就有什么樣的秘書,從武沛勇的素質就可以看出來高成松的水平,武沛勇其罪當誅,高成松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jiā警呆立半晌,臉上有委屈才不平,還有傷心和不甘,卻又無可奈何。剛才他已經看到了汽車的副駕駛座上扔到一堆特別通行證,也知道對方來頭不小。但來頭再大。也不能闖了紅燈還吐人一臉,簡直就是不把人當人!他憤憤不平。掏出紙巾擦干了臉,心想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不干了,受他娘的這種鳥氣,不就是一個破jiā警,誰還當寶貝不成?

    人流來往匆忙,月才的一幕并沒有幾人留意,就算看的人又能怎樣?不過是搖頭嘆息,暗罵一句特權階層,同情一下jiā警。復想也是嘆了一口氣,正準備離開。忽然愣住,才現測才的jiā警竟然是他認識的一個人 何明。

    上次在楚風樓和幾個小húnhún起沖突,曹殊慧打電話叫來幾個人,有刑警孫安,民警歷飛和jiā警何明,三個人都給夏想留下了深剪的印象小剛才他只注意到車內的武沛勇,現在才認出來原來jiā警是何明。

    夏想對何明的印象還不錯。既然遇上了,就打算向前安慰他幾句。還沒邁步,就見何明突然怒氣沖沖地來到斑馬線前;沖一輛壓著斑馬線的汽車大吼:“你怎么停的車?知不知道壓著線了?請出示駕照,靠邊停車!”

    正有氣沒處撒,有人撞到槍口上,不收拾才怪。夏想一見不由苦笑起來,壓著斑馬線停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連若菡。

    比:又是四千字大章。為了讓兄弟們周末看書愉快,拼了,爭取晚上再來秋,請兄弟們繼續捧場 卜夏快回燕市了,就要慢慢接觸到高成松周圍的人了,沖突,才剛剛開始。
(快捷鍵←)[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快捷鍵→)
大家同時在看:龍血戰神 黑道特種兵 傲世九重天 武動乾坤 遮天 絕品邪少 生肖守護神 完美世界 我的貼身校花 絕世唐門 大主宰 莽荒紀 我欲封天 校花的貼身高手 星戰風暴 武極天下 校園絕品狂徒 億萬老婆買一送一
本書轉載于網絡,版權屬原作者,喜歡小說官神全文閱讀,記得收藏本書。 卓越全本小說網 http://www.89klzxhjnm4.com
ag8ag - ag亚游集团官网网页版 - ag亚游最佳平台